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西游记中的权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野猪妖怪

第八十一章 野猪妖怪

        那玄奘师徒二人又日夜兼程走了一段路……

        此时季节已经近春末,但还是春雨绵绵,玄奘和孙悟空也是走不快。

        这天,玄奘俩人走着走着,便碰上一条村子。只见:

        亭台楼阁成排连幢,家畜家禽成群结队。古树傍水葱茏如伞盖,青草遍地翠绿如新毯。炊烟袅袅香飘十里,鸡鸣犬吠悠然静逸。

        玄奘见天色又渐晚,对孙悟空说道:“悟空,此时天色已经不早。这——正好有一村庄,不如我们就此歇息一晚?”

        孙悟空额头青筋跳了一下,心想:“你说这话……不是废话吗?我就算想走,也要你肯啊……”想着,他笑着对玄奘说道:“师父说得甚是……天色渐黑,前方不知道多远才有人烟,甚是不安全……还是在这歇息一晚。在此,还可以化些缘,带些干粮,好过吃那些酸不啦叽的干涩果子……”

        玄奘听到孙悟空同意,甚是高兴,说道:“走,我们到村子里去……”

        孙悟空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说道:“师父,我们要找间大点的人家,不然这马、这行李都不好安置。”

        “自然。但是不知道这些施主们,好不好相与……”玄奘这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喊“妖怪来啦!快跑!”,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关门关窗的声音。

        有一个走得慢一点的,被孙悟空一把抓住,问道:“妖怪?哪来的妖怪?俺老孙正好有降妖伏魔的手段……”

        那人被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哆嗦得不敢说话了,只是十分惊慌地看着孙悟空。

        “嗯?你在哆嗦什么?难道没听见俺老孙问你话吗?”孙悟空又问道。

        “唉——”,玄奘忍不住叹了一声,心想:“这猴子,老是忘记自己是妖怪。再让他这么折腾下去,这人就死了……”想到这里,玄奘说道:“悟空,休得无礼,这位施主可以是想说,村子里有妖怪,让我们莫要进来……”

        那人见玄奘是一位和尚,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妖怪变的。但当下,他也只能点头接话,说道:“是是是……有妖怪,有妖怪……”同时,还试着拔开孙悟空的手。

        “哦?正好,它在哪里?今天我正好有点火气,正好找人消消气……”孙悟空放开那人,问道。

        “这这这……”这人说了半天,都说不出第二个字。

        “施主,别怕。我法名叫玄奘,法号叫三藏……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奉大唐王命,去西天取经的和尚。这是我的徒弟‘孙悟空’,他虽然样貌怪异,却是好人……”

        那人看了看玄奘,又看了看孙悟空,往后退了几步,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才小心翼翼地说道:“见过两位法师……小的叫高才,是这里高太公的家人。这里的村子叫高老庄,是位于乌斯藏国界之处。”

        “那看你这身打扮,是要远行?”玄奘把孙悟空赶到后面去,他独自问高才。他看这人头裹绵布,身穿蓝祆,持伞背包,敛裩扎裤,脚踏着一双三耳草鞋,像是要远行的样子。

        “是啊,我本是受我家老爷之命,出去找人来捉拿妖怪的……”高才说道。

        “捉妖怪?俺老孙在行,说来听听?”孙悟空又跳了过来,说道。

        “啊——”高才又被孙悟空吓了一跳。

        “啊——”玄奘也是吓了一跳,脸色铁青,忍不住喊道:“什么?!有妖怪?!”他虽然不知道另的妖怪是怎么样的,但是万一都像这猴子那么暴躁,可不好办。但看在对方是普通百姓的份上,还是说道:“施主,说来听听,我这徒弟有些对付妖怪的本事……”

