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遮天之重瞳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 君临不老山

第三百零九章 君临不老山

        “咦?”

        鲲鹏巢中,楚阳又发现了一处密室,内部如同一个小世界,很广阔,也很深邃,杀气缭绕,混沌汹涌。

        在这片密室小世界内,他见到了几枚金色的卵,上面带着许多黑色纹路,就呈于冰冷与坚硬的石地上。

        “可惜,还没有出世便凋零了!”

        楚阳眸子灿烂,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发出一声叹息。

        这几枚蛋不是被刺透过,就是碎裂过,已经残破,虽然有混沌气缭绕,但是内部早已损坏,没有了生机。

        “鲲鹏骨......折仙咒的力量吗?”

        楚阳在里面发现了十几块鲲鹏骨,都断裂了,当中有着一股诡异的诅咒力量。

        他捏着一块碎骨,施展无上大法,以果推因,逆乱岁月,追溯过去的景。

        轰!

        岁月长河上,一副画面浮现了出来,有一头鲲鹏撕裂大宇宙,它双翼一展,逆乱阴阳,横断古今,与不朽之王大决战。

        楚阳眸光熠熠,见到了两尊不朽之王,还有一座时光缭绕的神炉,鲲鹏遭遇到了围攻,血溅虚天。

        岁月长河上荡漾着涟漪,波光粼粼,一幅幅画面淌过,当年的景一一再现,让他明白了前因后果。

        仙古一战,鲲鹏重伤,近乎殒落,它拖着重伤之躯回归,却遭遇四名真仙伏击,她在彻底打残了四名真仙后,又中了仙殿的折仙咒。

        后来,它冲破层层阻杀,避入了下界,但是也遭遇了许多势力下界追杀,鲲鹏卵就是在这时毁灭的。

        在这一纪元初,是鲲鹏最后的晚年,他因仙古大战时的旧伤发作,无力压制折仙咒了,最终,它被生生磨灭在此地。

        “可惜,可叹!”

        直到画面破碎,楚阳发出一声轻叹,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悲凉。

        “往后,凡是让我不喜,让我念头不通达者,不管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皆为邪魔外道,即是污浊,通通清理掉!”

        这一刻,他心有感叹。

        回首往事,走过的一幕幕,他觉得自己在很多时候,对许多人,过于仁慈了。

        哗!

        他眸光流转,抬起一只手自混沌虚天中一抓,之前的血池里血光凝聚,出现了一滴红艳璀璨的血。

        这是鲲鹏真血,漫长岁月过去,这滴血液神性不朽,内蕴着一个繁复无比的符号,为鲲鹏宝术的传承。

        “走吧,去一趟不老山!”

        然后,他将这一滴真血收起,带着葛沽离开了鲲鹏巢。

        ......

        仙乐阵阵,光雨漫天。

        一条滔滔长河延绵无尽,突破界壁,横贯在八域上空,仙光灿烂,有晶莹的花瓣洒落,满天飞舞,炫丽无比。

        楚阳踏波而行,被无数个符号光团环绕着,神魔叩首,仙灵膜拜,似仙中之王,无上主宰,在巡视天下。

        一缕无上气机随着仙光一起澎湃,席卷了天上地下,惊醒了无数强者,所有人皆在抬头仰望。

        “天帝!”

        “不愧是天帝啊,太强大了,光是气息就让人神魂颤栗,不由自主的叩首膜拜!”

        “天帝无上,万族共尊,祂的身影太灿烂了,不可直视!”

        这一刻,不论是修士,还是凡人,或者是太古遗种,莫不俯首,充满了敬畏。

        “我就是要看看,天帝长什么样?到底有多么强大!”

        一位新晋的尊者匍匐在地,颤颤巍巍,但是,他心里很不服。

        他硬抗着威压,浑身绽放符文,一头狻猊浮现在背后,让他的气势暴涨,而后他眸光灼灼,要看透长河上的那道身影。

        “啊.......”

        但是,无声无息间,他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噗的一声,爆碎成了一片血雾。

        一代尊者,因想要窥视天帝真身,被反噬而死。

        ....

        不老山。

        山脉起伏,波澜壮阔,若一头真龙在匐卧,十分的瑰丽,大片的紫雾腾起,充满了祥瑞之兆。

        而最中心处,一座大岳矗立,形像一只手掌压落在那里,很怪异,散发莫名气韵,给人以不朽的感觉。

        世间有传闻,这是五行山峰,下面压着一个盖世人物,漫长岁月过去,都难以将他真正炼死。

        “天帝来了!”

        此时,这里一片哗然,引发了轰动。

        天帝来了,就屹立在不老山的上空,灿烂而神圣,有无上大威严,让人莫名惊恐,都在颤抖。

        “拜见天帝!”

        所有人一片惶恐,他们噗通一声,都匍匐在地。

        “地上凉,起来吧!”

