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佛光龙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忆往事

第一百九十一章 忆往事

        鲁向阳领着几人到了客栈,放了包袱拴了马匹,简单洗漱一番后,便往酒楼而去。

        雅致的包间内,宽大的八仙桌上,摆满了一桌好菜。主客坐定,店小二为众人斟上美酒,酒香四溢,令人食欲大动。

        金耀天举杯敬酒道:“今日能邀请青峰兄弟和峨眉陈湘君女侠到此一聚,分外荣幸。兄弟们需得陪两位贵客喝酒吃饭尽兴,也要全力助青峰兄弟办成大事,以除去天狼帮,报我剑儿大仇。”说完,看了端坐一旁的冷小刀一眼。

        冷小刀沉默端坐,面无波澜。金蚕帮众人纷纷道:“张大侠如有吩咐,不敢推辞。”当下,主客欢言,觥筹加错。

        冷小刀简单吃了些素食,便起身告辞而去。金蚕帮几人见他要走,一言不发,张青峰也不好劝留,任他走了。

        陈湘君坐在一边,看看几个汉子谈笑拼酒,时而站起来为几人倒上一杯茶。

        金耀天酒量惊人,连喝五六斤白酒之后,依旧面不改色,而张龙与鲁向阳已然大醉,坐着的身躯不自觉都在摇晃,但张青峰却只是面色微红,目光丝毫未见散乱。

        原来,张青峰体内混元真气流转,将他和金耀天等人饮下的烈酒引入丹田,化为水汽。

        金耀天看着两位堂主,佯装发怒道:“你二人酒量怎么如此不济?青峰兄弟第一次才来做客还未喝好酒,你们怎么自己就醉了,这样如何招待好客人?”

        张龙看了看鲁向阳,陪笑道:“属下两人已经尽力了,喝酒实在比不上帮主神威。我们两人就先行告退,不然再喝下去,恐怕要当场吐酒,扰了贵客雅兴。”

        金耀天哈哈大笑道:“你们两人这点酒量,如何比得我与青峰兄弟。罢了,你们一齐再敬青峰兄弟一大杯,就先回客栈睡觉去吧。”

        张鲁两人摇摇昏昏沉沉的头,斟满了大杯酒,扶着桌子边站了起来,举杯道:“今日我两兄弟代表金蚕帮三千兄弟欢迎张大侠莅临播州,如有吩咐,必全力以赴。”张青峰也站起了身,举杯道:“感激金大哥与众兄弟盛情。”

        张龙将大杯酒一饮而尽,还未坐下,忙道:“失礼了。我等先行告辞。”  一掩口,急急忙忙跑了出去。鲁向阳也是涨红着脸,匆匆跟了上去。

        金耀天听着不远处传来的两人吐酒声,笑道:“这两兄弟办事得力,喝酒也还够意思,就是酒量小了点。”张青峰倒满一杯烈酒,说道:“金蚕帮兄弟都是金大哥带出来的,个个都是仁义兄弟,都很够意思,我诚心敬金大哥一杯,深感谢意。”

        金耀天心中受用,一口饮下一大杯。他此时已喝到兴头上,一心想要将张青峰灌醉,当下又接连敬了张青峰几杯。但见张青峰又连喝几杯后,依旧面色不改,自己却醉意涌上头来,心道:“这小子酒量怎么如此了得,今晚就此打住,不然再喝下去我也要吐了,恐不好看。”

        两人将眼前坛中剩余美酒喝干了,金耀天

        (本章未完,请翻页)

        醉意上头,慢慢起身道:“青峰兄弟,明日还要赶路,今晚酒就喝到这里。等到了播州城内。我们再好好喝一场。”看看了看陈湘君,又道:“麻烦湘君送青峰兄弟回去客栈了,告辞!”说着,脚下摇晃着去了。

        陈湘君上前给张青峰倒上一杯热茶,放到他面前,微微笑道:“先喝杯热茶,醒醒酒。”风吹来,吹得灯光摇曳。

        灯火下,陈湘君笑靥如花,温和体贴。张青峰连月奔波征战,身心早已疲惫,醉人的美酒与佳人的温柔体贴让他心中温暖,安宁下来。

        张青峰看着他,心中大动,柔声道:“让你一人奔驰崎岖山道而来相陪,实在辛苦你了。希望能早日找到巫师恢复我的记忆,让你我再续情缘。”

        陈湘君面色微微一红道:“峨眉山实在太闷,一来我是想出来走走,二来也可以见识见识播州大理间的风土人情,实在说不上辛苦。其实看你和金帮主拼酒也还蛮有意思,没有想到,你一个人将他们三个会喝酒的高手都喝醉了。我看得仔细,金帮主很是想将你灌醉,只是没想到他自己先醉了,走的时候,我看他脚步都有些虚晃。”

