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雏田:开局签到仙人模式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都是斑做的

第九十九章 都是斑做的

        “在忍校读过历史的大家,想必都知道终结谷一战,起因是宇智波斑驾驭着九尾归来,要毁灭木叶。”团藏道。

        “初代目出手将其击杀,封印九尾。”

        “但你们一定不知道,宇智波斑他压根就没死,一直潜伏在暗中,仇恨着木叶,忍界,所有忍者。”

        “第一次忍界大战。”

        “在与云隐村谈停战协议的事件中,二代目战死,明面上说的是金角,银角,以及他们率领的部队,把二代目杀死,呵。”

        “二代目可是精通飞雷神的存在,那两个算什么东西,如何能杀害二代,没错,是宇智波斑干的。”

        “第二次忍界大战,同样有斑的影子在里面,证据是战后,我在战争地点,雨之国,发现了一个红发青年,他拥有斑的眼睛。”

        栽赃陷害,泼脏水,这事,团藏太擅长了,反正死无对证,还不是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至于斑是万花筒,红发青年是轮回眼,他不主动提,谁知道?

        咬定了,什么都是斑做的。

        “第三次忍界大战,没有错,依旧是斑的手笔,他想要消灭忍者,再没有比战争灭杀忍者,更有效的方法了。”

        “十二年前的九尾之乱,也是斑干的。”

        大家都听傻了,包括两位顾问。

        “真,真的吗?请问,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有上忍问道。

        “三代他们的死,就是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历史,同样是证据。”团藏道。

        “尸体呢?通过尸体,能得到不少答案。”说话者是井野的父亲,山中亥一。

        山中家秘传,可以读取死者的记忆片段,前提是尸体要保存完好,不能有太大的损坏。

        “已经派人去找了,最快,明天能有结果。”团藏道。

        他有点心慌,害怕牵扯出雏田。

        必须盯紧这事,决不能让人怀疑到雏田,否则,他必死。

        那位大小姐在忍校里是三好学生,没有朋友,在家是宅女,偶尔出门逛街。

        虽然不懂为什么明明那么强,却要待在忍校,不显山不露水,团藏知道他不能破坏大小姐的生活氛围。

        说起破坏生活氛围,让团藏忍不住愁上心头。

        真不是他想让大小姐毕业的,和他没关系,完全是小春提出来的建议,又得到门炎的赞同。

        而他,作为即将上任,还没坐上那个位置的火影,实在是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雏田是全年级第一,毕业了可以参加中忍考试,好为木叶争光,这你能说不行?

        忧愁烦扰,团藏瞥了眼日足,希望那位大小姐可以听父亲的话,还有,在知晓了事情的始末后,别怪罪他。

        会议持续了近一小时,解散,众人表情各异,心事重重的离去。

        日足回到家,跟妻子简单说了下经过与结论:“她们俩呢?没和你在一起?”

        “止水死了,雏田带着花火去探望夕日红和未来。”

        日足怔:“止水死了?谁说的?什么时候死的?”

        “雏田说的,你知道,她和那家走的比较近。”

        日足凝重脸:“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死?看来,止水有可能也是死在了斑的手里。”

        “疯子啊,连族人都杀。”

        “不行,不能让她们在外面逗留,跟宇智波扯上关系,太危险了。”

        想到斑的疯狂,日足坐不住,急匆匆跑去离家不远的居酒屋。

        “父亲大人?”雏田意外。

        “咳咳,时间不早了,回家休息。”日足道。

        “哦,那好吧,咱们明天见。”雏田对红说道。

        “嗯,未来,跟叔叔姐姐说再见。”红微笑道。

        离开居酒屋,走在回家的路上。

        “等三代他们的葬礼结束后,雏田,你毕业成为下忍吧。”日足道。

        “不行,我们说好,要等我追上来,一起毕业。”花火不依。

        “别胡闹,那都什么时候了,十七岁才毕业,想让你姐成为笑柄吗?”日足无语。

        “怎么回事?突然说起这个。”雏田好奇。

        日足简单描述了当前局势,先前在火影楼谈到的内容。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家的实力,在大势面前,连个小浪花都拍不起。”

        “必须要依附于村子,才能得到安宁与发展。”

        “如今村子需要我们,没说的,力所能及的出一份力,当然,遇到不可战胜的对手,想都别想,跑,小命最重要。”

        “雏田,你记住,同伴是用来坑的,你不坑同伴,同伴就会坑你,外人靠不住。”

        “危急关头,尽管拿同伴当垫背,你可千万别逞能。”

        听着父亲在耳边絮絮叨叨,雏田心有所想。

        “姐姐大人,你真的要毕业?”花火闷闷道。

        雏田回过神,挤一点洗发水到手上,搓出泡沫,再放到花火头上,给她洗头,随口道:“怎么?”

        “之前说过的,成为下忍,就不能每天见了,要经常出任务。”花火嘟囔道。

        “以后,花火长大了要嫁人,组建自己的家庭,一样是要分开,不可能永远在一起,就当提前习惯吧。”雏田笑道。

        “才不要!花火不要嫁人!不要和姐姐分开!”花火大声道。

        “好好好,不分开,不分开,来,要淋水了,闭上眼睛。”雏田温柔哄道。

        哗啦。

        哗啦。

        连续两瓢水,把洗发水的泡沫冲掉。

        雏田拿干毛巾帮花火擦干,再将头发盘起,挤一点沐浴露在手上,搓出泡泡,给花火搓背。

        “所以,姐姐大人还是要毕业?”花火小声道。

        “毕竟父亲大人说了嘛。”雏田承认道:“做人,最基本的是孝心,听父母的话,除非运气不好,父母不是人。”

        花火低头不作声。

        洗完澡,穿上睡衣的花火,快跑离开,声音远远的传来:“今晚我和母亲大人一起。”

        雏田愣,摇头笑笑,走没几步,来到台阶前坐下。

        今晚发生的事,影响幅度会逐步扩大,最终会演变成什么,她也不知道。

        她只是强大的人,不是神,没有未卜先知,没有全知全能。

        掏出存放在口袋里的空间结界,可以看到鼬的尸体,安静的躺在里面。

        是像羽村,三代,自来也那样,把灵魂泯灭,转化成查克拉果实,彻底断绝复活的可能。

        还是用秽土转生召唤,当成傀儡。

        雏田有在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