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轩辕七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五章 华清池

第一百九五章 华清池

        众人点头猜测,表示认同。

        朱颖自始至终观察着在场的七杀众人神态,见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思索着眉头说道:“霍大哥,既然现在已经知道有人想要销毁肖承峰的尸体,我们该有的保护措施还是得有,可不能再出了什么差错。”

        清水旗的黄旗主说道:“朱姑娘说的不错。”转而又对身旁的那名七杀弟子中的两位,说道:“冯兄弟,余兄弟今晚就麻烦你们两位看守尸体了,明天我和张兄弟,后天再做安排,大家轮流看守。”

        朱颖道:“不可!这具尸体实在太重要了,我们还是四人一组,轮流照看的比较好,两人前半夜,两人后半夜,相对也精神很多。”其目的是怕隐藏在七杀殿奸细有所作为,四人一组,两人休息,两人精神满满的看守,也能起到监视的作用。

        众人没有意见点头说好。

        散去后,霍林满是不解的跟着朱颖,待众人都回了房间,他小声问道:“颖儿,你为什么……”

        朱颖摆了个“嘘”的手势,瞧望了一眼四周,带他走进自己的房间。

        凭他二人的洞察,不可能有人成功偷听,当然,土系之绝除外。

        霍林再次小声疑惑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出内奸的事情?”

        朱颖坐在桌前,小声的回道:“你刚任七杀掌门一职,不宜做这些事。”

        霍林跟着坐下,不解道:“什么意思?帮他们揪出七杀殿的内奸难道不好吗?还有,之前你不是不让我说出花图纹身的事情嘛,现在又为何直接告诉了他们?”

        朱颖沉了沉眉头,瞧向霍林,道:“你也看到了,这次虽然我们打草惊蛇,但也确实证实了这次和我们一同出来的七杀殿人有假姜瑜那伙人安排的奸细。而肖承峰身上的花图纹身最迟明早就能暴露。按理来说,那人今晚暴露了行踪,应该会自行离去,可是他们却一个人也没少。这说明什么?说明那隐藏在七杀殿的奸细根本就不怕被我们找出来。而我也因为他的这番做法,不太确定自己判断了。心想,难道就只有金钟之体的身上纹有这种花图?而那隐藏在七杀殿的奸细和肖承峰的身上并没有?所以我才证实一下自己的推断,之所以让你当众证实,一,是因为我们今晚守株待兔的计划失败,对方已经有了防备,以他今晚的小心谨慎,我们要再想出其不意的抓住他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纹身的秘密不需要再隐瞒。二,我也是想证实自己的判断,看看假姜瑜那伙人的身上到底是不是都纹上了这种花图,随便也想观察在他们之中,有谁会因为花图纹身的秘密暴露而按捺不住情绪露出破绽。只可惜我低估了那人的心里承受能力,没能察觉出任何异样。三,我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那个奸细,秘密终将藏不住,好让他知难而退。”

        霍林听后似乎明白的点了点头,但仍有不解道:“既然已经证实了花图纹身的秘密,那当时我直接把有内奸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都把衣服脱了检查不就行了吗?”

        朱颖道:“我刚刚不是才说过嘛,花图纹身的秘密肯定是藏不住。而那隐藏在七杀殿的奸细明知如此,却还留下,想来他必有置死地而后生的绝招。虽然你对七杀殿的人有救命之恩,他们也都很敬重你,但你终究是个外人,如果今夜你因为怀疑他们,并一一脱衣检验,如果能找出了那人,自是最好不过,但若找不出,这件事将会成为你们之间可有可无的隔阂。倘若被那内奸抓住这点,暗中挑拨,对你在七杀殿的印象有很大影响。”

        霍林听后不禁皱起眉,不由而想起肖承峰曾经一脸关怀劝说自己离开轩辕门时的情景,似乎明白了其中利害关系,心想:“颖儿想的可真多,而且处处都是在为我着想。”小声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朱颖沉默了一会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但愿那个奸细能如我所说,知难而退。”

        霍林愁了愁眉头道:“那他如果不走呢?”

        朱颖神色一正道:“是狐狸总会露出马脚,他如果还敢赖着不走,我们就想办法把他揪出来。”

        霍林见她忽然自信的神态,不由而然也跟着自信道:“好!”随后二人又聊了一会,霍林便离开了房间。

        次日清晨,众人客栈门前相聚,霍林见这次从七杀殿带出来的一十五人,仍然一个没少,不免与朱颖相对一视,暗皱眉头。

        为了不节外生枝,朱颖建议尽快把尸体送往轩辕门,先证霍林残害同门的清白。

        众人赞同,启程出发,途径汝阳县时,正逢入冬之际,天气骤然降温。众人来到一处热闹之地,这儿山石成林,有不少的人家和店铺,有点风景之地的意思。

        朱颖望着一座大门敞开的大院,门匾上面写着“华清池”三个大字,微微笑道:“难怪这里山明水秀,住满了人家,原来是有这样一处逍遥之地。”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明其意,只见那儿有很多人进进出出。

        霍林从小饱读诗书,一见“华清池”不由念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柳升月赞道:“好诗呀!想不到咱们的殿主,不光武功盖世,就连文采也是无人可比。”

        霍林笑道:“柳大哥说笑了,这诗不是我写的,而是出自前朝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小的时候我有看过。”

        冷沁颇爱这两句道:“那这两句是何意思呀?”

        朱颖抢答道:“《长恨歌》主要叙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而这两句写的是她在华清池洗浴的事情。”

        冷沁道:“这样说来,杨贵妃当年就是在这里沐浴的了?”忽然也想体验当年大唐第一美人的待遇。

        朱颖笑道:“那倒不是,想来这儿的老板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故而以此典故为名,吸引周边的顾客。”

        霍林反应,心想:“是了‘华清池’是当年的皇家浴池,这里以‘华清池’命名,想来也是一处天然的温泉之地,颖儿的意思,是想我让大家一起去泡温泉,从而找出那身上纹有花图的人吗?”目光不由地一扫众人,说道:“华清池是一处温泉汤池,当年唐玄宗赐浴杨贵妃之所,形似盛开的海棠,又名海棠汤池,被视为皇家浴池。虽然此华清非彼华清,但既然让我们遇上了,大家还是不要错过这传名盛久的温泉浴池。”

        众人听的大喜,如今正逢寒冬之月,身上早已尘垢满身,既遇得所谓的皇家浴池,大家自是想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当年杨贵妃的待遇。

        霍林见七杀殿的一十五人积极配合的样子,不免与朱颖相对一视,心想:“难道那人就不怕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