        高才知道自己这是被这一人一妖缠上了,只好继续说道:“唉——这要从我那老主人那里说起……我那太公有个老?女儿,已年方二十岁,更不曾配人……三年前被一个妖精占了。那妖整做了这三年女婿。我太公不悦,说道这女儿招了妖精,不是个长法。一则败坏家门,二则没个亲家来往。一向要退这妖精。那妖精那里肯退,转把女儿关在他后宅,将有半年,再不放出与家内人相见。我太公与了我几两银子,教我寻访法师,拿那妖怪。我这些时不曾住脚,前前后后,请了有三四个人,都是不济的和尚,脓包的道士,降不得那妖精。刚才骂了我一场,说我不会干事,又与了我五钱银子做盘缠,教我再去请好法师降他……”

        “唔?!……你撒谎!你的前言不搭后语,道理都不通……”孙悟空抢道,“你说他那老女儿不曾配人,却是又招了个妖怪女婿;你们要那妖怪退亲,而那妖怪却只是不肯,不更伤你们性命,仅是两方不得见,可你们却是请人来捉拿降伏他……怎么看,都是错在你们,你们才是恶人……说!是不是还有什么内情?”

        “啊?这……可那是妖怪……”高才小心翼翼地低声回了一句。

        “唔?!俺老孙也是妖怪,怎么的?是不是要请人来降俺老孙。”孙悟空不可意了。

        “唔?!”玄奘被孙悟空的话说得一愣,心想:“这会儿,你又知道你是妖怪了?而且你头上不是带着个法箍吗?这猴子,都底是脑袋有病没病?”

        玄奘也不清楚这猴子的思维,不过为了这人的安全,说道:“我这徒弟有些脾气不好,不过有些本事……我们还是先去你们那里,再详细慢慢地说明白吧……”

        高才也知道被他们两个拦住,难出村了,也只好在前面领路到主人家。领他们师徒二人到了门首,回身说道:“二位……法师,你们且在外面稍上略坐坐,等我进去报主人知道。”

        高才入了门,径直往中堂上走,却是撞见高太公。

        高太公喊道:“高才,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我让你办的事呢?”

        “找到了……找到了……”高才听到高太公喊着就烦,连忙回答,“小的刚出街口,便见一个大唐和尚,带着……他的徒弟……前来问路,又问我要往哪去。我便将老爷的事儿与他们说了……他们十分热情,要与我们拿那妖怪哩……”

        “真的?那和尚是哪里来的?”高太公又问一遍。

        “他说是东土驾下差来的御弟圣僧,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高才应道。

        高太公听了,心情有点激动,说道:“既是远来的和尚,怕不真有些手段,不像以前的那些不济的和尚,脓包的道士,降不得那妖精……他们,如今在那里?”

        “现在门外等候。”高才答道。

        “走,去请他们进来。”高太公让高才赶紧跟上来。

        玄奘听到门响,回头望去,只见高才与一个戴一顶乌绫巾,穿一领葱白蜀锦衣,踏一双糙米皮的犊子靴,系一条黑绿绦子的老人家走了出来。他见气质不凡,便上前行礼。

        “法师客气了,老朽有礼了。听说两位有降妖伏魔的本事?”高太公问道。

        “不是我,是贫僧的徒弟。”玄奘连忙说道。

        “是我,是我,是俺老孙有降妖除魔的本事。”孙悟空突然窜过来,说道。

        “啊——!妖怪!”高太公被吓得一哆嗦,脸色大色,一时站不稳,向后倒去。

        “啊——”高才见高太公后倒,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接住。看到高太公没什么大碍,才放心。连忙把高太公扶起来。

        “啊——!”玄奘也被高太公突然的大叫吓了一跳,喝斥孙悟空:“鲁莽的东西,怎么突然窜出来吓人!”

        “啊——”孙悟空也突然被这些人的反应吓了一跳,但自己也是有些心虚,也就不说话了。

        高太公平复了一下神魂,拉高才到一旁,训斥道:“你这小厮怕不是想害死我?!家里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丑头怪脑的女婿打发不开,怎么又引这个雷公来害我?”

