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 房俊房玄龄 > 第九百九十九章 烧光粮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九十九章 烧光粮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碎叶城西数十里,一处河堤之旁。

    热海地处天山被迫近乎封闭性的盆地之中,地势极高,湖水常年不冻,东西广,南北狭。四面负山,纵流交凑,色带青黑,味兼咸苦,洪涛浩汗,惊波汩淴。龙鱼杂处,灵怪间起,所以往来行旅,祷以祈福,水族虽多,莫敢渔捕。

    数处山口使得热海之水满溢而出,沿着山脊北流而下,滋润着附近的土壤。

    碎叶水便是发源于热海的一条河流,由热海西部的山口倾泻而下,流经碎叶城,向西奔流,蜿蜒转北。

    因为碎叶城附近皆是戈壁、沙丘,故而奔腾的河水常年累月的淘涮之下,使得河道曲折、忽宽忽窄。

    薛仁贵策骑站在河道旁一处高耸的沙丘之上,俯瞰着河道之中由沙袋、石料硬生生堆积出来的一道水坝,将奔腾的河水懒腰截断,将河床满溢之后,方才缓缓流向下游。

    水坝上下,水位相差极高。

    昏黑的夜幕,东方的天际隐隐泛起鱼肚白,一个漫长的黑夜即将离去,红日即将照耀戈壁。

    在他身后,碎叶城方向火光冲天。

    斥候自远处策骑狂奔而来,到得近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报!敌军轮番出动,围攻碎叶城!”

    “再探!”

    “喏!”

    ……

    一轮一轮的斥候不断的从碎叶城方向奔来,远远不断的将最新的状况带来。

    “敌军狂攻不止,守军伤亡惨重!”

    “敌军发动精锐,强攻西城!”

    “西城危在旦夕!”

    ……

    薛仁贵始终立于马背之上,遥望着碎叶城的方向,方正的脸膛坚毅如铁,不动声色。

    左右亲兵簇拥着他,一副副甲胄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冷硬的光泽。

    蓦然,一蓬火光自碎叶城西南方向升起,夜幕之中,分外明显。

    薛仁贵手里攥着马缰,紧绷的心情陡然松弛下来,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大声道:“开掘!”

    少顷,“轰”的一声闷响,地动山摇,堵住河道的沙袋水坝瞬间北火药炸得四分五裂,积蓄在上游的河水得到释放,犹如冲破牢笼的猛兽,发出咆哮的吼叫,向着下游奔腾而去。

    水流冲击的巨大能量,使得两侧河床都摇晃起来。

    天地之威,莫可抵御!

    薛仁贵则一勒马缰,掉头自沙丘上奔下,向着碎叶城的方向策骑狂奔,口中大呼道:“随吾一同回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杀杀杀!”

    数千劳作数日筑起水坝拦住河水的兵卒尽皆紧随其后,向着碎叶城袭杀过去。

    *****

    元畏一马当先,在戈壁滩上打马狂奔,数百敢死之士紧随其后。

    风声在耳畔呼啸,前方就是阿拉伯人的大营,这一趟任务九死一生,可元畏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恐惧,心里更多的只有随着血脉涌动着的亢奋!

    关中男儿,历来以军功立身,若是不曾在战阵之上斩杀几个敌寇,如何敢在乡人面前挺直腰杆?

    去问问那些身体残疾、拄着拐杖的乡间老翁,谁手上没有几条贼寇的性命,谁不曾冲锋陷阵、视死如归?

    关中人的血性是一辈一辈杀出来的,并不会因为短时间的耽于享乐便彻底消散。当身临险地,背负重任,那股子执拗狂躁、向死而生的血性便再一次涌上心头,使得战意狂飙、士气暴涨!

    数十里的距离,战马全力奔驰之下疏忽即至。

    几匹战马出现在前方黑暗之中,马背上的骑士被这一股陡然袭来的骑兵吓了一跳,在马背上出声大喝,叽哩哇啦却让人听不真切。

    元畏伤身前倾紧贴着马鞍,一言不发,身后兵卒亦是如此,只是一味的向前冲锋。戈壁滩上马蹄如雷,数百人全都保持沉默。

    那几匹战马乃是阿拉伯人的斥候,终于发现袭来的这伙骑兵并非自己人,赶紧打马向着东面大营处狂奔,一路呼喝。

    随着愈来越接近阿拉伯军队大营,一股一股巡逻的骑兵被呼喝声惊动,纷纷聚拢过来。

    元畏取过弩箭,黑暗中看不真切,只是随意的将弩箭射出,然后拔出腰间横刀,沉喝一声:“杀!”

