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月城风霖在线阅读 - 第62章 我还活着

第62章 我还活着

        叶子凋零后打着旋落了下来,风吹进窗户有些冷,男人把窗户关上,细微的动静,惊动了床上的人,他刚一转身,就看见床上的人坐了起来。他难得放低声音带着几分僵硬和一丝温柔说:“醒了?”

        “大师兄——”七月花木讷地叫道。

        绝城神思转了转,动了动唇,有点僵硬地开口说:“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像以前一般唤我的名字。”

        “啊?”七月花可能还没接受绝城态度的突然转变,她眼睛眨了眨,心中一喜,跳下床来,高声道:“我怎么记得,我以前都是叫你孟城哥哥。”

        孟凌绝,孟城,皆是他一个人。

        “随你。”绝城嘴角抿着一丝没有绽放的笑容。

        “孟城哥哥。”七月花叫了一声。

        “恩。”绝城应道。

        “孟城哥哥。”

        “恩。”绝城再次应道。

        “孟城哥哥——”七月花嗓音清亮甜美地高声唤道,她已经好久没有叫他孟城哥哥了,有这个机会,想要叫上千遍万遍。

        “你已经叫了两遍了。”绝城无奈又带着一丝欢喜地看着她。

        “不够不够,我要把过去十年里没有叫的日子都补回来。”七月花兴奋地不能自已,什么甜话此时此刻都能说的出来。

        “十年了啊!”绝城低下头,追忆往事一般地喃喃道。

        “孟城哥哥——”七月花突然大叫一声。

        “恩——”绝城抬起头来。

        “我喜欢你。”七月花笑意蹦出眼眶子,脸颊绯红。

        “我知道。”绝城道。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七月花一颗心跳到嗓骨子里,她等了十年,盼了十年,以前她总是跟在绝城身边,喜欢他又不敢告诉他,自从他突然离开后,她觉得后悔不已,为什么没能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那样,他会不会为了她留下来。只可惜,当她意识到她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时候,一切都晚了。遗憾落在心上,她总觉得苦闷,好想找一个发泄口,所以,她靠打听绝城的消息活过,她发誓,如果找到绝城,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

        她等了很久,绝城没有等来,却等来一个怪物,一个藏在她心里的怪物,她和她做了一个交易,只要她能帮她找到绝城,她愿意成为她的奴,为她做事。这些,只有她自己知道,就算到死,也只会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喜欢。绝城心里默默地说。

        绝城背转身,面上有些踌躇,他看着窗外说:“有闲工夫就多学习一些法术,脑子里不要总想着这些没用的东西。”

        “怎会没用呢,我喜欢你,如果你也刚好喜欢我,那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七月花着急地走到绝城的面前,她等他的答案等了这么多年。

        “如果我不喜欢你呢?”绝城道。

        “那我——”七月花瘪着小嘴,“那我还是会喜欢你。”

        “既然结果都一样,我喜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区别?”绝城看着七月花不情愿的娇俏模样,嘴角忍不住弯起。

        七月花闷着脑袋不说话,脸上委屈巴巴的。

        “外面天热,你就在屋内休息吧。”绝城转身欲走,腰间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七月花倔强的声音响起:“我数五下,如果你没有推开我,我就当作你喜欢我了。”

        绝城看着缠在腰间的手,一时无措,七月花已经开始数上数。

        绝城的手僵在半空,最后还是没忍心把七月花的手拿开。七月花突然把手松开:“我数了五下了,以后不管你再说什么,我都相信,你是喜欢我的。孟城哥哥,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不管你赶我多少次,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孟城哥哥,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出身富贵还是贫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一样的话,七月花说过很多次,他从小跟着父亲四处漂泊,尝尽人情冷暖,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七月花还执着地守在他身边。如果不是因为……他真的想守住他对她的承诺:沧海桑田,不离不弃。

