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白夜猎凶 > 正文 【112】受害者关系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112】受害者关系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酒吧的经理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他问我们说:“两位警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我笑笑她怎么了?”

    我仔细观察着经理脸上的表情,发现他对于这件事情非常在意,看来他喜欢这个人,可惜,他连这女孩真名都不知道。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前天晚上,这个笑笑被人杀死了,我只能告诉你这点,所以把你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们,希望你配合。”

    经理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随后一口气喝了两瓶啤酒,嘴里一直念着:“咋好端端的一人就这样没了?不对啊,她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有人害她?”

    我和林彦儿也不忙,安静的看着他。

    可能碍于我们在场,这经理很快就恢复过来,他对我们说:“笑笑在这里上班差不多半年了,我承认我喜欢她,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去表白,她为人温柔,对谁都这样,这里很多的人都喜欢她。”

    我点点头:“再详细一点。”

    经理说:“笑笑十七岁,身高一米七左右,她性格很温和,不管开什么玩笑都不会生气,平常朋友很多,但从来不告诉我们她来自哪里。”

    我接着问:“那她身边的朋友有没有艺术家?”

    经理摇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我没有权利去干预她的私事,所以不会去问她太多事情。不过她非常崇拜那些搞艺术的,她说那些人很有才。”

    我和林彦儿对视了一眼,随后点点头,这个经理说的话不像是谎话,对于笑笑的死他非常伤心。

    “那笑笑有没有跟什么人发生过争吵,或者说是有啥仇人?平常追她的人多不多,那些人又是什么身份?”

    林彦儿问了句。

    经理看了眼林彦儿说:“你和笑笑一样漂亮。”

    林彦儿笑着说了句谢谢。

    随后他说:“笑笑在这里上班半年多还没有跟什么人吵过一次,这里上班的人都不忍心去伤害她,因为她太善良了,我以前就告诉过她,她不应该在这种地方上班,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介绍更好的工作给她,可她拒绝了,她说她想靠自己的能力吃饭。”

    说完,经理懊悔的说:“早知道我应该送她离开这里的,警官,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凶手是谁?我想看一眼她的遗体。”

    我深吸一口气,苦笑着说:“别看了,会破坏你对她的印象,想看的话就从照片上看吧,你一定有她的照片。”

    经理沉默了一下说:“追她的人有很多,我就是其中一个,具体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不过她喜欢我,我看得出来,所以她拒绝了那些追求者。”

    看来死者生前的关系挺复杂,但可以肯定的是凶手就是死者的朋友。

    我又问了几名服务员,他们的说法和经理一模一样,都认为笑笑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没有什么仇人或者得罪过的。

    “怎么办?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太过复杂,她的每一个朋友说不好就是凶手。”

    林彦儿暂时没有了头绪,案子进展到这里,特案组知道的线索非常少,这让我们有点丢脸。

    我想了想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大厅经理说过的一句话?死者生前非常崇拜那些艺术家。”

    林彦儿点头说注意到了,但我们现在连死者生前究竟有多少朋友,那些朋友又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如何展开。

    我摇摇头说:“你在这件案子的情绪中太悲观了,我不应该让你看到凶杀现场的,那尸体已经给你造成了影响。”

    别看林彦儿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她心里面在想什么东西我都能猜到,这次凌迟案的凶杀现场在精神程度上给了林彦儿很严重的影响。

    林彦儿说:“一想起那具被割成几百块肉片的尸体我就做噩梦,总忍不住的将自己想象成被害者,看着凶手一刀一刀把自己分割,而且还要忍受多么疼的过程,被五花大绑的死者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受害者还是我们同事的孩子。”

    我让她深吸几口气,特案组就是这样,以后谁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碰到比这起案子还要残忍恶心的凶杀现场。

    而且我们的任务是负责帮死者说话,让她告诉我们凶手到底是谁?

