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香祖在线阅读 - 第349章 宴上论道

第349章 宴上论道

        一刻时,破亿!

        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惊人的。

        哪怕此前就大为看好吉祥坊,对李柃极富信心的徐长老,甄长老等人,此刻也不由得为之而动容。

        另外几席上,诸人谈论:“刚开始就这么多,整场举办下来,说不定能够破十亿啊!”

        “莫不是算错了?或者把买卖双方的成交金额重复计算?”

        “怎么可能,再说了,就算折半,那也有五千多万呀!”

        徐长老道:“众位此前不是已经见到,前来此间的诸多商旅当中,光是炼气境散修就已经有两三千之多,凡间寻仙问道者更是不知凡几。

        都说客源便是财源,这些修士每人贡献万把符钱,那也是几千万了,凡人手中黄白之物或许无用,但也总会有奇遇的,挖取千年灵参,拾获宝玉,陨铁,同样可以在此消费,不能因是凡人所出便不招待吧。

        更何况,修士长年累月闭关或者寻幽探秘都不花钱,惯常在墟会之日才集中起来开销,若是碰上筑基丹之类的宝物打折,说不定大半辈子积蓄就交代了,这次墟会上有巡回展销,各种难得的珍奇宝物不少,临突破者贡献个几十上百万成交额,那是不足为奇的。”

        商会郭管事亦道:“其实大头还在各方行商,世家,国家,动辄百万以上的大批进货,所需者多是那些不入流符箓,丹药之类,也有信灵香等基础之物,每份一二符钱,三五符钱的积攒起来,同样蔚为可观。”

        “倒也是,为了这次展销,隶属于公中库存的法宝都调集了一大批过来,说不定已经卖出好几件。”

        “这么说来,爆发只是一时的,接下来的成交额增长不会如此之快了?”

        “那倒不见得,焉知散修们手里头没有更多符钱?

        要知道,托李道友的福,这些年间坊间修士都富裕起来了,进入各种秘境寻幽探秘也安全了许多,长此以往,修仙繁荣,修士数量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有钱。

        玄洲大陆那边,这些年间的变化也有影响,成千上万草莽散修都选择了出海,每隔百年的繁荣期又来了呀……”

        众人一边闲谈饮酒,一边猜测着。

        按照多年以来的经验,但凡有器道宗门,符道宗门等辅助道途崛起,草莽坊市间的反响最为热烈,因为中下层的修士们往往容易从中受益。

        采集的宝材有人收了,手中的符钱有地方消费了……这些都是好事。

        反而是天云宗那样的传统法道宗门崛起,占据仙山福地,垄断资源,会压制草莽江湖的兴盛。

        如今玄洲那边就有大量的修仙人口出走,散修们要么归入道籍司管辖,合法修仙,要么就远走海外,来到北海这边的海外之地发展,这也是局部繁荣的一个因素。

        黄云真人绝对称得上高明人物,早几十年前就知晓大势,安排李柃等人来此谋生立足,如今都已经发展出不错的基业。

        除此之外,修仙界中也有类似凡人国度的经济发展规律。

        修士数量增加,天材地宝产量变大,功法加速传播,是谓修仙盛世,又或者,金钱大道的繁荣期。

        但是这样消耗也大,低级资源甲子岁月才能生长一轮,等到资源枯竭,难以为继,散修们上进艰难,数量必然降下来。

        有时候,还要算上大宗剧变,洞天福地现世,亦或地脉波动等等影响。

        毫无疑问,积香宗这是赶上了好时机,同时也占了几分新道途的福利,处在盛世来临的上升期。

        这样也存着几分隐忧,那就是百年过后的衰退期,是否还能够保持发展势头。

        但若抓住这个机遇成长起来,潮退之后,先死的是别人,还可以躺在其他宗门势力尸体上再吃几波红利,熬到下一个繁荣期。

        宗门兴衰,非常复杂,但说白了,也就是这么简单,适者生存而已。

        当然,除了顺势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做法,那就是积极革新。

        道途,功法上面的变革,绝对可以突破现有的兴衰规律,无视小周期。

        李柃面带笑意,吩咐弟子上菜:“诸位道友,先不要管那些了,来品尝一番灵蕴珍馐吧,这些都是以灵香入味所烹饪的菜品,效果等同于平级丹药,但是更易消化吸收。”

