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轮回世界:傅青海大战一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探索飞船

第八章 探索飞船

        清晨再次出发。

        沿着飞船零件散落的方向,不用再频繁修正方向,斐依的速度加快了很多,技术娴熟的老司机斐依操纵着摩托灵活的避开地面的障碍物,显得游刃有余。

        狂风吹拂在傅青海的脸庞上,吹得他的面巾呼啦作响。他紧紧搂抱着斐依的腰,趁着在路途的时间思考之后可能会面对的情况——

        飞船上的星际战士。

        星际战士建军之初有20个军团,其中两个被帝国删除了全部档案,下落不明,现存的18个军团中,据傅青海所知有一半的参与了叛乱。

        傅青海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哪一个军团的星际战士,反正现在有时间,不如发散思维来想想。

        傅青海给所有的星际战士军团排了个序,按照最佳情况和最差情况。

        情况最好的那一档:第十三军团极限战士,第十八军团火蜥蜴。

        这两个军团都以对凡人友好的态度著称,第十八军团火蜥蜴因其基因原体的遗传原因,皮肤黝黑,被战锤40k的爱好者们戏称为“黑叔叔”,火蜥蜴的星际战士心怀仁慈,在战斗中非常在意凡人平民的伤亡。

        而第十三军团极限战士也是傅青海最喜爱的军团,他们以善于治理运营其控制下的星球著称,不同于其他军团,极限战士每将一个人类前殖民地征服收复后,会迅速在当地建立严格高效的行政管理机制,尽快恢复战后的生产生活,得益于极限战士们对管控世界的精心治理带来的庞大兵源,他们的战士数量是所有军团里最多的。

        学会了极限战士的运营,剩下的就是f2    a过去就完事了?

        没那么简单,极限战士的作战风格是重视作战计划和战术配合,重视战斗前的信息收集和战斗间的信息交流,也非常符合傅青海心目中对现代军队的定义,这同样使得极限战士成为大远征期间征服效率最高的两个军团之一。

        回想起拉卓尔的遗言,他说的是白色恶魔……遗憾的是,以上两个军团的涂装都不是白色,极限战士蓝色战甲部分镶金边,火蜥蜴为墨绿色战甲。

        次好的第二档:第一军团暗黒天使,第五军团白色疤痕,第六军团太空野狼,第七军团帝国之拳,第九军团圣血天使,第十军团钢铁之手,第十九军团暗鸦守卫。

        这些星际战士军团对凡人的态度算是不冷不热,毕竟自认为是高于普通人类的超级人类,鄙夷蔑视凡人的思想在不少的军团战士里都有出现,但好在这些军团在荷鲁斯之乱期间都是忠诚阵营的军团,和轮回世界随机给傅青海的阵营是同一阵营。

        如果飞船上幸存的星际战士属于忠诚派,那傅青海就暂时不用构思什么混入叛徒内部曲线忠诚的蛇皮玩法,获取轮回点数的希望增大一分。

        其中第九军团圣血天使其实也是一个对凡人还算友好的军团,但是据傅青海了解,该军团的星际战士基因种子有缺陷,他们被母星辐射污染过的基因变异了,有一定几率会爆发一种叫做“血渴”的疾病,陷入这种疾病状态的圣血天使会充满嗜血和杀戮的狂暴欲望,甚至不分敌我,在荷鲁斯之乱这种敏感时期,最好还是别遇到他们为妙,故而第九军团被傅青海归入了第二档。

        不太好的第三档:第三军团帝皇之子,第四军团钢铁勇士,第十四军团死亡守卫,第十五军团千子,第十七军团怀言者,第二十军团阿尔法,以及第十六军团——大名鼎鼎的影月苍狼,大远征后期改名为荷鲁斯之子,战帅荷鲁斯的直系军团,人类帝国名气最大的星际战士军团,同样人数众多,大远征期间的征服效率比极限战士还略胜一筹。

        第三档的军团都是在荷鲁斯之乱期间选择战帅阵营而反叛的军团,如果幸存者是他们的话对傅青海将非常不利,但至少在叛乱的初期,这些军团的星际战士还是正常人,他们所支持的战帅、基因原体或者混沌诸神是他们心目中的正义,虽然被称作叛徒,可他们也自认为是在为真理而战。

        到了荷鲁斯之乱中后期,被混沌力量所彻底腐蚀的星际战士,才会变成头生双角、腋生附肢,满脑子只有折磨和杀戮欲望的附魔战士。

        但是,还有最糟糕的第四档:第八军团午夜领主和第十二军团吞世者。

        如果说第三档的叛乱军团至少还存在傅青海谈判沟通和委曲求全混入其中的可能性,那第四档的两个军团绝对是傅青海看到就扭头跑路的存在,这是两个在大远征期间就臭名昭著的疯子军团。

        午夜领主军团以散播恐惧、酷刑折磨、暗杀和高压统治著称。

        而吞世者,这个脑袋上钉着屠夫之钉的军团,上到基因原体,下到普通星际战士都是一群嗜杀成性的神经偏执型暴力狂,在大远征期间经常做出无谓的屠城和星球灭绝。

        让傅青海去这两个军团里当二五仔,他没有这个勇气。

        以上这么多军团中,身着的战甲涂装近似白色的不在少数,傅青海一时也无法判断。

        “啧……”傅青海眯起眼睛,脑子虽然里想了很多,事到临头还得看情况判断。

        傅青海刚刚灌了一口水壶里的清水。

        “吱——”摩擦着地面的碎石,斐依一个漂移甩尾把摩托车停下了。

        斐依指着远处的的一座黑色小山,“阿洛,你看!”

