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轮回世界:傅青海大战一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准备登陆

第三十五章 准备登陆

        洛斯韦尔7号行星地表。

        这是一颗灰暗死寂的星球,星球大气层中充斥着稀薄的氧气,辐射尘埃伴随着微风刮过,地表几乎都是铁灰色的砂砾碎石,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这样一颗死寂的星球同样有着复杂的地形地貌,如同大陆伤疤一般巨大深邃的大裂谷遍布整个星球,让洛斯韦尔7号行星看起来就像一坨干裂的结痂。

        这些裂谷中又遍布着氨水地下河冲蚀出来的溶洞和暗道,错综复杂犹如迷宫。

        此时,一艘外壳上涂满了亵渎文字和暴虐涂鸦的大肚子运输飞船就静静停泊在一处深深的裂谷之间。

        现在是洛斯韦尔7号行星的白天,但是恒星的光芒被行星大气层阻拦后早已不剩多少,躲在深坑巨谷中的运输飞船更是昏暗得犹如黑夜。

        飞船控制室内,到处是散落的经幡、卷轴,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科尔齐斯文字,昏暗的控制室内没有打开照明灯,却点着大大小小的蜡烛,空气中弥漫着混合着浓重血腥味和香料燃烧后留下的辛辣味道,令人作呕。

        至少蓼下弘在刚刚进入这间控制室的时候就差点吐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抬头打量控制室中间宽大座椅上的那个高大可怖的身影。

        狰狞的盔甲在昏黄烛光的映衬下如鬼魅般晃动不停,暗红色的肩甲上刻满了细密的黑色祷言,盔甲的边缘镶嵌满了尖锐的金属尖刺。

        盔甲的主人没有戴头盔,那颗苍白的光头上同样纹满了扭曲的文字,他低垂着头,面庞隐藏在黑色的阴影里看不清楚,覆盖着手甲的食指在膝盖处一下一下地轻轻敲击着。

        蓼下弘知道他的名字,克洛法,这三艘运输船的负责人。

        一个强大的混沌星际战士。

        蓼下弘等人接到要求来到控制室,面对这个强大的堕落阿斯塔特,大家小心翼翼,谁都不敢先开口。

        昏暗的控制室内只回荡着手指的敲击声,在这令人窒息的氛围中,终于,混沌星际战士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邪恶的面容,低沉声音开口了:

        “他们想把我们困在这颗星球上。”

        光头男人的眼珠子是黄白色的,嘴里的牙齿全都被锉尖,一张嘴,那满嘴尖牙令蓼下弘不敢直视。

        没有人回应他,克洛法继续用一种缓慢的语调说着:

        “他们马上就要登陆了……极限战士们都很谨慎,他们会一点点地试探我们的虚实。”

        “这群渎神者们都很聪明……他们不会在溶洞和坑道里和我们打消耗战的,一旦探明了运输船队的位置他们就会传送回去,然后呼叫轨道打击。”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几人,道:

        “到时候,我们就会一起被一艘月级巡洋舰倾泻的高爆炸弹淹没在这个该死的峡谷里。”

        克洛法语气玩味儿地问道:

        “几位自称是毁灭四大能派来协助我的,面对如此困局,几位有何高见呐?”

        在荷鲁斯之乱的初期,叛乱派的实力是不如忠诚派的,战帅荷鲁斯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观念,积极和帝国统治区域内被歧视、被压迫的非法灵能者、变异人、太空海盗等等取得联络,策动其发起叛乱、扰乱帝国境内治安,所以这些人在初期与战帅差不多算同一阵营的。

        克洛法显然是将轮回者们归类于这些人之中了。

        蓼下弘咽了口吐沫,脑子里飞速思考了起来。

        来到战锤40k世界有一段时间了,他早已知晓这些名为星际战士的基因改造人是怎么战斗的,也清楚地知道星际战士们的传送等技术手段。

        这个混沌星际战士首领判断出了对方将采取的战术,蓼下弘深信不疑,而他现在就是要想办法破坏这种战术。

        “大人,我可以为您提供优秀的战士,只要食物足够,就会有源源不绝的战士!”一个棕红色头发的大胡子学者模样的中年男人激动地大声说道。

        正欲发言的蓼下弘闻言不由得嗤笑一声。

        克洛法闻言也是微微一笑,露出了尖利牙齿,阴沉的嗓音说道:

        “别连斯基,我记得你,你的那些小虫子很有趣,对付凡人也许有点作用,但是对于星际战士来说,它们太弱了。”

        蓼下弘看着中年男人紧紧抱着手里的铁灰色长罐,心里暗骂道:蠢货,这里是战锤40k宇宙,在这个强度下限很高的世界里,异形那种在普通枪械下都会受伤的外骨骼强度,以及仅比普通人类强的力量、敏捷在爆弹枪和动力剑面前根本不够看。

        棕红色大胡子中年男人却是抿了抿嘴,不服气的样子。

        蓼下弘不管其他人,下定了决心,沉声开口了:

        “大人,我可以屏蔽对方星际战士的传送三十分钟。”

        “喔?”克洛法闻言明显提起了兴趣,“怎么个屏蔽法,你使用某种远古科技的扰乱设备吗?”

        蓼下弘解释道:“不,我的领域展……呃,我是说我的灵能能力发动以后,在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传送都会失效!”