        仙光散去,楚阳收敛气机,静静地打量着这座颇有名气的五行山。

        “在下不老山主事人、秦武,敢问天帝到我不老山有何事?”

        在人群中,一个英武的男子走出,大声问道,显得颇为硬气。

        然而,没有任何回答,天帝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没有往他这里看上一眼。

        “天帝,你不要太过分,无人能践踏不老山的尊严!”秦武大喝。

        “砰!”

        接着,无声无息间,他就炸开了,身体爆碎,成为了一片血雾。

        “什么天帝,敢来此兴杀伐,当我不老山是什么地方?”

        顿时,无数秦族人噤若寒蝉,在惧与发抖,青铜古殿前,一个身穿黑色战衣的男子发狠。

        “前辈,请觉醒,大敌来犯我族,请护道!”

        这是一位年轻的神明,差点就成为真神的存在,他神色冷漠,目光深邃,冲着五行山喊道。

        “谁敢来犯?”

        五行山震动,在散发五色光华,并有一个浩大的意志出现,威严无比,其音响彻天上地下。

        “哈哈哈.......我族守护神复苏了,足以镇压一切!”

        “为秦武老祖复仇,斩杀天帝!”

        “什么天帝,也就能在下界逞威风,不过是井底之蛙,五行山一定能将他镇杀!”

        顿时,秦族所有人都大喜,见到五行山觉醒,他们振奋无比,认为根本无惧于天帝了。

        “噗!”

        楚阳回眸,一缕杀念席卷了这里,血光迸溅,所有对他有敌意的人全部陨落。

        有成千上万人炸开了,鲜血飞洒,染红了这片神土。

        “啊.......”

        “天帝,你怎么敢如此?”有人咆哮,眼睛通红,恨欲狂。

        楚阳白衣胜雪,神色淡漠,没有一点波澜。

        “你是谁?为何屠戮秦族?是想逼我开战吗?”

        一道声音传出,宏大无比,震的天地都在轰鸣,五行山通体璀璨,五种大道在气流转,形成一片最质朴的大道痕迹,化生为符文,灿烂若星河交织。

        嗡!

        楚阳屹立在岁月长河上,眸子炽盛了起来,弥漫开天之力,让天地颤抖,乾坤万道哀鸣。

        咚!

        五行山剧震,感受到了那种磅礴杀意,更有一种苍天倾塌的感觉,全都压落在了它的身上,不得不全力对抗。

        轰的一声,它体外符文无尽,无数条纹路灿烂,五行相生,轮转归一,化成大道,五种符号代表万物本源,定住这片天地。

        轰!

        重瞳开阖,两缕惊天光束绽放,永恒的璀璨,无上之威撕裂时空,破灭五行规则,湮灭一切,没有什么能阻挡,将五行山都击得四分五裂。

        “啊..........你到底是谁?”

        这个地方尘埃满天,混沌气汹涌,有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充满了惊恐。

        咚!

        一只大手探来,光阴缭绕,带着不可阻挡的仙威,将一个五光闪闪的生灵抓在了掌心,像是捉到了一只美丽的蝴蝶。

        没错,这是一个生灵,晶莹剔透,色彩斑斓的,它的本体就是五行山,乃是开天辟地前的神山孕育的无上生灵。

        楚阳眸光灿烂,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特殊的生灵,它有点像是圣灵,也可以说是一种精灵。

        它有真仙的修为,不过,因有伤在身,算是一位残仙。

        轰!

        神链的声响传来,两道金色的光冲霄,伴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一个生灵从塌陷的大地下冲了出来。

        天地精气与日月星辉汹涌而来,这个生灵双目如金色闪电,过于灿烂,直接击穿了苍穹,瘦小而干枯的躯在吞纳十方天地本源。

        轰!

        突然,一股浩大的气息突然出现,恐怖滔天,虚空像是一幅破烂的画卷,在那异常的光雾中抖动,哗啦啦作响。

        符光冲霄,洒满天地,诵经声响起,在那虚空中显化出一尊巨大的身影,盘坐在那里,通体缭绕着一层璀璨的银色光环。

        “不老天尊!”秦族人惊喜大叫。

        无穷的念力笼罩,不老天尊的一道法身降临,他身影模糊,高坐九重天,银白光辉化成神盘,若一轮银白大日将他裹在当中。

        轰!

        楚阳眸子灿烂,也看了过去,噗的一声响起,“不老天尊”炸开了。

        “噗...”

        与此同时,上界三千州,在一座神殿当中,秦长生大口咳血,浑身抖动,连神魂都在颤栗,瞳孔里出现大惊之色。

        此时,在他的心海中,竟然浮现出了一道灿烂的身影,神圣而威严,正俯视着他,让他心胆俱裂。

        “迫害鲲鹏遗孤者,罪该万死。这次,看在一个小家伙的面上,本帝就饶你一命,好自为之吧!”

        一道洪亮声音在他心海中响起,然后这道身体淡去,最终,化成了一条不可捉摸的丝线,像是一缕璀璨的光、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