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吾乃仙宗一炮台在线阅读 - 第405章 天地缩影的玄妙……享受

第405章 天地缩影的玄妙……享受

        辅助符箓仅仅一种是不够的,包福新将自己加入符元宗之后的事情回想一遍,自己的经历很是丰富,其中遇到的问题也是多种多样。

        如此,应该准备一些什么符箓,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破阵需要的符箓,这个也要准备一番,即便是阵盘现在已经看不上了,但是拥有阵基的阵法,这才是威胁最大的。

        自己偷袭击杀一只妖王,不就是利用了阵法的掩护吗?

        当然,那妖王也是脑子不太灵光,在无尽森林之中完全懈怠了,同时修为不高等多种原因汇聚在一起,才让自己一击得手。

        可是自己付出的三阶极品符箓也是极多的,要知道这些符箓可是每一张都价值一颗上品灵石的。

        这是用钱砸死的妖王。

        同理,如果有人阵法困住自己怎么办?

        这个也是必然需要考虑的问题。

        符箓说白了,就是号令天地的一种工具,修仙百艺几乎都是如此,人族修士对于天地的一种理解。

        可见在遥远的过去,人族前辈的经天纬地之才,而破阵就是一种工具对抗另外一种工具。

        如此了解起来也是简单的很。

        包福新向着破阵的篆文,因为使用一些什么呢?

        阵法的基础无非是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而已,但是在其基础之上,变形、叠加、组合等等手段,又让阵法千变万化。

        他确实可以用符箓以力破之,可是这并没有针对性,万一遇到强大的阵法,无法破开呢?

        最好还是有专门的针对性符箓,这完全就是包福新过去没有绘制过的符箓,不过又宗门和远古符元宗的藏书,他自然不是没有思路的。

        不过思路并不多,毕竟是四阶符箓,而且想要成就极品很难,毕竟没有这方面的意境。

        而五行篆文也并不是同用的,针对不同的阵法并不是全能的。

        ‘破’字篆文是一定要用的,这个乃是其中的关键,而‘阵’字篆文提升‘破’字篆文的指向性。

        如此就确定了两个篆文,而剩下两个重点在于加强其威力。

        在这里使用‘令’则是有些不恰当,毕竟‘破’之篆文不是驱除、剥离、驱散,而是摧毁。

        阵法不可能净化掉的,需要以暴力破除,又或者是打开一个缺口。

        包福新此时回想一番,远古符元宗之中,有一篇元婴期大修士的符箓心得,其中讲述的乃是一种天雷符。

        天雷符虽然才是二阶符箓,但是绘制为极品,其威力远远超越来金丹期三层修士的法术。

        威力与符箓本身的品级不符,原因其实也是很简单,因为‘天雷’代表了天罚。

        可以承接天地万物,会得到天地的加成。

        包福新想到这里,心中确定了,绘制天雷破阵符。

        这不是加强‘破’字篆文,而是明确以何种形式破阵,而且其中‘雷’字篆文自己顿悟过,不过其中最为困难的乃是‘天’字篆文。

        这个意境开始太大了,‘天地’二字何在一起,包福新连下笔都不能,而单独一个‘天’字到是可以。

        只不过想要领悟的更深,则是十分的困难。

        接下来就是关于水神隐符,包福新准备使用五行来绘制,虽然篆文众多,但是他也是需要有所专精的,如今五行顿悟的比较多,不如专精五行篆文。

        同时,龙鳞册上五行共有六十页,可以收录大量的五行相关符箓,不需要另外准备符纸绘制。

        其中加入一个篆文,可以用‘灵’字篆文。

        这‘神隐’两个篆文乃是精髓所在,这种符箓不是屏蔽神识,而是欺骗神识。

        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将神识欺骗过去,而不是简单的屏蔽在外。

        水神隐符的神奇,一般的水族都无法发现,当然未必可以欺骗龙族,毕竟龙族对于水灵之气极为的敏感,同时包福新也是没有遇到过龙族。

        对于龙族的了解并不深刻,具体是否真的能够骗过去,他也是不知道的。

        但是一般的修士很难发现,这是可以确定下来的,除非单属性灵根的修士。

        水灵神隐符,增强符箓自身的灵性,这里不再是灵活的意思,而是灵性。

        与周围的环境融合,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这才是精髓所在。

        到了这里,包福新停了下来,现在不是继续思考符箓种类的时候了,现在已经有不少篆文他不曾接触过,或者是专研的不够深刻。

        休息几天之后,立刻开始闭关专研才是最为争取的事情,‘初刻’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他其实也不太清楚呢!

        不过他依然会按照自己过去的习惯慢慢的来,而不是单纯的去追求数量上的增加。

        而‘初刻’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开始突破元婴期呢?

        这个也是不太清楚,因为这种事情本身就十分的模糊,莫离师姐并没有告诉他,那就是无法言表了。

        包福新也是希望借此机会,来磨炼一番心境,等待往往最为折磨认的,正好将心境磨炼的更加通透和圆满,如此也是对自己突破元婴期很有帮助。

        他现在的准备其实一早就差不多了,毕竟有炼魂幡淬炼元神,有符箓完成刻画,自己的符箓之道一早就确立了起来。

        自己突破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对比与其他修士,包福新其实早就完成了准备。

        这是十分罕见的情况,修士一般都是在修炼的道路上,渐渐的明白自身的道,而包福新因为有复印机,从一开始就确定了下来,这是对他最为有利的选择。

        即便他不能挥手之中使用华丽的法术,没有御使宝物焚天煮海,但是符箓一道也是万分精彩的。

        ……

        数日之后,包福新再次进入自己的房间之中,随后开始从单字练起,很快便是完全沉浸在篆文的博大精深之中。

        他早就习惯了如此,也是非常的喜欢,毕竟他上辈子就是一个书法爱好者。

        而篆文作为天地法则的缩影,更是蕴含极为深奥莫测的东西在内,包福新就像是在探索其中的宝物一遍,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