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 重生之侯门嫡女沐雪晴顾瑾玄 > 第186章 沐雪晴的计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6章 沐雪晴的计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沐雪晴的话一针见血,瞬间就让欧阳承影闭嘴了。

    他沉默了,一语不发。

    沐雪晴看着他,淡淡的说道:“给我一句实话吧,你究竟想还是不想?免得我们将来成为敌人,想必你也不愿意有我这么一个聪明的敌人。”

    沉默片刻,欧阳承影抬眸,一双眸子沉沉的看着沐雪晴:“假若让你再选一次,你可会选择我成为你的盟友?而非是祁王?”

    “哈……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选你。”沐雪晴语气坚定:“在其他的事情上面我们可以合作,甚至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但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

    “为何?你就那么确定祁王一定能登上那个位置?做好一个王吗?”欧阳承影的语气没有多大的波动,似乎这件事情就好像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我不知道。”沐雪晴摇了摇头,眼底多了几分迷茫:“我真的不知道祁王究竟能不能当好一个皇帝,也许能,也许不能,但他是我唯一的选择,毕竟他比起你来要更好一点好。”

    “我哪里不好了,我就不适合吗?”

    “你……确实不适合。”

    场面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片刻后欧阳承影微微挑眉:“你的理由呢?总要给我一个你不愿意选择我的理由吧?抛开其他的因素,我才是你最好的选择,你不是一向都想与我合作吗?其他事情不可能,这件事情却是有可能的。”

    叹了一口气,沐雪晴道:“理由很多,你说的也对,我确实是很想与你合作,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想法很接近,很相同,但其他的合作都有可能,唯独这件事情不可能,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的。而最重要的一点……”

    顿了顿,沐雪晴沉声道:“也许是你不够狠心,你重情重义,虽然你很聪明,能够算计得了一切,但你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你对自己在乎的人非常在乎,你从不会将他们当成算计的筹码,便注定了你会输,那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不需要太多的感情,就算有,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失,最终只剩下孤独。你不适合,我不知道祁王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我只知道他此生只在乎两个人,一个是皇后娘娘,一个便是离王殿下,因为是他们陪着他度过了从前那漫长而又痛苦的岁月,不管今后会如何发展,但他都只有他们两个亲人,哪怕他将来娶了其他人,但那份感情终究比不上他们,甚至于他想要争那个位置,都是为了想要皇后娘娘和离王殿下过得更好,而你,比祁王殿下还要重情,你更适合逍遥山水间,做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因为长公主的心愿,痛苦的将自己困在那个位置上,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祁王能不能做好一个皇帝,但目前来说他已经足够优秀了,你虽然优秀,但不适合。”

    “说的也有道理。”欧阳承影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对自己的评价:“不过你在说祁王的时候,是不是忽略了另外一个人?”

    “你说的是三皇子吧?”沐雪晴淡淡一笑,笑容之中带着一丝的古怪:“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但可能他比起祁王殿下来说更适合坐这个位置吧。因为他是真的没有心啊!”

    欧阳承影挑眉:“你又怎知他没有心了?”

    沐雪晴淡然一笑:“如果一个人能够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杀死自己的枕边人,甚至这个枕边人还是他爱的人,只不过因为他的枕边人带给他的利益不如他目前所需的大,你觉得这样的人他有心吗?哦……不,他也许是有心的,只不过他更爱自己,不爱旁人罢了,这样的人若是做皇帝,我想恐怕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你看,这样一对比,你就更没有优势了。”

    对于沐雪晴后面的那句话他选择性的忽视掉了,反而是那段话之中,他似乎听出了沐雪晴对顾慕白的嘲讽和怨恨:“你对他似乎是有怨恨啊。”

    “你胡说什么呢?谁对他有怨恨了?”沐雪晴急忙否认:“我与三殿下不过见过几次面而已,方才也只是一个比喻,你想太多了。”

    “是我想太多了?可我就觉得你刚才的话对顾慕白是嘲讽居多。而且人终究是会变的,也许你看走眼了呢?”欧阳承影淡淡的说道。

    轻笑一声,沐雪晴点头:“那你就当做是我看走眼罢了,反正看走眼也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付出的代价有些大而已。”

