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浩然歌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五仙子

第十章 五仙子

        季晚成讶道:“离天宫?他们要送弟子过来?书院也收?”

        稷山书院收弟子,向来不管来人的种族。但是像离天宫这样的神族中枢,以前还真没有送过弟子来。卫小萝皱眉道:“也不知道山主怎么想的。神族来把本事都学去了,以后要是再有人神之争,那可怎么办?”

        季晚成顿时不干了:“喂喂!说啥呢!我阿娘还是钟笙山狐妖呢!”

        卫小萝白了他一眼:“你不一样啊。我们都知道季公子你善良无邪,忠厚淳朴,人品高洁,老实巴交。。。”说到“老实巴交”,自己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季晚成哼了一声:“反正,我觉得神族子弟来书院,也挺好的。”  想了想,又道:“别像十军部那个轩辕包子就好!”

        轩辕包子真名轩辕晟,是十军部的佼佼者,来登临部听课的时候,与季晚成有过一点龃龉。

        沈辕扳了扳手指,轻笑道:“现在书院里神妖人巫各族都有。其乐融融的,也没什么不好。”

        卫小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停了停,还是低头道:“我总觉得不能把本事都教出去。”

        沈辕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好啦。这些事情,师长们自会思量。我们还是好好喝一杯,给老赵和雨儿庆祝一下吧!”

        赵承铄闻言举杯:“对!来,为了我和雨儿的天长地久,干杯!”

        众人又喝了一杯。季晚成打了个嗝,贼眉鼠眼地看看众人:“这么特殊的日子,怎么可以喝点酒就算了?怎么也得做点。。。出类拔萃之事?”

        赵承铄连连点头:“小成言之有理!依你的高见。。。?”

        季晚成朝大家勾勾手,压低了声音:“我们去夜探阅微草堂吧!”

        沈辕不由莞尔。赵承铄一巴掌拍在了季晚成的脑袋上:“探你个头!阅微草堂你什么时候不能去了?靠!装神弄鬼!”

        季晚成见众人都不以为然,气道:“我说的是阅微草堂的后院啊!谁不知道前院爱去不去!真是的!”

        阅微草堂的规矩是读完前院十部书,才能入后院。后院里具体有什么鸿篇巨制,大家都不知道。传说能从后院出来的,最低也得是散仙的级别。书院中别说他们这一辈人,连秋水渝也没有去过草堂后院。最近一次从草堂后院出来的,大概是左自闻陈仲梧郦元熙三人了。三人也正是因为一齐出了草堂后院,才被称为新生代的书院三奇的。

        赵承铄皱眉道:“去草堂后院。。。倒是的确有够胡作非为的,不过。。。”

        聂雨儿拉了拉他的袖子,朝他摇摇头。不过赵承铄是个人来疯,哈哈一笑:“若非如此壮举,又怎么配得上我家雨儿!好,就这么定了!”

        卫小萝人最小,想得却是最周到:“说得好像你说想去就可以去似的。虽然应该没什么危险,但是要是被困在十步林中,饿上三天三夜,那就惨了!”

        季晚成嘿嘿一笑,呼哨了一声。一只巴掌大的鸟儿穿空而来,停在了他的肩头。那鸟儿白首彩羽,头顶上有一个寸高羽冠,锦绣斑斓,十分美丽。转头看了看众人,朝季晚成道:“小王八羔子!老子帮完你这一次,以后我们就两清了啊!”

        卫小萝讶道:“你。。。你把你师父的鸣语偷来啦?”

        季晚成师从大儒王重墨。那鸟儿鸣语自幼与王重墨一起修炼,如今已经八十多岁了。名为主仆,实胜兄弟。

        季晚成伸手逗了逗鸣语,被它一翅膀拍开,笑道:“哪里!鸣语大师是胡闹的前辈,捣蛋的先锋。听说我们要夜探草堂,便来指点我们一番。”

        鸣语冷冷地哼了一声:“算你小子识相!还不快走?”

        沈辕摇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算我们过得去十步林,后院也有护山老猿领着十二铜卫,听说还有迷宗阵法,我们怎么过得去?”

