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 重生之侯门嫡女沐雪晴顾瑾玄 > 第185章 去抢宝藏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5章 去抢宝藏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望月楼三楼可谓清静雅致,楼主引着众人上了楼,将沐雪晴与欧阳承影带到其中的一间屋子,轻声道:“两位有什么事情尽可详谈,绝对不会有人打扰,之后我会替沐姑娘引荐刚才我说的那位特别欣赏你的人,沐姑娘可千万不要不赏脸。”

    沐雪晴莞尔一笑:“既然我们刚才都已经说好了是要合作的,楼主也不必喊得这么生分,直接唤我晴儿便可。”

    望月楼楼主想了想,轻声道:“这般的亲昵还真有几分不习惯,不如以后我叫你晴姑娘吧,这样也避免了和沐家其他人的联系,你看如何?”

    沐雪晴笑了笑,也没有勉强:“如此也好,以后相处时间久了,自然称呼什么的就不是那么在意了。”

    楼主点了点头:“那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谈吧。”

    随即带着其他人离开,还贴心的为他们关上了门。

    欧阳流云也低声说道:“楼主,我也有事情要和慕白哥哥说,你能不能也给我安排一间房间。”

    望月楼楼主一愣,随即有几分无奈:“看来你们今日来我这的目的都是谈事情啊,无妨,你们要谈事情,而恰好我也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若是你们聊完了,会有人带你们来见我,到时我们再说其他的事情吧。”

    安排好了之后,望月楼楼主就要离开,欧阳流云忽然一把拉住了她的衣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楼主,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突然,我们还未来得急用早膳,不知道你能不能……”

    “原来郡主是饿了?这个好办。”望月楼楼主轻轻地顿了顿,随即目光看向沐雪晴所在的房间:“晴姑娘她们也还会未用早膳吗?”

    欧阳流云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那我也一并让人准备着他们的吧。”

    楼主终于离去,欧阳流云和顾慕白也进了另外一间屋子。

    而另一边,沐雪晴站在窗边,淡淡的目光俯视着外面的风景,望月楼依水而建,这里从窗户看下去便是那条潺潺的河流,河面宽广,奔流不息,这个位置确实是挺好的,景色一绝。

    欧阳承影坐在桌边,看着站在窗边的人,沉声道:“你有什么事情还要交代的吗?”

    沐雪晴回头,从怀中摸出两封信,轻声道:“这是我做的一些安排,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但也以防万一,另外一封麻烦你交给皇后娘娘,若是我出了事之后。”

    出事?看着那两封信,欧阳承影微微蹙眉:“你不是要离开东陵国吗?还会出什么事?”

    “人走了,但也不能真走了不是吗?总是要有一个替身留在这里,才不至于事情被揭穿。我的意思是说万一替身的事情被人揭穿了,皇后娘娘若是担忧,还请你将这封信送去给她,她看了之后想必会明白的。”

    “你想得倒是周到,好吧,这两件事情我帮你。”欧阳承影接过那两封信,看都没看一眼就揣进了怀中。

    这种干净利落的态度叫沐雪晴无奈的笑了笑,随即说道:“之前我们不是说要合作吗?而且我们也有相同的目标……”

    “我们没有相同的目标。”

    “……行吧,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沐雪晴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无奈:“不过没有相同的目标,那也可以创造目标啊。虽然你很不想成为我的朋友,觉得我太坑人了,但我发誓,我可从未坑过你哦。”

    “没有坑过我?”欧阳承影一脸你骗谁的表情:“我觉得你坑我坑的挺多的。”

    沐雪晴:“……”

    她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看来你对我的信任有限啊。”

    “不是信任有限,而是我太清楚你心中的想法,你要做的事情对长公主府没有半点利益,我凭什么要成为你的盟友?就算上一次的事情不算,可关于边境布防图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陛下从中动过手脚了吧?顾瑾玄几乎没有什么胜利的可能,而这不也是你这一次要前往边境的原因吗?”欧阳承影看着沐雪晴,淡淡的说道。

    沐雪晴莞尔一笑,微微摇头:“你错了。”

    “错了?”

    “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之下,你的猜测全部都是错误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情报不准?”

    “难道不是吗?”沐雪晴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无辜:“你虽然有你的情报网,但若论情报,你可不要忘记了,我是幽梦楼的楼主,我的情报网遍布世间每一个角落,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这未免太夸大其词了吧?”看着她一脸得意的表情,欧阳承影略有些嫌弃。

    “好吧,是有几分夸张,但有一点绝对不会夸张,那就是整个幽梦楼绝对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虽然……但是……反正她知道的事情是挺多的!

    “比如呢?”