        说话之间,一身厨娘装扮的洛英带着杂役,把一样样准备好的菜品端了上来。

        李柃笑着介绍道:“诸位,这是五香烧鸡,先选上好的本地肉鸡油炸一遍,使用椒盐,丁香,灵香,石盐,鱼米等香材调配的卤水煮制,再行焗烤,味道鲜美,酥香软烂。

        这是脍炙鳇肉,乃是以深海之中捕捞的鳇鱼涂上密制香汁进行炙烤,与一般烤鱼无异,所不同的是腌制入味所用的灵香。

        这是七海争雄,乃是龙虾,扇贝,干鲍,海参,鱼翅,海胗,鱿丸等七种海中灵蕴生物熬制而成的羹汤,同样配以密制香料,充分发挥其鲜美。”

        除此之外,还有八仙过海,福寿全,火里金莲,三宝冷香菇等等各样菜式,主材本就多为灵蕴之物,或者妖禽,珍兽所产,再用上了香道交汇厨道的烹饪秘法,无论口感,营养,俱皆极佳。

        寻常修士都已经食欲消减,多以辟谷食气为生,筑基以上,更不用凡俗饮食,以求道体洁净,不生污垢。

        但灵蕴之物非凡俗饮食,这些东西甫一端上,就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连惯常享用香茶香饮的妱夫人都颇为欣赏。

        她尝了几口,就眼前一亮:“这些菜品性味极佳,富有条理,充分把食材本身的灵蕴发掘出来,颇有几分名家风范啊,是何人所制?”

        李柃招呼洛英上前,道:“是我弟子洛英。”

        洛英施礼道:“见过妱前辈。”

        妱夫人打量了她几眼,欣然应许道:“原来如此,你将香道运用在厨艺一道,也算是另辟蹊径了。”

        赞赏一句之后,她对李柃道:“往后再来我螺蛳道场,可带她一道前来。”

        李柃哈哈一笑,道:“好。”

        在场不少人投以羡慕的目光,就连一些筑基散修都如此。

        他们听得出来,妱夫人对这个洛英颇为认可,跟着李柃常往螺蛳道场走动的话,说不得多有好处。

        不过结丹高人讲话极有水平,就算真个欣赏,也不会明着说出来。

        叫人跟着自家长辈过府去游玩而已,能不能受赏识,得好处,得看将来表现。

        洛英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保持着矜持的微笑。

        屋外宋阳等人听到,却是攥紧了拳头,咧着嘴往上举了举,一副颇为激动的模样。

        洛英受前辈高人赏识,这简直比他们自己得好处还要更开心啊。

        李柃趁机道:“其实此间还有洛英所创的一物,名唤百味香,非寻常焚燃爇之的香品,而是食用之香料,可以用来调味。

        等闲饮食调以此物,能够生具灵蕴,更能将五谷精华和肉食之中的元气汲取出来,加以转化,称得上是不入流品灵材,这次宗庆盛典之后,我送各位几份样品,大可尝试一番。”

        “哦?那还真要试试看了。”

        “食补之法,古来有之,但凡材腥臭难去,难称享受,如若能够用这种百味香腌制入味,变作灵材,那还真称得上是烹饪佳品了。”

        众人对凡俗食物没有兴趣,但含有灵蕴,能够发出灵光的,还是颇有兴趣,因为这样的菜品本质上和灵丹妙药无异。

        李柃道:“不错,此物原理,本来就是把灵蕴当做一种性状,腌制入味之后,改变食材属性,甚至使得凡俗之物都拥有部分灵材的功效。

        而原本就已经是灵材的珍禽灵兽之肉,各种天材地宝,更能充分发挥其妙用。

        如若成本不高,长年累月服食,想必是极好的。

        临战之际,更有益气补元,治疗伤势,提升能力等等妙用。”