        高才心里虽然不爽,但也只能低头听骂。

        孙悟空在远处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红着脸大喊道:“老头,你空长了许大年纪,还不省事!若专以相貌取人,你便错了。俺老孙虽然长得不咋的,但却是有些本事……可以替你家擒得住妖精,捉得了鬼魅,拿得住你那什么鬼的妖怪女婿,还得了你女儿的自由身……如处便好……你何必谆谆以相貌为言!”

        高太公见这妖怪也是不简单,也是不敢顶嘴,便放过高才,来请那玄奘和孙悟空进屋。

        玄奘二人随着高太公进了宅子,放后了行李,栓好了马,便一同到了大厅。

        那猴子扯过一张退光漆交椅,叫玄奘坐下。随后他又扯过一张椅子,坐在旁边。

        高太公让高才去上茶,同时让四周的人退下去。高太公看了一下,确定所有的人都走了后,才说道:“适才听那高才说,两位是从东土大唐来的?”

        玄奘听了,念了一声佛号,说道:“便是。贫僧奉朝命往西天拜佛求经。因过宝庄,特借一宿,明日早行……”

        高老太爷脸色变了变,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有些阴沉着脸问道:“……二位原是借宿的,怎么又说会拿怪?”

        孙悟空嘿嘿一笑,跳上椅子,蹲在上面,抓耳挠腮地说道:“……因是借宿,又可顺便拿几个妖怪儿耍耍的,就当谢过借宿之情了。敢问府上有多少妖怪?”

        高老太爷脸色一疑,讪笑道:“天那!还吃得有多少哩!只这一个怪女婿,也被他磨慌了!”

        孙悟空听得只有一个妖怪,便哈哈大笑起来,跳到高老太爷身边,问道:“你把那妖怪的始末与有多大手段……从头儿说说我听,我好替你拿他……”

        高老太爷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们这庄上,自古至今,也不晓得有甚么鬼祟魍魉,邪魔作耗……只是老拙不幸,不曾有子,止生三个女儿:大的唤名香兰,第二的名玉兰,第三的名翠兰。那大的两个从小儿配与本庄人家,只有小的那个,想要招个女婿,指望他与我同家过活,做个养老女婿,撑门抵户,做活当差……”

        听到这里玄奘低声念了一声佛号,孙悟空也嘿嘿笑了一下,坐回椅子上。

        高老太爷又继续说道:“……不期三年前,有一个汉子,模样儿倒也精致,他说是福陵山上人家,姓猪,上无父母,下无兄弟,愿与人家做个女婿。我老拙见是这般一个无根无绊的人,就招了他。一进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门时,倒也勤谨:耕田耙地,不用牛具;收割田禾,不用刀杖。昏去明来,其实也好;只是一件诡事,他,有些会变嘴脸……”

        孙悟空说道:“怎么变法?”

        高老太爷说道:“……初来时,是一条黑胖汉,后来就变做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又有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脸就像个猪的模样。食肠却又甚大:一顿要吃三五斗米饭;早间点心,也得百十个烧饼才彀。喜得还吃斋素;若再吃荤酒,便是老拙这些家业田产之类,不上半年,就吃个罄净!”

        “只因他做得,所以吃得。”玄奘又问道,“那他可有动什么坏心思?”

        高老太爷说道:“吃还是件小事,他如今又会弄风,云来雾去,走石飞砂,唬得我一家并左邻右舍,俱不得安生。又把那翠兰小女关在后宅子里,一发半年也不曾见面,更不知死活如何。因此知他是个妖怪,要请个法师与他去退,去退……”

        “听起来,是这个妖怪不对在先……”孙悟空眼珠子转了转,又坐到桌子上,跷个二郎腿,笑道,“你说的这事,何难?老儿你尽管放心,今夜管情与你拿住,教他写个退亲文书,还你女儿如何?……咦嘿嘿嘿,啊哈哈哈哈……”

        高老太爷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为招了他不打紧,坏了我多少清名,疏了我多少亲眷;但得拿住他,要甚么文书?就烦与我除了根罢。”

        “容易!容易!你倒底是要放他,还是除了他?”孙悟空又跳到高老太爷身边,挠着手背,问道,“万一他又回来闹腾,俺老孙可不理那手尾……”