        “好好休息吧。”绝城拨开七月花的手,从房门走了出去。七月花手中抓了个空,她缓缓地收起掌心,这一次,她总算又靠近了他一点点。

        幻月城的主城孤月城背靠魔月山,山后,一个巨大的月盘悬在半空,这不是真正的月亮,却有如月亮一般的光辉,洒照大地,整座城仿若白昼。魔月下面是一个魔池,魔月依靠池中源源不断的灵力供应。池中有四季变化,春夏池中灵力旺盛,魔月就十分明亮,到了秋冬,灵力减弱,魔月的光亮随之减弱,魔池灵力盛衰更迭,让魔族有了昼夜之分。秦风第一眼看到那永不落的“月亮”,心里就爱上了,他认识的一个人,喜欢与孤月为伴。她一个人,可以在房梁上,空守一轮明月,坐上许久,就好像永远在等一不归人。

        楼宇高耸,从窗户里,秦风可以清晰地看到被称为“魔泉”的大月亮,睹物思人,说的不过是如此。出来这么久,秦风的怨,秦风的痛一点一点被思念冲散,他甚至想着,只要能够回去,一定好好地守着那个人,哪怕,她并不爱自己,只要能在一个角落远远地看着她也是好的。

        这座楼叫做“半生予”,与一般的楼舍诸多不同,整座楼的构架就像一个小型的金字塔,塔尖是望月的最佳地点,也是“半生予”最金贵的地方。一个房间,应有尽有,全部用最好的玲珑玉石打造,就连睡觉的床,都是上好的白玉造。每一层陈列不同,格调也不同,最上面三层,有勾栏亭角,可在小小的一方抚琴望月。秦风从地放出来后,被安排在这样好的独一无二的地方,让不明秦风身份的人,生起了疑心。

        过了三天,秦风突然被请了过去,一路上,秦风在想,他会是幽罗的孩子吗?如果不是,就只有死路一条,可如果是呢,他当如何?

        修罗殿的屋檐,是一条长长的巨蛇,一块一块的鳞片金玉打造,正中间,有一颗绿色的夜光珠,就像蛇的眼睛闪闪发亮。这是一个带着一丝诡秘的大殿,大殿的梁柱上嵌着兵器利刃,彷佛等待着被处刑的人。一条黑色的绸缎铺满三十三级台阶,秦风拾级而上,殿门为他推开,他刚走进去,殿门就在他身后重重地关上。秦风面色不改地朝着蛇座上的人走去,然后突然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幽罗撑着脑袋靠在扶手上半寐,听到声响后,缓缓地睁开眼,默默地看着秦风,似在打量,又似乎只是看着他,在想着什么。

        秦风见她没有开口的想法,正欲先说些什么时,幽罗突然开口了。

        “你很像他,”短暂的停顿后,幽罗又说,“也像我。”

        秦风大惊,那日在祭台,那魂魄之言,竟是真的。秦风没有说话,突如其来多了一个娘亲,而且他的这个娘亲,还是魔族首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他不知道如何接受,更没有喜从中来的感动。只是,心里一直以来因为自己孤儿的身份而觉得缺憾的地方被填满了。

        “你怎么不说话?”幽罗疑思地看着秦风,心里猜了好几个答案。这个她所谓的孩子,瞧着陌生又熟悉。

        秦风低眉,又抬起头道:“你当初为什么抛弃我?”秦风看着陌生的娘亲,并不急于相认,他只想知道,一个人究竟在怎样的境遇下才会狠心丢下自己的孩子。

        幽罗轻笑,没想到,这就是秦风的第一句话,她当初的决定,如今已经让她母子二人恍如陌生人,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一点情分可言。可是,看着秦风,哪怕陌生,也让幽罗瞧着生出一种她无法控制的感觉,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一直冰冷如铁的心会因为有秦风的存在,开出一道柔软的口子。

        幽罗转移视线,似乎在回想当初的决定,片刻后,才缓缓道出:“魔族和异族之子,如果不遗弃,就只有死路一条。”

        秦风微微的震惊,却又觉得幽罗说的是在情理之中。听阿月说,魔族鲜少与外族来往,还经常与魅族之间发生战争。以前的魔族,内忧外患,水深火热,魔族如今的太平之年,都是幽罗一手打出来的。

        “我还活着。”秦风没头没脑地说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