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轮回世界:傅青海大战一切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追猎

第七十四章 追猎

        傅靑海不紧不慢地追出了一扇舱门。

        在他眼中,轮回者们已经化作了一堆行走的同化点数。

        追猎,是白色疤痕军团最擅长的作战方式之一。

        在和欧克兽人的作战期间,白疤惯用的战术手段,就是先以一记手术刀般精准的斩首行动,破坏兽人的指挥中枢——某只兽人老大或者兽人战将,然后失去指挥各自为战的欧克们就开始被白疤的摩托猎群们漫山遍野的追杀。

        傅靑海拔掉装有克拉肯穿甲爆弹的弹夹,换上了一支装有普通质爆弹的弹夹。

        从刚才对付变种人和狼人的经验来看,这帮子轮回者们暂时还配不上珍惜昂贵的克拉肯穿甲爆弹,用普通爆弹就足够了。

        克拉肯穿甲爆弹的弹头原理有点像前世地球的脱壳穿甲弹,精金制作的弹头中还包裹着一枚纤细的金刚石针,这是一种针对载具级装甲的爆弹。

        太空废船很大,但是轮回者们跑不远的。

        有奴役者在周围游曳,他们又能往哪跑。

        傅靑海先是追上了两个倒霉鬼,持枪稳稳的几发点射,打爆。

        上去摸尸,没什么有价值的物品。

        在越过一个拐角时,侧边突然响起一声细微的响动,一团稀疏的火焰向傅靑海袭来。

        傅靑海转身后仰撤步一气呵成,面对魔法火焰,哪怕是一团稀疏的火焰,傅靑海也不敢大意硬接。

        稀疏的火焰仅仅燎到了臂甲,却没想这只是一个虚招,紧接着银光一闪,一记重剑劈来。

        傅靑海下意识抬臂想把剑刃格开,“叮!”一声脆响,出乎傅靑海的意料,敌人的长剑虽然很拉,磕在臂甲上直接卷刃,但是敌人的力气并不小,远远超出一名人类该有的力量。

        见偷袭不成,敌人连忙一个后滚翻退去,傅靑海爆弹枪抬起,来袭者单手结印向前一推,一个球形的半透明能量护罩笼罩住了他。

        “哒哒哒……”

        傅靑海扣动扳机,前两枚弹头嵌在了能量护罩上,不得寸进,第三枚弹头击穿护罩,偷袭者胸腔炸开仰头倒地身亡。

        傅靑海眼睛一眯,刚才敌人推出能量护罩的手势让他觉得有点眼熟。

        有点像波兰蠢驴的那部经典大作,ign评选的15年最佳rpg。

        傅靑海凑到尸体近前一看,偷袭者临死前手指依然保持着大拇指和小拇指弯曲,中指无名指并拢与食指分开的手势。

        昆恩法印。

        果然,猎魔人。

        再一摸尸体……呸,穷逼。

        傅靑海摇摇头走了。

        猎魔人们会使用一些能快速释放的魔法伎俩,称作“法印”,也可以归结到施法者的范畴之内。

        傅靑海还记得自己跟陈雪说,太空废船上的轮回者们,十个有九个都是法师。

        这算第一个。

        傅靑海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一片飘过缝隙的衣角。

        ……

        德莱尼女法师蜷缩在管道和机械的夹缝之中,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将头尽量埋下,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轻轻地、缓慢地吸气,呼出,将心跳频率降低。

        “哗啦!”

        挡在她身前的厚重管壁被一把掀开,一支电浆手枪对准了德莱尼人的脑袋。

        面对突如其来的黑洞洞枪口,德莱尼女法师吓得两条蹄足连忙蹬动了两下,瞬间举起双手,干脆道:

        “我投降!”

        傅靑海都有些愣了。

        这么熟练,你是法国德莱尼人吗?

