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浩然山海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纵酒高歌 人生几何

第一百零三章 纵酒高歌 人生几何

        “前辈,来上两拳”

        “一轮明月,高高兴兴”

        “前辈承让了,满上满上”

        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赤云霞只觉得这酒喝下去,苦苦的。

        她拿起酒碗,朝阿青的碗自顾自地碰去,对着明月,饮下这一碗的难言,而后乘着月光,头也不回。

        阿青看着离去的赤云霞,将酒饮尽,再倒一碗,敬与明月。

        现在还能端着酒碗的都不简单,和尚好像是受欢迎极了,因而受到了村民们的重点照顾,不过一会儿,便看到一个踉踉跄跄的和尚,面带微笑,目视明月,有梵音高远,教化四方:

        “

        迷性见相,离相见性。

        有法有为,有法无为。

        有法有法,有法无法。

        如是布施,不住于相。

        ”

        和尚说完,晃悠悠走到阿青面前,喃喃一声:

        “既是如此,何以得法”

        也有些许醉意的阿青,只觉是耳目清明,玄之又玄,看了看月亮,而后闭上眼,缓缓答道:

        “

        明月皎皎,悬在天边。

        虽不能见,挂于心间。

        所谓障壁,不过心盲。

        如何见月?月何需见?

        法尚应舍,又何需得?

        皎皎明月,自在心田。

        ”

        那和尚开怀大笑:

        “阿弥陀佛”。

        眼见着和尚和阿青一对一答,众人也觉甚是有趣。

        那五雷真人赵无极,纵身一跃,腾挪至空中。

        有雷蕴于指尖,那雷电在空中串联成一行行文字,热烈地闪耀着:

        “

        移山拔树撼宇宙,

        驱雷掣电耀乾坤。

        道法敕令九万里,

        真人意气开天明。

        ”

        那舍离村的众人只认为是见了神仙,热烈地欢呼了起来。

        那离月见到这种场景,自然也不甘示弱。

        他曾经是顶着墨家第一天才名号的天之骄子,如今却成了晓组织的死亡执行官,在许多人眼中,这无疑是离经叛道,堕入下乘。

        可离月却从不那么觉得,甚至是根本不在乎。

        你们怎么想,关我屁事!

        一匹狼又怎么会在乎一条狗的想法,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会在乎狗肉好不好吃。

        离月将酒碗丢在一边,望向明月。

        那右手臂竟是直接弹出,而后更是分化成诸多零件,随着离月的念念有词,在空中构筑着每一个文字的象形。

        “

        明月清风一碗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自有奇峰百丈起

        逍遥快哉千里风

        ”

        随着离月念完,那文字飞速又被打乱,凝聚为手臂再次回到离月的身上。

        那众人都是连连叫好,包括老黄都忍不住鼓起掌来,大笑道:“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气象”。

        萧堇玉同离月碰了一碗后,将折扇丢出,而萧堇玉更是纵身一跃,踏扇腾空。

        自他为中心一股磅礴的浩然气勇然而发,白衣飘飘人如玉,皎月尚需逊三分。

        萧堇玉时而看看月亮,时而看看场下的众人,不紧不慢地将浩然娓娓道来。

        他念出的每一个字都在空气中凝结为实体,散发出耀眼的赤色光芒。

        阿青感受到萧先生的气势,也不由得一惊,还以为自己已经追上了他的步伐,如今看来,那萧堇玉始终如高山仰止,令人拜服。

        “

        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

        上则为日星。

        於人曰浩然,

        沛乎塞苍冥。

        其发贯日月,

        敢叫天下平!

        ”

        饶是素来看不上这正道之流的离月也用力鼓起掌来,这份狂傲,该当我离月三碗酒。

        其余众人也纷纷端起酒碗,向这萧堇玉杀来,还不无调侃地打趣道:

        “既然敢叫天下平,自然敢叫酒碗平”。

        还清醒的众人喝高了,再没有了拘束,自然也顾不得什么辈分了,全都喝成一片,自然也有人起哄道:

        “阿青小兄弟,大家伙也想看看你醉酒狂歌的姿态,听黄老前辈说起来,你可是吟得一手好shi”。

        阿青受到此番情绪感染,只觉得酒碗全是豪气,一饮而尽,自然也是豪气满怀,不吐不快。

        阿青踉踉跄跄,手中倒似握着刀一般,在月色下,纵情起舞。

        别有豪情冲云霄,此时无刀胜有刀。

        “

        自信人生二百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会当击水三千里。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天高难遮凡人眼,

        地厚难埋凡人心。

        我有一刀直向上

        敢叫头顶换青天

        ”

        语罢,阿青手中的无形之刀直直往上捅去,别有一股豪情直冲云霄,那澎湃的气势让那月光都跟着激动起来。

        老黄看着曾经的毛头小子,短短几个月便有了这般心境,那素来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是啊,前浪总该退潮,自有后浪呼啸而上。

        其余众人同阿青并不相熟,可听到他舞刀高歌才发现这个小子真不简单,他们看到一颗发光发热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光耀人间。

        喝到最后还能端着碗的那自然是十分难得了,其余人都在半梦半醒之间喃喃道:“满上,满上”。

        只有阿青坐在桥头,左手一个裴清风,右手一个黄天行。

        阿青喃喃道:

        “老黄,你个狗日的,亏我把你当兄弟,我以前只知道你爱吹牛批,那知道你竟然比你吹的牛批还牛批,那么牛批也不罩着兄弟,真是太不仗义了”。

        老黄却是笑着喃喃道:“你这不还没死么,哈哈哈,再说了,再牛批还不是被你一口一个狗日的唤着”。

        阿青想想也是,只觉是开心极了。

        时光突然停滞了下来,阿青看着身边的这两位老人,月色将他们的沧桑映得格外清晰。

        阿青突然难过了起来,清风温柔的替他擦着眼泪,阿青一边哭一边喃喃道:

        “老黄,天风军是不是要亡了,就算是你,也不行么”。

        老黄看着那泛着眼泪的阿青,转过头看向明月,喃喃回答道:

        “是呀,就算是我也不行,你也见识过天人的强大了,他们快按捺不住了,只为等那一个时机,我,终究还是老了,但今天我见到了你们,只觉得是时候了,你们都很好,这个人间交给你们,我很放心”。

        老黄语罢起身便离开,只留下被月光拉长的孤寂。

        阿青哭喊道:“狗日的老黄,等你回来喝酒”。

        自天边那浩瀚澎湃的刀芒破空,撕裂天地。

        阿青转头,才发现那众人皆是装醉,现在都齐齐站在阿青身后,拱手相送。

        送这一生狂傲骨,送这人间最风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