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仙山我作主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章 道人俞鸿,红果灵酒

第六百七十章 道人俞鸿,红果灵酒

        半山腰巨大的广场上,壮丽的黄玉宫殿前,偶有几个修士进出往来。

        天外一道青光飞来,落到宫殿门口,陈景迈步走了进去。

        进门的厅堂中有十多个人等着,大多身着青衣。

        看见陈景走进来,纷纷上前见礼:“院主!”

        陈景含笑点头,往后殿走去。

        平时这座宫殿里是没什么人的,炼丹、绘符的在工坊,种植的在灵田,用不着来这里。

        今天是发放俸禄和借阅玉简的日子,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在。

        这两件事现在都是安秀在管,所以被安排在一起。

        安秀负责山上的庶务,干的不错,下院的仆役都是她招收和管理的。

        陈景来到后殿,青鹤迎了出来,寒暄了两句,陈景问道:

        “那位俞道友呢?”

        “在黄虎的洞府,我叫人请他过来。”青鹤建议。

        “不用,我们去黄虎那里看看。”

        陈景说道,宫殿这里太大,要人多一点才好,现在才几个人显得冷清。

        “好!”

        两人出了宫殿,前往黄虎的洞府,路上又谈了谈这件事。

        是一个叫俞鸿的散修,想要投奔灵岩下院,此人是黄虎的酒友,走了他的路子,见了青鹤。

        他拿出一个酿造灵酒的配方,作为晋身之资。

        这灵酒配方本身不算什么,陈景和青鹤看重的是俞鸿的设想。

        两人来到黄虎的洞府,这里离青鹤的洞府不远,条件不错。

        黄虎觉得和师兄一起住,被管的太紧,所以自己选了这处洞府。

        希望里面不要太乱,青鹤叫道:“师弟,院主来了!”

        “师兄,院主!”黄虎很快高兴的出现,将两人请了进去。

        陈景扫了一眼,洞府里种了不少翠竹,看来黄虎还是花了些心思的。

        玉亭中,一个中年道士起身相迎,这就是俞鸿了,他相貌清癯,颌下飘着三缕长髯,有些许出尘气象。

        看样子比黄虎靠谱多了,俞鸿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在散修中算得上是高手。

        中年道人见一个身材挺拔,剑眉薄唇的青年走进来,青鹤和黄虎陪着。

        青年神态自然随意,显露出的气息飘渺难测。

        他明白,这就是天风上人首徒,紫宸榜魁首,灵岩下院之主陈景。

        灵岩山如日中天,下院成立时俞鸿就关注了。

        不过下院的章程里有许多与众不同之处,他心中犹豫,选择了观望。

        观察了几年,下院发展平稳,待遇优厚,道人才下定决心,前来投奔。

        他心里微微有些紧张和激动,拱手道:“散修俞鸿,见过陈前辈!”

        “俞道友,客气了。”

        陈景笑道,随意在亭中坐下,一摆手:“都坐吧,听说俞道友是黄虎你的酒友?”

        “是朋友,朋友。”黄袍大汉摸着头说道。

        “当初在下确是因为一壶竹酒和黄虎道友相识的。”

        俞鸿倒很坦然,他就是来献灵酒配方的,不介意谈到这一点。

        陈景的态度很随意,但能亲自前来,这就足以说明对他的设想很重视。

        “老俞你提这个干嘛?”黄虎懊恼。

        “哈哈!听说俞道友擅长酿造‘红果酒’?”陈景问到了正题。

        俞鸿刚要开口,黄虎抢着说道:“对!我喝过不少红果酒,其中俞鸿酿的最好。”

        听俞鸿介绍,红果是产于附近一带的一种灵果,果子味道酸涩,还有微弱的毒性,修仙者一般都是用红果来酿酒。

        不过因为红果中的酸涩和毒性不易去除,酿出的灵酒大部分都十分低劣。

        俞鸿经过精心研究,酿造出了品质优良的红果酒。

        有了秘方,他却很难赚到灵石,靠俞鸿自己采摘红果,酿不出多少灵酒,如果出灵石收购,成本又太高了。

        红果树是这一带特有的灵植,不是很难种植,但他也没有办法种很多。

        在灵岩下院这里,这就不是问题了,护山大阵中有几十座山,完全可以大规模种植红果树,大量酿造红果酒。

        “不错!俞道友你的想法很好!”

        陈景赞道,俞鸿拿出的不只是一个酿酒配方,更是一个适合灵岩下院发展的产业。

        “黄虎,你去把黎教习喊来,商量一下种植红果树的事。”

        陈景吩咐道。

        他没有接触过红果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容易种植。

        俞鸿不大可能说假话,但他也未必种过红果树,还是要问问黎青岭才清楚。

        如果要大规模种植,也是老者带人去做,正好叫来商量一下。

        过了一会儿,黎青岭和黄虎到了,见礼之后,说起了红果树的事。

        “红果树我以前种过,挺容易活的,不过用红果酿酒很不容易。”

        老者说道,他以前也酿过这种灵酒,但很不成功。

        “请看,这就是我酿造的红果酒。”

        俞鸿取出一只水晶瓶,玫红色的酒液在瓶中荡漾。

        “颜色不错!”老者品评了一句。

        黎青岭种过红果树,也酿过红果酒,他到了,就确认了俞鸿的设想可行。

        陈景心中满意,笑道:“俞道友大才,不知愿不愿来下院做个酿酒教习?”

        “陈院主相邀,是俞某之幸。”俞鸿大喜,起身施礼。

        “俞教习,你拿出了红果酒的秘方,下院必有赏赐,具体数额,需要青鹤副院主评定。”

        他拿出一个淡黄色的葫芦,递给中年道人,说道:“俞教习喜欢酿酒,这是我的小礼物。”

        “酒葫芦!”一旁的黄虎叫道,他对酒葫芦可是眼馋很久了。

        离开了黄虎的洞府,青鹤想着下院又多了一个产业,黎青岭考虑着种植红果树的事。

        忽听陈景说道:“青鹤,我们去你那里坐坐,商议一下。”

        “好!”

        青鹤带路,三人来到了靠近山顶的洞府,一个长身鹤立,英气勃勃的青年出来见礼。

        是青鹤的弟子杨沛,他不久前成功筑基,二十出头就修炼到这个境界,在碎星丘陵上算得上是英才了。

        几人在玉亭中坐下,青鹤与黎青岭都以为要商量红果酒的事,不料陈景问起了另一件事:

        “黎教习,试种灵植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