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不死武皇 > 正文 第1150章、剑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1150章、剑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滥杀无辜?

    林辰皱眉,讥讽道:“事先言明,生死不论,在场诸位道友皆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剑通道兄对我招招毒手,一心致我死地!我现在不过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合情合理的击杀一位足以威胁我个人生死的敌人!敢问这位道兄,什么叫滥杀无辜?”

    林辰辞色锋利,难以反驳。

    “生死之战,不论生死,这是恒古的规则!”

    “剑宗身为隐龙盛会的主办方与东道主,剑宗弟子的言行举止,为人处世,都关系着师门的名誉与道义。”

    “是的,剑通师兄可是处处想要致星岩死地,这已经违背了隐龙盛会的交流意义,星岩确实有足够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与尊严!”

    ……

    众人窃窃私语,不敢大声喧哗。

    “没错,生死之战不假,但你明明可以有获胜的机会,却趁机对剑通师弟狠下杀手。都是同为正道中人,阁下未免太过心狠手辣!”剑仇冷哼道。

    “呵呵,如果现在死得人是我?那又谁来为我主持公道?”林辰嘲讽冷笑道:“你们剑宗对于我们江湖武者来说确实是个庞然大物,我们虽然没有强大的背景,但我们也有人权与尊严!你们可以欺我,但绝不可践踏我的生命!”

    “好样的!”

    “不错!我们江湖武者虽然没有强大的背景,但我们也有我们的尊严!”

    “剑宗作为正道翘首,理当为天下弘扬正气,若只是仗势欺人,如何让天下正道信服!”

    ……

    断刀他们朗声起哄,义正言辞。

    “一群江湖杂碎,懂什么是道!”剑仇沉哼道。

    “那不如你来教我,什么才是道?”林辰讥讽道:“是欺人之道?无理之道?颠倒是非黑白之道?还是恃强凌弱之道?”

    “你…”剑仇气得满脸赤红。

    忽然!

    一道苍老沉怒的声音,伴随着恐怖无形的威能,滚滚笼罩而来:“好你个囫囵之道!那不如老夫来教你什么是道!”

    “恩?”剑骨苍容惊怔,最头疼的问题还是来了,看来是有人通风报信。

    林辰早有心理准备,稳守心神,抵御着无形压迫。

    但这股无形威能实在是太强了,强得让林辰透不过气,浑身血液凝固,筋骨发软,如窒息般难受,甚至有种匍匐在地的冲动。

    不能跪!

    林辰意志强韧,咬牙忍受着威能压迫。如同身负大山,筋骨欲裂,面色惨白,虚汗直流,全身都要被压垮了似的,痛苦难当。

    饶是如此,林辰依旧顽强不屈的坚挺着,显得桀骜不羁,天生傲骨。哪怕是整片天压下来,也不能击垮林辰的意志。

    “果然有点小能耐,老夫倒要看看你的骨子有多硬!”苍老的声音威沉沉的响彻而来,威能逐渐加剧,结界阵壁不堪负压,纷纷绽裂。

    别说是林辰,就是四周看众,在这恐怖无形的威能压迫下,亦是胆战心惊,全身发软无力,惊恐万状,难受不已。

    是的!

    化龙境强者所释放的威能,就是金丹境强者,也得粉身碎骨。

    而独孤云他们,代表着御兽阁,与林辰非亲非故,自然不敢出面维护林辰。而是目光注视着一旁的剑骨,期待着剑骨的反应。

    眼见!

    林辰似乎要抵御不住,突然一股强大无形的异力笼罩而来,极大缓解了林辰的负压,剑骨颇为不满的沉吟道:“洛老,你贵为长尊,当着全天下正道的面,欺压一位小辈,也不怕失了自己的身份!”

    “呵呵,骨老可以有爱才之心,却不可有徇私之心!”一声自带威严的冷笑传来,一尊冷傲的身影,渐渐从虚空中凝现而出。

    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不怒自威,摄人心神。

    没错!

    来者正是剑通背后的师尊,剑洛长老。

    同是化龙境强者,但剑洛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比比剑骨略高一筹。

    而剑洛一见到正倒在眼前,逐益变得冰冷的尸体,顿时双目赤红,嘴角抽动,心中无名怒火涌起。

    但为了顾忌颜面,剑洛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但在场所有人都能清晰得感受到剑洛心中的怒火,吓得一个个噤若寒蝉。

    “剑洛长老!”

    “那可是剑宗圣殿长老,位高权重!”

    “星岩怕是完了,毕竟相对于剑洛长老,剑骨长老的面子可没那么大呢。而且星岩只是一个江湖武者,剑骨长老也不可能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去维护星岩。”

    ……

    众人唏嘘不已,虽然替林辰感到委屈,但却无人站出来支持林辰。

    当然!

    断刀他们,自然是同声同气,力挺到底。

    这时!