        “啊?这……”这时,高老太爷也不知道怎么答了。这妖怪女婿虽然坏,但也还不至死。

        玄奘这时候说话了:“你先去捉来,再管死活。”

        “啊对对对对……”那高老太爷连忙说道,“要甚兵器?要多少人随?趁早好备。”

        “行了。我自有兵器,也不需要帮手。你只需要保着我师父在此,便可……”孙悟空说道,“若是我师父不妥,大家都心理不要好了……”

        “悟空,休要多言,去干事……”玄奘听到这猴子又要开始恐吓别人了,便赶他出去了。

        “哼!老头,叫人,带路……”孙悟空喊道。

        “高才,过来,与我一同带小法师去那院子里。”高老太爷喊道。那高老太爷和高才两个人一起瞻前顾后、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磨磨蹭蹭地在前面领着路。

        看得孙悟空火气都上来,瞪着眼睛吼道:“磨磨叽叽的,那地方在哪里?俺老孙自己去!”

        “在那。在那!”高才指了指前面的一个方向。

        “哼!烦死了!”说完便超过高老太爷两人,向前跑去。高老太爷两人见状,没人帮他们壮胆了,也只好怪叫着地跟了上去。

        到后宅门首,孙悟空问道:“取钥匙来。”

        高老太爷拍了拍大腿,苦着脸说道:“……你且先看看。若是用得钥匙,却不请你了。”

        “行了,俺老孙知道了……”孙悟空走上前去,摸了一摸,原来是一把铜汁灌的锁子。他拿出金箍棒一砸,脱了锁,开了门扇,却见里面是黑洞洞的。他对高老太爷说道:“门开了,先带你女儿走吧。”

        “翠兰翠兰……”那高老太爷硬着头皮,壮着胆叫唤道。

        “爹爹……我在这里哩。”那高翠兰认得是他父亲的声音,才少气无力的应了一声道。她走出来,看见高老太爷,一把扯住,抱头大哭。只见这女子的确是娇小可人,我见犹怜。

        孙悟空听到哭声说烦,说道:“且莫哭!且莫哭!我先问你,妖怪往那里去了?”

        “啊!”那翠兰又被孙悟空这妖怪模样吓了一跳。

        “女儿莫怕,这是一位大唐法师的高徒,是来替我们降伏那妖怪的。”高老太爷一边偷偷擦了擦冷汗,一边解释道。这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信几分。

        高翠兰听父亲如此说,便壮着胆子说道:“不知往哪里去了。这些时日,天明就去,入夜方来。云云雾雾,往回不知何所。因是晓得父亲要祛退他,他也常常防备,故此昏来朝去。”

        孙悟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摆了一下手,说道:“行了,不消说了,你们走吧。老儿,你带令爱往前边宅里,慢慢的叙阔,让老孙在此等他。他若不来,你却莫怪;他若来了,定与你剪草除根。”

        孙悟空却念咒施法,变成高翠兰模样,独自个坐在房里等那妖怪。

        不多时,一阵风来,真个是走石飞砂。真是股恶怪风:

        来时无根无头,去时无垠无际。

        来时呼呼怪吼,去时呜呜鬼嚎。

        来时乌云漫天,去时飞沙走石。

        那阵狂风过处,只见半空里来了一个妖精,果然生得丑陋:黑脸短毛,长喙大耳;穿一领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裰,系一条花布手巾,一个猪妖模样。

        孙悟空眼珠子转了转,心里明白这个妖怪便是高老太爷的三女婿了。他变的高翠兰便睡在床上推病,口里哼哼啧啧?的不绝。

        那猪妖不知真假,想上前来亲热,却是被假高翠兰躲过。

        “好姐姐,你怎么的躲了?是不是今日有些怪我?想是我来得迟了?”那猪妖问道。

        “不怪!不怪!”那假高翠兰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声,“就是造化低了!”

