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七章 遗失力量

第七百三十七章 遗失力量

        索兰黛尔此前被磁轨狙击步枪所伤,后来受到独角兽角血的治愈,侥幸没有死去,却也有大量弹片滞留在心脏区域。

        不取弹片,随着血流涌动,那些弹片将撕开心脏,索兰黛尔必死无疑。

        可那些弹片很多都卡在心脉位置,  甚至有些被重新生长的心肌包住了,根本没办法用手术一片片取出来,唯一能让她活下去的方法就是心脏置换手术,把她体内那颗残破不堪的血肉心脏换成人工心脏。

        奇诺完成手术之后,索兰黛尔的性命保住了,但由于心脏遭到置换,  太阳之力已经无法在体内完成循环,  现在医生也感知到了这种异样。

        在最初的惊惶后,也许是想让索兰黛尔好好养病,  不想让她察觉到不对劲,医生换上了一副轻松的神色,对她笑着说:“公主殿下,您的身体无恙,接下来只要好好修养,一定可以恢复如初。”

        医生说完,又对珀修斯颔首说:“陛下,可否出来商谈?”

        两人离开病房,关上门,医生直接颤抖着跪到了地上,哆哆嗦嗦说:“陛下,请赎罪,我刚才撒谎了...公主殿下的情况并不好...”

        “她的生命虽然无恙,但我用太阳金火在她体内的脉络探查时,发现她的心脉区域完全闭塞,  太阳之力根本无法完成循环,连一丝能量都流不过去。”

        “殿下尚未成年就能觉醒神印,本应前途无量,可现在这种情况,恐怕她今后再也无法使用太阳之力,此生都只能是个凡人了...”

        纵使珀修斯之前已经从医生的表情变化上察觉到不妙,内心也隐隐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的亲耳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感觉周围天翻地覆,意识一阵一阵恍惚,几乎都要站不稳了。

        命运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让索兰黛尔这么年轻就拥有了凡人无法企及的力量,将她送上光明大道,又一朝之间将力量全部夺走,把她打为凡人。

        朝起夕落,这种极致落差连外人都会扼腕叹息,珀修斯根本无法想象,如果索兰黛尔知道了这一切会是什么心情。

        作为一国之君,珀修斯绝对不能在下属面前流露出软弱情绪,所以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嘶哑地说:“知道了,  没别的事的话,就让她在房里好好修养吧,  你也可以先去休息了。”

        医生对珀修斯颔首致意,欠身离去。

        珀修斯走回病房,刚好看到索兰黛尔想坐起来,他赶紧过去将她扶住,说:“不要勉强,医生说了,你需要好好调养,就在床上躺着吧。”

        “没关系,躺太久了背不舒服,我坐一会。”索兰黛尔靠着床背,轻声问,“爸爸,我是不是再也不能使用太阳之力了?”

        珀修斯僵滞片刻,故作责备:“胡说什么?医生不是说了,你只要好好调养,以后肯定能恢复过来。”

        “对不起,爸爸,刚才你们在外面说话,我在里面都听见了。”索兰黛尔抿了抿嘴唇,伸出小手摸了摸珀修斯的头,“没关系的,我没有力量也没事。我可以专心读书,多学习知识,以后还是可以帮你还有两位哥哥分忧。”

        索兰黛尔这番话,就像刀一样扎在珀修斯心口,刺得血肉模糊。

        如果索兰黛尔无法接受自己力量全废的现状,开始嚎啕大哭,乃至怨天尤人,珀修斯可能心里都还能好受一点,至少她发泄出来了。

        可像现在这样,一朝光芒万丈,又一夕前途尽毁,索兰黛尔不仅没有崩溃,没有哭泣,还在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把所有难受和委屈藏在心里,这种乖巧让珀修斯感受到了难言的悲怆。

        有时候,珀修斯真的希望她别这样,任性一点,自私一点,多想想自己,别总是考虑别人,否则像现在这样,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

        “别多想,乖,你只管好好调养就行,其它事情以后再说。”珀修斯轻轻拍了拍索兰黛尔的头,起身离开病房。

        空旷的走廊里烛火昏暗,视线朦胧,周围只剩下珀修斯一个人了。

        他脸上伪装出来的冷静渐渐化作茫然,痛苦,背靠着墙壁缓缓滑落,不知所措地蹲坐在地上,啜泣声幽幽响起,用手抹着眼泪,悲伤扑面而来。

        现在,这里没有什么「多古兰德二十四世」,只有一位为女儿受到伤害而痛心的老父亲。

        珀修斯哭着哭着,突然听到了脚步声,他很快压制住情绪,暗中用袖子擦去眼泪,又恢复了国王应有的平静。

        他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来者,他的神情顿时变得柔和起来:“哦,洛娜啊,已经可以下床了吗?恢复得真快,本来还说一会去看看你。”

        只见洛娜低着头站在那里,龙血带来的强大恢复力已经让她的伤势基本好转,看上去和战前没什么区别,只是那双眼睛却灰暗得仿佛没有一丝光。

        “对不起...”洛娜肩膀发颤,喃喃自语着。

        珀修斯有些懵,百般不解地问:“干嘛突然道歉?”

        “索兰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洛娜说话的声音满是哭腔,眼睛吧嗒吧嗒往下掉,更咽着说,“如果我一开始就陪她去冰封要塞...如果我能在她受伤的时候早点赶到...她就不会...我...呜...”

        洛娜说着说着,仰头大哭起来。

        在珀修斯的印象中,洛娜这孩子从小就要强,他还真没见过洛娜什么时候哭成这样,一时间感觉又好笑,又心疼。

        珀修斯把洛娜的小脑袋揽到怀里,搓着她的头发说:“是不是头被打坏了,嗯?如果没有你在黎明峰拼死阻击,索兰都不可能活着回来,最不需要自责的就是你,傻乎乎道什么歉?”

        珀修斯说得在理,但还是难以抹除洛娜的自责,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珀修斯身居高位,也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类型,一时间手足无措,除了拍背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哭泣声在王宫幽幽回荡着,生命不息,却再也不复以前那样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