    剑逸也跑了回来,幸灾乐祸的阴笑道:“竟然洛老出面了,那星岩铁定没好果子吃了!就算当众不敢过于为难,但也免不了一番惩治!”

    “恩,你我静观其变即可。”剑仇微微点头,目的达成,可以身退了。

    而剑洛对自己宝贝爱徒期望极高,只是小组晋级赛而已,以剑通的实力无论分配到哪个小组,都能轻而易举的斩获小组冠军。

    对于已经确定的结果,剑洛对于小组晋级赛也没有兴趣观赏。

    可不知!

    作为最得意的爱徒,不仅没能斩获小组冠军,甚至还丢了性命。

    更难以置信得是,竟然还是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湖武者手中,剑洛岂能接受得了如此痛心耻辱的结局?

    果然!

    经过剑洛简单的虚实试探,却是惊讶得发现,这位江湖武者果真是非池中之物,一身铮铮傲骨,竟能承受自己的威能不倒。

    而面对剑洛的质问,剑骨却是不恐多让,沉声问:“徇私之心?谈何而来?”

    “隐龙盛会举办的意义,是为了天下正道切磋交流,取长补短,共同学习进步!”剑落语气深沉的说道:“当然,现在的年轻人确实是争强好胜,但品性倒是不坏。而骨老作为隐龙盛会的总监督,有义务维护赛事的和谐!你完全可以杜绝这场悲剧的发生,可你却选择冷眼旁观,纵徒行凶,这不是徇私之心,还有什么可以解释?”

    “的确是老夫一时疏忽失职,但请洛老不要听信谗言,当时的形势有诸多因素在内,就是老夫也未能及时反应。确有此心,奈何无力。”剑骨叹然道:“当然,谁也不希望隐龙盛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确实是剑通欺人太甚,处处施于毒手,星岩选手已经处处忍让,最后实在无可奈何,才不得被迫反击。若是洛老有所质疑,可请宗主主持公道!”

    其实剑洛也大概明白整个决斗的过程,也了解自己爱徒的脾性,十有八九是不义在先。但见自己苦苦栽培的爱徒惨陨,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才不得出面讨回个说法。

    林辰如释负重,备是感动。

    非亲非故,剑骨竟然会如此维护自己。心里反倒是忏愧,竟然给剑骨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但林辰绝不会后悔,对于伤害到自己生命的敌人,必须得斩草除根。

    就是面对剑洛,林辰也是毫无惧色。

    别忘了,林辰还有另一层身份,那可是剑魔预定的门徒。要是林辰把剑魔的身份拿出来示威的话,估计剑洛就得立马变得老实。

    当然,这只是下策。

    不由!

    林辰主动站了出来,两眼正视着剑洛,不卑不亢的说道:“恕晚辈冒犯一句,晚辈一向是行得正,站得直!剑通道兄一心致我死地,晚辈被逼无奈之下,才不得狠下杀手!晚辈自知无权无势,但天下自有公道!”

    “你是在跟老夫说道吗?”剑洛沉哼道。

    “不敢,晚辈只是就事论事。”林辰回道。

    “就事论事?”剑洛冷声道:“在老夫面前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机,老夫虽然没有亲临会场,但能感觉到你手上沾了不少血,并非善类!”

    “当然,在这弱肉强食的世道,为了生存,总是免不了杀戮!”林辰从容不迫的回道。

    “好一个怜牙悧齿!”剑洛沉冷道:“虽说可能是小通先对你不利在先,但只是一时年轻气盛而已,你明明有足够的实力取胜,为何却要狠下杀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为何不给你的对手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种种证明,心机恶毒!”

    “狼若回头,不是报恩,便是报仇!晚辈势单力薄,不敢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林辰正色道;“即便晚辈肯给他机会,但死得人就会是我。我承认自己没那么伟大,宽宏大量的承担风险,危及自身性命!再而言之,事先早已言明,生死不论,规则如此,无可怨言!若是今日死在这里的人是我,那我只能认命,也不会有人为我主持公道!”

    剑洛阴沉着脸,心中恼怒,想不到林辰如此能说会道,即便面对自己也是毫无怯场,确实是位可造之材,难怪剑骨会一心维护林辰。

    最重要得是,这本来就是一场生死之战,你情我愿,剑洛也无法从这一点上硬从鸡蛋里挑出骨头出来。可若不加以惩治,又难解心头之恨。

    “该死的!想不到这小子能言善辩,再加上剑骨长老一心维护,似乎剑洛长老都有些难住了。”剑逸恨然道。

    “就从生死之战这一点,就争不过理。”剑仇摇了摇头,小声道:“不过也别担心,剑洛长老竟然出面了,此事必定难善。”

    “也是,剑通可是剑洛长老一手栽培起来的,说是情同父子也不过分。如今爱徒当众命丧,怎么也得讨回一口气!”剑逸冷笑道。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不死武皇,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