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永恒圣帝 > 第3605章 晋升巨头!(一万六大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605章 晋升巨头!(一万六大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一战,天魂大帝血染宇宙,被苍焽杀得帝体都陷入崩析边缘,自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魂大帝终究是古之大帝,哪怕虚弱,也不是苍焽所能杀死。

    这一场至尊级大战中,苍焽也无法安然无事,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最终,苍焽与天魂大帝,双双重伤。

    但苍焽伤势比起天魂大帝更好,挺了过来,而那一战后,禁魂殿传出,天魂大帝暴毙而终,殒落了。

    当年,一度震动了大宇宙。

    先是鲲鹏皇渡劫而殒,随后天魂大帝也莫名暴毙而终,不曾想到,两位古皇大帝的殒落,竟是有着如此不为人知的内幕。

    黑暗帝殿内,传出一声冷哼,唯有帝者气机腾绕,真身始终不曾出现。

    苍焽面对着黑暗帝殿,道:“早就在当年,老朽我就怀疑你,不可能就这样突然暴毙而终,毕竟好歹也是一位大帝至尊,而今想来,你以暴毙而终为名,一直隐藏人世间,坐看宇宙风云,怕是还有着天大的谋划。如果老朽猜得没错,你也想聚集诸天万王体质,采集各种至强体质,尝试人造出混沌真血,你欲要蜕变体内帝血,成为混沌帝血,尝试成为混沌无上大帝!”

    举世震动!

    天魂大帝一直蛰伏在暗中,竟还有着如此不为人知的可怕秘密,一个又一个纪元的不断采集诸天英才,甚至至尊天骄的血脉,乃至乎斗战圣王、混沌霸主这等混沌修炼者也早早被盯上,成为极其关键的一环。

    原来,天魂大帝的根本目的,借助明面复活的目的,实则上暗中却想要凝聚万般道血于一身,蜕变混沌帝血,成为前所未有的混沌大帝。

    不得不说,也唯有苍焽才能够发现,他一直都处于永恒帝君境,俯瞰了整个宇宙星空一个纪元时代,禁魂殿的一举一动也映入眼内,比起任何人都更清楚禁魂殿的核心秘密。

    黑暗帝殿内,传出了森然的至尊帝威:“苍焽,你太过多管闲事了,本来还不想马上杀了你,但现在只好出手了。”

    天魂大帝,一直隐藏在黑暗帝殿内,蛰伏沉眠,更是藉此封锁己身的大帝道果,不让外界发现,而今既然被发现了,也不再隐藏下去。

    顿时间,天魂大帝出世,从黑暗帝殿内大步踏出,看不清楚真面目,唯有滔天的魂光绕体,那是天魂大帝的专属帝道,以魂道证道,其黑暗帝殿便是他的至尊帝兵。

    一经出世,总部大世界撕裂开,万道刹那退散,这片无限星空,以其为尊。

    一人独尊,无与争锋。

    星空万族惊悚退避,如此威势,比起斗战圣王、鲲鹏皇更为恐怖得多。

    这,就是真正大圆满镜的古之大帝。

    哪怕是鲲鹏皇也远远不如,归根到底,鲲鹏皇渡劫后还没有全面恢复,道果臻至巅峰层次,自是有所不如。

    唯有苍焽,看似枯瘦苍老的躯体,纹丝不动屹立在天魂大帝面前,巨龙虽老,尤压九天,不可亵渎!

    这句话,说得便是苍焽。

    哪怕苍老又如何,哪怕血气枯竭,日落西山,始终不可轻视小瞧!

    “苍焽,没想到你竟达到如斯境地,可惜,你终究是老矣,死吧,在本帝手上死,是你的荣幸,你的道果,本帝也会发扬过大,代你登临前所未有的造化之境!”

    天魂大帝看向苍焽,犹如看着美味无比的食物,洞悉了苍焽的重要秘辛。

    这个老家伙,一世积累,竟是恐怖如斯。

    若非垂垂老矣,若非血气枯竭、日薄西山,恐怕真的会破坏了他的重要大计。

    苍焽笑了笑:“天魂,你想要杀我,很正常,但奉劝你一句,莫要过于贪心,怕是会让你付出不堪承受的沉重代价。”

    “这世间上,还没有什么代价是本帝承受不住。”

    天魂大帝魂光动荡万界、万域,帝威无量,主动上前攻击苍焽。

    眼前这个老家伙,苍老的外表,体内藏着足以让得任何至尊大帝都为之心动、乃至眼红疯狂的无上道果,不容错过。

    “前辈!”

    终极古路诸强惊呼,那可是震古烁今的天魂大帝,苍焽虽强,但不见得可抗衡天魂大帝这位大圆满巅峰境的古之大帝。

    何况蛰伏沉眠无数万年,谁能知晓,天魂大帝是否更进一步。

    毕竟,禁魂殿纵横数个纪元时代的无数血脉、魂力,全都为了天魂大帝复活而准备的。

    “无妨,老朽也想知道,天魂大帝究竟到了何等田地!”

    苍焽脸不改色,腐朽苍老的身躯陡然爆发开惊震大宇宙的威势,这一刻仿佛不是日落西山的年老帝君,而是一尊盖世大帝崛起。

    这就是苍焽,永恒帝君的威势尽数展现,而且还是积累了一个纪元时代的永恒帝君,怎可知晓现在的他,何等强大?

    “死吧!”

    天魂大帝神色冷漠,动了真正的杀念。

    唰——

    无声无息,苍焽消失了。

    他不曾正面抗衡天魂大帝,而是退避了,让所有人都是一怔,出乎意料。

    毕竟,所有人都以为,苍焽必然会跟天魂大帝硬碰硬,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苍焽远退,刹那远走,进入了宇宙苍穹至高处上,那里是叶晨巅峰对决鲲鹏皇之地。

    “哪里走!”

