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大侠萧金衍 > 正文 第196章 大碗宽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196章 大碗宽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萧金衍低声道,“金公子念你忠心耿耿,又是满腹经纶,待在这穷山恶水做强盗着实屈才,有意引荐进入仕途,可是他又有些担心,毕竟你现在落草为寇,入朝为官,若不能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就算金公子力荐你,恐怕也难以堵住朝中文武百官的悠悠众口啊。”

    仇恨天疑道,“什么大事?”

    萧金衍略一沉吟,笑道,“金公子的意思是,若想入朝为官,得向朝廷纳投名状。”

    仇恨天连连点头,“那是自然。”

    “四凤山的四大凤凰、还有西疆阎罗言老大,在隐阳商道上扰民久矣,这二寇不除,百姓恐怕难以安宁。金公子向上峰立下军令状,要率兵马前来剿匪,若你能把这件事办妥,大好的前途、荣华富贵,必然是水到渠成之事。”

    听到四凤山、西阎罗几人名字,仇恨天恨得咬牙切齿,“他们算什么东西,老子早就想要灭了他们,不过是看在隐阳城主的面子上,暂且放他们一马。”仇恨天这话说得有些满了,若论真正实力,他在三大寇中力量最弱,之所以如此说,是不想让朝廷来的上差看清自己。

    萧金衍道,“那给你一月时间。”

    仇恨天一听,也觉得说得有些过,连改口道,“上差有所不知,四凤山不过是四个娘们,成不了气候,但言老大那边,他身后有隐阳城主给他撑腰,若要动他,恐怕有些不方便。”

    萧金衍闻言大奇,怎得三大寇与隐阳城还有关联不成?于是连忙问明原因。

    仇恨天抓住机会要在上差面前表现,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要从五年前说起,当年隐阳城李城主找到天狼帮帮主,要求联合控制隐阳商道上的黑道生意,当时老帮主不肯答应,结果两月之后,他离奇猝死,我们三派分家,言老大投靠了李城主,成为李城主敛财的傀儡。”

    “你的意思是说,隐阳城主与言老大合伙在隐阳商道上抢劫?”

    仇恨天小声道,“正是如此。我也是偶然得知此事。”

    萧金衍有些不解,“本来隐阳靠往来中原、西域各国的商人支撑的,李城主这样做,岂不属于自断财路?”

    仇恨天道,“却也不然。隐阳城主借助自己势力,在隐阳商道推出了‘平安符’,只要商队购买‘平安符’悬挂车上,我们三大帮派都不会去抢这些商队的物资。光靠这个,李城主每年就能赚取几十万两银子,可谓是一本万利。”

    萧金衍心中恍然。

    自从金刀李秋衣挂刀而去,隐阳城就已经变了味道。

    当年,李秋衣率隐阳为首的西疆十九州归顺大明,虽然设立了知府、知州衙门,但却保留了隐阳城主自治的权力。李秋衣的本意,是保留隐阳城的传统,保持隐阳男儿的血性,保证隐阳城西疆贸易城的地位,然而他没有料到,正因为政策的不同,隐阳城主这个名分,成为个人争名夺利的工具。隐阳以李姓为主,而现任城主,是金刀李秋衣的弟弟李仙成。

    这位李城主,要武功有武功,要智谋有智谋,关键还是心狠手辣,脸厚心黑。当年,他是隐阳十九州并入大明最坚定的反对者,这二十年来,他依旧没有死心,让隐阳城独立出去。然而,他却迟迟没有采取行动,因为他忌惮一个人:宇文天禄。

    隐阳城外三十里,就是征西军驻地。

    只要李仙成一有贰心,不消三日,隐阳城就会血流成河。

    当年,宇文天禄在定州做过一次。

    他绝不怀疑,若自己谋反,宇文天禄不介意再来一次。

    不过,这些年来,大动作没有,小动作却也不断,比如,利用隐阳城主可保留三千义从,来维系城内秩序的政策,私下里招兵买马,早已将这些私兵扩到了万人。正因如此,他迫切需要经济来源,来支撑他的大业,而与隐阳商道联手推出平安符,就为他谋取了大量的利益。

    所谓的“平安符”,不过是城主府的令旗,也是隐阳商道上不被三大寇骚扰的护身符。

    商人逐利,千里奔波,只为求财。

    据说购买平安符的商队,极少被三大寇抢劫。

    隐阳商道匪盗猖獗,他们宁肯交钱买平安,也不愿意冒着人财两空的风险,赌一把运气。

    萧金衍听仇恨天说了平安符的由来,啧啧称奇。箭公子却问,“难道官府都坐视不理嘛?”

    萧金衍道,“按当年隐阳归顺大明的条件,只要不造反,隐阳城有这一带区域的绝对自治权。至于官府派驻的人,在隐阳城只算是个摆设。”说着,他话锋一转,将话题转移到李倾城、赵拦江车队身上,问仇恨天道,“我在四凤山听说,你们三派联手,最近准备在四凤山地盘的芦苇荡,对一批蜀中的粮队动手?”

