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须尽欢:斑驳之间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黑洞秘境 3

第十八章 黑洞秘境 3

        孩子生下来还不足片刻,这伙人便急着要取他的性命,中年男子还没有安抚刚刚经历分娩之苦的妻子,没有看够孩子容貌。无奈在这种境遇之下,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可如果真的乖乖把命送给了人家,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斩草除根?

        中年男子这一刻心如刀割,万分不舍地望着怀里的孩子和身边的妻子,一旁的爱妻读出了他的眼神,知他已作出决定......

        中年男子轻声对妻子说道:“今日你我夫妻二人恐怕在劫难逃,这伙人必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孩子,与其落到他们手里,不如由我这个当爹的亲手送孩子上路。”

        他妻子没有作声,只是悲伤的望着孩子的小脸,那孩子还未睁眼,只会张开小嘴本能地找奶吃。

        “小楼,就让我喂他一次奶吧,吃饱了他就睡着了,什么都不会知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给爱妻,让她尽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娘亲的义务。

        那名黑衣人又说道:“多么幸福的一家,真是让在下羡慕......不过孽堂主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吧。”

        中年男子转身面对那人,站直了身子,凛然说道:“放心,我孽冠仙说到做到,只不过内人和孩子是无辜的,还请诸位放她们一条生路。”

        那黑衣人得意的笑着道:“并非是在下要赶尽杀绝,我等也只不过是听命与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江湖规矩孽堂主不会不懂吧。”

        中年男子一听此言,打算趁机问出幕后之人,于是问道:“孽某为朝廷效力,得罪过不少人,但不知道各位听命于谁,说出来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谁知那人并不上套,说道:“孽堂主,都死到临头了,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了,做个糊涂鬼,早死早托生,免得阴魂不散。”

        那人说着,朝中年男子身后的母子俩看了一眼,轻笑一声继续说道:“至于您的夫人和孩子嘛......就不要放不下啦,我等定会一并送她们上路,好让你们一家三口到地下团聚,继续享受天伦之乐。”

        “你!”

        中年男子果然没猜错,这伙冷血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手根本不会对孤儿寡母有半点怜悯,自己一死,爱妻和刚出生的孩子也会立刻步他的后尘。

        一气之下,中年男子发动内力,将全部功力集中在掌上。众黑衣人一看,不由自主向后齐齐退了两三步,他们不敢确定,中年男子是真的要自绝,还是不甘心任人宰割,与他们决一死战。

        中年男子运足功力,却迟迟不动手,他心里还在犹豫。真的动起手来,免不了一场恶斗,万一顾不了爱妻和孩子,使她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算自己苟活于世又有什么意义。这一掌拍向自己头顶,那身后的母子俩还是会惨遭毒手。要不然,就让自己亲手了结了她们再与黑衣人们拼个鱼死网破。可是想到要对自己的亲人下手,自己怎么也做不到。

        中年男子的妻子看出他内心的纠结,于是轻声唤他过来。中年男子暂时收起内力俯下身去,他妻子轻声说道:“小楼......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中年男子听着妻子说话声音有异样,暗觉不妙,急忙查看她的身子,这一看让中年男子顿时痛心不已,原来妻子趁着他与黑衣人交涉之时,将一柄自己送她用来防身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口。

        中年男子悲痛地说道“关月,为什么......”

        女人苦涩地笑着说道:“我是......最大的......拖累......你还......有机会......带......孩子......走......”

        “你真......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是孩子的母亲,也是我一生最爱的人,就算是拖累,也是我拖累了你们......”

        “已经晚了......下辈子吧......一定要答应我......无论如何......保住......”

        鲜血止不住的从女人的心口涌出来,她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用尽力气说出最后一句:“我还想......再看一眼......”

        中年男子忍不住泪如泉涌,将孩子挨紧她失去血色的脸庞,女人吻了一下小脸,微笑着,慢慢合上了眼睛..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妻子舍身而去,为中年男子留下了自责和痛苦,女人这么做是想让他能带着孩子好好活下去,可他实在不甘心放过眼前这些逼死爱妻的凶手。

        悲恸之间,忽闻附近山林中传来一声熟悉的鸟鸣声,那是他手下的暗号!

        中年男子瞬间有了决定,对着怀中的孩子说道:“儿啊,你爹答应过你娘,这辈子同生共死,爹实在不放心你娘一个人上路,唯有将你托付他人......爹没有什么能够给你留下的,现在就将这一身功力传给你,能承受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罢,中年男子再一次运行内息,将一股内力集中到掌心,一掌摁在孩子身上,只见那掌心中内力澎湃,至纯至深,化作一团团肉眼可见的光球,缓缓侵入孩子体内。先前那个手持双刀,说话声阴阳怪气的黑衣人见此情景,趁机飞身过去,挥刀偷袭中年男子,没想到双刀砍在他的头顶,顿时被一股真气震飞,那黑衣人被震的连刀都握不住,整个人飞出十几步开外,口吐鲜血不止。

        中年男子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又将一枚玉佩和一本书册塞入孩子的襁褓之中。那黑衣人气急败坏大声喊道:“你们还等什么,快动手啊!”

        中年男子此时真气已流转全身,何况偷袭他的人会被反震成重伤,黑衣人们皆不知该如何下手,只有少数几个不知深浅的家伙联手出击,但不论是拼兵器还是拼内力,都被中年男子身上发出的强大气劲所伤。

        此时中年男子已经将大部分功力都通过掌心传输到孩子体内,护体真气渐渐消散,此时的中年男子变得苍老消瘦,披散着一头白发,脸色渐渐变青,如同步入垂暮之年的狮子,但望着孩子的眼神依然充满着慈祥和怜爱。

        其中一名黑衣人见到他这般模样,惊呼道:“雪发玄肤!”

        突然,中年男子手形一变,用内力将扔在地上的横刀凭空抓取回来,绑在孩子身上,紧接着竟高高举起孩子朝断崖下抛去,就在众人惊愕之际,一个矫健的身影从断崖下一掠而过,在半空接住了坠落的孩子,在峭壁上蹬了两脚借力转向,眨眼之间失去了踪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