    天魂大帝追上,黑暗帝殿扶摇直上,十八层地狱帝塔同样冲天而起,撕裂宇宙苍穹的天外天,冲入其中。

    大宇宙星空,四位至尊级存在,尽数进入其中。

    星空万族,亿万众生,无人可知,宇宙苍穹内的一切。

    只知道,短暂的停滞后,陡然间,爆发开更为可怕的至尊级大战。

    恐怖的帝战波动,近乎撕裂开宇宙苍穹,降临宇宙星空,破灭万界、万域、万道、万灵。

    无人可知,宇宙苍穹之地,到底发生着怎样的帝战,唯有感受到那逸散出的丝丝缕缕余波,便足以让得一方帝族都轻易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至于禁魂殿的总部大世界,虽然满目疮痍,却没有人继续进攻,因为任何人都知道,真正关键处,乃宇宙苍穹出的巅峰帝战。

    帝战之下,一切都不重要。

    宇宙苍穹,唤曰天外之地,乃整座混沌古宇宙的最高处,近乎出了混沌古宇宙之外,属于一片混沌之地。

    却也广袤无边。

    至尊若不进入至尊领域一战,唯有进入一方混沌古宇宙的天外之地巅峰对决。

    无穷无尽,广袤无量,能让得至尊都可放开身心,巅峰一战。

    但眼下,天外之地,并没有世人想象中,斗战圣王对决鲲鹏皇,苍焽对决天魂大帝。

    这一刻,叶晨、苍焽、鲲鹏皇三者并肩而立,前方则唯有天魂大帝一人。

    后者,被三大至尊包围住。

    天魂大帝森然地看着鲲鹏皇,道:“鲲鹏,你何时恢复过来的?”

    赫然,鲲鹏皇不知何时彻底恢复了神智,不再是受到禁魂殿控制的零号兵器,而是一尊古皇!

    昔年,至尊大战,天魂大帝趁着鲲鹏皇渡劫后处于虚弱时期,横空出手,进行强势镇杀,差点使得这位新晋皇者殒落,镇压在十八层地狱帝塔内,神智迷失,成为禁魂殿的零号绝对禁忌兵器。

    不曾想到,这才出世没多长时间,竟是恢复了神智。

    他当初留在鲲鹏皇帝魂上的魂道枷锁禁锢,已被撕裂开。

    鲲鹏皇重绽皇者光华!

    此刻的鲲鹏皇,遮天蔽日的鲲鹏皇体不再,取而代之则是人形状态,金发披散,剑眉星眸,何等英伟盖代,眸子间光华锋锐,可斩万道,冷冷地看着天魂大帝,道:“很多万年前,本皇便已解开你的魂道禁锢,你以为,当年的你,当真能够镇压本皇不成?不过是本皇将计就计,进入你的十八层地狱帝塔内,借助你的帝塔,让本皇臻至大圆满巅峰境而已。”

    天魂大帝皱眉:“凭借你一人,不可能瞒过本帝,也不可能解开本帝的魂道枷锁禁锢。”

    他有这种自信,最为擅长魂道,何况当初的鲲鹏皇不过是初入皇境,岂能是他的对手?

    苍焽淡淡道:“自然有老朽的帮助。”

    说起来,当初鲲鹏皇被天魂大帝所镇压封禁,不过是两大至尊的计划而已,否则天魂大帝想要封禁鲲鹏皇,还真的很困难。

    须知,鲲鹏擅长速度,对于时空的掌控,丝毫不下于世界树。

    鲲鹏皇,等若是一尊时空皇者,一心想要逃跑,天魂大帝想要禁锢他,还真的很困难。

    何况,苍焽于暗中虎视眈眈,自是不会让鲲鹏皇出事。

    两大至尊,一明一暗,对付天魂大帝。

    可惜,天魂大帝还是过于可怕了,手段非凡,两大至尊都差点出事了,鲲鹏皇也差点被击杀而殒。

    “好,好,好,你等竟处心积累谋算本帝,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当真不将本帝放在眼内。”

    天魂大帝也怒了,左手执掌黑暗帝殿,右手则是十八层地狱帝塔,乃他凝聚禁魂殿数个纪元时代的深厚积累,祭炼而成的至尊帝兵,此刻狂暴出手,怒然对决三大至尊。

    轰——

    鲲鹏皇英姿勃发,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岁出后,金发飘扬,俊逸英伟,但眸光沧桑,轮回万世,乃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绝世皇者。

    长达近一个纪元时代的沉淀与积累,吞噬十八层地狱帝塔内的无穷力量,无声无息间,他非但彻底恢复了伤势,且稳固了皇道境界,真正成为了大圆满皇者,全方面圆满无暇,臻至皇道巅峰境。

    此刻,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件皇级金缕玉衣,赫然乃鲲鹏羽祭炼而成,身后更有一双巨大的鲲鹏翼,金光耀盛,铮铮铮地绽放亿万重金光锐剑,洞穿虚空。

    此乃鲲鹏皇的皇级战衣,也是皇道帝兵!

    铮铮铮——

    鲲鹏皇无惧一切,挺身而上,强势碰撞天魂大帝!

    同一时间,叶晨、苍焽两大足以叫板大帝的另类至尊从旁掠阵,配合鲲鹏皇联袂攻击天魂大帝。

    两者虽能叫板古之大帝,但终究不是真正的至尊,真正主战者,还需要鲲鹏皇。

    轰——

    这时候,叶晨祭出来了混沌大鼎,配合己身,施展混沌道法,强势出击。

    苍焽一声轻喝,显化无上法相,凭空而现一尊无穷巨大的至尊法相,携带大宇宙伟力,镇压在上方,禁锢十方时空,身后浮现出百般掌印,属于他开创出的禁忌神通——百世至尊!

