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结婚后,发现新娘是隐藏大佬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你得跟我睡

第二十七章 你得跟我睡

        她把枕头当成了自己,语重心长的教育了起来。

        季婉然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口的扶手已经被人转动了。

        “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话,他肯定是不会露出来那样的眼神的,估计看着椅子也能神情起来,千万不要当真,否则你会吃亏的!”

        “谁会吃亏?”

        为什么走路没有发出声音跟鬼一样,季婉然一脸惊恐的,用一种非常尴尬的姿势看着容霈林。

        回到床上就应该放松,季婉然还穿着十分宽大的棉麻衣服,肌肤接触到这样的衣料时,会特别的舒服。

        可是这样的款式也有个缺点,就是需要时时刻刻注意着,不然会走光,会跟季婉然现在一样尴尬。

        “额,你进来为什么不敲门呢,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个问题了。”

        她连忙就把被子盖在了身上,容霈林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暗芒,他刚才只看到了一片白。

        “为什么你身上这么白,脸这么黑呢?”

        这个男人是不是没有长心呀,基本都已经如此尴尬了,居然还问这样的问题,季婉然脸色通红。

        虽然身为鬼医,给人治病的时候,能看到的部位多了去了,可当别人看自己的时候,总觉得十分别扭,而且这个人还是容霈林。

        “什么呀?你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了,突然过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季婉然脚边的床垫微微下陷,容霈林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得跟我睡。”

        !非常大胆的发言。

        “为什么呀?现在应该不会有人在盯着了吧,他们已经盯了好几天了,就不会感觉到累吗。”

        “不会,因为奶奶会给他们每人一张支票,不低于四位数,每次监视都会有。”

        这么多钱,季婉然悄悄地在心里面数了一下,眼神中升腾起了一丝羡慕。

        “那我觉得我也可以监视,还可以亲自跟容老夫人反馈战况呢。”

        她的声音不大,容霈林没听清楚,脸上写满了疑惑。

        “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季婉然猛然抬头,十分心虚的摇了摇手。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给的钱很多而已,毕竟我之前在乡村里面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听到这话,容霈林的眼睛中忽然就闪过了一丝同情,脚上的一双鞋子可能就是季婉然家一年的收成了。

        “没事,你现在已经是容家的媳妇儿了,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只要你听话。”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存折,是已经翻开过了的,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数点,季婉然就犯晕。

        “你把这拿出来干什么?”

        “给你用啊。”

        如果现在季婉然嘴里面有水的话,肯定喷出来了,一张存折里面的钱,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容家到底在做什么生意,身价恐怕是季家的好几倍。

        不过她也不能平白无故的接受别人的钱,于是季婉然就摇了摇头。

        “不用了,这钱你自己留着吧,以后说不定可以留着应急用,我用不了这么多钱,况且还有那么一大衣柜的衣服呢。”

        话音刚落,容霈林就强硬的把存折塞进了她的掌心,眼神一阵阴暗,眉心尖笼罩着一团阴郁。

        “我们两个现在扮演的是非常恩爱的夫妻,不能让别人怀疑,我每天出去光鲜亮丽的,你搞得破破烂烂的,迟早会被别人发现端倪,你把这钱拿着,多去衣服店,理发店逛逛,又不是消费不起。”

        真是霸气,看着手里面红色的存折,季婉然叹了一口气,她不用就是了。

        “好吧,那我就拿着了,如果你有需要用钱的地方可以跟我说。”

        那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了,其实容霈林没有告诉季婉然的是,这里面的钱都是他手上资产的利息,用起来根本就不用心疼,一个月就回来了。

        ……

        半个月之后。

        季婉然正在花园里面浇花,她今天挽了一个丸子头,上面还镶嵌着一朵大大的蝴蝶结,光看侧面倒也是一个温婉美人。

        “夫人,你今天穿的这一身衣服可真漂亮。”

        旁边坐着两个已经年老的佣人,看着季婉然的时候,就跟看他们的孙女是一样的。

        他们现在已经混熟了,知道了季婉然的真实性格,她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这二十天,季婉然什么都没做,只专心与跟容家的人打好关系,不过她也确实做到了。

        “你们可以说实话的,我的肤色很黑,穿这一身粉红色的衣裙肯定更黑,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听到这话,佣人就不认可了。

        “别说这样的话,显白是一回事儿,好看是一回事儿。”

        这裙子有腰线,掐的季婉然的腰盈盈不足一握,傲人的曲线让人十分羡慕,凭这两点,足以让别人忽略她的长相。

        等到给花儿洒完了水之后,季婉然就看见了,坐在秋千上的容老夫人,她脸上写满了慈爱,还冲着季婉然招了招手。

        “婉然,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情。”

        听到这话,季婉然有些疑惑,但她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洒水壶,坐在了容老夫人的旁边,身体还晃晃悠悠的。

        “怎么啦?奶奶。”

        容老夫人握住了季婉然的手,她的掌心一点老茧没有,摸起来就跟那出生的婴儿一样。

        “明天晚上有一个家族宴会,请假的人基本上都会来,你要不要把你的母亲和父亲也邀请过来?”

        把他们邀请过来,我怕只会破坏宴会,季婉然垂眉想了想,如果不请他们的话,传出去了恐怕会被别人乱想。

        “嗯,可以,奶奶你定就好了,我都可以的。”

        看到她如此的乖巧,容老夫人心一动,就直接褪下了手里面的镯子,这镯子正是上次潘美云给她的红豆相思镯。

        她轻轻的抬起了季婉然的手,随后就把红豆相思镯戴在了季婉然的手上。

        “嗯,这镯子挺适合你的,就戴着吧。”

        容老夫人脸上写满了慈爱,季婉然却想拒绝,她实在是不想跟人发生争吵,潘美云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嫉妒的。

        况且这红豆相思镯过于贵重,万一不小心摔坏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