        那猪妖怪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跳着脚说道:“你恼怎的?造化怎么得低的?我得到了你家,虽是吃了些茶饭,却也不曾白吃你的。我也曾替你家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耕田耙地,种麦插秧,创家立业。如今你身上穿的锦,戴的金,四时有花果享用,八节有蔬菜烹煎,你还有那些儿不趁心处,这般短叹长吁,说甚么造化低了!……我虽是有些儿丑陋,若要俊,却也不难。我一来时,曾与他讲过,他愿意方才招我。今日怎么又说起这话!”

        假高翠兰说道:“我父母平日里说……你这样个丑嘴脸的上门女婿,又会不得姨夫,又见不得亲戚,全没些儿礼体,还有那些怪风怪雨、鬼哭神嚎的……他还说要请法师来拿你哩……”

        那猪妖怪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睡着!睡着!莫睬他!我猪刚鬣自能对付……我有天罡数的变化,九齿的钉钯,怕甚么法师、和尚、道士?就是你老子有虔心,请下‘九天荡魔祖师’下界,我也曾与他做过相识,他也不敢怎的我……”

        “唔?认识北方‘真武大帝’那老玄武?……难道,这妖怪是大有来头?……”假高翠兰心想,但是她又接着说道:“他说请一个五百年前大闹天宫姓孙的齐天大圣,要来拿你哩……”

        猪刚鬣闻得这个名字,皱起了眉头,说道:“既然是这只孽畜,那我还是去了吧。我已投胎成猪形,实力不及当年……怕不是他的对手……”说着,这头猪妖便要走。

        那假高翠兰哪肯让他逃了,上前便要拉住他,却是被猪妖怪推开了。不得已,孙悟空现出原形,举棒向向猪刚鬣打去。

        听得后面有破风气劲,猪刚鬣闪身躲过,见是一只样貌丑陋的瘦猴子。顿时身子被吓了一颤,反手一钯,将孙悟空逼退,便快速驾云而逃。

        “唔?!呔——!妖怪!哪里逃?!”孙悟空见这妖怪逃得那么快,也是追了上去。

        那猪妖才赶了一半路,便被那猴妖赶上。双方立刻战在一块。只见:

        棒影密密如织网,钯风疾疾如扣罗。石猴腾挪百变身矫健,野豕不动如山稳如岳。金鸣器响如震天雷鸣,棒钯劲风使风云变色。

        这两只妖怪你来我往的,打了半天,不分胜负。这时候,那猪刚鬣心想:“怎么这只妖猴感觉也没多强……我现在实力大减,他也没办法一时间压制我……是不是这只猴子身上出了毛病?”他且战且退,向自己的洞府而去。

        那猴子也是不停地追赶,跟着来到一个穷山恶水之地。只见四周花草树木罕有,怪石嶙峋,还有阵阵腥臭和凶兽怪叫。其中还有些似什么仙界阵法。他心想:“这个猪怎么会这个,难道是那天庭想故意刁难我们,安插这只妖怪在此?”

        正在孙悟空思考的同时,那猪妖也是累得浑身难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心想:“这狗猴子,怎么这么能打,就不知道累的吗?俺老猪的手都差点被他震断了。不过,幸好回到家了。”

        那猴子对着那只猪妖喊道:“喂,猪妖,你是个什么来历,居然会用天庭的法阵?”

        “哼!你听好了……”那猪妖提了提裤子,抖了抖衣服,杵了一下那九齿钉钯,说道,“俺老猪是掌管十万天兵镇守银汉的天蓬元帅下凡转世。天庭有哪个神仙不知我天蓬元帅的名号。”

        “呵!天蓬元帅?还转世下凡?就你这猪样,谁信呢?”孙悟空忍不住笑了。

        听到孙悟空如此笑话自己,猪刚鬣顿时就上火了,吼道:“你这遭了瘟的弼马温,当年要不是俺老猪另有任务,早就把你这疯猴子给打死了!”