    她付出的代价自然是极大的,那可是生命的代价。

    “诶,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淡了那份心思了。”欧阳承影本来就是遵循长公主的意思,但他是聪明人,也是明白人,有些事情,确实不是他一个人能阻止的,“但皇权让母亲痛苦了半辈子,至少也要让她得到那份让她痛苦了半辈子的权利,如此她将来也才能安心,才会知道现在有多么简单和幸福。”

    长公主她……

    沐雪晴垂下眼眸,轻声说道:“我知道长公主对皇室而言是有着恨意的,但她隐藏的那么好,也只有你和丞相大人知道她心底的痛吧,两位郡主只看到了人前风光的长公主,却看不到从前长公主活得有多么痛苦,如今又被陛下猜忌,随时都有性命之危,行差踏错哪怕一步,长公主府便会万劫不复,所以她有这个念头我一点儿也不奇怪,她也只是想保护自己,保护自己在意的人,但保护自己的方法有很多种,也许你该换一种思维与她沟通。”

    “母亲如今太过偏执,有些话她是听不进去的,她一心只想要那个位置。”叹了一口气,欧阳承影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是她的儿子,该明白她对你们的那份情谊,是不是很真实,一点都不假?说来,我都觉得你的这份重情重义恐怕就是遗传了长公主吧,如此这般,这就是一个极大的突破口了。”

    欧阳承影看着沐雪晴,听到她说:“她为什么争夺?便是因为不想你们随时都有性命之危,可若是在这争夺之中你们谁出了事情,或许对长公主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能让她清醒过来。”

    “你的意思是说设一个局?”

    “那是你的母亲,你在想什么她一眼就能看穿了,这个局不能你自己动手。”沐雪晴淡淡的说道。

    “那要谁动手?”

    莞尔一笑,沐雪晴道:“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云飒都已经将主意打到了顾慕白的身上,试图将长公主府也拖下水,你还没想明白该怎么做?”

    欧阳承影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沐雪晴点头道。

    “多谢你的提点。”

    “其实你自己也能想到的,只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那你现在是淡了这份心思了吗?”沐雪晴问道。

    “从一开始我就根本不想去争,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你那不是不想,你根本就是懒。”沐雪晴撇了撇嘴,“不过你这懒也有懒的好处,你若是再勤快一点,恐怕乾元帝的刀就要落下来了,反倒是丞相大人,你看看多么勤快啊,可惜他鞠躬尽瘁的付出,陛下却依旧忌惮长公主的势力,依旧忌惮丞相大人。”

    “父亲大人被陛下派出去查一件事情去了,虽然陛下忌惮长公主府的势力,但他也不得不依靠着长公主府和丞相府,想来他也不想那么快就撕破脸吧?父亲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他也不会轻易战队任何人,所以若是解决了母亲那边的问题,那么我们就不会是敌人。”随即他笑着道:“有你这样的一位敌人,夜晚睡觉的时候都要担心自己小命不保啊。”

    “说的也不用这么的夸张吧?幽梦楼的杀手杀其他人那还可以,但想杀你,那恐怕得我亲自出马,就算我亲自出马或许也杀不了你。”沐雪晴笑着道。

    “行了,我答应了你这个要求,你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了吧?”欧阳承影有些不耐的说道。

    “当然,有欧阳公子的这份承诺可是让我受宠若惊啊,若是将来真的改变了局势,长公主府也绝对不会有半点改变。”

    顿了顿,沐雪晴继续道:“那就继续我们刚才说的,我要去抢夺墭国的宝藏,而我需要你的帮忙。”

    欧阳承影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不愿意帮你,因为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你若是没有一个完美的计划,我无法出手。”

    “计划怎能尽是完美?总有缺陷,人都非完人,又怎能想出十全十美的计划来?我的计划也不过是目前来说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计划了,想不出来的,只能说是我不够聪明而已。”

    “那你想要怎么做?”

    随即,沐雪晴拿出几张图纸来,其中一张展开甚是巨大,她微微一笑,指着那张地图道:“上面画的非常详细,以东陵国为中心点,周边的几个国家和皇朝都在其中了。”

    “这是……”欧阳承影看着那张地图,甚是惊讶:“你这是将整个北焰皇朝的地图都囊括其中了吗?”