        傅靑海保持着枪口对准这个德莱尼女人,手指搭在扳机上,淡淡道:

        “我没听说过轮回世界还有投降的。”

        “有。”德莱尼女法师肯定地说道,“魔兽世界盛产各种魔法装备,我用我身上的所有装备,来换我一条性命。”

        傅靑海道:“我打死你一样可以得到这些装备,还有同化点数奖励。”

        德莱尼女法师道:

        “我的灵魂会在死前诅咒我身上的所有魔法装备,诅咒它们永远无法被别人使用,相信我,我身上魔法装备的价值远远超过杀死我所获得的同化点数。”

        傅靑海摇摇头,道:“这不符合逻辑,如果你身上的魔法装备很强,你为何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这般田地指的就是现在躲进一处管道裂缝里然后被人拿枪指着脑袋。

        德莱尼女法师平静道:

        “因为我哥哥是轮回社团零界公会的高阶议员,所以我可以获得超出我实力范围的魔法装备,这没什么值得羞耻的。”

        说完,德莱尼女法师看傅靑海不为所动,女人面露疑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零界公会?”

        傅靑海没说话。

        因为他确实不知道零界公会是个什么杰宝。

        德莱尼女法师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神情似有所悟,看着傅靑海诚恳地说道:

        “难怪,战锤40k宇宙是刚刚开放的轮回主世界,你一定是新人对吧……我,我无意冒犯,我只是想说,作为新人,你真的很强了,但是零界公会在艾泽拉斯已经深耕多年,高级玩家数不胜数,你觉得我弱,是因为我等级还很低,可是魔兽世界宇宙的体系并不弱,放了我,你可以获得我所有的装备,以及零界公会的友谊。”

        傅靑海淡淡道:

        “我无法相信你说的所有话,我只相信我手里的枪,一旦我扣下扳机,轮回世界就会给我答案。”

        德莱尼女法师举起一只手,说道:

        “那我发誓,我以世界秩序铸造者、万神殿泰坦、织梦者诺甘农的名义起誓,我所言句句为真,若有违背,我所倚仗的奥术力量将全部背离我而去!”

        说完,她手里萦绕着莹莹蓝光如绸带般旋转升腾,伴随着星光点点。

        嚯,这玄奥神奇的一幕把傅靑海看得眉毛一挑。

        玩魔法的就是酷炫,不像阿斯塔特们这么粗鄙。

        发完誓,德莱尼女法师将自己的耳环、项链、手镯、戒指全部取了下来,这些装备上都或多或少都萦绕着些许光芒,不似凡物。

        德莱尼法师将它们堆成一小堆放在了傅靑海面前,说道:

        “你拿走吧,即便你拿走了之后又反悔杀了我,我也认了。”

        傅靑海保持着枪口对准德莱尼女法师,弯腰将这堆零碎首饰捡起,放入手雷包中。

        德莱尼女法师依旧面色平静地坐在地上,仿佛已经认命。

        心里想的却是:你要是敢出尔反尔,老娘下一条命复活了就去轮回论坛上挂你,说一个战锤40k宇宙出身的白甲星际战士是个无信之人,让零界公会的人看到你就杀。

        傅靑海装好首饰以后,深深看了德莱尼女人一眼,将电浆手枪插回腿甲一侧,转身离去了。

        “呼……”德莱尼女人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看着傅靑海远去的背影,忽然开口喊道:

        “我是零界公会的奥丽薇亚·梅尔维尔,你是谁?”

        傅靑海头也不回,摆了摆手:“青山,没有社团。”

        ……

        傅靑海其实拿不准德莱尼女法师到底是变了个魔法戏法来骗他,还是真的起誓了。

        这个不是傅靑海选择放过她的理由。

        德莱尼女人面容姣好,身材炸裂,胸挺腿长,皮肤还是蓝色的,腿是蹄子,头上还长角……等等这些当然也不是理由。

        是傅靑海始终觉得,出门自带三条命的轮回者们,真的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德莱尼法师的话给他提醒了一点。

        轮回者们之间,不是简单的打打杀杀你死我活,会有恩怨,有组织,有江湖。

        倒也不谈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之类的屁话,傅靑海单纯想通过放德莱尼女法师一命这件事,来看看轮回世界的玩家社会究竟有多大的能量。

        是完全依附于各个轮回世界的本地土著,还是已经自成一派超然物外?