        “唔?!你这头死肥猪,就那么想死吗?”说完,孙悟空又挥着金箍棒冲向猪刚鬣。

        “呵!我难道会怕你这无法无天的妖猴不成?”猪刚鬣也不乐意了,他念诀画咒,喊道,“阵起!”他布置在周围的法阵顿时运转起来,助他迎敌。

        只见一只浑身散发腥红妖气的怪猴子,和一头浑身涌出墨绿色妖气的野猪缠斗在一起。只见得:

        金箍棒,九齿钯,两个英雄实可夸:一个是大圣临凡世,一个是元帅降天涯。那个因失威仪成怪物,这个幸逃苦难拜僧家。钯去好似龙伸爪,棒迎浑若凤穿花。棒来时裂地飞砂,钯击时风急云涌。

        又是一场恶斗下来,那猪刚鬣借着法阵之力,与孙悟空战了个平分秋色。

        这时候,孙悟空也野了,退了开去,坐到一旁,问道:“死肥猪,话说你为什么成了这般模样?天庭不挺好的吗?”

        “呵,不小心坏了事,才弄成这样的。还不是因为你这死猴子闹腾害的。”猪刚鬣也是气喘吁吁地坐下说道。

        “放狗屁!老子都没见过你,你乱安什么罪名。”孙悟空不乐意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他娘的狗屁,要不是你一上天庭就坏了蟠桃大会和偷吃仙丹,又反抗天庭辑捕,还大闹天宫……能有后来的事?你不知道差了多少神仙受罚。”猪刚鬣拍着腿,气哼哼地说道。

        “放屁,这明明是你们天庭本来就有的问题,赖到我身上?”孙悟空反驳道。

        “就算是有问题,还不是你先点火的?”猪刚鬣指着孙悟空说道。

        “……可恶……那你不能重新上天庭?”孙悟空这次不反驳了,好像自己当初是有点过份了。而现在还嘴硬当初没错,万一……被人再次传到天庭,那就不好办了。

        “本来想的,但是后来又不想了。要在这里等人……”猪刚鬣眼珠子转了转,装着十分无奈地说道。

        “等谁呢?”孙悟空伸了个懒腰,说道。

        “要你管!还打不打?不打,俺老猪就要睡觉了!”猪刚鬣喊道。

        “打!肯定打!跟个取经的和尚借宿在高老头家,作为帮忙,就是除掉你……”孙悟空又站了起来,耍了个棍花,喊道,“来!”

        “慢着!”猪刚鬣一听是取经的和尚,立马喊停。

        “呵呵!死肥猪,你是怕了?”孙悟空问道。

        “我才不是怕你。我想问你,你刚刚说了‘取经的和尚’,是也不是?”猪刚鬣十分紧张的问道。

        “是的,我说了又怎么样?难道说了,这架,就不用打了?唔?!”孙悟空又问。

        “如果是西行取经的和尚,自然是不用打了。”猪刚鬣摆了摆手说道,“我也是奉菩萨之命,在此等候取经人的。”

        “你骗鬼呢?早不说,晚不说,在这个时候说,当我是傻子呢?”孙悟空不高兴了。

        “我有病?这是可以拿来玩的?我不怕被极乐净土的人找来?现在我没人罩着,我拿自己的命来玩?”猪刚鬣说道。

        “那你可有什么凭证?口说无凭,万一你使诈,伤了那秃驴,我怎么向极乐净土的人交待?”孙悟空也不傻。

        “有凭证,有凭证……你等等,我去洞里找找……”猪刚鬣便要转身进洞,但是又停住了,说道:“不对呀!我凭什么相信你是和取经人一同来的?你可有什么凭证?”猪刚鬣也不傻,反问道。

        孙悟空翻了个白眼,说道:“没有佛教那些人的指使,谁能揭了那压帖,而且我头上还戴着个铁圈呢?不然我有病?想戴着这个玩意儿?”孙悟空敲了敲头上的头箍。过了一会儿,孙悟空又说道:“还有,你既然知道极乐净土那些人是怎么样子的,难道我就不知道吗?”