    “北焰皇朝?”沐雪晴嗤笑一声:“北焰皇朝如今早已名存实亡,北焰地界不都是个个国家分居了吗?与其称呼北焰皇朝,还不如直接称呼北域比较好。”

    欧阳承影的目光注视着那张地图,确实是将北域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皇朝都画的很是清楚,宛若霸主姿态的夏朝,以及夹缝之中求生存的墭国,都在其中。

    顿了顿,沐雪晴一拍额头:“忘了说,东旭那边已经有人悄悄的来到我们这边了,忠勇侯府之中那位冷姨娘,她就是来自东旭的人,根据我的情报,她是东旭楚国的人,但据她所说,她来此只是来找一个人,而并非是东旭皇朝或者是楚国派来的人,但她的说辞我还保留着猜疑。不管如何,她终究不属于我们这边,隔海相望,谁也不知道东旭究竟如何,我们所知也只是在传闻之中罢了,东旭的几个皇朝实力似乎比我们也差不多,但很麻烦的是,现在我们算是陷入了内战之中吧,若是让他们抓到一点机会,第一个倒霉的只会是我们东陵国,谁让东陵国算是北焰和东旭的边境,穿过那片无尽的海,我们便只能说是最倒霉的。”

    “不至于吧?东旭皇朝那边应该没什么兴趣参与我们这边的事情,况且隔了那么远,就算要开战也不现实,更何况我们内乱,他们都没有了吗?前几年如意夫人以一己之力灭了楚国,如今的楚国挂着楚国的名头,实际上还不如一个都城,都是东旭派入去接管,据说就是传闻之中的如意夫人做主,事情的详细过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你的幽梦楼应该得到了不少的情报吧?”

    沐雪晴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彩:“你说的这些我自然知道,但若这个契机出现了呢?难保他们不会来抢夺,东旭和我们这边可不同,北焰皇朝名存实亡,各个皇朝之间明争暗斗,可东旭完全就是另一幅局面,其他的那些国家哪个不是依附于东旭皇朝?只要他有这个意思,就能集结起大量的军队来,对我们非常不利,所以这个契机就很重要了。”

    “你指得契机就是墭国宝藏?”

    “不错,如今陛下已经得到了两份地图,接下来他一定会派人去寻找那地图上所在的标记,你刚才说其他国家已经得知了消息,那么想必他们都很清楚了,甚至我都在怀疑瑶华女帝之所以这么迫切的开战,是不是就因为得到了消息想要抢夺这两份地图,毕竟根据传闻所言,瑶华女帝和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她得到了两份地图,或许会在我们之前先找到宝藏也说不定。但规矩虽有,却也是用来打破的,东旭和北焰有约定,不会互相侵犯,但眼下的情形是我们这边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又有了令人心动的宝物,而另一边却是秩序严格,相比之下,我们落于下风啊,这样有利的情况,对方会放弃?”沐雪晴说道。

    “这也有可能。”欧阳承影点了点头。

    “所以这是一个危机,却也是转机。我之前就说过了,利用的好了就能成为东陵国的助力,利用的不好就只能自食其果。”

    “你的意思是说让他们成为东陵国的盟友?”

    “当然,陛下想要独吞这份宝藏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他也不想想东陵国有这个实力吗?当然,也不是谁都想要参与这份抢夺的,毕竟能不能得到宝藏还是未知之数,如今我们只能先试探先试探,若能在其中找到可靠的盟友,这便是极好的,若是找不到,那么只能是我们自己行动了。”

    看着那张地图,欧阳承影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后点了点头:“你说的有理,不过就算如此,那也得等你平安回来才能计划呀,你若是回不来,那一切都等于空谈。”

    “你就对我如此没有信心吗?放心,我已经开始计划了,只待实施。况且,我还有备案。”沐雪晴莞尔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

    “什么?”欧阳承影一时之间有些不解。

    “刚才不是说了吗?想要其他皇朝不干预我们,除非有什么大事吸引了他们的目光,或者……他们也发现了类似的宝藏。”沐雪晴微微挑眉,轻声说道。

    欧阳承影蹙眉:“这怎么可能?墭国的宝藏不也流传了几千年,但又有谁真正的得到了?难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人得到两支发簪?肯定有的,但宝藏的传说依旧存在,这就足以证明墭国的太祖宝藏不是一般人能取到的,不要什么都没得到,反而丢了性命。按照这样的情况来说,东旭会发现什么宝藏?难道你的情报之中有发现?怎么可能就那么凑巧?”