        在这宴会上谈到香食之道,李柃索性论开:“这其实是从丹道获得的灵感,丹道之法,是从天材地宝之中攫取灵蕴为己所用,讲究的是利用天地万物,香食亦然。

        关窍在于吸收的效率,炼制成丹,有助于消化吸收,甚至催生出更具神妙的功效。”

        徐长老附和道:“古之先民茹毛饮血,尚且知道进化到用火烤,用石板烧,要陶罐煮,我等修士亦然。”

        李柃道:“正是,平常凡民之饮食,腥秽恶臭,无异于茹毛饮血,然而用此香料便大为改变。

        不说灵蕴之流,就是事物之中蕴含的血肉精气,五谷之中的天地日月精华,都是有补的。

        只是平常杂质太多,吸收效率太低,无法取用而已。

        如若此道推展开来,修士亦当有饮食,如香茶,灵酒亦然。”

        在李柃的论述中,众人了解到,他更加注重的,其实是平常饮食日用,类似凡人一日两餐的补益之法。

        这讲究的是日积月累的水磨工夫,或许每日都花销三五符钱,七八符钱在餐费上,便能显著提升修为。

        它相比丹道,优势在于可以大规模生产,大规模运用,不必一口气出几百符钱,上千符钱或者几十万来买那些灵丹妙药。

        相比之下,那些可以治疗伤势,临时提升能力作用的灵蕴珍馐,是偏重于丹药的功用。

        如此的香食成本太高,也与丹道功效有所重叠。

        至于类似筑基丹那样用于突破晋升的,很难有菜品能够做到,就算做到,也势必价值高昂,而且比丹药还少了保质期,其实颇不划算。

        为了避免与丹道产生直接的冲突,为其所忌惮,李柃其实是无心往那方面发展的,先站稳三餐日用的市场再说,切实改变修士的日常生活习惯。

        有了这个根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再来考虑那些与丹道重叠的妙用。

        众人听了,不由得大为感慨。

        这个李柃,果真不愧是一把好手,搞宗门,搞道途,很有一套啊。

        香道之兴,还得靠他这样的宗主。

        李柃略作沉吟,又道:“其实我也早有探索,这些年间,陆续创造出香饭,香酱,香盐以进补,这些都是可以用在饮食的香物,古来已有,打算将其归纳一统,编入《香道大典》,单开《神仙食谱》一卷。”

        “哦?”众人闻言,不由得尽皆动容。

        妱夫人道:“《神仙食谱》?你打算将其归入哪一部分?”她对《香道大典》是有所了解的,甚至编撰过程当中都出了一些力。

        李柃道:“当为第二册,《香方》之附录,同时涉略天香,地香,人香三大类别之材料。”

        妱夫人道:“这样的话,牵连甚广啊,也是一大浩瀚伟业。”

        李柃笑着环顾四周,道:“所以还得各方高人雅士相助,届时我若派遣洛英等人到临贵处游历,采风,亦或借阅典籍,还请多多帮衬。”

        “一定一定。”众人皆道。

        不说李柃的面子,就是只看论道本身的益处,也值得帮忙的。

        就在这时,侧门突然走来一人,靠近李柃身边,俯身说了些什么。

        这人是炼气境界,传音都被同席的结丹真修听去:“宗主,有人在外面搞事,说北海分舵名下的一个摊档短斤缺两。”

        李柃面色不变,甚至连头都不回,淡淡吩咐道:“知道了。”

        以他如今的格局,等闲修士闹事,掀不起什么风浪,积香宗开宗数十年,也已经历练出一批能够独当一面的弟子,不必事事亲力亲为。

        “竟然还真的有人闹事,看来奇珍楼也是技穷,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徐长老见状,淡淡一笑,对李柃说道。

        甄长老道:“不要大意,这未必见得就是奇珍楼的手段,他们在这边分舵有多位长老会成员,声势还是不小的,应该谨防他们从长老会那边下手。”

        李柃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点点头道:“二位长老所言极是。”

        果不其然,些许干扰影响不了大局,众人在这里宴饮笑谈间,听着麾下部属的汇报,展会成交额节节攀升,一个时辰内就突破五亿,两个时辰破十亿,还在继续往上增长。

        最终,一天下来,超过整整五十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