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仙子很凶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鸟鸟从不让人失望

第十二章 鸟鸟从不让人失望

        滴答……

        滴答……

        水珠落下的声音,在耳旁轻响。

        脑子里浑浑噩噩,也不知失神了多久,思绪才逐渐恢复。

        记忆停留在雪鹰自爆的前一刻,依稀记得当时竭尽全力格挡冲击,还被人抱住了……

        眼皮沉重的像两块石头,缓了片刻,才睁开了一条缝。

        正上方,是一张近在咫尺的女子脸颊。

        女子长着一双桃花眼,容颜美艳无暇,纯洁的好似天仙圣女,但似笑非笑的唇角,让整体气质看起来又有点妖气,似乎随时都在宣示——姐姐有一百种方法把你那什么……

        ?!

        左凌泉猛然清醒过来,茫然的眼神变成了惊疑。

        所处之地,是一个环境清雅的房间,墙上挂着诗词书画,屋里放着琴台画案,露台上还有个计时的竹质水漏,滴水的声音便是从水漏中发出。

        梅近水站在竹榻旁边,俯身低头,打量躺在枕头上的男子,些许青丝自耳畔自然洒下,几乎扫在了左凌泉脸上。

        左凌泉穿着白色睡袍,在枕头上平躺,睁眼发现近在咫尺的梅近水,反应和知书达理的小姐,一觉醒来发现床前站着个浪荡子差不多,当时就惊了。

        左凌泉想翻身而起,但一起身肯定和梅近水来个亲密接触,指不定这疯批婆娘还捂着脸来句“左公子,你怎么能这样?”,所以没起身,转而第一时间查看身体。

        身体有些酸痛,受了点轻微内伤,但并没有伤筋动骨,应该是忘机修士自爆金身,气海和神魂之力同时炸开,把他给震晕了。

        左凌泉暗暗松口气,但马上又察觉不对——他衣服怎么换了?

        梅近水嘴角始终带着笑意,抬手在左凌泉眼前晃了晃:

        “清醒了没有?”

        左凌泉刚苏醒,脑子确实有点迷糊,随着神识逐渐清明,他脸色也严肃起来,往侧面挪了些,才坐起身来,摸了摸胸口:

        “梅仙君,你……”

        梅近水站直身体:“你不会恩将仇报,觉得本尊趁着你昏迷不醒,把你生米煮成熟饭了吧?”

        左凌泉知道男人昏迷的情况下,最多亲亲摸摸,不可能进去……

        梅近水道行这么高,也说不准……

        我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左凌泉摸了把脸,压下乱七八糟的思绪,低头看向衣裳:

        “我衣服是梅仙君帮忙换的。”

        “不然呢?”

        “额……”

        梅近水虽然曾经看过左凌泉,但那是形势所迫,还不至于主动去鉴赏这小淫贼的身体。她见左凌泉,直接抬指轻勾,左凌泉身上的白色睡袍,就变化成了一袭黑色公子袍:

        “都山巅仙尊了,观念还停留在凡人,看来你这境界冲的确实有点太快了。”

        左凌泉想想也是,略微吐纳两次,压下心中杂念后,拱手一礼:

        “是我得罪,梅仙君勿怪。方才多谢梅仙君出手相助。”

        梅近水有些好笑:“替我办事,被打晕还谢我,怪不得能勾搭那么多女子。”

        “……”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懒得在搭理这把礼貌当成讨好的婆娘,他转眼望向周边:

        “团子呢?”

        “叽……”

        团子从露台外探进来脑袋瓜,望了左凌泉一眼,委屈巴拉,看模样似乎是在说——鸟鸟闯祸了,但鸟鸟也是想帮你摆平阿骚,不要怪鸟鸟……

        ??

        左凌泉有些莫名,询问道:“团子怎么啦?”

        梅近水步履盈盈,走到竹榻附近的茶案旁坐下,拿起小案上的一本书,随手翻阅:

        “没什么,就是你昏迷了,团子无聊,想看书,让本尊帮它取了一本。”

        ?!

