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在线阅读 - 新篇 第255章 名望与福利

新篇 第255章 名望与福利

        “精彩,不虚此行,今天这张票值了,我竟然看到一位真仙将一位超绝世打爆了,出人预料,过瘾啊。”

        全员起立,热议不已,这个结果让很多人兴奋,正所谓反抗权威、打爆公认的一族大人物,这种事格外吸引眼球。

        本身,这次的比斗就是以此为卖点,真仙对决超绝世,到了最后,孔煊还真是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干净利落地将烛海干翻,当场给打得解体了。

        “这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妖王,来自黑孔雀圣山,出身的陨石海的黑户?太生猛了,生生掀翻一位大人物,牛犇!”

        “妖星横空,强大的离谱,我仿佛已经看到一位盖世大妖崛起,一路逆冲向天,成为高高在上的异人,俯瞰宇宙星空。”

        这一役,让现场的人都很满意,主要也是,因为孔煊战力飙升,打破青铜巨宫第9层原有的纪录,让他们也都有了一次美妙的经历,“梦游”真实时空,搁在平常需要花费天价才能体验到。

        “妖星出世,一战封神,确实厉害的邪乎,呼唤我人族真仙站出来,最近可有同孔煊比肩的良才美质?”

        在青铜角斗场中,各族超凡者皆有,而人族的数量不算少,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竟这样说道。

        事实上,开口的人形生灵根本不是人族,在故意挑动风云。

        “当然,陆仁甲可以出战!”

        “陆仁甲是谁?”

        “你居然没听说过?半年前异海出现的猛人,保守估计,其战力指数有15青鸦之力,甚至超过20。”

        整片青铜巨宫第9层都一片嘈杂,很多人都没有立刻离开,还在热议中。

        所有人都认可,孔煊一战封神,在真仙领域中,真的有绝代妖王的气质,他的桀骜不驯,野性十足,都是建立在自身强大的实力基础上。

        有人感慨:“怪不得,开战前就他盯着烛海,下场后更是像老鹰扑小鸡仔似的,以高姿态俯冲,确实有霸道的资本,真就将烛海给按在地上摩擦了,拾掇爆了。”

        毫无疑问,这些议论,这些夸赞,听在烛龙族的耳中,简直像是万箭穿心,又似钝刀割肉,持续剧痛,太难受了。

        早先入城时,他们有多么大的底气与骄傲,现在就有多么的沮丧和失落,族中天级高手败了也就罢了。长老下场,超绝世亲自出击,依旧血淋淋的落幕,这个打击对他们很大。

        偏偏,狼獾探过来大脑袋,头上仅余的一根翎羽支棱着,对他们看了又看,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在那里咧嘴直笑,让一群人火冒三丈,被刺激的不轻,恨不得立刻干掉他。

        狼獾道:“你们瞪什么?我头上的两条真命,两根翎羽,就是你们找人毁掉的,恶事做绝,现在自己吃了苦果,还不忿?不服的话,接着下场,我五行山的二大王还在场中呢!”

        瞬间,烛龙族的煞气收敛了,真要再死磕下去,会更惨,今天妖王孔煊一人下场,简直是“灭”了跟他们一族,所有族人全都败了。

        “确实厉害,特别是那用头猛力一撞的风情,我觉得野性十足,是属于他的高光时刻。”卓嫣然开口,不知道是不是欲盖弥彰,很认真地解释,道:“静琪,我不是在刺激你,是真的很欣赏,这个妖王十分强势,着实非凡。”

        安静琪没生气,点头道:“当然,我很理解你,爱哭的人就是喜欢霸道性格的妖王,异族之主等,回头我介绍你和他认识下?”

        烛海大败,瞬间而已,消息就传出青铜巨宫,在整座天空之城都引发轰动,再怎么说他也是一族的超绝世。

        各方都被惊住了。

        “现在的小辈真凶啊,烛海有赫赫威名,这次不仅大败,还让人薅秃了皮了,他苦修多年的星河外景图,何其惊人,居然直接被孔煊剥夺,据为己有。”

        “嘶,星河外景图,很难练啊,居然落在在烛龙族手中,这可是真圣留下的经卷的一部分。那个妖王孔煊今日得了大造化,连我都想下场了,找他去抢。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我估摸着,在青铜巨宫中和他公平交手,我也会被薅羊毛,被夺造化。”

        经此一役,天空之城各方一致认为,在真仙领域,妖王孔煊属于不败真仙,超绝世下场也没戏。

        青铜巨宫中,玄天、黑鹤、金羽几人面面相觑,很是不解,不少人联系他们,想要认识下陆仁甲。

        孔煊一战封神,怎么陆仁甲也跟着被人这么重视与关注了?他们有些无语,都托关系到他们身上了。

        但是,一切都有迹可循,这些超凡者中,有青铜巨宫的人,很明显尝到甜头了,孔煊大热后,他们又盯上了陆仁甲。

        在此战之前,陆仁甲甚至比孔煊名气还要大。

        除了角斗场外,还有大赌坊的人,这是准备攒一个局吗,让陆仁甲和孔煊大战一场?借浩大声势,吸引目光,弄出一个大赌盘。

        “居然还有烛龙族的人,以及袁盛等一群人,想认识一下陆仁甲,这不会是想着,借陆压孔吧?”玄天、黑鹤等人猜测。

        此时,狼獾也比较忙,顾不上怼烛龙族了,通讯器不时就响起,大多都不认识。

        显然,这些人都是想认识孔煊的,先行找到了五行山大王这里。

        “明月是谁?”狼獾问重霄和六眼金蝉,他对一些大教的弟子没那么熟,根本不知晓。

        “嘶,明月仙子名气很大,居然主动和你通话?”连黑孔雀族的天级核心重霄都吃了一惊。

        狼獾道:“看这意思,是找我五行山的二大王,想要认识一下。”

