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仙山我作主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星沙漫卷,火球连珠

第六百八十一章 星沙漫卷,火球连珠

        狂风怒吼,犹如海啸一般。

        铜马祭出一只蓝色玉碗,洒下一片淡蓝光华护住自身。

        四周雾气茫茫,天风上人不知身在何处,他也不敢远离王长老。

        狂风吹的淡蓝光华闪烁不定,铜马反而心中一定,这威力虽然不弱,但并非不可抵挡,地下果然可以限制天风九变。

        忽然,灰暗的雾气亮了起来,瞬间变成一片紫蓝色。

        一道紫蓝色的流光从雾中飞出,流光奇快无伦,一下子就穿过了玉碗的护身光华。

        紧接着流光撞在铜马身前一面玄黑盾牌上,只听“叮”的一声,盾牌上亮起一片紫蓝电火。

        铜马运足了法力,将流光弹开,盾牌凹下了一块,灵光黯淡下来。

        不及惊诧,只见雾中无数流光飞射而来。

        铜马一声狂吼,全力撑起玉碗、顶着铁盾,冲入迷雾中。

        王长老已经顾不上铜马,他看得清楚,流光其实是一颗颗散发着紫蓝光芒的宝砂。

        一颗不难对付,但风中雾里,宝砂宛如天上繁星,不计其数。

        从雾气升起到现在,只是短短的一瞬。

        一开始遇袭,周围都是雾气,灰衣老者不敢妄动,因为不知道天风上人在哪里,也不知敌人有多少。

        更不能逃,要知道擅长风遁的黑风老怪也逃不过天风的追杀,王长老就更不行了。

        在地底玄龟之壳里有一定的地利,还有车老妖在,可以联手支撑一下。

        现在车老妖没有出现,而灰衣老者已经被无数星砂包围,想走也走不了了。

        王长老头顶是一顶宝气千重的华盖,垂下一层层宝光,护住老者。

        万千流光飞来,宝光被一层层破去,又有新的宝光升起。

        不过破去的速度更快,华盖垂下的宝光迅速变薄。

        灰衣老者心中焦急,他终于感知到雾中有一股凶厉之极的气息闪过。

        车老妖出手了!王长老心中稍安,不过身周的宝砂却丝毫未见减少。

        忽然,雾中飞出一道青色电光,直劈在华盖上,华盖光芒一暗,垂下的护身宝光一阵散乱,几乎完全消散。

        不过这一刻,灰衣老者终于感应到了一个清风般的气息,是天风!

        他一振衣袖,一金一银两只圆环飞出,急电般破开雾气,直击过去。

        雾气合拢,干扰老者的感应,天风上人如风一般灵动,他轻轻一闪,竟然从双环之间穿了过去。

        金环和银环疾飞,差一点砸中了后面扑上的狰狞身影,那人影一身漆黑铁甲,正是车老妖。

        王长老心中一沉,没有阵法,即使在龟壳里也无法限制天风。

        又一道青雷飞来,“咔嚓”一声,将华盖劈碎。

        ……

        天地间雾气弥漫,陈景驾着浮云飞在荒山之上,柳飞儿和松果也站在云上,整装待发。

        地下是元婴修士的战场,他们插不上手,如果进去,还要天风上人分神保护,那样反而不美。

        师兄妹两人主要负责保护师父的退路,如果接战不利,天风上人可以退出洞窟。

        到了外面,幻神会的两个长老就奈何不了他了。

        大多数通道中的阵法禁制都是王长老来之前布置的,已经被陈景暗中控制了。

        天风上人通过毫无问题,追兵就不行了,这些禁制阵法伤不到元婴修士,但多少能迟滞一下他们。

        另外就是拦截漏网之鱼,天风上人针对的是幻神会的两个元婴修士,顾不上其它盗寇,如果有逃出地下的,师兄妹两人和松果不可放过。

        通过雾气,陈景已经清楚了地下的形势,妖尸宗的车老妖很像魔族,擅长近身攻击。

        他的扑击快如闪电,凌厉难当,但根本摸不到师父的影子。

        而在星沙葫芦和巽风之雷的攻击下,王长老已经摇摇欲坠。

        “师父大占上风。”陈景振奋的说。

        “那就好!”柳飞儿安下心来,心中又跃跃欲试。

        “我们去截玉马和铜马!”

        陈景叫道,浮云一掠,消失在雾气中。

        白衣美妇在洞窟中疾飞而过,一身黄衣的铜马跟在后面。

        雾气一起,玉马就隐藏不出,后来汇合了冲出星砂的铜马。

        天风上人要对付王长老,根本就没在意铜马,他一离开灰衣老者,紫蓝流光就不再追来。

        铜马对地下洞窟最为熟悉,迷雾虽大,但他冲到洞壁边就找到了方向。

        白马原的两个匪首汇合后,玉马又等了一下,发现雾气迟迟不散,狂风则越来越盛,察觉不妙,所以两人就从只有他们才知道的密道逃了。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条密道其实陈景和柳飞儿经常走。

        雾气依旧浓重,但在山洞里却不至于让人迷失方向,玉马和铜马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洞口。

        玉马努力感知着洞外的情况,到处雾气弥漫,不知吉凶。

        忽然,雾气中飞出一颗火球,砸向洞窟,炽烈的火球中蕴藏着强大的威能,关键是后方一颗接着一颗,跟着一串火球。

        玉马一声厉啸,一道白玉剑光斩出,而她则紧跟着剑光冲上。

        一声爆响,火球炸裂。

        剑光一暗,但玉马终于抢在后面的火球之前冲出了洞穴。

        她身形一转,避开接着飞来的火球,化为一道白色遁光掠空而去。

        玉马后面的铜马还没来得及冲出洞穴,一颗颗火球已经接二连三的砸了进来。

        在闯出星沙包围的时候,他的玉碗和铁盾已经损坏了,这时一挥衣袖,一把骨锤飞出,迎向火球,身上同时浮现出一副古朴的铜甲。

        火球与骨锤相撞,立刻炸裂,洞穴崩塌,碎石飞溅,铜马身上的护甲发出黄光,将他护住。

        不等他松一口气,第二颗火球又砸上骨锤炸裂开来,紧接着一颗连着一颗,仿佛无穷无尽。

        其实这一串火球也就是十多颗,三颗将骨锤击碎,两颗将铜马接下来放出的血焰飞叉击碎。

        不等他再用出什么法宝,火球就砸上了铜甲,五颗火球破甲,后两颗把铜马烧成了灰烬。

        铜马是纵横碎星丘陵的大盗,本不至于这么不堪,不过在洞穴中,他只能硬接灵翠峰发出的火球。

        之前他两件趁手的防御法宝被星砂毁去了,而火球一颗连着一颗,让他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

        灵翠峰一出,白马原三当家铜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