    类似于浮屠大帝的千手浮屠,百般掌印,全面而下,恐怖绝伦。

    恐怖绝伦的帝皇级至尊大战,在天外之地全面爆发,不可估量的大恐怖。

    天魂大帝的强大,超乎意料,同时面对着三大至尊的围攻,丝毫不乱,周身绽放亿万重不止的沛然魂光,衍变一道道神魂强者,也化生出重重环境,迷幻一切,如梦如幻,便是至尊也有可能迷失其中。

    但三大至尊,全力出手,梦幻秘境,难以封困住三者。

    黑暗帝殿、十八层地狱帝塔共击,怒撞三大至尊,无穷无尽的至尊帝则在绽放,撕裂一切。

    大战间,叶晨步步后退,混沌圣体也首次染血了。

    本来,他也不过是永恒君王巅峰境而已,能够叫板古之大帝,却不曾达到巅峰一战地步上,何况天魂大帝的强大,比起鲲鹏皇这等大圆满巅峰境帝皇更为强大,恐怕是已经朝着万古巨头迈进的可怕存在。

    当然,还没有达到准巨头层次,否则三者根本不可能与之一战。

    准巨头的可怕,足以碾压三大至尊。

    “吞天纳地!”

    鲲鹏皇长啸,身后浮现出本体鲲鹏的无边虚影,遮天蔽日,滚滚皇气席卷整片天外之地,化生出一圈巨大的黑洞,蕴含着时空大道,重重地轰击天魂大帝。

    “亿万阿鼻地狱门!”

    天魂大帝冷哼,重重魂光化生出重重地狱之门,亿万重之多,与之碰撞,双双溃散。

    同一时间内,黑暗帝殿横击过去。

    鲲鹏皇身后鲲鹏剑翼横击,轰隆隆巨响中,鲲鹏皇身影踉跄倒退,正面一战,稍有不如天魂大帝。

    不过未待天魂大帝乘胜追击,百世至尊法相陡然百般至尊掌印闪电回落,密密麻麻。

    天魂大帝不敢大意,魂光闪耀,划出现一条条帝道枷锁,交织天外之地,或是阻挡,或是缠绕,或是洞穿,化解百世至尊法相的攻伐。

    然而,叶晨趁着这时候强势出击,混沌大鼎早就在千余年内伴随他极尽升华,同样恐怖无边,与他混沌圣拳共鸣,禁忌神通——开天宇宙!

    噗——

    天魂大帝终究是不能同时力敌三大至尊,叶晨这一拳使得他身影横飞,大口大口地咳血,魂光黯淡了一截,差点暴露出真正的本体。

    “居然只是重创而已!”

    叶晨一叹,他已经施展出禁忌神通,依旧只是重创而已,而无法真正有效地粉碎天魂大帝的帝体。

    天魂大帝暴怒,一个不是真正帝君者出手,能够重创自己,居然还很失望,简直可恶。

    他扫视三大至尊,蓦然咆哮:“好,好,好,你等三人合力对付本帝,今日本帝便提前进行万古计划,也好,吞噬了你等,或许可让本帝实现最终的大跃升,尤其是你——斗战圣王!”

    他盯着叶晨,露出了深深的贪婪之意,一位混沌帝君,或许可让他顺利迈出最后关键性的那一步。

    轰——

    魂光炸开,淹没天外之地。

    肉眼可见,黑暗帝殿内,突兀间便是飞出了一团团至强至盛的魂光,幻化出诸天万灵,犹如万族齐临此地。

    足足九千九百九十九道。

    最为可怕的是,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魂光之力,赫然都处于太古君王层次,魂光内也裹带着一团团特殊的血脉波动,有帝族血脉之力,有远古血脉之力,有王者血脉之力,有混沌圣灵血脉之力……

    纵目过去,每一种血脉之力,竟都是不同,甚至有着好几股真正的帝皇血脉,而非是简单的帝族血脉,令人心惊肉跳。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魂光与血脉之力,恍若诸天万界的万族君王降临,一族坐拥一君王,万族便是万千君王。

    只差一,便是整整齐齐的万道君王魂光与血脉之力!

    这些太古君王层次的魂光与血脉之力,散发着滔天的压迫感,汇聚在一起,便是三大至尊也无法压盖之!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至强血脉之力,还是太古君王层次,难道都是禁魂殿所击杀的!?”

    三大至尊,莫不是心惊肉跳。

    但感觉这不可能,太古君王何等难以诞生,就算是一座混沌古宇宙,除非是如异族古宇宙、洪荒仙界那般最强混沌古宇宙,方有几分希望,在众多纪元时代中诞生出如此之多的太古君王。

    终极古路所在的混沌古宇宙,纵然数个纪元时代,也万万难以诞生出万位太古君王。

    每一位太古君王,都是真正称霸大宇宙的绝世强者,至尊不出的寻常年代,帝君也不可见,太古君王执掌大宇宙秩序。

    哪怕各大帝族、仙族都不可能拥有太多位太古君王,何况是万位之多。

    因此,三大至尊都很震惊,天魂大帝到底是如何得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太古君王的魂光与血脉之力。

    苍焽,终究是横压两***的永恒帝君,他活的岁月最为久远,执掌终极古路无尽岁月,也了解甚多,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魂光与血脉之力,道:“恐怕只有十分之一不到是真正的太古君王,其余者,应该是天魂大帝采集得到应有的魂光与血脉之力,强行提升到太古君王层次。”

    细细一想,的确很有可能,毕竟古之大帝的境界与各方面,都远远凌驾在太古君王之上,让所得的魂光与血脉之力臻至太古君王层次,并非不可能。

    但,这也是相当惊人的天大手笔,哪怕是古之大帝培养出如此之多的魂光与血脉之力,亦要付出不可想象的代价!