        张青峰略略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其实我酒量一般,不过是仗着有些混元真气的内力修为将酒意化去大半罢了。”顿了一顿,又道:“你可千万不要告诉金帮主他们,不然,他们可就不佩服我的酒量了。”说完,自己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陈湘君看他说得有些认真,笑道:“好,我不告诉他们好了,若泄漏张酒鬼的秘密,就自罚三碗。”

        张青峰看他媚眼如丝地看着自己发誓,柔情中带着些俏皮可爱,只觉她才是令人陶醉的绝世美酒,让他身心皆醉,无可化解。

        第二日,因张鲁二人饮酒大醉,几人睡到日上三竿方才起身,一路直奔播州。几人急行二百余里,日暮时分到了播州城。

        金耀天见回到帮中,立时邀请来数名好酒豪客,为张青峰办了一场盛宴大酒。

        这一场酒一直喝到半夜,张青峰力战众人,来者不拒,又将金耀天等人喝退。金耀天见他一人力斗数名酒客,依旧谈笑风生,夜深不醉,心中不由暗暗称奇,心中对他又增加了二分佩服之意。

        二日之后,张青峰正在小院喝茶,金耀天带着两名随从走来,张青峰给三人倒上茶,请三人坐下。

        金耀天道:“我已找来十万大山间几名法术最强之巫师,今晚就为你诊断疗伤,今晚我晚些时候来接你前往。”张青峰喜道:“有劳金大哥费心安排了。”

        一更时分,金耀天接上张青峰、陈湘君两人,出了播州城,向一处山谷奔去。

        山谷空旷,空地间烧着一堆篝火,篝火熊熊,燃烧出青绿色的光芒,显得神秘莫测。

        金耀天三人落在篝火之旁,围座在篝火边的五人缓缓站起,向金耀天垂首示意。五人皆身穿巫师长袍,面上涂着几色鲜艳油彩,头上插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鲜艳的鸟雀羽毛。

        金耀天向张青峰道:“这是播州到大理,方圆千里间法术最强,声名最响的巫师,都与我有些渊源,尽可放心。请青峰兄弟到篝火中心坐下。”

        张青峰见篝火中心放着一块圆圆的蒲团,便上前坐下。

        五人中最长者见他坐定,上前将右掌放在他头顶百会穴之上,口中念起咒语,将一股炙热掌力灌入他脑间,喝道:“闭目,绝思。”

        张青峰收敛了心神,脑中一片空明。那股热气一入他百会穴,似流水般流淌开来,四散在他脑中。

        老者口中咒语声越来越大,四位巫师随之念动咒语起来。古怪神秘的咒语在空谷中飘荡,将谷中生灵惊吓四散。

        老者念完咒语,汗珠从两边脸颊滚落。他收回右掌,高喝道:“配回魂汤!”四位巫师从身间取出些稀奇罕见的花草蛇虫放入一海碗内,以木棍碾碎,再倒入药水,送到张青峰面前。

        张青峰张眼取过斗碗,咕咕喝下。老者有伸出右掌,在张青峰头顶重重击下,张青峰只觉头顶似被铁锤一击,脑中嗡响了一声,全身一软,缓缓倒在地面。

        陈湘君惊呼了一声,上前将他扶住。

        老者掏出一把青绿沙子,洒向篝火之上,篝火轰地一声,爆燃开来。老者喊道:“地狱阎君,沟通神明,生者升天,死者回魂。”

        金耀天见张青峰百会穴中了一掌,晕倒在地,似有不对,上前抢在两人身边,问道:“长老,这是为何?”

        长老面上汗珠涔涔道:“帮主休得惊慌。鬼教孟婆汤来自上古巫术,我等五人以咒语加药物方才勉强解开。但不想鬼教施展法术之人还将张少侠魂魄与阴间地狱相勾连,我等还需以青磷鬼火和掌力将勾连之锁烧炼拍断,方能让张少侠彻底解脱。如今我等大法已成,帮主尽可放心,张少侠醒来就可将往事一一回忆。”

        金耀天松了口气,喜道:“有劳五位巫师,金某必有重谢。”五位巫师一垂首,告辞去了。

        晨光中,张青峰从昏睡中醒来,缓缓坐起,却见床边的坐着陈湘君。

        她坐在一张木椅,双手趴在床边。

        听得响动,陈湘君醒了过来,揉揉秀目,关切问道:“你可醒了。”张青峰见在自己身边守了一夜,感动道:“让你守了一夜,实在辛苦你了。”  陈湘君道:“昨晚看你昏迷在地,实在不放心,就一直守在这里。”

        张青峰看她双眼微肿,眼角还有丝丝未曾拭去的泪痕,往事历历在目,一一回忆起来,浮现在眼前。他又是感动,又是惊喜,握住眼前洁白玉手,说道:“湘君,往事我都回忆起来了,你可会原谅我?”

        陈湘君想要挣脱他的手掌,却又只微微一动,垂首面色微红道:“记得就好,只怕你过得二三月,又将它忘得一干二净,毕竟你心里还有古灵精怪的眉月公主,还有那雍容华贵的圆珠公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