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逍遥小河神在线阅读 - 第1174章 道士的三个阶段

第1174章 道士的三个阶段

        但如果知道了陈江与孙浩然的关系,难免就会有所顾忌,毕竟孙浩然的父亲刚刚又进了一步,已经是封疆大吏,这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惹得起的!

        三个人聊来聊去,最后都觉得陈江本身不会有什么问题,起码不会是卧底!

        至于能留住几年,那就要看他自己了,这等人物,估计他们也强留不下,还是用兄弟情慢慢感动他吧!晚饭过后,五个人在客厅闲聊到了八点多钟,门外走进来门卫那个光头。

        “大哥,车准备好了!”光头站在门口恭敬的对费元武说。

        费元武嗯了一声,就扭头看向穿着一身崭新深蓝色运动服的陈江,这身衣服和白色旅游鞋,是下午他打发人去给他买的,也给洪旗买了一套同款黑色的。

        “老弟,让师爷开车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费元武这话说的很贴心,透着一股关心。

        陈江站了起来,笑着说:“好,费大哥,我去去就回!”说完转身就往出走。

        宋礼连忙跟了出去。

        洪旗一见,赶快疾走几步,“陈哥,我要跟你去!”

        陈江停住脚步,转身对他说:“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次风险太大,你去的话,难免会拖累我!”

        洪旗听他这么说,就有些沮丧,但他也知道,自己不会功夫,只有一身蛮力,确实是帮不上他什么忙,尤其今天又看了他和宋礼的对打,心里更是难受。

        陈江伸手拍了拍洪旗的肩膀,没再说话,转身就走了。

        两个人上了一辆面包车,夜色中,宋礼熟练的开出了大门。

        二十多分钟以后,车上了绕城高速,一路又向西行驶。

        半个多小时以后,开始向南行驶,十几分钟以后,下了绕城高速,在匝道上绕了半圈,才上了一条国道,又向西行驶。

        一路上,宋礼东拉西扯,目的是想分散陈江的注意力,不想让他太过紧张。

        聊了一会儿,宋礼才发现,旁边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紧张,自己就有些好笑,看来以往的经验对这小子没啥用处。

        顺着国道开了半个多小时以后,车驶进了一条小路,两侧都是农田,又开了好一会儿,宋礼才把车停进了路边的小树林里。

        “陈老弟,到了,前面五百米左右,那是一个狗场,养的都是一些肉食狗,狗场的下面就是金停停的西郊赌场!”宋礼说完,随手就熄了火。

        陈江集中精神透过风挡玻璃向前看,不远处能看见有一片建筑,并不高,隐约还能听见一两声狗的叫声。

        “还真是会找地方,竟然用狗场做掩护!”

        宋礼笑着说:“是呀,虽然都是些肉食狗,但毕竟也够机警,有陌生人靠近的话,就会有狗发觉,一条狗叫,其他的狗都跟着叫!”

        陈江点了点头,心想,要是让剩饭来就好了,什么狗见了他,都得老老实实的!

        他下车伸了个懒腰,今晚是满月,微风阵阵,乡野的空气非常好,仿佛能闻到春天青草的气息,这才想起来,不知不觉距离春节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他递给宋礼一根烟,帮他点燃。

        “宋大哥,我过去后,你在车里等我就行!有什么声音你都别出来,如果天明还不见我出来,那就说明我出事了,你就开车回去吧!”

        陈江说的轻描淡写,宋礼反而有些紧张起来.

        他从兜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了陈江,“拿着,好好看看,别认错人!”

        陈江一愣,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四张照片,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也不知道这几个人的模样,如果就这么去了,还得返回来,还是这个胖子想得周到。

        其实去年秋天在给马五看相的时候,在画面中,已经看见过孔青的模样了,但是过了这么久,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陈江用手捏着照片,说:“多谢!我走了!”

        宋礼有些担心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一定要多加小心,实在不行别逞强,赶快回来,咱们回头再想其他办法!”

        陈江听他说的真诚,就回头朝他呲牙一笑,月光下,那口白牙看的十分清楚。

        宋礼见他背着双手,就像月下散步一样,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不禁摇头苦笑,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无知无畏呀?还是身怀绝技,咋就看不出来他紧张害怕昵?

        夜晚的风还有些凉,他扯了扯身上的西服,赶快上了车,把座位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状态,躺上去以后,拿出手机就给费元武打了过去,报了平安后,也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陈江顺着田垄,按步当车的往狗场方向走,借着月光,挨个看了看手里的照片。

        他本身的眼睛就可以夜视,加上今晚月光明亮,所以看的很清楚。

        孔青年纪约有三十四五岁,极短的头发,三角眼,长得挺黑的,看面相就不是长寿之人。

        李四年纪接近三十岁,也是又黑又瘦。

        胡老九二十多岁,脑袋方正,看样子体格应该很强壮。

        王大、麻子年纪和胡老九差不多,应该是长过青春痘,一定是手欠经常扣,留下了好多痘坑,估计他这个麻子的绰号就是这么来的。

        他将这四个人的样子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中,拿出打火机,就将照片烧掉了。

        一阵夜风吹过来,烧成灰的照片四处飘散,就像提前烧给他们的纸钱一样。

        来到狗场不远处,陈江站住,默念透视诀,望向前方。

        一条长长的青砖墙挡在了眼前,墙体很是高大,约有四五米高,两个人摞在一起都很难跳进去。

        透过青砖墙,院子的面积足有七八亩,靠墙是一排排的都是犬舍,收拾的倒是非常干净。

        好多条肥头大耳的狗,都在一条条的犬舍里面睡觉,足有几百条。

        看来还不单单是掩人耳目,这些肉食狗,一年也会带来不菲的收入!

        紧靠北侧围墙,是一栋二层小楼,里面有几个房间亮着灯,应该是一些狗场的工作人员,有两个人在吃饭,还有四个人在打扑克。

        院子里只停了两辆车,其中一辆还是小货车。

        陈江不禁皱眉,他甚至怀疑宋礼的情报有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赌场呀!

        他继续查看,发现在院子大门的位置,好像有一个地方的地面是空的,上前几步再仔细看,才恍然大悟。

        原来,有车进院子以后,这个位置的地面能打开,应该是电动的,汽车就可以顺着一道斜坡开进地下了。

        再顺着这条密道往地下望去,他不禁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停车场,竟然停了有上百台车,而且都是一些豪车。

        再继续往里看,映入眼帘的才是灯火通明的赌场,里面人影攒动,很是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