    “采集那么多的魂光与血脉之力,禁魂殿,亦或者是说天魂大帝的阴谋,到底是什么?”

    三大至尊神色凝重,注视这这一刻也不曾怠慢,雷霆出手,欲要破灭所有太古君王层次的魂光与血脉之力。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万族血脉,诸天宇宙最强体质,万血归宗,万魂归宗,化混沌!”

    一声大吼,震古烁今,回荡古今各个时空。

    岁月长河都浮现而出,那是天魂大帝,他屹立其上,顿时双手一揽,眼前禁魂殿各个纪元时代采集得到的九千九百九十九道最强血脉、最强魂力,顿时被牵引过来,尽数凝聚在一体。

    更是彻底没入了天魂大帝隐藏在无边魂光之下的帝体内!

    渐而可见,在浩瀚无尽的魂光之下,缓缓地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那是天魂大帝的帝体所在,为人形,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魂光与血脉之力正在疯狂地没入他的本体内。

    伴随而至,帝体正在绽放开无与伦比的力量,竟是比起之前都要更为恐怖得多。

    一股股至强至盛的力量扩散而开,天外之地暴动,几近要炸开,不堪承受。

    乃至乎,这股浩瀚波动,冲出天外之地,波及向大宇宙星空。

    宇宙万域,星空万界,亿万众生,这一刻尽皆簌簌颤抖,不可抗拒那等无上威势。

    世人悚然,天外之地到底发生什么,竟有如此盖代无量的波动扩散宇宙无疆之地!

    这股力量之下,就是鲲鹏皇这尊大圆满巅峰境的皇者也被彻底压盖下去了。

    而且,天魂大帝气机还在节节攀升,不断地暴涨。

    每时每刻,天魂大帝都更胜此前一分。

    周而复始,不断强大!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至强血脉、魂光相融,天魂大帝进行最可怕的蜕变,他的帝体,他的帝魂,衍生出特殊的光华,包含诸天万道,欲要演变混沌。

    其中,叶晨感应最为清晰,一股磅礴的混沌大道气机正在徐徐演变而出,强盛绝伦。

    他的体内,属于自己的混沌大道,受到异样的共鸣感。

    “不好,他要演变,更有可能将会成为准巨头!”叶晨变色,那股气机,他何等熟悉,昔日面对的完颜大帝,就是如此,人皇亦如此,自己借助天道太阳之力同样如此。

    天魂大帝,竟要从大圆满巅峰帝境超脱,跃升到准巨头层次?

    且他有种感觉,一旦天魂大帝完成了眼前的蜕变,怕是会吞噬了自己这位混沌圣体,完成最后一步的蜕变。

    后果,不容乐观!

    “立马打断他的跃升!”

    叶晨大吼,第一时间出击。

    轰——

    同一时间,他不惜一切,混沌至尊身、混沌君王之灵瞬息间显化,施展最强混沌秘法,三神合一,极尽升华,战力顿时飙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上。

    恐怖绝伦的力量容纳在一体,这一刻的他,仿佛彻底破开君王境,达到永恒帝君境。

    诸天万道,正在沸腾,向他臣服,为其掌握。

    周身毛孔喷薄着前所未有的炽盛光霞。

    随便一缕光霞之力,都足以轻易灭杀太古君王初阶。

    无量混沌威势,丝毫不亚于一尊古之大帝,媲美鲲鹏皇!

    前所未有、横压古今的伟岸力量,掌握指掌间。

    这,就是永恒帝君的至高战力体现,媲美古之大帝的绝对力量!

    “开天宇宙!”

    极尽升华后的力量,足以巅峰对决大圆满巅峰帝境至尊,叶晨再度施展禁忌神通,横击天魂大帝。

    这一击,等若古之大帝施展帝道禁忌神通,足以破碎一切!

    “零式!”

    苍焽大喝,百世至尊法相也施展出属于他的禁忌神通,乃零式,将一切都化整为零的可怕招式,最强招式。

    “荒灭!”

    鲲鹏皇也施展出禁忌神通。

    三大至尊,三大禁忌神通同一时间轰击正在实现大跃升的天魂大帝。

    “他化万古!”

    天魂大帝大吼,此刻的他还没有完成最终蜕变,自是不能正面硬撼,那是找死的行为。

    顷刻间,那至尊无敌的帝体混光尽数虚幻化,任是三大至尊的禁忌神通如何可怕,他自是虚幻不可见,没有真正的实体存在,也不可真正有效地攻击。

    仿佛间,他不存在这一时空,不在这一世,去了虚幻的未来,或者回归了成为过去的历史,不可攻击,只可见!

    “是时空力量!”

    鲲鹏皇神色难看,他身为鲲鹏,对于时空的掌控丝毫不下于世界树,何况他更是一尊时空皇者,对于时空掌控,古往今来,舍却了时空第一人时空大帝外,无人可超越,最多只能够并肩而已。

    但天魂大帝对于时空的掌控,竟也达到了帝道领域。

    他想起来,当初渡劫后被镇压下来时,他血染星河,无尽鲲鹏皇血肆意洒落,怕都被天魂大帝后来采集了。

    且在无尽岁月的镇压中,天魂大帝数次出现,进行镇压,采取其体内皇道精血,恐怕都被天魂大帝暗中研究,凭借无尽岁月间,天魂大帝研究出了时空大道的奥秘,并且达到了帝道水平。

    不得不说,从这一点来看,天魂大帝的确是一位大恐怖人物。

    这一刻,就算是鲲鹏皇能够前往其所在时空,找到天魂大帝的本体,但也不可能击败,因为天魂大帝无时无刻不在蜕变中,更为强大,无限接近向准巨头层次。

    凭借他一皇,不是天魂大帝的对手。

    “怎么办?”

