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左手能开任意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天方当铺

第一百六十章,天方当铺

        飞天仙梭慌乱出逃的卿琴他们,从化龙镇出来后,也没有在外围等待古月白他们。卿琴的理智告诉自己,没必要等待,不然被抓回去的概率会很大,当机立断直接去清风国都。

        一起出逃后的福添与董望,看着最近稍许沉默并且异常勤奋的卿琴,都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更加不同寻常的是,大家以为,他们要在国都里面潜伏下来,安分守己的等待古月白他们找寻过来,但是卿琴却不走行程路的决定,开一家当铺。

        慕风风提出大家的疑惑:“小姐,我们真的要开当铺吗?为什么肯定姑爷他会来国都呀?”

        卿琴认真的回答:“首先,古月白知道我的身世,那么他知道,我们后面也是要来国都的,那么他也会选择来国都等我们的。”

        接着说:“然后呢,我为什么要开当铺呢。因为我们也要赚钱吃饭呀,而且,有个当铺也能很快的找到我们呀。”

        听完后,众人陷入了沉思,感觉眼前的女子真的不是一般人,理智的思维,独立的思考,都远胜很多时间男子。

        董望不禁感慨道:“卿姑娘天纵奇才,看来毕竟修为厉害,做起生意来,也是势如破竹。”

        卿琴矜持的笑了笑,自己知道,以自己现世的管理能力,来这里做做生意,完全不成问题的。

        很快,一家不起眼的“天方当铺”就在国都一条街开起来了。

        清风国都,当真比化龙镇大多了,后者那简陋的两横两竖“井”字街道,与国都的纵横交错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国都中轴道是一条从南城门直奔皇宫的大道,宽度达到了,可以并排10辆马车的夸张地步,假如拿聚龙作为衡量单位的话,那也就堪堪两条龙宽度吧,而横竖街道就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所以国都被分成了5个区域,除了最北边的成片皇宫之外,主干道两侧上下各分为上东区,上西区,下南,下北区,作为最靠近皇城的上东与上西区,则明显是权贵富贾阶层。

        若要怎么分辨是朝里当官还是下海经商呢,跟简单,看他们门庭的高低就知道了,一般草里的高官都喜欢住上东区,虽然门府外面修缮不是特别新,但那磨损严重却非常高深的门槛,代表着家里权贵的阶级。而那些经商富贾,一般自己在上西区,个个门庭崭新,富贵逼人。

        此时的卿琴他们,在下南区最靠近上区的一条街道上,租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门店,而且以前也是开当铺的,可能经营不善,选择了转租。

        原先的老板看着这一群面生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一位管家模样的老者,以为是上东区,出来体验生活的权贵们,故意把自己的门店说的天花乱坠,什么盈利稳定,什么老家病重,不得不转租,就是想多开高点价格让他们接手。

        还没等经营丰富的董望出手,就看到眼前的卿琴,独自在跟老板讨价还价。

        “老板,你这门市应该很久没有生意了吧,我看门前的小草都长得脚踝了。”

        “哪里小草长得比较茂盛而已啦,最近下雨长的快。”

        “好吧,老板,其实进来之前我们已经在外面守候了一两天了,可以很明白,看到没什么生意。而且我们开两块灵石的价格,你还能止损不少。”

        “太低啦!当然我这个铺子装修盘下来,可是花了我整整10颗灵石。看到没有?跨过这条街对面就是上东区了,那里可是很多优质客户的。”

        卿琴:“老板不要勉强了,我已经打听过了,你的铺子现在还欠了两个月租金没交。小心房主拿出契约将你逐出门,那时候你更亏大了,这样子吧,我这两个月房租我帮你垫了。”

        …

        后面的一群人就看着青青在跟老板讨价还价,调侃解释,真真假假一顿忽悠,还真的用两颗灵石价格,就把整座当铺盘了下来,当然里面也没什么宝贝。

        最后,卿琴:“老板,你的账簿是不是要给我们过目一下?万一有人拿着单票来取东西,我们可拿家不出来呀。”

        本想着不管怎么讨价还价,只要自己能全身而退,也是大赚一笔的,老板最后还是被卿琴看出了破绽,低着头去镇官府那边签订了契约,过往买卖进行了交割。

        最后算下来,还是卿琴他们用这个很低价格,拿下了当铺。全程在旁观的董望,满脸震惊,没想到这个小女娃儿果然是经商天才,各种门道,心里都有谱,完全不像涉世未深的少女。

        慕风风:“小姐,我们当铺要叫什么名字?”

        卿琴:“天方。”

        就这样,国都里面,一家不起眼的天方当铺诞生了。

        ……

        回到化龙镇这边,第2天,镇民们发现镇这里好像不太一样了,做完一些有内幕消息的的,紧急跑出了城外和一些普通居民,只感觉整个晚上天空轰轰隆隆在打雷,但是却没有看到一滴雨水落下。当他们不经意抬头望向化龙湖后,当真被震惊了。

        “有没有发现福塔好像挪位子了?”

        “一看你就刚起来吧,早上我去看过了,不仅福塔挪位置了,化龙湖里面的水都少了一大半。”

        “嘿嘿,我这里还有更劲爆的消息,想不想听?他们说昨晚看到有人拿起了福塔,和另外一个举起了高山,两个人在对打呢。”

        “切就吹牛吧,这么高的福塔,还能拎起来当木棍用?”

        今天的青厢阁,依然闭门谢客,就连旁边的粉丸楼连罕见的没有开门,依然在青厢阁最高阁楼处的战天微,此时肉眼可见的脸色惨淡。

        昨晚与古月白的对决,双方都使出了全力,为了驱动那座山岳法器,战天卫士用了自己的吸星禁法,将化龙湖里所有的灵力吸作一空,投入到山岳法器进行对轰。

        第1次通过如此大量的灵力出售,因为没有龙灵之力的洗涤,使整个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冲刷,此时他体内残留着大量驳杂的灵气,在经脉中四处乱窜,看似安静的坐在上面,其实无比的痛苦,需要无时无刻的疏导体内真气,更证明的是前段时间刚提升的境界,又跌落到了地仙1层。

        “我的王,我们要回帝都吗?”牧华池依然恭敬的半弯腰,等待战天微的回答。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战天微死死的看着眼前卑微的仆人,但是眼神闪烁,一看就是内心在做非常困难的抉择。

        良久后,战天微开口了,平淡地说道:“牧叔,你说那个古月白是不是我的宿敌呢?自从遇到他后,我的计划就接二连三的失败,最后还被他一锅端走了。呵~”

        牧华池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知道此刻的战天微非常危险,不仅是修为境界掉落了,好像连心境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算了吧,也不为难你。过来扶一下,我准备回帝都吧,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好的,我的王。”听到三王子要回帝都了,牧华池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最怕的就是三王子。知道自己争夺太子位置无望,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比如远遁出海,虽然珠海是九死一生,但是你现在的筹码,回到帝都基本上生死看国王能活多久。

        恭敬的牧华池,将手小心翼翼的扶起战天微。没想到虚弱的战天微竟然差点一个趔趄摔倒,牧华池只能更加用力扶稳战天微。

        突然,战天微双手紧紧的抓住他,同时一股强大的吸力,自己体内的内力疯狂的涌入对方。

        “战…天微!你…!”

        “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想等着我回帝都被害死,放心你会走在我前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