        看着书籍封面上熟悉的书名,左凌泉脸色一白。

        虽然现在还活着,但感觉人生已经到此结束了!

        梅近水优雅侧坐,如同久居深闺认真读着典籍的书香小姐,慢条斯理翻过书页:

        “我书读得不多,不过顾名思义的本事还是有些。书上的左大剑仙,应该指的是左公子吧?这梅姓妖女又是谁呀?”

        左凌泉坐在竹榻上,神色云淡风轻,内里心如死灰,只觉得接下来几年,要给团子改善伙食,多吃谷子少吃鱼干了。

        “嗯……此书是闲来无事,在雷霆崖陪着秋桃购置,她想看……当然,我也不是把责任往秋桃身上推,我买来……嗯……只是批判一下,梅仙君想来也看得出,这书上写的,一点都不像我,更不像梅仙君……”

        梅近水微微颔首:“就这受气包的模样,更像莹莹,确实不像本尊。不过男人和你区别真不大,好色入命,偏偏又道貌岸然装君子,夺了梅姓妖女的身子,还逼人家改邪归正从良,不从就用各种手段调教……”

        左凌泉听着书评,只恨梵天鹰不够狠,没把他随身物件炸个稀碎!这时候被逮住了狐狸尾巴……

        不对,狐狸尾巴……

        左凌泉心如死灰,试探性问道:

        “梅仙君取书的时候,没动其他东西吧?”

        梅近水舔了下指尖,把书翻过一页:

        “本尊又不是没教养的女子,岂会随意翻动他人私物。”

        “哦……”

        “不过你摆那么整齐,本尊想不看见,实在做不到。那些花花绿绿、衣不遮体的小衣亵裤,还有乱七八糟的物件儿,看的本尊是叹为观止。这书上的伪君子和你真人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玩的太清淡了。”

        “……”

        左凌泉饶是铁打的心智,老脸也挂不住了,想了想,直接躺平,倒在了枕头上:

        “额……有点头晕,梅仙君你先看,我休息一会儿。”

        梅近水合上书本,放在一边,望向闭目装死的左凌泉:

        “你在本尊屋里乱来,折腾本尊的眼睛,又私底下收藏这种亵渎本尊的书籍,想装死当没发生过?本尊凭什么饶了你呀?”

        “这次帮忙斩妖,左某分文不取,此事一笔勾销……”

        “梵天鹰纵容兄弟屠戮凡人,其罪当诛,你斩妖除魔是履行正道侠士的职责;义不容辞的事情,拿来当筹码还账,不合适吧?”

        左凌泉睁开眼睛,微微摊手:“那梅仙君想让我如何?”

        梅近水手儿撑着侧脸,微笑道:“我能把你如何?你不肯走本尊的道,我总不能真放下身份用美人计,用了你也不会改变初衷,等同于白给……”

        “叽……”团子再次探头,嘀嘀咕咕,意思肯定是——那可不一定,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左凌泉知道梅近水在开玩笑,他无奈道:

        “梅仙君,你们正邪打架谁对谁错,和我半点关系没有,我只看结果。九宗歌舞升平,再穷的地方都能吃饱饭,是莹莹和玉堂的功劳,我在九宗长大,无论外人怎么说,我只认自己看到的情况,只会跟着玉堂走。

        “当然,如果有一天,我发现玉堂走错了,我会按照自己想法走。但前提得我亲眼看到,你怎么劝都没用,我认准的事情,玉堂都劝不动我,你不说用美人计,抱着孩子威胁我,我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天王老子都拦不住。”

        梅近水眨了眨眼睛,赞许点头:“向道之心稳如山岳,确实有仙帝之姿,可惜就是所向之‘道’太过顾家。”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境界就‘齐家’这么高,守住了家才会去做更多,家没了,人间岁月静好与我何干?老剑神说我心性近妖,玉堂知道九洲大势不敢交于我手,你或许也觉得如此,但我不想改变。求道之人,往往都是如此偏激,能全心中之道,成仙、成妖、成神、成魔,不过都是外人的评价,对自己来说,都一样。”