    身后兵卒纷纷举起弩箭,一轮齐射过后,将面前一股敌军射得惨叫不止、队形凌乱,然后都抽出横刀,策动战马,紧随着元畏之后冲了上去。

    “砰砰砰”

    战马相撞,发出沉闷的声响,人的惨叫马的惨嘶在辽阔的戈壁上响彻四方。唐军有着冲击的优势,马匹的速度更快,又先进行了一轮齐射射乱了敌人的队形,此刻直直的充入敌阵之中,手中横刀劈砍飞舞,一瞬间将恨恨的充入敌军阵内。

    这一股敌军大抵数百人左右,与唐军人数相当,只不过猝然遭遇突袭,又有一轮弩箭齐射,措手不及之下被冲乱了队形,杀了锐气,居然一下子就被唐军冲散。

    唐军也不恋战,冲透敌阵之后毫不停歇,疯狂催动战马,向着阿拉伯人的大营冲过去。

    那一队骑兵重整阵脚,好容易稳定下来,见到唐军冲击的方向,顿时吓得面色大变,赶紧追了上去。

    一旁的斥候也飞奔回营,禀报情况。

    此刻大军尽皆围在碎叶城前,轮番攻城,谁也没料到不过区区数千之众的碎叶城,居然还敢分出一部兵卒前来偷袭。而且瞧着唐军突击的方向,正是大军粮秣囤积之所在,这万一被唐军得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只不过唐军意志坚决,遇到有敌人阻拦,二话不说先是一轮弩箭,而后迅即冲锋,根本不与阿拉伯兵卒缠斗。一炷香的功夫便突破了至少四、五波敌军阻截,飞快的杀到大营附近。

    黑黝黝的大营之中,忽然冒起一团火光,紧接着黑暗之中响起无数惊呼,人影幢幢,兵荒马乱。

    元畏大喜,手里的横刀指着火光亮起的地方,大叫道:“冲过去!”

    “喏!”

    身后兵卒大声应和,纷纷策骑狂奔。

    与此同时,他们将横刀入鞘,然后将身上悬挂着的震天雷、火油弹都摘下来,两条腿控制着平衡,取出火折子迎风吹燃,将震天雷与火油弹的引线尽皆点燃。

    唐军在大马士革亦有细作埋伏,甚至收买了不少将校兵卒,早早便混在了辎重营当中。此刻细作点燃了火把,虽然旋即便被左右的阿拉伯兵卒发现,上前斩杀并且熄灭火把,但是一瞬间的光亮,却给前来偷袭的袍泽照亮的方向。

    数十丈的距离,眨眼即至。

    元畏两腿夹着马腹,上身从马背之上站起,一手操缰,一手将用绳索绑在一处的震天雷、火油弹借着战马前冲之势猛地甩出,落入黑黝黝的营帐之内。然后在战马即将充入营帐之前,死死的拉住缰绳,操控胯下战马向左边急拐弯,飞驰而去。

    “轰!”

    震天雷、火油弹落入营帐之内,陡然一声炸响,爆出一团火光。

    伸手数百兵卒尽皆按照元畏的动作在营帐之前疾驰而过的同时,将震天雷、火油弹尽皆甩出,落入敌营之内。

    “轰轰轰!”

    一连串闷雷也似的炸响,震天雷炸裂之时将火油弹炸碎,内里的火油被炸得四下抛飞,有的甚至飞到几丈高空中,然后向着四面八方抛射。这种火油是制造局新近研制的武器,内里藏着由石油之中提炼的易燃之物,所至之处即便是岩石都会给引燃,且温度极高、极难扑灭。

    只是一瞬间,整片营地便燃起熊熊大火,火借风势,将阿拉伯人的营帐连绵一片尽皆卷入火海之中。

    惊叫、怒骂之声在营地之中响起。无数阿拉伯兵卒惊恐的从营帐之中跑出,取水、挖沙,想要将大火扑灭。

    阿拉伯人军队出征,素来的传统便是“以战养战”,携带的粮秣极少。若是连这么一点家底儿都给烧光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房俊房玄龄,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