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全民御兽:开局签到荒古狱龙在线阅读 - 第24章 收获,去酒店?

第24章 收获,去酒店?

        第24章    收获,去酒店?

        根据南血陨的说法,此令牌可以随意从麒麟岭取得三处机缘。

        假如对方没有骗自己的话。

        楚汉风便将这琉璃秋水剑当做第一处机缘。

        令牌出现的那一刻,楚汉风将自己体内的妖气涌入其中。

        霎那间,他感觉自己与令牌之间,有了一股很淡的联系。

        他能操控这令牌的力量。

        不过这种联系很淡,因为楚汉风知道。

        他只能操控三次令牌。

        三次之后,令牌会被自行收回。

        楚汉风目光看向眼前的阵法,令牌高悬,此刻,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一道蓝色的妖气从令牌中落下。

        “收,”楚汉风大喝一声。

        令牌中,光芒大盛。

        那所谓的残阵,此刻也波动了起来。

        只听“啵”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水中绽开的声音。

        阵法竟然一点点的融化了。

        阵法融化的那一刻,便是无穷无尽的剑意从其中爆发而出。

        没有了封印,琉璃秋水剑自然脱困而出。

        剑长三尺有余。

        通体以秋水的淡绿色和琉璃的七彩色交融而成。

        剑柄处,有着一道道斑驳的符印。

        宝器有灵,似乎是知道楚汉风解救了自己,这琉璃秋水剑便围绕他的周身旋转着。

        楚汉风右手握住剑鞘,淡笑着看向慕容烟,问道:“怎么说,阵法我破了,随手的事。”

        “你那令牌是什么?”慕容烟开口问道。

        她看得出,破阵的关键在于楚汉风手中的令牌,而并非楚汉风自己。

        “跟你有关系吗?”楚汉风反问道。

        “那把剑………对我来说很重要,”慕容烟深呼一口气。

        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

        说道:“你能卖给我嘛,条件你可以开。”

        “这剑我不卖,”楚汉风摇摇头。

        他随手将剑扔给了旁边的卿酒酒。

        “送你了。”

        “我……,”卿酒酒小心翼翼的收起琉璃秋水剑。

        她觉得这剑太贵重了,原本是不想要的,但这里这么多人,自己若是不要,恐怕楚汉风会很没面子的。

        她乖巧的收起剑,站在楚汉风的旁边。

        楚汉风如此不给面子,慕容烟的脸色有些气绥。

        以她的身份,甚至长相。

        从小就没有不顺心的事情。

        但眼前这个青年,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

        “我们之间没什么恩怨,我觉得没必要怄气,”慕容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毕竟那把琉璃秋水剑对她很重要。

        她甚至已经找到了破阵的方法。

        只是刚才想给楚汉风一些教训,才有了那赌注。

        没想到对方真的破了阵法。

        “那把琉璃秋水剑卖给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听到这话,有知道她身份的人十分惊讶。

        慕容烟的人情,这可代表着她身后的飞羽城啊。

        “你的人情,值几个钱呢?”

        楚汉风哑然失笑。

        这慕容烟太高傲了,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仿佛跟她交易,是自己的荣幸。

        他懒得理对方,直接拉起卿酒酒的手,说道:“走吧。”

        看着楚汉风离去的背影,雪哲原本是想阻拦的。

        但被雪符龙瞪了一眼,只能不甘心的说道:“这家伙好嚣张。”

        “你有能耐也可以嚣张啊,”雪符龙淡淡回道。

        随即转头看向身后的手下。

        吩咐道:“我要那小子的所有资料。”

        “二叔,我真不明白。

        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至于你这么郑重吗?”雪哲不服气的说道。

        “你觉得他是跳梁小丑?”雪符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侄子。

        “难道不是吗?”

        “那只能说明你鼠目寸光。

        他刚刚表现的嚣张也好,与慕容烟打赌也罢,都是他的计划而已。”

        “计划?”雪哲有些不懂。

        “他手握令牌,可以轻易破除阵法。

        但他没有破。

        反而是激怒慕容烟,与她打赌。

        因为他知道,如果冒然破开阵法,只是便宜我们罢了。

        以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抢夺琉璃秋水剑。”

        雪符龙叹气说道:“这种计谋,看开了就是雕虫小技。

        但刚刚大家都不知道他有那种令牌,所以被骗了。

        唯有你,到现在还看不穿。

        雪家后辈要都是你这种,恐怕雪家离没落也不远了。”

        雪哲被教训的不敢抬头。

        只是他内心依旧不服气。

        …………

        看着楚汉风离去的背影。

        慕容烟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从麒麟岭离开前,楚汉风将令牌的另外两次机会也使用了。

        分别得到了一件灵器金蛟悬空玉佩,以及七阶的魂石。

        这两个都是好东西。

        金蛟悬空玉佩,可化作一条深海金蛟。

        退可守,进可攻。

        而七阶的魂石,能够滋润神魂,洗炼妖脉,是一件加快修练的宝物。

        细数一下,楚汉风这次来麒麟驮鹿,收获很大。

        利用帝体浆凝聚出天地原体。

        还得到了五行麒麟铠和两坛子帝体浆。

        这几件东西是他自己的。

        琉璃秋水剑送给了卿酒酒。

        至于金蛟悬空玉佩,这是给老爸楚正然准备的。

        七阶的魂石,可以送给老妈李芸。

        回去的路上,卿酒酒欲言又止。

        楚汉风知道她顾虑什么。

        便笑道:“就当是给你的定情信物了,跟我这么客气,是拿我当外人吗?”

        说真的,这些东西楚汉风还真不在意。

        他有签到系统,一天就能签到一次。

        过不了多久,什么神器宝剑,灵丹妙药,他一抓一大把。

        这些身外之物,他是真的不缺。

        而且两人青梅竹马,送个东西多大点事。

        “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本来是打算离开那天送你的,”卿酒酒回道。

        “那等会我回家给你取。”

        楚汉风也不拒绝。

        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回去的出租车上,他给老爸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一下今天的成果。

        对于他的收获,楚正然不在意。

        只是问道:“酒酒这周末要去帝都?”

        楚汉风“嗯”了一声。

        “今晚别回家了,”楚正然在电话那头说道。

        “那我去哪?”

        “去外面开酒店也行,或者去酒酒家,你随便。

        反正你卿叔他们不在家。

        今晚争取拿下,去了帝都也安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