        梅近水安静听完,轻轻笑了下:

        “你现在这模样,是真像个心怀大道的仙君了。如果不是瞧见过你小淫贼的模样,还发现这本窥伺本尊的闲书,本尊指不定真被你这伟岸坚毅的表象给骗走了芳心。”

        左凌泉眼神灼灼的表情一僵,偏过头来:

        “梅仙君,咱们论道就论道,这话挺破坏意境。”

        梅近水微微耸肩:“论道就得敞开心扉聊,光聊大道却抛开实际,那不成空谈了。”

        左凌泉很是无奈,想了想只能退而求其次:

        “和梵天鹰一番血战,我忽然想起来幼年看到的几首诗词,梅仙君想不想听听?”

        ?!

        梅近水的面容,肉眼可见的多出了一抹喜色,就像小孩子看到了糖。

        她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色,把杂书也收进了袖子,起身把琴案抱过来,放在露台上,又取出了古琴‘海月清辉’。

        “不用这么隆重吧?”

        “你记的诗词,每一首都是名传千古的杰作。这种东西问世,不亚于铸剑师铸出仙剑、琴师打造出仙品名琴,我没有沐浴焚香,都觉得太过失仪,这算什么。”

        “好吧……”

        左凌泉没有再装死,从竹榻起身,走到露台上。

        两人所处之地,是一座大雪山的山巅,下方可以瞧见参差错落的建筑,还有一个湖畔种着梅花的冰湖,从景色来看是向阳山主峰,梅近水的私人洞府。

        梅近水在山巅露台摆好琴案,气质都变成了不染烟尘的九天仙子,眼神示意左凌泉坐下。

        团子成功让左凌泉社死,可能晓得泉泉不高兴,这时候特别乖,左凌泉出来后,就跳到肩膀上磨蹭脸颊。

        左凌泉在梅近水不远处坐下,眺望无边无际的荒凉雪原,稍微回想,开口道:

        “烛龙栖寒门,光曜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

        梅近水在找‘意境’,尚未弹曲,斜依画案用手撑着脸颊,侧目凝望左凌泉的脸颊,眼神专注,此情此景,像极了倾慕逍遥才子的倾世佳人……

        ------

        另一侧,鹰啼谷。

        终年荒无人迹的连绵雪山,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化为了废墟,废墟中间是一个方圆数里的巨大圆坑。

        千只体型大小不一的雪鹰,在寒风中停泊在山野之巅,眺望大坑的中心,鸟瞳中皆带着几分哀色。

        而大坑的正中央,有数道身影肃立。

        站在最中间的,是背着佩剑的黑衣男子,沉默不言,气势依旧让人胆寒。

        而周边的十余道身影,半数是人形,剩下则是熊豹狮虎,体型最小都有百丈长短。

        所有身影中,体型最大的,是一只浑身金毛头带‘王’字的锦纹虎,四肢如同通天柱,体型好似山丘,站在妖族群雄中鹤立鸡群。

        锦纹虎自己取名‘王魁’,但这名字不霸气,妖族还是喜欢称其为‘金魁大王’。

        金魁大王在北狩洲妖族位列老三,但势力其实远比梵天鹰大。

        梵天鹰跌落王位后,就深居简出尽量收敛羽翼,也没打过架,能位列老二纯粹因为老任妖王的资历。

        金魁大王则是在藤笙继任妖王后,从底层杀上来的仙家巨擘,按照妖族惯例,它是下一任妖王挑战者。

        和梵天鹰一样,藤笙位列仙君威慑力太大,金魁大王怎么修炼都没把握挑战,所以一直表现的很乖巧,算是藤笙的得力战将。

        而梵天鹰一死,结果就不一样了。

        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道理,再蠢的大妖都会明白。

        藤笙若是容不下老王梵天鹰,又岂会放任它这只‘卧榻之虎’继续在身边安睡?