    “幽梦楼还真没有发现这方面的事情,但没有,不代表不可能创造啊,太多的巧合可就不是真正的巧合了,很多巧合都是人为创造的。”

    “创造?你是想说编造出一个类似的传闻,然后吸引其他人的目光吧?”欧阳承影膛目结舌。

    沐雪晴点了点头:“这有何不可吗?传闻是真是假,只有亲身试验过才知,只要有那样的传闻,没有人会放弃的,若是东旭传出了这样的传闻,他们还有心思来抢夺我们的吗?当然不会了,只会去确认自己地盘上的东西,毕竟若是他们来抢我们的,我们也可能去抢他们的,只是这样的话就有些复杂了,还不如直接放弃。”

    “可这……”欧阳承影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个计划不太妥当。

    “你觉得不可能吗?”沐雪晴笑了笑:“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家那位冷姨娘,就是你口中以一己之力覆灭了整个楚国的罪魁祸首,如意夫人,她可是代表东旭皇朝的人啊,如果是她的话,你觉得东旭皇朝的皇帝会对这个传闻有几分的相信?”

    “如意……如意夫人就在东陵国,而且还是在你家?”欧阳承影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膛目结舌的看着沐雪晴。

    “是啊,她都在我家七八年了,估计整个东陵国没有哪一处是她不知道的,了若指掌的情况之下,说不定东陵国一不小心就成了第二个楚国了。”沐雪晴点了点头说道。

    欧阳承影:“……”

    “所以,我并不知道类似这样的人有多少在东陵国,但这一次,相信能全部都引出来,而如意夫人也只能交好,千万不能得罪,这样的传闻,我还期待着她带回去呢。”沐雪晴眨了眨眼睛,温柔的说道。

    欧阳承影嘴角抽搐了一下,若是得罪了如意夫人,第二个楚国的下场还历历在目,据说当年如意夫人不过是楚国某位王爷的侍妾,最终却是她屠了整个楚国,打开楚国的大门将东旭皇朝的人马迎了进来,之后,她便是楚国的王!附属在东旭皇朝的楚国,她的功劳着实不小,东旭皇朝的国君对她可谓敬重非常。

    就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灭了整个楚国,就千万不能小觑的。

    要是惹怒了她,万一她用相同的方法,那东陵国岂不是岌岌可危?

    但沐雪晴似乎毫不在意,仿佛根本就不将如意夫人放在眼里。

    “难道……你能对付得了她?”欧阳承影问道。

    “为什么要对付她?我们只需要交好她就可以了。”沐雪晴说道。

    摇了摇头,欧阳承影道:“也许你是想交好她,但她可未必。”

    “你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就她做的事情我还真看不出来她是打算交好我,不过好在她有把柄在我的手中,她若是敢算计我,立马就会被反噬。”沐雪晴想到她和冷姨娘的接触以及昨天她离开的事情,不难猜测冷姨娘要做什么。

    “而且,沐宣城估计也是她的人了。”轻笑一声,沐雪晴似乎有几分不屑:“先是和你有接触,试图通过你来接近陛下,而后又与我谈合作,想要对付瑶华女帝,他的种种行为怎么看都透露着不对劲啊,说不定他的到来,都是有人早就安排好的,他与我们合作,其实也在他的计划之中,可惜了,别人只当他是一颗不太聪明的棋子而已。”

    沐宣城是如意夫人安排的人?

    看着沐雪晴脸上自信满满的笑容,欧阳承影抿了抿唇,他终于意识到了,沐雪晴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也许这盘棋不止是东陵国,甚至都不是北焰,恐怕也包含了东旭皇朝和其他地方吧?

    她的心计,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到底谁又会是她的棋子呢?也许想算计她的人,都已经被她放在棋盘上了吧?

    “那这两份地图又是什么?”缓了缓神之后,欧阳承影指着一旁的另外两张小地图,虽然也挺大,但比起那张大地图来说已经够小了。

    沐雪晴微微一笑:“这是从发簪之中取出来的地图。”

    “地图?”欧阳承影蹙眉,“为何这两张地图与我手中的那份颇有几分不同,似乎……”当

    “当然不同,因为这一张才是真正的地图。”

    欧阳承影一愣:“真正的地图?”

    “不错,这才是真正的地图。”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重生之侯门嫡女沐雪晴顾瑾玄,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