        克洛法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这个消瘦的黑发年轻人一眼,摸着下巴道:

        “不需要灵能增幅器的灵能者,有意思……”

        蓼下弘道:“我只能干扰他们传送回战舰,大人,至于留在星球上的星际战士,就得靠您了。”

        说完,蓼下弘深深看了克洛法一眼,他相信这个邪恶狡猾的星际战士能明白他的意思。

        克洛法笑了,开口道:“我开始有点欣赏你了,聪明的凡人。当然了,你放心,受四神祝福的神圣战士会把伪帝的走狗们留在地表上的,和我们的人纠缠在一起以后,极限战士的指挥官不敢使用轨道轰炸的,除非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战士。”

        说完,见在场的其他奇人异士们再无要发表意见的样子了,克洛法挥挥手,道: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我们开始安排防御布置,迎接伪帝走狗们的到来。”

        轮回者们纷纷离开主控室。

        走在昏暗的飞船廊道中,廊道黑暗的深处时不时传来受害者的惨叫和呻吟,令人毛骨悚然。

        蓼下弘猜测可能是怀言者们正在折磨俘虏取乐。

        这时,一个身背布匹包裹着的长棍状物的黑衣女人突然凑了过来,小声在蓼下弘身边问道:

        “咒术回战?”

        蓼下弘一惊,转身看着这个戴着黑色兜帽,一袭黑衣,身材高挑纤细的欧美面孔的白人女人。

        蓼下弘问道:“你知道?”

        女人嘴角勾了勾,道:“我听到你说漏嘴的那几个词了,哼,不是只有你们亚洲人才看动漫。”

        说着她轻笑一声:“不过你可要小心了,如果你的领域不管用的话,我相信克洛法在被那什么极限战士的舰炮淹没前,一定会亲手捏碎的你脑袋,呵呵。”

        说完,她转身向前走去了。

        蓼下弘停在原地,看着女人的背影,说实话,这个下巴尖尖、眉眼深邃的瓜子脸白种女人长得还挺好看的,但是总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她说的没错,别看自己在克洛法面前信誓旦旦的样子,但是自己的领域到底能不能打断极限战士的传送装置,蓼下弘心里其实也没底,如果失效了,怀言者的怒火一定会降临到他身上。

        蓼下弘看着女人背后用黑布条缠绕包裹的那根长棍状物,心里猜测看形状那里面应该是一柄剑。

        另一边,那个学者模样的棕红色大胡子紧紧抱着怀里的铁灰色金属长罐,咬着牙,嘴里小声对着旁边一个佝偻着背,全身上下都包裹在灰色罩袍中的矮小女人咒骂道:

        “克洛法不信任我,他们都不相信我,这群该死的蠢货,他们根本不明白异形的潜力,异形的潜力上限是无穷的,只要克洛法答应给我一个活体的星际战士,我就能培育出星际战士异形,那绝对是前所未见的强大存在,该死,该死,这群无知短视的蠢货……”

        这个面罩黑纱,头以一种夸张的弧度向前佝偻着的女人,听着身边同伴的喋喋不休,左右看了看,小声道:

        “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嘶~别连斯基,我们不需要克洛法给我们活体星际战士,找准机会,我们可以自己获得,不是吗?”

        她的声音似人又非人,带着一股奇异沙哑的嘶嘶声。

        别连斯基道:“我知道,可是你也看到了,那些变态的基因改造人根本不是我们可以随便靠近的,即便是受伤状态下,他们挥一挥手就可以把我们拍碎,而死了的星际战士尸体又没用,破胸者只能从还活着的受体里孕育出来。”

        驼背女人嘶声道:“耐心,别连斯基,保持耐心,我们会有机会的。”

        ……

        传送甲板上,弗拉霍斯静静伫立在正中,手持一块战术平板,平板上不断闪动的绿色光点在移动,直观地反映出各支小队的位置信息。

        通讯频道里不断传来地表各支矛头小队的进展情况,哪支小队遭遇较大阻力,哪支小队已经提前抵达预定位置。

        更多的战场信息不断传回,向着索萨兰号汇集,弗拉霍斯的大脑高速运转,冷静地分析着这些信息。

        这是基里曼的子嗣们遗传自原体的独特能力,据说原体本人的大脑能同时处理上万条信息并做出快速决策。

        总体来说矛头部队遭遇的阻力不大,但是随着他们穿过洞穴和裂隙,越来越接近运输飞船的实际位置,敌方的火力开始增强了,伴随着一些舰载重武器的阻击,地面开始呼叫轨道支援。

        弗拉霍斯摸着下巴,思索着。

        而在他身旁,一排排、一列列身穿深蓝色动力盔甲的星际战士们已经列队整齐,挺胸抬头,整装待发。

        手持动力权杖的战团牧师在队列前走过,挨个将战士们亲手书写的临战誓言小纸条用一个红戳钉在战士胸口的陶钢胸甲上。

        索萨兰号的战团牧师是一个褐发白鬓的阿斯塔特修士,他依次检阅过每名战士的精神面貌和临战誓言。

        到了队伍末端的傅青海这里时,看到这一身骨白色盔甲,战团牧师微微一愣,接着他拍了拍傅青海的肩膀,微笑道:

        “祝你好运,可汗的战士。”

        “感谢您,长官。”

        最终,弗拉霍斯下定了决心,抬起头,高声道:

        “按照最新更新的坐标位置,跟随我,实施轨道空降打击!”

        侍立在一边身披暗红色兜帽的技术神甫闻言立即带上几个机仆,开始在操作面板忙忙碌碌地更新轨道空降的各项参数。

        而弗拉霍斯戴上头盔以后,带领着各支空降小队陆续走进了轨道空降舱。

        悬停在7号行星轨道上的索萨兰号,战舰腹部处打开了一排口子,一个个尖锐的空降舱头部缓缓探出舰体,推进器点火启动,这些长锥状的空降舱化作一条条纤细的金色流星,消失在大气层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