    叶晨、苍焽、鲲鹏皇三大至尊神色很是阴沉,天魂大帝的突然蜕变,完全是超乎想象。

    鲲鹏皇神色难看:“天魂大帝借助我的皇血,掌握了至尊层次的时空大道,不可阻止,不能击败。”

    “你以时空大道将他拉回来也不行吗?”叶晨道。

    “不行,他的时空大道抵消我的时空大道,我最多只能够接近他。”鲲鹏皇摇首,“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哈哈哈——,本帝彻底蜕变成功之时,也将会是你等葬身之时!”

    天魂大帝哈哈大笑,嚣狂不已,这一刻潜下心神,全力蜕变。

    沉默片刻,苍焽突然对鲲鹏皇道:“你出手,将老朽带过去,老朽有一法,或许可阻止他的极尽升华。”

    “什么办法?”

    叶晨、鲲鹏皇吃惊地看着苍焽。

    “吞噬!”苍焽淡淡地道,却让两大至尊心惊肉跳。

    吞噬!?

    那可是一位近乎准巨头级存在,如何吞噬?

    鲲鹏皇这样的大圆满巅峰境皇者吞噬了也必死无疑,爆体而亡。

    “前辈不可,一旦吞噬天魂大帝,您必死无疑。”对于苍焽,鲲鹏皇很是敬重,若非是他,他不可能证道称皇,也不可能在天魂大帝的攻击下活下来。

    而今,如此一位可敬的长辈,岂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去送死,哪怕苍焽年老体衰,血气枯竭,没几年可活,但也万万不行。

    苍焽道:“无妨,老朽已无几年可活了,血气枯竭,无法极尽升华,证道成帝了。死了也无妨,总算是可阻止一次大灾难的诞生,何况也不见得会让老朽殒落,鲲鹏皇,带老朽前往吧。”

    鲲鹏皇心知苍焽心意已决不容拒绝,微微一叹:“好吧。”

    “也带上我。”叶晨突然道。

    鲲鹏皇看了一眼叶晨,点点头:“好!”

    时空大道运转,破开虚幻,鲲鹏皇带着两者穿越重重时空的阻隔,来到天魂大帝面前。

    可惜,也仅仅只能如此,因为叶晨、苍焽的存在,需要鲲鹏皇无时无刻的时空大道加持,方可面对天魂大帝,否则一旦失去加持,天魂大帝的时空大道会将两者直接排斥回归现实。

    正是心知如此,三大至尊也不浪费力气攻击。

    “哈哈哈,来得好,你们三人,足以让本帝完成最后一步,甚至成为万古巨头,证道混沌!”

    天魂大帝看着三者,犹如看着三个美味的食物,反过来冲过去。

    鲲鹏皇神色一变,正要带着两者离开,这时候,叶晨大喝:“万古皆空!”

    轮回大帝之禁忌神通!

    在三神合一、极尽升华的叶晨手上施展,无异于等若真正的古之大帝施展,哪怕是天魂大帝也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周身万道短暂消失了。

    包括时空大道。

    眼前,四大至尊所在的虚空,成为了彻底的真空!

    万道不再,仅存肉身与魂光!

    咳——

    叶晨大口咳血,对于一位近乎准巨头的恐怖存在施展,哪怕强大如此刻的他,也承受巨大反噬。

    天魂大帝冷漠看着三者:“就算退散万道,但本帝依旧要凌驾于你等之上,依旧无敌世间,依旧在突破!”

    没错,万般至强血脉熔炼,天魂大帝依旧在蜕变中,难以阻止!

    无时无刻,他都在更进一分,不断强大。

    帝体、帝魂,蔓延混沌光。

    叶晨心惊肉跳地看着,天魂大帝,竟要凝聚万般至强血脉、魂力,强行让自己成为混沌修炼者,而后一举混沌证道?

    虽然他感觉,混沌证道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就是太圣皇这等万古巨头也无法让混沌大圆满得以真正证道,遑论是天魂大帝,比起太圣皇差了不知何几。

    但即便如此,他也有种感觉,无法混沌证道,天魂大帝也必然能够超脱目前的帝境层次,成为准巨头,甚至是无上巨头行列。

    到了那一步,纵使三大至尊也有性命之危!

    “阻止他!”

    鲲鹏皇神色淡漠,满头金色发丝在飘扬,帝道皇威荡漾。

    虽然短暂失去对帝道的掌握,但终究是大圆满皇者,皇体、皇魂丝毫不假,鲲鹏战衣依旧可动用,那是属于皇道帝兵,疯狂地攻伐天魂大帝,尝试阻断他的继续蜕变、升华。

    “滚!”

    天魂大帝冷喝,蜕变过半的帝体狠狠撞击过去,更为强大得多的力量猛然轰飞鲲鹏皇,使得鲲鹏战衣也无法抵御下,重重近乎准巨头级的伟力作用而下,鲲鹏皇大口大口地咳血不止。

    轰——

    轰——

    这时候,叶晨施展号称混沌海攻伐第一的斗战圣法,横击过去。

    唯有他,作为“万古皆空”施展者,能够保持对于大道的运转。

    头顶上,五行帝星运转,无形至尊帝力澎湃倾泻,重重淹没过去,刹那万千重,狠狠撞击天魂大帝,使得这位大帝咳血,不能彻底安然无事。

    苍焽,作为永恒帝君,虽然不如鲲鹏皇,但这一刻,他的体内散发开永恒之路的独特气息,竟是施展出部分的至尊级大道力量,也是攻伐天魂大帝。

    哗啦——

    天魂大帝身影倒飞,从帝级时空大道演变出的未知时空中坠落而下,洒落大量的帝血。

    极尽升华的跃升,被生生打断了。

    “你们!”

