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沐游计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埋伏

第十六章 埋伏

        第二天天蒙蒙亮,大家都起得很早,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吃了早点在马边等候大部队。对于夏梦昕来说,她需要一个理由,而大铭山的神庙里有她想要的答案。也许是把什么寄托在了大铭山上,她的心里有着一份怯懦。

        如果神明不看好这段姻缘,那她便逃走。

        今日队伍的人精神都很不好,应是昨晚有小鬼闹寝或是鬼压床,让人不得安眠。有的人没有受到小鬼的作弄,却因为莫名的烦躁无法入眠。

        队伍里的大多数人都感到隐隐的不安。

        “恐怕今天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队伍开始往大铭山去,慕沐有不好的预感,他安抚着胯下马。就连队伍里的马都感到了不安。

        “为何这么说?”白昱顶着黑眼圈疑问道,原本就白净的脸多了两只黑眼圈就像一只熊猫。郝甄早已骑马在前勘察着路况,虽只是看起来有一天左右的路程,可是多年来担任暗卫的经验让他拥有比一般人更敏锐的危险嗅觉。

        “这是大丈夫的直觉告诉我的。”慕沐给他打了个马虎眼,道。

        “就你这?”白昱翻了个白眼,昨晚的话,让白昱更加在意慕沐。慕沐此人有看不透的神秘力量,仿佛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就像拥有一个隐形的情报网,看不见摸不着。

        因为昨晚施展择心路的消耗,慕沐没有精力理会他,眼前这个人对危险的感知力那么差,能活到现在便已经是个奇迹。

        “前方去往大铭山的路上,有一段特别崎岖的路,需要小心慢行。”这时郝甄骑马归来,汇报道。

        “果然!”慕沐心里一突,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

        “就没有别的路了吗?”夏梦昕略加思索,问道。虽然她的队伍不大,但路况崎岖多少都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意外。

        “属下不才,找不到别的路了。”郝甄回应道,他也找了很久,只是真的没路。不然也不会出去勘探了那么久。那段路崎岖,有些地方需要牵着马过去,马术若是不好骑马很容易掉下去。毕竟马因为视线范围的缘故是很难分辨眼前的高低沟壑。

        “出发吧。”夏梦昕摆摆手,她有种错觉,或许现在并不是过去的好时机。只是都快到达目的地,就这么回去也是可惜,不如继续往前,走过那段崎岖,直接上山好了。

        队伍前进得很快,很快便到了那段崎岖的路。郝甄和夏梦昕在前面带头前进着,队伍被拉长,一个跟着一个,缓步前进着。

        路很长很窄,有着地方只能容纳一个人过去,一眼望去,前面是大铭山,右边是丘壁,左边是断崖。望向左边,断崖之下,树林之后可以隐约见得到启文曾经的王都阳城。

        “听说前往大铭山的这段路是启文王给诸多要前往大铭山求姻缘的人的考验。”慕沐身后的一个护卫突然讲道。白昱竖起了耳朵,好奇地听了起来。不知为何,这条路给了他不好的感觉。慕沐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不舒服起来。

        “听说走过这段路的人,上了山去神庙

        (本章未完,请翻页)

        祈福的话,就一定可以求得好姻缘。”慕沐身后的护卫在闲聊着,有的没的传说在他身后被提出,在路上也算不上无聊。慕沐只能忍着难受听了下去。这是很奇怪的事,仿佛是被提起了没有记忆的不堪往事,没法一笑而过,亦无法像所谓圣母作出所谓的原谅。

        夏梦昕在前面也没有什么表情地走着,就像一块没有生气的木头那般淡漠。今日大家的情绪都很奇怪,郝甄感觉自己都快被这些诡异的情绪给逼疯了。

        他们骑马缓缓走过,脚下走过的一处断崖不时有小碎石落下,看起来难以支撑整个队伍安全路过。

        “前面这段有点不安全啊。”白昱听着马蹄踏在路面上还有路下脱落的碎石音,勒马停下道,而凌尚已经骑过了那段路。前面的人都停了下来,回头观望着。只见那路面上已经出现了一段明显的裂纹,继续走下去很可能下一个人就要掉下断崖。

        “有趣……”慕沐看着那路上的裂纹,眼下此路又窄,马不能转身无法后退,已不可能前进,只怕是被人针对,要中埋伏。

        突然一仗被点燃的鞭炮不知从何处出现,落在了白昱的马下!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鞭炮炸开,队伍里的马纷纷受惊起来!夏梦昕在最前面,竟制不住的马带头奔跑起来!谁知这一带头,却纷纷激发了队伍里马群的马性。一个个都躁动不安,竟都跟着奔跑起来。

        “该死!遭人埋伏了!”白昱和慕沐都在奋力制住自己的马,可是哪里有那么容易?距离鞭炮最近的他们竟不慎被自己的马纷纷甩下了山崖!