    仇恨天连摆手道,“大人,我们骷髅帮早已与言老大、四凤山划清界限了。更何况,这件事从始至终透着蹊跷,言老大什么人,吃人都不吐骨头的主儿,怎么忽然菩萨心肠,出兵最多,却只要一成利,这明显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萧金衍就等心中起疑心,故意刺激他道,“你是说,他派兵抢粮是假,而是意在这次抢劫途中,趁乱对你们动手?”

    仇恨天本没想到这些,经萧金衍一提醒,觉得颇有道理,这件事太反常态了,他本是疑心之人,越想越觉得心冷,暗道,幸亏有上差使者在,否则落入言老大彀中,后果不堪设想,以西疆阎罗的性格,别说当官,就是当鬼也得死好几回了。

    这次攻打粮队,言老大让他派一千兵马。

    仇恨天已暗中决定,整个骷髅山三千兵马倾巢而出,埋伏在芦苇荡,就算到时动手,先让四凤山和西疆阎罗的人先斗一会儿,自己绝不会第一个冲出去。如果有机会,率两千兵马夺了言老大首级,正式向金公子,还有京城来的这位上差,纳下投名状。

    想到此,仇恨天道,“上差请放心,芦苇荡,必然成为西疆阎罗的葬身之地!”

    萧金衍淡淡道,“很好,本官希望能亲眼见到这一幕。”

    仇恨天一听萧金衍也要参与这次联手,连阻拦道,“万万使不得,两位上差乃千金之躯,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切不要将自己生命当儿戏。”

    他还指望杀了言老大当投名状,入京城当官发财呢,让他们去参加行动,战场之上,形势瞬息万变,一个没照顾到,两人小命丢在芦苇荡里,他怎么向金公子交代?他幻想的一切,岂不都成了泡影?

    萧金衍听他如此说,口中也只得同意。

    仇恨天又将话题扯到了为官之道上,带领萧金衍参观骷髅帮,说自己虽是落草为寇,但时刻准备着为朝廷效力,等待朝廷征兆,这五年来,将骷髅山的部下打造成一支盗亦有道的仁义之师,所有被抢劫的商队,都竖起大拇指说好等等,最让萧金衍惊叹的是,骷髅帮内的一面墙。

    墙上挂满了锦旗,上面写什么的都有,什么拾金不昧、见义勇为、扶老太过商道啊之类,送锦旗的人,一般都是某某商队之类。

    萧金衍没有半点兴趣,耐着性子,强忍着听完,自始至终,连口热茶都没有喝上,脸色越来越沉,仇恨天问,“上差身体可是不适?”

    萧金衍道,“天色不早,我们也该告辞了。仇帮主,我觉得还不是很饿。”

    仇恨天道,“我也不饿。”

    “你要是留饭,我跟你急啊!”

    “那行,我出去送送上差。”

    萧金衍心中暗骂,就这觉悟、这眼力劲儿,还想当官,看来还需要我来拯救你一下,于是道,“对了,金公子还有几句话,要我说,要不咱们先上饭?”

    ……

    晚饭上来。

    只有三大碗面。

    三大寇中,骷髅帮业务最差,日子也是清苦。

    萧金衍本以为山珍海味来一波,早知如此,中午就应在四凤山大吃一顿,同样是当盗贼,怎区别就这么大捏?

    这大海碗,比仇恨天脑袋都大。

    仇恨天道,“大人,尝一口面,是我亲自下厨做的。”

    萧金衍道,“我没胃口。”

    “你看这碗,又大又圆。”

    “没食欲。”

    “你看这面,又长又宽。”

    “没兴趣。”

    仇恨天解释道:“大人,你别小瞧了这碗面,这面叫天地日月精华面,先说这面汤,集了七七四十九种名贵药材调配熬制而成,就连烧火的柴火,用的都是灵芝,最后收汁时,我又杀了养了三十年的老母鸡,熬成的鸡汤调出来的味道。”

    箭公子咂舌道,“三十年的老母鸡,那鸡岂不成精了?”

    仇恨天道,“对,就是用鸡精。”

    箭公子夹了一筷子,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真别说,这面还挺好吃的。”

    这时,仇恨天一名属下跑过来禀报,“仇帮主……”他看了一眼萧金衍,言语间有些支吾。

    仇恨天此刻就担心萧金衍怀疑自己没有诚心,道,“都是自己人,有话直说。”

    “四凤山、言老大那边派来了特使,有要事相禀。”

    众人来到议事堂,堂内早已站着两人。

    一名男子道,“仇帮主,言老大传话,说鸭子即将抵达芦苇荡,请帮主即刻出兵,埋伏在芦苇荡北侧,今夜子时,以竹炮为号,一起动手!”

    另一人也向前一步,正要开口,抬头看到了萧金衍,惊奇道,“是你?”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大侠萧金衍,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