    天魂大帝大怒,无与伦比的力量流溢,“万古皆空”所退散的万道,正在逐渐回归,属于他的帝道更是缓缓呈现,即将再度回归他的掌控中。

    这时候,叶晨与苍焽相视一眼,沉声道:“前辈,开始吧!”

    “哈哈哈,好!”

    苍焽哈哈大笑,这一刻,他浑身生光,苍老枯瘦的身影恍惚间像是返老还童,回归年轻时期,整个人绽放开前所未有的炽盛光彩,一头扎入了天魂大帝的无边魂光内。

    另一边,叶晨同样如此,哈哈大笑:“天魂大帝,你想吞噬我等,成为你的升境大补品,同样,今日的你也会成为我与苍焽前辈的升境大补品的!”

    “今日,我便反噬你,让我迈出最后一步,成为最强永恒帝君!”

    轰——

    叶晨狠狠撞入天魂大帝魂光内。

    两大至尊,奋不顾身,浑身近乎燃烧般地撞入天魂大帝的魂光与血肉之间,直接让天魂大帝几欲炸开,大量的帝血喷溅。

    撼天手!

    截天指!

    镇天印!

    开天宇宙!

    ……

    疯狂般,顷刻间,叶晨将一生所掌握的诸般最强神通刹那施展而出,天魂大帝根本无法阻止,轰地一声巨响,半边帝体与魂光炸开,遭受可怕重创。

    这一刻,叶晨差点就要从“三神合一”之境坠落而下,深呼一口气,一把抓住眼前属于天魂大帝的诸般血肉与魂光,直接吞噬。

    没错,是吞噬!

    疯狂地吞噬天魂大帝所有的一切。

    与此同时,原本大帝转世身体内的帝界、完整帝道本源,与这一刻尽数被吞噬,推动着他在永恒君王巅峰境,更进一步,迈出最后关键性的那一步!

    另一边,苍焽哈哈大笑,苍老的躯体刹那化生亿万里不止的伟岸,也是疯狂地出手,撕裂开一道道天魂大帝的血肉与魂光,张口便是吞噬而下。

    磅礴得难以形容的无穷力量,正在他们的体内肆意地绽放。

    在鲲鹏皇震惊的目光下,无论是苍焽,还是叶晨,都在疯狂地吞噬天魂大帝的力量。

    一尊近乎准巨头的无上存在,成为了两者的大补品,无穷的力量被吞噬与输出,不可思议。

    天魂大帝咆哮不已,但受到“万古皆空”禁忌神通的限制,短时间内根本以绝对力量打飞两者。

    帝体一震,正要攻击,鲲鹏皇却疯狂地冲上去,一把抱住这具近乎准巨头的可怕帝体,鲲鹏战衣铮铮作鸣,闪耀亿万重锋锐剑光,身后巨大鲲鹏剑翼更是包裹住帝体,任是如何吐着皇血,也死死不放开。

    “不——,你们这群混蛋!”

    天魂大帝无法挣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咆哮不已,疯狂地挣扎,要破开挣扎,杀死这该死的三大至尊。

    始终未果!

    很快,万古皆空的禁忌神通之力消失,天魂大帝的帝道之力逐渐恢复,他森然看着鲲鹏皇,也看向叶晨、苍焽两者,冷冷道:“受死吧。”

    轰——

    但预想中的轰飞鲲鹏皇,震飞叶晨、苍焽并没有发生。

    因为,在帝道恢复的第一时间,鲲鹏皇同样狠狠地撞入了天魂大帝体内,时空大道之力疯狂爆发,禁锢一切,也使得天魂大帝难以挣扎,被压制住了。

    时空大道,化作可怕的吞噬之力,他同样在疯狂吞噬天魂大帝的力量。

    本来就受到叶晨、苍焽吞噬大量力量的天魂大帝,更为虚弱,已是跌落了不少。

    三大至尊,在天魂大帝体内,疯狂地吞噬、夺舍这位即将成为准巨头的无上强者的磅礴力量。

    肉眼可见,天魂大帝一身力量严重被吞噬,非但无法成功成为准巨头,相反,更是气息飞快下坠,不断下坠。

    这让天魂大帝都惊慌了,咆哮不止:“不,本帝乃万古无敌的天魂大帝,岂可被人吞噬,都给本帝滚开!”

    恐怖的帝道力量不断爆发,欲要驱逐体内的三大至尊,然而根本不行,现在的他力量严重大跌,无法有效地驱逐三者。

    与此同时,体内的力量正在迅速地流失,被三者吞噬。

    也幸亏三者同时吞噬,否则任何一人都无法吞噬如此磅礴的力量,必然会爆体而亡。

    三者的共同吞噬,反倒是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平衡。

    可怜的天魂大帝,根本无力挣脱,死死被三大至尊所束缚住、限制住,成为一宗祭品,无穷的力量成为三者的补品,任由三者的肆意剥夺与吞噬。

    这般吞噬,不知时日过。

    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后,叶晨第一个从天魂大帝体内脱离出去。

    此时此刻,他吞噬了足够多的魂光与万般至强血脉之力,也撕裂开了天魂大帝的帝体一部分,乃至部分帝道本源,大帝道果亦有,可谓是全方面地剥夺了一部分,进行熔炼于体内。

    天魂大帝,采集诸天万般最强血脉以及魂光,欲要走捷径,证道混沌,这时候,反倒是徒作嫁衣,为叶晨晋升永恒帝君,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本来,叶晨就处于永恒君王巅峰境,进无可进,下一步便是晋升帝君。

    又有完整的帝道本源以及熔炼了两大帝界的全新浩瀚帝界,配合这一切,他彻底打破阻隔,整个人往着帝君境彻底迈进!