        走着瞧。

        ……

        面前是四通八达的分叉走廊。

        傅靑海缓缓蹲到一处墙角,那里有一滩微不可查的干涸血迹。

        傅靑海伸手蘸了一下血迹,脱下头盔,将手指放入口中。

        细细品尝,位于傅靑海脊髓中的基因检测神经一激灵,瞬间启动,开始分析这段序列片段。

        傅靑海脑海中“看”到了自己一瘸一拐,身披棕色巫师袍,在三条分叉口中选择了最右边那条后仓皇逃窜的模糊画面。

        是你呀……傅靑海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起身,戴上头盔,傅靑海朝着最右边那条走廊走去。

        刚刚进入走廊中,傅靑海的目光就捕捉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身影。

        傅靑海迅速冲上前,扫视整条走廊。

        安静的走廊空空如也。

        嗯?

        刚刚明明看到了一道身影闪过,傅靑海心中疑惑。

        忽然,他心念一动,迅速切换头盔护目镜的显示方式,改为热成像视图。

        然后就看见了在左前方的走廊墙壁上,一个紧紧贴着墙根站立的红心黄边的人形轮廓。

        ……傅靑海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傅靑海假装没有看见,端着爆弹枪,缓步向前走去,还警惕地左右扫视。

        在路过那个人形轮廓身边时,傅靑海豁然转身,一把扣住了他的脖颈,抬手一枪将捏着短魔杖的那只手打断,断手连着魔杖一起掉落在地上,扔下爆弹枪,傅靑海一把扯开了覆盖在男人身上的披风。

        一个身穿棕色巫师袍,不断挣扎着的英俊卷发男子显现出了身形。

        傅靑海扣住他脖颈的那只手,手指向上用力一捏,却听“咔吧”一声,巫师男子喉咙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用力过猛了……傅靑海原本打算捏开他的下巴,将舌头拔了,却没想没收住力一下子把巫师男子的整个下巴都捏碎了。

        但结果都一样,他说不了话了。

        在整个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有能够无声施法的巫师,却没有能无杖施法的巫师,强如邓布利多和伏地魔,都得借助魔杖来施法。

        理论上来说傅靑海将巫师男子持杖的手打断就足够了。

        但是事情不绝对,所有欧洲系出身的巫师都必须使用魔杖来施法,但是在j.k罗琳公布的全球十一所魔法学校中,位于非洲乌干达的瓦加度魔法学校,就不使用魔杖来施法。

        欧洲的巫师们发明魔杖的时候,非洲的巫师们还没有和他们建立起交流。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傅靑海按照其他魔法世界观里的施法设定,直接将巫师男子的舌头拔了。

        物理禁言术。

        这个英俊的褐色卷发巫师,腿本来就没了一截,手又被打断了一只,下巴还被捏碎了,他眼中含泪,痛苦地支吾出声:

        “卧……透…翔,放…蝈……沃。”

        傅靑海一把扯下头盔,将脸凑到巫师男子的耳边,压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要你把杀死阿斯塔特赚得的每一点同化点数,都给我吐出来!”

        “咔。”巫师男子的脖子被生生折断了。

        傅靑海没有接受他的投降。

        这个人采用了极其不光彩、极其卑鄙的手段收割了星际战士的性命。

        但这不是傅靑海记恨他的原因。

        傅靑海自己本身也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是他杀死了呼玛尔。

        呼玛尔固然不服傅靑海,但呼玛尔始终是傅靑海的战斗兄弟,虽无领导之威,却有同袍之情。

        傅靑海相信,虽然呼玛尔对自己成为上尉和战术小队指挥官颇有微词,但如果出现危险,呼玛尔依然会毫不犹豫地挡在自己面前。

        傅靑海静静站着,看着地上巫师男子脸上凝结着的痛苦表情,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回想起了很久之前,在短剑号上,自己和窝阔台相对而坐,盘膝冥想。

        窝阔台告诉他:我们要杀死我们的敌人,但我们不要折磨我们的敌人。

        折磨敌人不是巧格里斯战士的作风,有悖于一名高贵战士的品格。

        你死得很痛苦……但我没有故意折磨你。傅靑海看着巫师男子的尸体,心中暗暗想道。

        你对我使用了钻心咒,但我仍然不打算折磨你。

        这一刻,傅靑海仿佛感觉到了,来自自己星际战士基因种子中的某些东西在萌芽。

        …………

        ps:感谢,十里广,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