        金魁大王发觉鹰啼谷异变后,赶过来的路上,就召集了麾下所有大妖,在外围等候,心态基本上也和梵天鹰一样——藤笙想杀它,那就是生死之战,一战定妖王。

        此时金魁大王站的离藤笙很远,猩红双瞳始终锁定在藤笙身上,而其他所有大妖,也都和两位妖族巨擘保持距离,其意思不言自明。

        藤笙站在圆坑之中,看着废墟之中被剑气削切出来的碎石,沉默良久后,开口道:

        “无论你们信与不信,此事都不是本尊所为,有人暗中做局,想挑起妖族内乱,望你们能看清形势。”

        其他大妖都是沉默不言。

        金魁大王往前踏出一步,示意直接贯穿山脉的剑痕:

        “能有此等剑势的修士,世上有几个,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藤前辈若是记不住,本尊替您数一数:剑神黄潮、妖王阁下,东洲江成剑算半个、东洲左凌泉算半个、道教那位剑道巨擘算半个。这五名剑修之中,藤前辈觉得是谁在背后做手脚?”

        能剑斩忘机的剑修,九洲加起来就这么几个,武修仙君或许能做到,但绝对没有那种锋锐到舍我其谁的恐怖剑意。

        鹰啼谷位于北狩洲大后方,三个‘小剑修’胆子再大也不敢往这儿跑;剑神黄潮冒这么大风险深入敌腹,为什么不直接杀藤笙?而剩下一个又有动机又有实力的剑修,就只剩下藤笙了。

        藤笙知道说剑痕出自左凌泉,妖族群雄也会认为他铲除逆党后,把责任往东南三洲身上推。所以开口道:

        “本尊说过妖族皆兄弟,不会妄动刀兵。即便要铲除梵天鹰,本尊也会以剑道行事,给它挑战的机会,而不是暗杀。本尊会把罪魁祸首的人头拿来,祭奠梵天鹰在天之灵,诸位都散了吧。”

        诸多大妖对这个答复,显然不放心,现在大家都在,藤笙翻脸还有的打,各自回家,藤笙挨个点名一个个杀,谁挡得住?

        金魁大王往前踏出一步,显出了凶相:

        “藤前辈,您做了三千年妖王,按照规矩,得给晚辈机会。既然事情出了,为了让妖族群雄安心,要不您和我打一场。输了死在你剑下,我乃至妖族群雄都不会有怨言;若是和梵天鹰一样,莫名其妙死在深山老林,我想在场没谁会服您这不敢接战,靠暗杀保住权势的‘妖王’。”

        在场所有大妖,都望着藤笙。

        藤笙身为仙君,肯定有斩杀金魁大王的实力。

        但藤笙刚死一个老二梵天鹰,明知梅近水卸磨杀驴、左凌泉就在附近,还内斗消耗实力,把老三金魁大王打残,和自断左右臂有什么区别?

        梅近水、左凌泉怕是会在暗处捧腹大笑看戏。

        藤笙没有拔剑,转身走向山外:

        “本尊以剑心立誓,必将罪魁祸首的人头拿来祭奠梵天鹰,尔等各司其职,勿要被外人挑拨自乱阵脚。”

        说完消失在了原地。

        金魁大王目送藤笙离去,藤笙不接战,它其实也虚,不敢硬来。

        毕竟梵天鹰真是藤笙杀的,也说明藤笙有无伤杀梵天鹰的实力。

        金魁大王沉默良久后,看了眼废墟之间散碎的白色羽毛,又看了看身上的金色毛发,转头带队无声离去……

        -----

        父母忽然回来了,习惯一个人码字,家里有人进不了状态,又得租房子搬去外面,唉……都写到最后了,为啥诸事不顺这么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