    轰轰轰轰轰轰——

    叶晨肌体生霞,每一寸肌体都在喷薄着前所未有的混沌光霞,犹如一轮轮混沌太阳烙印血肉间,万道规则浮现,彰显出他至强至盛的万道混沌力。

    无时无刻间,不是正在蜕变、升华。

    是一个生命层次的蜕变!

    太古君王,突破帝君的蜕变!

    然而,叶晨的突破,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太古君王突破帝君。

    寻常君王,历经神王补全天道圆满,君王为十重天,一重一天地进行攀登。

    而叶晨,从永恒准君王晋升,且神王时期为特殊的十劫大圆满至尊天骄,一切的一切,无不是证明了他的特殊,在永恒君王时期,他就没有了十重天的具体划分。

    只能够凭借己身的感知,知道界限所在。

    何况,一经突破永恒君王境,便达到了媲美绝世君王的层次上。

    永恒君王巅峰境,更可媲美太初帝君这般可叫板古之大帝的一般性永恒帝君。

    现在,他从永恒君王突破永恒帝君之境,没有一般晋升帝君那般,直接一跃而就,也没有降临下最可怕的帝君大劫。

    一切,都显得无声无息。

    蜕变在进行,升华在持续,并不在短时间内。

    每时每刻间,全方面细胞都在跃升而蜕变。

    叶晨猜算,想要彻底晋升为永恒帝君,怕是需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极尽升华,非是一朝一夕间。

    “或许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彻底完成生命层次的蜕变,彻底成为永恒帝君!”

    总而言之,他的生命层次正在重组,得到全新的升华,更显完美,更显无暇,更显圆满!

    与此同时,叶晨看到了,苍焽、鲲鹏皇正在吞噬天魂大帝,但很快,鲲鹏皇就结束了吞噬,所吞噬的份量,与他相差不多。

    大部分,还是给苍焽留下了。

    因为,无论是叶晨,还是鲲鹏皇,界限所在,都无法吞噬太多,且苍焽太过苍老了,年老体衰,他们都希冀他吞噬天魂大帝的所有,能够做出最终的突破,打破界限,证道成帝。

    “不——”

    天魂大帝咆哮,充满愤怒,却又显得那般地无何奈何,无从挣扎。

    经过三大至尊的长时间吞噬后,他变得无比虚弱,大不如前。

    为了保险,叶晨、鲲鹏皇出手,压制住天魂大帝,让他无从挣扎,更是一点一点地进行磨灭其帝者真灵,虚弱反抗力,只能被动地任由苍焽吞噬。

    轰轰轰轰轰轰——

    苍焽苍老的躯体,根本不能容纳如此伟岸无边的帝道力量,寸寸崩析,化作焦炭,陷入了枯灭之地。

    但两者却发现,苍焽正在发生惊人的蜕变。

    苍老的躯体,看似正在崩析,正在毁灭,实则上,却也同样在进行着破而后立的新生。

    欲要重生,必须先死而行之!

    一股磅礴的生之力,属于帝道层次,正在看似寂灭的老躯内缓缓复苏,修复着一切的伤势,甚至乎让得苍焽充满了全新的活力。

    不知不觉间,苍焽逐渐地吞噬了天魂大帝原有一切,无论是叶晨,还是鲲鹏皇,赫然可见,前者体内,一枚无上道果正在逐渐饱满,随时等待绽放。

    那不是普通的无上道果,甚至不是大帝道果,其所散发开的气机,比起鲲鹏皇自身的皇者道果更为惊人,通天彻地,影响诸天万界。

    叶晨感受得更为真切,因为那一枚无上道果上,正散发着一股属于永恒之路的磅礴气机,更胜在他之上,属于苍焽成为永恒帝君后足足长达一个纪元以来的积累。

    苍焽怀有天大野望,不希望简单地证道成帝,而是希冀有朝一日,能够完成足够的积累,一举冲击无上巨头领域。

    这枚无上道果,便代表了他一个纪元来的深厚积累。

    只是,血气枯竭的苍老身躯,犹如种花的土壤,无法提供足够的营养让这枚无上道果正在培养成长起来,绽放花儿。

    现在,吞噬了天魂大帝的力量后,转化为磅礴的营养,血肉之躯重绽生机,提供自己的无上道果更进一步,真正开始绽放。

    由不得间,叶晨也心生出一抹贪婪之意。

    他有种特别的预感,只要吞噬了这枚无上道果,他不但能成为永恒帝君,甚至能够推动自己一下子达到永恒帝君巅峰,亦或者更高的层次上也有一定困可能。

    到了那时候,怕就不是简单地巅峰对决古之大帝,或许能够媲美准巨头级存在也说不定。

    但很快,这种念头被叶晨强行压制下来。

    如此一位可敬可泣的老前辈,怎可夺舍属于他的一生无上道果。

    何况,生命层次的彻底跃升在即,永恒帝君在过渡着,不出一个月时间,当可重组一切,彻底极尽升华而立,成就至强无敌的永恒帝君!

    叶晨盘膝而坐,默默地等待着极尽升华的结束。

    鲲鹏皇也在消化吞噬得来的天魂大帝的无限力量,虽然无法让他成为准巨头,但足以让他积累更加高深,有朝一日,达到足够的积累,将可打破界限,一跃而上,登临更高的层次上。

    无声无息间,苍焽演变出一重光茧,包裹己身,大道气机在内敛,光茧封锁一切。

    这是关乎着生命层次的跃升,大道的极尽升华,叶晨、鲲鹏皇也无法猜算需要多长时间,苍焽方可蜕变功成。

    莫名地,叶晨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看向了天外之地的外界,那是宇宙壁障之外。

    这一刻,福至心灵,冥冥中看到了一幕特别的画面。

    十重帝关被打穿,诸天万域沉塌了无数大域。

    原有的不朽天关、帝城、皇极凌霄殿化作全新的古关。

    人皇在沉睡,金乌大帝、无相君王、玄神大帝、太初帝君四大至尊恒立古关上,浑身是血,镇守盘古宇宙。

    纯粹是冥冥中浮现出的一幕画面,不可思议。

    不好,盘古宇宙出事了!