    “比如……”沐雪晴脸上笑容逐渐加深:“我知道林成的那个新娘现在人究竟在哪里?也知道那个女子的真实身份。”

    她自然是知道的。

    “在哪里?”欧阳承影一愣,脱口问道。

    “唉,这可是机密,是说不得的,若是说了,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好吧,那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说我们之间的信息不平等,你又知道些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沐雪晴脸上的笑容逐渐转为凝重:“我有几份礼物要送给你,而这些礼物想必你很快也会知道,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就当做我提前告诉你了。”

    “是什么?”

    沐雪晴垂眸,语气带着散漫,轻描淡写的说道:“东陵国帝都要爆发瘟疫了。”

    “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可能爆发瘟疫?”欧阳承影一脸不屑,明显不相信沐雪晴的这句话,“瘟疫出现之地必然会有不少死人,之后开始传染,可东陵国帝都富庶非常,乃是天子脚下,且不说会不会死那么多人,就你说的瘟疫这事便并无可能,毕竟城中还有不少隐藏着的神医存在,加之皇宫之中的太医,就算有瘟疫,也能很快的控制住,绝对不会大规模爆发。”

    顿了顿,他有几分好奇:“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你是从哪里断定帝都会感染瘟疫的?”

    看着欧阳承影一脸不屑,沐雪晴微微一笑:“你别不信,不要只是好奇,我之所以敢肯定帝都会爆发瘟疫,是因为瘟疫爆发的源头就在忠勇侯府。”

    “什么?你、你刚才说什么?瘟疫爆发的源头在你家?”欧阳承影嗤笑一声:“这就更不可能了吧,你家什么时候死过这么多人啊?你别不是危言耸听,若是传出去了,陛下找到机会治你一个妖言惑乱的罪名,那你说不定要被烧死的。”

    “我敢这么说当然有我自己的依据,放心,这件事情要证明很好证明,估计明天就会有人去报案,在忠勇侯府一个姨娘的院子下面挖出了十几具的尸体,个个都是中毒而亡,毒性已经侵染了忠勇侯府的那片土地,瘟疫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这背后的人,也是想用那些毒让东陵国的帝都陷入困境之中。”沐雪晴笑意满满:“而且我告诉你哦,这一次是证据确凿,忠勇侯府简直就是不想被拖下水都难,那尸体都已经埋了好几年,只要稍微懂的人去看一眼就能明了,这绝不是一般的栽赃陷害。”

    看着她脸上过于幸灾乐祸的表情,欧阳承影嘴角抽搐了一下:“在你家挖出了那么多尸体,你也要倒霉的好不好?你的表情能不能收敛一点,不要如此的幸灾乐祸。”

    “忠勇侯府要倒霉,我可开心了,没办法,控制不住啊。”

    “你自己还不是被牵连了?”

    “我自有办法脱身,但先不要管其他,反正那些尸体是在忠勇侯府挖出来的,倒霉的是忠勇侯不是我,我岂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沐雪晴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你刚才说有人在背后搞小动作,难道不是你?”

    “怎么可能是我?那尸体被埋的时候我还和祖母在古寺之中,还没回来的,况且我吃饱了撑的干这种事?就算我要报复他们,也该选一个简单直接的方法,怎么会这么迂回?”

    欧阳承影:“……”

    “而这幕后的人他要的并不是忠勇侯的性命,而是整个东陵国帝都的性命,沐家只是恰好被选做了替罪羔羊罢了。”顿了顿,她有些感慨的说道:“估计是忠勇侯做的事情太混账了,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才让他这么倒霉吧?”

    欧阳承影扶额:“那这幕后之人是谁?”

    “是谁你稍微想一下不就能想到了吗?如今东陵国面临这样的情况,若是瘟疫爆发,谁最有利?”

    “莫非是……瑶华女帝?”一刹那,欧阳承影也想到了这件事情。

    沐雪晴点了点头:“也许吧,但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她,不该我觉得应该就是她没有其他人了,毕竟这件事情对其他人而已都没有什么好处。不得不说,她这一局做的还挺深的。”

    “那你想怎么做?”欧阳承影问道。

    沐雪晴微微一笑:“我有什么好想的,她要去告发那就去告发吧,反正出了事情也和我没有关系。”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想怎么做?若真有瘟疫爆发,你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吧,你是否已经有了方法解决?若否,你怎会有这般闲情逸致在这里,你手中应该有解药。”不过转瞬,欧阳承影就已经猜测出了大概来。

    沐雪晴莞尔一笑:“想骗你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错,我确实是有解药的。”她大方的承认了,“确切的说,我手中有那一张解药的方子,你需要吗?若是需要我立马就能给你,反正我是不需要的。”

    “你不需要?可我怎么觉得你挺需要的?”欧阳承影嗤笑一声。

    “诶,做人之间就不能多两分诚信吗?你别把我想的这么恶毒好不好?”