        傅青海擦了擦甩出去的水,眺目远望,小山包一样的飞船残骸静静耸立在远处,尽管因为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但那笔直硬朗的线条昭示着它绝对属于人工造物而不是自然形成的小山。

        傅青海拿起望远镜仔细一看,一艘庞大的飞船横躺在平地中间,侧舷黑洞洞的粗大炮管显示这绝对是一艘战舰,至少也是武装商船,自舰体中间裂开一道巨大的裂口,裂口中散落出的舰体残骸堆成了一条废墟坡道。

        舰桥已经歪倒在了一边,舰船尾部巨大的亚光速引擎喷口东一个西一个的掉落在地上。

        傅青海目测这艘战舰约有两公里长,按照帝国远征舰队的编制,这应该是一艘中型护卫舰。

        型号未知。

        战舰解体到这种程度,不知道该算迫降还是坠毁。

        “摩托车引擎声音太响了,我们走过去。”傅青海两人把车停在一块半人高的岩石后面,一男一女鬼鬼祟祟的摸向了战舰残骸。

        越来越靠近战舰,想象中激烈的战斗声并没有出现,战舰连带周围散落的破碎舰体都静悄悄的,除了微风刮过钢结构发出的呼呼风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两人摸到了废墟坡道的底端,在其他舱门要么悬在半空,要么埋在地下的情况下,想要进入战舰,这道巨大裂口似乎就是唯一办法。

        有希德里克小团伙全军覆没的前车之鉴,两人小心翼翼的挪到废墟坡道一侧,背靠高大的钢铁船身。

        斐依贴着傅青海耳朵小声道:“还是没看到人,怎么办,阿洛,我们进去吗?”

        傅青海望了一眼那个黑洞洞的裂口,周围遍布着断裂的缆线和扭曲的钢梁,像一张噬人的大口。

        “不,斐依,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傅青海轻声道。

        “我不要……”话还没说话完,傅青海就捂住了她的嘴。

        他目光坚定的看着女孩,“听我的。”

        女孩在他的目光下软化了,她点点头,松开了扯住傅青海衣服的手。

        傅青海解开碍事的面纱和头巾,手脚并用,慢慢的攀上那道废墟。

        在女孩关切目光的注视下,傅青海小心翼翼,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他手掌扣住一块突起,脚尖踩在一块雕饰精美的大理石碎块上。

        “哗啦!”松动的大理石带着一片残骸滑了下去。

        这……傅青海僵住了,停在原地不敢动弹。

        战舰还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反应。

        傅青海吸了口气,继续向上攀爬。

        很快,傅青海爬进了裂口里,待眼睛适应了阴暗的环境,傅青海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战舰高大的穹顶显得十分空旷,断开的粗大线缆,倒塌的钢铁廊桥,角落里时不时还冒出丝丝电火花,和外面照进来的光线一起点亮了阴暗的环境。

        地板上有大片干涸的血迹,墙壁上有焦黑的弹痕,到处充斥着战斗过的痕迹。

        然后,傅青海看到了尸体。

        一具失去了下半身的尸体,他保持着临死前痛苦扭曲的面容,身子朝着裂口外,双手按在地上,似乎想向外爬走,下半身拖挂着已经干瘪了的脏器和肠子,拖出了一条半凝固的厚厚血迹。

        这具尸体,他认识。

        佩波,希德里克混混小团伙的一员,也是最热衷于欺负洛克的混混之一。

        此刻看到他瞪大的双眼和凝固着惊恐的面容,傅青海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恐惧。

        空气中的腥臭挥之不去,傅青海小心的跨过佩波的尸体,尽量不去踩到地上的粘稠血迹。

        不管怎样,傅青海肯定不会再朝着佩波爬来的方向探索,他决定换一边往另一个方向摸去。

        就在傅青海屏住呼吸,垫着脚尖往一道半开的舱门后走去时。

        一声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在空荡荡的战舰内部响起:

        “我看到你了,小子。”

        一瞬间,傅青海寒毛直立。

        他呆立当场,脖子僵硬的、一寸一寸的向右边转去。

        在地板角落里的一堆破碎的玻璃碎片里,傅青海看到了一只眼睛,正冷冷的盯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