        季晚成掏出一罐老酒,邪邪一笑:“我从丹房的葛婆婆那里偷来的天仙醉!”

        赵承铄推了推沈辕:“老二你莫要扫兴!我们的目的又不是要去偷书。走一步算一步嘛!能走到草堂后院就算成功!走啦走啦~”

        沈辕略一沉吟,终于是抵挡不了这胡闹的诱惑,哈哈一笑站起身来。

        五人偷偷摸摸,一路朝草堂而去。有鸣语在天上照看,倒也没出什么状况。实际上稷山书院的防护外进内松。只要进了书院大门,基本上就是畅通无阻了。当然,你若是一不小心摸到了山主的酒窖里,那也少不得吃点苦头。

        阅微草堂虽与落月楼一般同属书院的藏书楼,离得却是颇远。几个人又要躲着那些挑灯夜读的学生,走了一刻钟,才来到了十步林前。

        这十步林名曰十步,是说不懂得阵法的人在里面走上十步,就会迷路。沈辕自幼将《东来录》翻得滚瓜烂熟,倒是能看出点门道来。在林前看了仔细看了一下,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嘟囔了半天,朝那鸟儿鸣语笑道:“我大概知道了。请前辈帮忙看着一些坤位。离得有些远,我怕我目力不及。”

        鸣语爱理不理点点头:“你小子倒是有点意思。”  振翅而去。

        赵承铄捅了捅沈辕的肩膀:“怎么样?可以走了没?别待会正好遇到山主来草堂读书,那就惨了。”

        沈辕笑了笑:“都跟紧一点,跟着我走,不要踏错了步伐。”

        那林子方圆是数十亩。即便没有阵势,沈辕也得走个两柱香时间才能出去。不过一来他看得懂阵势,二来又有那鸣语雀儿时不时提醒,众人走得倒也顺利。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一棵巨大的杉树前。沈辕点点头:“这大约便是阵眼了。”

        卫小萝乍舌道:“这么大的杉树。。。怕是十个人也抱不过来吧?”

        季晚成跳到杉树边拿手扣了扣,竟然隐隐有“铮铮”的金石之声。吐了吐舌头:“好厉害!不知道这是棵什么数。”

        众皆摇头。聂雨儿忽然抿嘴一笑,指了指树下一块铭牌。赵承铄上前瞧了瞧,哈哈笑道:“原来这是一棵流云杉。还是我家雨儿眼光好!不过这么大的树,怎么也得几千年了吧?怎地没有成精?”

        沈辕笑道:“草木花树,要成精本来就需要天时地利。流云杉用来做木材是极好的,但是倒也没见过杉树成精的。其实木系妖灵中,松柏杉三种是最少的。比寻常的榆柳桑槐都少得多。”

        季晚成想了想,点点头道:“二哥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以我所知,似乎只有樊夫人那棵望日松是成精了的。其他好像就没什么有名的松精柏精了。”

        “错错错错错错!”

        树上跳下来五个小女孩,一个个衣着精致却是蓬头垢面。领头的那个黄衫女孩,袖子都被撕成一条一条的了。不过她还是一脸的嫌弃,指着季晚成道:“无知小儿!你懂什么?古往今来松柏杉成精的多了去了,成仙的都有。你自己孤陋寡闻,却怪松柏不能修仙。真是可笑啊可笑!”

        季晚成还没搭话,卫小萝先出声了:“你。。。你们是靳师座下弟子?”

        靳师原名靳鸿时,是书院的客座教谕,据说连山主都敬她三分。她座下有“桃源五义”,却是五个小姑娘。非人非妖非神非巫。调皮捣蛋横行书院,加上靳鸿时极是护短,让各部教师头痛不已。

        那黄衣小女孩与季晚成差不多年纪,说话却是老气横秋:“然也!吾乃靳师座下大弟子九霄风吟踏雪无痕出尘子裴济洋!”

        边上着一身绿色的小姑娘嚷道:“吾乃靳师二弟子飞花逐月雁过无音潇湘子曹师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红衫女孩文静一些,还朝众人福了一福:“靳师座下三弟子追云弄雪漱石莳花开元子徐若蓝!”