    “你的恶毒还用我想吗?自从我探查到你的底细之后,对你,我可多了几分敬畏啊,若是不小心被你卖了,可真就没地方哭了。”

    “那我对你不也多了几分敬畏吗?这件事若说我不信任你,我又怎么可能全盘告知你?我将诚心摆在你面前了,你还不愿意相信我,真是令人伤心啊。”说着眼泪就在眼眶之中打转,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

    欧阳承影皱了皱眉:“收起你的眼泪吧,实在是太廉价了,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你这人说话真是……你对我实在是太不友好了,忽然我就很怀念我们初见的时候,你看,那个时候的我们多真诚?”沐雪晴说道。

    嗤笑一声,欧阳承影道:“你还有脸提起这件事情?要是你不说我都忘记了,那一天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亏我初见的时候还觉得这个女子挺有勇气的,都敢用刀抵着对方的脖子威胁了,还那么镇定,现在想来,都恨不得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是瞎吗?那明明就是你在演戏,你根本就是在套路我。以你的实力,那个时候早就知道我在那里了,你就是故意要我看到那一幕,故意让我对你产生欣赏,而后才好帮你,你那么明显的套路用到了我的身上,我居然还相信了,你当时演的还挺真的。”

    看着气呼呼的欧阳承影,沐雪晴眨了眨眼睛:“不要这么生气,你最后也不是没有被我套路成功吗?你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穿我的把戏,不过是觉得有趣而又。”

    欧阳承影:“……”

    冷哼一声:“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你将这个消息告诉我,我很感激,至于解药药方嘛……那你倒不用给我,我相信在你手中你自然有你的打算,若是我贸然将解药方子拿走,到时候被你反将一军,我可消受不起,我也相信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受害。”

    “放心,有你两位可爱的妹妹在,我怎么做也不能让长公主府受半点波及不是吗?”沐雪晴莞尔一笑,“这件事情就算谈拢了,那我们再来谈谈第二件事情吧,希望你能帮我掩护一下我的身份。”

    “掩护你的身份?你那么多人还需要我的帮忙?”

    “当然需要了,在东陵国,我还没有发现第二个如同你一样聪明的人,你若是不帮我,谁还能帮我?”沐雪晴轻声道:“云飒如今已经知道我便是幽梦楼的楼主,他一定会找机会揭穿,若是连着这件事情一起爆发,那还请欧阳公子多多维护一下,至少不要让这身份暴露的这么快。”

    “可以。”欧阳承影答应的也爽快。

    沐雪晴掩唇轻笑,她就说了,欧阳承影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对他,绝对要顺着来,虽然偶尔炸毛,但稍微夸赞几句就好了,哪怕他常常说她的夸赞带着目的性,但他依旧还是很爱听。

    沐雪晴明知故问:“这么快就答应了,不再考虑一下?”

    瞥了她一眼,欧阳承影淡淡的说道:“想必你现在急着赶到边境去,我就不浪费你的时间了。”

    “虽然我赶时间,但这白天我还没打算立即走,怎么着也得拖到晚上再说。”

    欧阳承影:“……行了,还有事情吗?”

    “有,当然有。”沐雪晴道:“沐宣城这段时间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情我都已经知晓,但陛下还被蒙在眼里,说实话,我不太想揭穿他的身份,他要骗那就继续骗下去好了,我们正好可以利用他的计划来完成另一个计划。”

    “什么计划?”

    抢夺墭国太祖宝藏!”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欧阳承影大惊失色:“你要去抢墭国太祖宝藏?”

    “不错。”沐雪晴点了点头。

    “你疯了吗?”

    “没疯。那么大一笔财富说不动心肯定是假的,怎么着也要去分一杯羹。”沐雪晴说道。

    “你这可是虎口夺食啊。”

    沐雪轻抬眸,看着他的眼睛:“难道你不想吗?”

    面对她的质问,欧阳承影摇头:“不想,你可知现在多少人都在寻找那两份地图?发簪的秘密已经暴露,就连你自己都已经很危险了,你现在要冲上去和他们抢夺宝藏,明摆着就是去送死的。虽然我知道你实力不凡,但终究你敌不过千军万马。”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虽然你的关心令我感动,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信息不平等很容易误判局势。”

    揉了揉眉心,欧阳承影瞥了她一眼:“你想多了,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你不就是仗着自己身后的幽梦楼消息来源正确吗?所以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不像你,野心那么大,消息自然就有些不准确了,但就算我的消息正确,我也不会做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

    “我的野心哪有你大?长公主这么多年对你的精心栽培,不就是想有那么一天,让你登上那个位置吗?”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重生之侯门嫡女沐雪晴顾瑾玄,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