        猪刚鬣定眼仔细看了看,眼珠子转了转,想了一下,说道:“好。我进去拿凭证,你等一下我。”不一会儿,猪刚鬣便出来了,手中还拿着东西。说道:“你在前面带路,我见到那取经和尚之后,要亲自交给他。”

        孙悟空这时候到也不拖沓,驾云在前领路。他可不怕这死肥猪耍花招,毕竟他还是有本事护住那和尚的。

        近了高家府宅,孙悟空在半空拦住猪刚鬣,说道:“你看,那和尚便是我师父,法名‘玄奘’,号‘三藏’,是唐王李世民亲指的西行取经人。”孙悟空介绍道。

        “那……快带我去拜见吧……”猪刚鬣有点迫不及待了。

        “如果你所说的菩萨嘱咐是真,那我便领你过去,不过……你这兵器,不能带,也不能这么大摇大摆地过去……免得你吓坏了他……”孙悟空解释道。

        那猪刚鬣也知道规矩,把手中九齿钉耙递给孙悟空,说道:“既然如此,把我绑上把……”

        “不怕我趁机行凶?”孙悟空问道。

        “我又没犯着你们……你杀了我,你也并没有好处,万一到了西天,菩萨问起,你该怎么说?说我叛变?还是我太残暴?呵……”猪刚鬣忍不住笑了一下。

        孙悟空也是不傻,自己的事都一大堆,何必去找不自在。他用救命毫毛,变成绳子,绑了猪刚鬣,带到玄奘和高老太爷面前。说道:“我把这头猪给带来了。”

        高老太爷见了猪刚鬣被绑住,立马说道:“快!快!快!来人,把这猪妖打死。”

        “慢着!”孙悟空拦住众人,说道,“这事可犹不得你们了。这头猪,虽然坏了坏了点,但是……他却是菩萨亲点的取经护行人之一。可不能让你们乱来。”

        “啊?”玄奘听了,一面茫然。问道:“悟空,这是怎么回事?”

        孙悟空让那猪刚鬣把遇上菩萨的事情说了一遍,双从猪刚鬣怀中取出凭证,让玄奘信了。

        “好好……给他松绑……”玄奘安排道。

        “啊?”高家屋子里的人都惊吓了。纷纷心里想:“真的要放了这妖怪?万一又跑回来,祸害咱们,可怎么办?”但是又怕孙悟空的棍子,又不敢开囗阻拦。

        玄奘又说道:“既然你入了我佛门,要在我门下做徒弟……我便与你起了法名,早晚好呼唤……”

        那猪刚鬣摆手,说道:“师父,我是菩萨已与我摩顶受戒,起了法名,叫做猪悟能……”

        玄奘笑道:“好!好!你师兄叫做悟空,你叫做悟能……甚好,甚好……”

        那猪刚鬣连忙上前来拜了师父,又与孙悟空认了师兄弟。随后,他又拜了一下高老太爷。这时,他又说道:“师父,我受了菩萨戒行,断了五荤三厌,在我丈人家持斋把素,更不曾动荤;今日见了师父,我开了斋罢。”

        玄奘听了这话,连忙阻止道:“不可!不可!你既是不吃五荤三厌,我再与你起个别名,唤为‘八戒’。”

        “这……”猪刚鬣一时语塞,随后,又只能无奈地应道:“好吧……”

        这时,玄奘见那高老太爷又有话想说,但又怕开口的样子,又时不时地瞟着孙悟空和猪刚鬣。玄奘知道是因为这两只妖怪在场的原故,便说道:“你们两师兄弟,先出去,我与高老太爷说几句话。”

        “好的好的……我与猴哥去烧了我那洞府,破了那法阵……”猪刚鬣两个也知道自己不方便在场,便退了出去。

        “大法师,你这……这……怎么回事啊……这妖怪再不弄走,我们高家的面子就丢光了,名声就玩完了……”高老太爷急得直跺脚。

        “高老施主,放心,我收拾停当,自带你那女婿一同西去。不必担心。”玄奘说道。

        高家人们听了,欢喜得不得了,纷纷上前来谢。

        当晚,这高老太爷便家僮安排筵宴,酬谢玄奘,并庆祝猪刚鬣拜师入佛门,还庆祝大家以后可以轻松点了。

        猪刚鬣趁闲,上前扯住高老太爷,说道:“岳父大人,请我拙荆出来拜见公公、伯伯,如何?”