        “雅琳,这又是谁?”狼獾看着通讯器,上面的信息留有名字,但他两眼一抹黑,后面的人全都不认识。

        六眼金蝉也露出惊容,道:“雅琳天仙,你都没有听说过吗?顶级大教的核心弟子。对了,怎么都是女子?”

        “也有男子的名字,我看女名养眼,所以先向你们请教了。又来了一条信息,这个名字有点怪,叫黑夜。”

        “嘶!”黑白熊族的熊山闻声都探过来了大脑袋,道:“黑夜,有人称其为天女,也有人视其为魔女,很厉害,极其妖媚,让孔煊兄弟小心点,别被她生吞了。实在不行,有黑夜女仙出场的时候,喊我一起过去,他要是没时间,我冒死替他赴会都行!”

        陈瑜鄙夷。

        六眼金蝉和重霄直接笑了起来。

        狼獾感叹道:“这下我就放心了,我五行山的二大王,不至于孤老终生了,最近颇有些女人缘,应该能留下几个后代吧?”

        他一副操心大哥的样子,觉得五行山人丁太单薄,需要壮大。

        王煊还没有离开铁笼,由青铜巨宫那位最受欢迎的解说员兽女亲自招呼,和他说一些事宜。

        比如,想要邀请他参加一些名人战,出席一些活动等,当然,这些都看他自己的意愿,不参与也可以。

        此外,她也介绍了那张黑卡附带的一些福利。

        “能阅读青铜巨宫收录的那些典籍吗?”王煊问道,此前他已经听闻,这里有大量的秘本,甚至有关于真圣的手札,以及有至高经卷等。

        兽女身段婀娜挺秀,面孔青春靓丽,甜笑着解释,道:“需要积累角斗场的积分,以孔哥的战绩,连胜下去不成问题,有机会翻阅那些至高篇章。”

        “我估摸着,等我还差最后几分时,青铜巨宫就会给我挑选一个不可战胜的对手吧?”王煊说道。

        兽女摇头否认,道:“怎么可能,我们不会刻意针对,尤其是孔哥,凭真实战绩冲起,青铜巨宫希望长期合作。上面已经发话,将你当成了合作伙伴,贵宾中的贵宾。”

        “再说,孔哥在任何领域中,我都认为同级无对手。”兽女倒是很看好他,然后又告知黑卡附带的福利,可以来青铜巨宫特殊的密室修行,事半功倍。

        这让王煊动容,对他来说,吸引力不小,但也要警惕,别被人藉青铜巨宫窥探他的秘密才好。

        “还有什么福利?”王煊问道。

        “我呀。”兽女毛茸茸的耳朵扬起,面孔极美,笑容灿烂,身后十条雪白尾巴很是吸引眼球。

        “嗯?”王煊讶然。

        兽女摇曳生姿,微笑道:“孔哥,你每次来青铜巨宫,都将会由我亲自接待,为你解说,帮你找最好的修行密室,带你去‘梦游’真实时空,全程陪同。”

        他讶异,这也算是被给予了格外的优待,成为了青铜巨宫很重视的红擂主?

        王煊琢磨,想找间去修行密室看一看,他新得到星河外景图,和星河洗身经非常契合,一番参悟后,应该可以让他有很大的收获,甚至直接破关。

        兽女暗中传音,道:“孔哥,我私下和你说,青铜巨宫中,早先时有部分高层在研究,想把陆仁甲寻来,请你和他对决一场。”

        王煊被打断思绪,回过神来,他觉得,早先的那些想法要提上日程了,想想怎么付诸行动,如何安全与稳妥地演化出一个陆仁甲来。

        他心中浮现各种经篇,然后,又看向青铜台上的狼獾,盯着他那根独自支棱着的羽毛。

        “兄弟,完事了吗?这边有一些新朋友想认识你。”五行山的大王狼獾挥手,向他传音。

        因王煊之故,他“业务”很繁忙,被很多人找到头上来了。

        就在此时,贵宾席,有个包厢灿烂了一下,而后有人走出,引发个别人惊呼,面色变了。

        “那位好像……是一位异人!”有超绝世低语。

        “什么,是哪位?”这让另外一位超绝世心惊,没有想到,有异人真身到场,这实在出乎预料。

        “疑似是月圣湖的——黎琳!”有人暗中传音,不敢直接开口,对他们来说,异人纵横星海,高高在上。

        王煊回头,注意到贵宾席上的动静,他面色如常,无喜无忧,但内心深处却是一阵躁动,无法宁静。

        那是一位位风华绝代的异人,他曾经远远地看到过她的身影,在异海垂钓时,曾经将她的各种饰品、衣物都给钓了过来,至今还有一条红头绳留在他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