    站在酒吧外面,林彦儿有些发抖,她说给她一点时间,她会尽快平静下来的,努力不去想那名死者的样子。

    “欧夜的心态要远远超过你。”

    “哼,她是你的徒弟,你当然替她说话了,走着瞧吧。”

    对于欧夜的回来,林彦儿多少还是有些吃醋的,可能她认为欧夜被分到特案组,抢了她的风头。

    脱了外衣给她,我说:“距离艺术大会还有五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五天之内破掉这起案子,否侧的话等凶手当着全世界记者的镜头公开他所谓的艺术品,到时候就完了。”

    林彦儿点头说道:“嗯,我会尽快调整自己的心态,那么下一步该干什么?目前你宝贝徒弟正在解剖,李翰也在凶杀现场分析凶手彩绘的位置,我觉得我们应该找点什么东西做。”

    我笑了笑说:“我们去街上转转吧,看看这些艺术家展览出的作品。”

    就算是深夜也不影响艺术家的创作激情,换种说法是他们必须随时为自己的生计忙碌着。

    在这里的大多数无名艺术家都处于贫穷的状态,他们没有正当的工作,拒绝路人的施舍,有些时候连肚子都填补饱,只希望有朝一日制作出举世闻名的艺术品,从此一飞冲天。

    这种心态几乎每个落魄艺术家都没有,他们幻想着自己就是下一个达芬奇,下一个米开朗基罗。

    希望的火种在躯壳里面燃烧着,每天都在消耗那为数不多的精力,直至这一抹希望的火焰越来越小。

    当寒风吹过他们瘦弱的身躯时,他们心里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每个举世闻名的艺术家都有一段黑暗的经历,就是这段经历让他们锐变成长。

    当饿得头晕目眩时,他们对自己说,我的希望之火还没有熄灭,希望之火就是我的精神食粮。

    每一个兴致勃勃的艺术家,到最后都会慢慢消失在艺术家大军浪潮里面,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找了一份正经工作填饱肚子?或者是饿死在某个清晨的街头?亦或者彻底沦为路边的乞丐?

    无人欣赏他们的艺术品时,这些人就会充当观众,一边观察一边感叹自己是个被泥土掩埋的金子。

    街边这些以百为单位的艺术家中,兴许就有着下一个米开朗基罗,罗丹,贝尼尼,甚至是达芬奇,梵高。

    然而还有一句话叫做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林彦儿安静的看着街头的这些艺术家,最后她走到一个摊位前,用两块钱的价格买了本诗集。

    这个人说:“你再买一本吧?要不十块钱一斤,我必须要吃一些肉了,好长时间都没闻过肉的味道。”

    林彦儿说:“你为什么不卖给废纸厂?”

    这名诗人回答道:“废纸厂只给我一块钱一斤,这些都是我这辈子的心血。”

    林彦儿沉默了一下,掏出一百块钱丢给这名诗人,他并没有要:“你这是在施舍我,除非你把这些诗集全部买了。”

    最后林彦儿买了这些诗集,拐弯处将它丢在了垃圾桶里面。

    我告诉她说:“艺术家的作品只有一线之隔,越过这条线就可能卖出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价格,相反,它就是无人问津的垃圾。”

    林彦儿说以后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做艺术家,更不允许他们嫁个艺术家的老公。

    这里的艺术非常繁杂,有人把自己脱光走在街上,警察来了四散逃开。

    有些在背上穿几个孔,用铁钩子将自己穿上去,像是卖猪肉似的挂在猪肉架子上。

    他们想要表达对生命的尊重,猪也有生命,发现没有人观看后,这两人自己从猪肉架子上下来说:“肚子好饿,我想吃辣子炒肉。”

    另外一名同伴说:“我想吃德国腊肠,但是没有线。”

    前面有一群人在围观,我和林彦儿走了上去,顿时发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有人居然在街上公开表演发生性.关.系,林彦儿红着脸转过头去,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

    张海曾经说过,这种事情在街头上经常发生,你去追赶的话,他们就会跑到另外一条街上表演,根本管不过来,只要没有人用大粪丢你就是万幸了。

    很快警察闻讯赶来,这一男一女拉起裤衩转身就跑,跑之前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下,应该是确定下一个表演的地方。

    他们为了出名,往往做出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来,但这种效果往往是最好的。

    可以说这个小镇就是定时**,随时都会发生爆炸,当一声巨响过后,这里的道德不再存在,他们只为出名而活。

    最起码,这里的第一声巨响已经响起,有人用凌迟的手法制作了一件艺术品。

    当这件艺术品公开后,那些艺术家会争相模仿,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艺术在被滥用之后,就会变质。

    看着这满目的荒唐,我突然有个想法:在这些艺术海洋里,有没有像作家那样的人?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白夜猎凶,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