        “公子!”凌尚惊呼着,竟甩出马绳想套住白昱。这时一阵烟雾从鞭炮残骸里炸开,经遮盖住了那里的视线。让她的马绳一偏,没有套住白昱。

        “糟糕!”众人心里一突,郝甄立刻从马上跃起,想落在夏梦昕的马上,地面又炸出新一轮的烟雾,遮盖住了所有人的视线。郝甄落了下来,摔了个狗七荤八素。

        “呀!”烟雾里,夏梦昕惊呼着,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只听到了暗沉的闷响声,便不再有声音传出。

        郝甄满身酸痛地爬了起来,只见烟雾渐渐散去,万幸的是大部分人都没什么事,只是夏梦昕失去了踪影……

        “完了……”小葵被吓得小脸煞白,喃喃道,“小姐不见了……慕沐和白先生坠崖了……”

        “完了……”郝甄同样被吓得脸色煞白,这下如果找不到夏梦昕,上面怪罪下来只怕在场所有人要直接没了性命!

        “所有人!”郝甄大喊着,“立刻搜寻小姐和两位先生的下落!”所有的护卫暗卫都第一时间下了马四散而去!眼下发生了这样的事,为了自己的性命,只能想尽办法去寻找公主的下落!

        “你还撑得住吗?”白昱被慕沐抓着,问道。他心里充满了惊讶,他实在想不到慕沐会和他一起坠落的时候,可以及时抓住自己,并攀附在山崖突起的石块上。他那抓着山崖的右手因为落下来的惯性摩擦,满是鲜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撑不住,你大可放开抓住我的手。”白昱忍不住讲道,“我可以抓住山壁!”

        “你是不是傻?这山壁那么滑,你抓得住?”慕沐翻了个白眼。他们的位置很尴尬,停在了山壁的中央左右的位置。上面看不到,发现不了他们,下面也看不到,放手的话一定会摔断腿。

        “我不是有剑吗?”白昱拔出自己的剑,剑身寒光四溢,是把好剑。

        “削铁如泥不是问题!”白昱讲着,慕沐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了,抓着山壁石块地手不由得开始乏力,手上的伤口不禁流出了更多的鲜血。

        “那我松手了!”慕沐讲道,松开了抓住山壁的手,令他们二人坠落了下去。白昱将手中的剑奋力插入了山壁中。

        土石飞射、火星四溅,白昱的剑顺利地插入了山壁中,只是他的脸一红,慕沐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肩,下坠的冲力让他的手臂差点脱臼。

        “你没事吧?”慕沐把另一只手也搭在了白昱身上,问着,鲜血把白昱的衣襟染红。慕沐手上的伤口看得白昱心惊肉跳。这么严重的伤,白骨都隐约要露出,真不知慕沐是怎么顶得住那么久还一声不吭,居然还有闲工夫关心他。

        “你不痛的吗?”白昱看着慕沐的手,忍不住问道。

        “当然会痛,你还真当我铁打的不成?”慕沐讲着,白昱没有发现他的背后早已一片冷汗。

        因为支撑着两个人重量的缘故白昱的剑正在缓缓往外滑。

        “我的剑好像支撑不住了……”白昱看着自己那缓缓往外滑的剑,头顶冒着冷汗。摔下去恐怕真的要一了百了,他突然有点想念自己小时候经常吃大夏送过来的贡糖。只是渐渐长大了,觉得那是小孩子吃的玩意儿,便不再吃了。他有点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多吃一点。

        “你在神游什么?再不想办法,我们就要摔下去了!”慕沐翻着白眼,叫道。他这么一叫,白昱的身体又晃动了一下,他的剑又往外滑了滑。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白昱老脸一红,讲道。但是手中的剑已经快支撑不住两个人重量,就要完全滑出。

        “我们这是真的要掉下去啊……”慕沐仿佛是遇见了接下来的后果。

        “你胡说什……”白昱想反驳,手中的剑却完全支撑不住,滑了出来。

        “嗷……”两个人惨叫着掉了下去……

        “我好像听到了公子的声音!”在断崖上六神无主的凌尚突然讲道。郝甄看了看下面的山崖,不禁担心起慕沐的安危来。

        慕沐和白昱掉落在树林里,幸运的是有树枝给他们做了缓冲,以至于令他们摔得没那么重。让他们难受的是他们被树枝划出了不少伤口。虽是那样,他们还是差点被摔了个神志不清。

        “呸!呸!”白昱吐出了嘴中的树叶。慕沐则是撕开了身上的衣物给自己的右手包扎着。眼下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被摔到了什么地方,还是小心为妙。

        “我们遭埋伏了。”良久,白昱吐出了这句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