        剩下的两个小女孩眉眼之间有十分相似,看起来是一对姐妹。那身着蓝衫的姐姐拱手道:“吾乃四弟子天涯一恨迅雷惊声广寒子姚语姝!”

        最后的粉色女孩娇娇憨憨,学着姐姐拱手道:“吾乃。。。那个那个。。。那个。。。姐姐!我是谁啦?”

        广寒子姚语姝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五弟子最最可爱十分缠人爱哭子啦!”

        小女孩大声道:“谁爱哭啦!人家才不是爱哭子!我是无忧子啦!对!我是最最可爱十分缠无忧子姚语婳!”

        沈辕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五个中二小姑娘,心想她们怎么会在树上?莫非。。。也是来闯阅微草堂的?无忧子姚语婳先不高兴了:“喂喂!道友你怎么可以这样看着人家啦?”

        沈辕笑着行了个礼:“是!小仙子说的是,倒是在下唐突了。敢问五位仙子,因何躲在树上?可是这附近有什么妖魔鬼怪?”

        几位仙子互相使了个眼色。裴济洋拉了拉那一缕一缕的袖子,正色道:“道友你休得胡说。我稷山书院堂堂正正之地,哪里来的妖魔?我且问你,你们几个鬼鬼祟祟行踪可疑,来此作甚?”

        赵承铄终于哈哈笑了出来:“禀告小仙子。我等是书院弟子,要去阅微草堂,掌灯夜读。不知道你们几位。。。”

        裴济洋见他拉长了声音,神色极是揶揄,哼了一声道:“说了你也不懂。喂!你们知道怎么出这林子吗?”

        季晚成正要答是,卫小萝一把拉住了他,笑道:“我二哥精通紫微星斗之术,这小小阵势,何足道哉?不过道友,你总得先告诉我们你们是来做什么的,这样我们才能决定是要送你们出去,还是要禀告你们师长,来打你屁股啊。”

        裴济洋正要发怒,却被那文文静静的徐若蓝拦住了。她看了看卫小萝,轻声道:“这位姐姐取笑了。你们行动的时候,顺便带上我们就行。你们进我们边进,你们出我们跟着出就是了。同是书院弟子,还望不吝出手相助。”

        卫小萝笑道:“你说得倒是轻巧。我们出手相助,最后没准引来了四维堂的戒尺,我们可不太划得来啊。”

        广寒子姚语婳冲上前来,抓住了赵承铄的衣襟:“啊呀~大哥哥道友,你看我们五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能惹什么麻烦?求求你啦!”  一边说,一边竟还朝赵承铄飞了两个媚眼。

        赵承铄甩不开她,不由哭笑不得,只好拉起了聂雨儿的手:“你莫要胡闹啊。我妻子在此,你再这样,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姚语姝看了看聂雨儿,嘿嘿一笑,退了开去。她妹妹十分缠人姚语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起来:“哇~~~呜呜呜~~怎么办嘛!我们好可怜,好不容易有人来,又不肯帮助可怜无助的小姑娘们!呜呜呜~~”

        卫小萝忍不住拍了拍脑袋。这几个小姑娘和她差不多年纪,却是嬉笑怒骂百无禁忌,不由有些头疼。看了看沈辕:“怎么办?”

        沈辕摆摆手,朝几个小姑娘道:“你们要跟着也行。但是第一不许随便出声。第二要跟紧我们的脚步。否则的话,你们要是迷失了,我们可不管回来找你们。”

        五位“道友”互相使了个眼色,一起朝沈辕拜了一拜,齐声道:“多谢道友!你果然最好了!”

        赵承铄笑道忍不住摇头笑道:“你们说话做事,都像练过一般,莫非学过什么心意相通的法术?”

        五位道友齐齐一笑,没有理她。其实她们几个人平常闯了祸事,便是这般一齐向师父求饶的,不知道演练过多少次了。不过求饶这种事情,几位“道友”是万万不可与人言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