        孙悟空在一旁笑道:“贤弟,你既入了沙门,做了和尚,从今后,再莫题起那‘拙荆’的话说。世间只有个火居道士,那里有个火居的和尚?我们且来叙了坐次,吃顿斋饭,赶早儿往西天走路。”听得猪刚鬣有些不乐。

        高老太爷摆了桌席,请玄奘上坐。孙悟空与猪刚鬣自然坐于玄奘左右两旁。随后,高家诸人与诸亲家依次下坐。

        高老太爷把素酒开樽,满斟一杯,奠了天地,然后奉与玄奘。

        玄奘连忙挡住,说道:“不瞒老施主说,贫僧是胎里素,自幼儿不吃荤。”

        高老太爷自知强求不得,便说道:“因知大法师清素,不曾敢动荤。此酒也是素的,请一杯不妨。”

        玄奘继续拦住,说道:“也不敢用酒。酒是我僧家第一戒者。”

        玄奘这话刚说完,那猪刚鬣便慌了神,说道:“师父,我自持斋,却不曾断酒。”

        孙悟空在旁边说道:“俺老孙虽量窄,吃不上坛把,却也不曾断酒。师弟,你可放心……”

        玄奘知道对他们不得太过苛刻,便道:“既如此,你兄弟们吃些素酒也罢。好好与众人说说话,但……只是不许醉饮误事……”

        孙悟空与猪刚鬣连连应声。他们俩个接了头锺,各人俱照旧坐下,摆下素斋。

        且不说尽那杯盘之盛、品物之丰,但是……这众人情宜却是不少……众人亨用到半夜,便各自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玄奘便与孙悟空、猪八戒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上路。

        这时,高老太爷领众人出来,还让人托着几个装有金银珠宝、衣服鞋袜的托盘过来。高老太爷说道:“诸位,这是我们庄上的一点谢意。”

        玄奘摆手说道:“我们是行脚僧,遇庄化饭,逢处求斋,怎敢受金银财帛?”

        高老太爷又说道:“师父们既不受金银,望将这粗衣笑纳,聊表寸心。”

        玄奘又摆手说道:“我出家人,若受了一丝之贿,千劫难修。只是把席上吃不了的饼果,带些去做干粮足矣。”

        这时,猪八戒在旁边不乐意了,说道:“师父、师兄,你们不要便罢,我与他家做了这几年女婿,就是挂脚粮也该三石哩。——老丈人啊,我的直裰,昨天被师兄扯破了,与我一件青锦袈裟;鞋子绽了,与我一双好新鞋子。”

        高老太爷听了,不敢不给,让人把东西送过去。

        那猪八戒领了东西,又摇摇摆摆上前,对高老太爷唱个喏,说道:“上复丈母、大姨、二姨并姨夫、姑舅诸亲:我今日去做和尚了,不及面辞,休怪。老丈人啊,你还好生看待我浑家?。只怕我们取不成经时,好来还俗,照旧与你做女婿过活。”

        猪八戒这话说得,又是吓得高老太爷只有三魂,没了七魄。

        一旁的孙悟空连忙喝道:“夯货!却莫胡说!”

        猪八戒却是不怕,还说道:“哥呵,不是胡说,只恐一时间有些儿差池,却不是和尚误了做,老婆误了娶,两下里都耽搁了?”

        这下连玄奘忍不了了,催促道:“少题闲话,我们赶早儿去来。”

        猪八戒也只好向高家众人辞别。

        众人遂此收拾了一担行李,让猪八戒担着,跟在后面;玄奘则骑着白马在中间;而孙悟空,则肩担铁棒,一蹦一跳地、爬上爬下地、窜来窜去地在前面引路。

        玄奘师徒一行三人,辞别高老庄众人,继续投西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