    叶晨神色一沉,他看向苍焽,深呼了一口气,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屈指一弹,混元长河飞出,包裹住苍焽演化出的大道光茧之外,浩浩荡荡,让得那片区域的时间流速远要快于外界数百倍。

    里面一年,等若外界一日。

    鲲鹏皇吃惊,因为他从混元长河上感受到时间的力量,道:“斗战圣王,你从哪里得到如此无上至宝?”

    虽说他身为时空皇者,但锻造出如此时间长河,也需要付出不菲代价。

    叶晨道:“这是我盘古宇宙一位万古巨头混元皇尊凝练出的混元长河,能够扭转时间流速,昔年我侥幸获得了一小段。”

    鲲鹏皇惊叹,盘古宇宙早就听闻过,神话纪元更是鼎盛强大到极致,诞生出如此无上巨头,也理所当然,毕竟时空第一人的时空大帝,也是诞生于盘古宇宙。

    但他有所皱眉:“你如此包裹苍焽前辈所在的区域,改变时速为何。尤其苍焽前辈更是即将超脱的盖世存在,如此更变时间流速,将会使得这条混元长河不出多少天,便会被彻底损耗掉。好歹也是一宗了不得的长河宝物,赶紧收回去,毕竟时间多少对于你我而言,都毫无关系。”

    登临至尊,岁月不可朽,时间的意义变得更为直接苍白,毫不值钱。

    因此,鲲鹏皇方才觉得叶晨这般举动甚是浪费。

    叶晨摇首:“前辈,你有所不知,我冥冥中感应到,盘古宇宙正在发生可怕灾难,我希冀早日回归,同样,我更希冀请动苍焽前辈回归,他若能够登临万古巨头层次,便可为我盘古宇宙镇守安稳很多万年。”

    鲲鹏皇显然也了解盘古宇宙的一二之事,默默点头,却眉宇始终在皱着,道:“话虽如此,但苍焽前辈的蜕变升华,哪怕有着混元长河的加持,但也怕是短时间都不见得可彻底成功。这样吧,我也施展时空大道,配合这条混元长河,再度提升百倍时间流速,如此一来,所在的区域百年等若外界一日。”

    叶晨感激道谢:“多谢前辈相助!”

    “你我之间,同为至尊,何况你一旦极尽升华成功,不再是简单的叫板古之大帝,而是真正地可巅峰对决古之大帝,生死一战,同为至尊,理应道友相称。”

    显然,鲲鹏皇对于叶晨很看重,如此一位无限潜能者,他也愿意交好。

    轰——

    无穷的时空大道伟力,顿时作用在这片天外之地,与混元长河相配合,里面的时间流速,顿时再度加快了百倍。

    这也就是鲲鹏皇,本就擅长时空大道,否则换做其他古之大帝,哪怕掌握时空大道,也难以达到他这等程度,让时间流速加快百倍。

    一日,两日……

    时间正在飞快地消逝,但混元长河内的百年等若外界一日。

    同样,这般维持一位至尊层次的蜕变,混元长河损耗加速,逐渐地损耗了大半。

    叶晨的极尽升华还在持续着,完成了超过九成,仅剩下了最后了。

    无论是混沌圣体,还是混沌圣魂,都得到了全方面的蜕变升华,更显圆满完美,不存丝毫的瑕疵。

    无声无息间,他的气机更为内敛。

    虽然混元长河内可让叶晨的蜕变彻底完成,但他没有这样去做,一位至尊的蜕变已经足够惊人了,何况是两位至尊,混元长河甚至很有可能坚持不了苍焽破茧而出之日。

    终于,在第二十九天时。

    环绕天外之地的混元长河彻底损耗完毕。

    鲲鹏皇的时空大道也逐渐消散。

    与此同时,位于天外之地的迷蒙光茧也徐徐黯淡而下,喀嚓地,迅速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进而,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裂缝遍布整个光茧。

    这是苍焽所凝结出的大道光茧,这些年来,苍焽吞噬了超过七成属于天魂大帝的一切,化茧蜕变,即将蜕变完毕,比起叶晨还要更快。

    当然,也得益于混元长河的缘故,一年等若外界一日,而今等若蜕变了二千九百年时间。

    一股股不可估量的磅礴之威,震动天外之地,透出了天外之地,影响大宇宙星空,震动古今未来。

    隐隐约约间,岁月长河浮现而出,无量之威,惊动古今未来!

    诸天万道,全都在臣服,便是这片宇宙星空中,曾经诞生出的一位位古之大帝,所留下的帝道、皇道烙印,这一刻都簌簌颤抖,仿佛遇上了更高层次的存在,进行颤鸣与臣服。

    这时候,已不知何时回归终极古路的泰武极,出现在禁魂殿的总部大世界,率领着终极古路诸强,对峙着另一边第一帝使率领、坐镇的禁魂殿。

    这股气机的出现,自是惊动了两大帝君。

    泰武极在抬首,感应到一丝丝熟悉的气机,惊喜道:“难道是老师做出突破了?”

    另一边,第一帝使同样感应到丝丝缕缕熟悉的大帝气机,又惊又喜:“陛下蜕变成功了吗?”

    两大帝君,都认为是己方至尊做出重大突破。

    只是,那股气机,太过至高无上,尚且压盖在至尊之上,高高在上,凌驾诸天,让他们都无法准确感应本尊是否是想象中的那个人!

    “蜕变完毕,马上就要极尽升华,破境而立!”

    鲲鹏皇轻语,叶晨也一瞬不瞬地看着。

    轰——

    天外之地,大道光茧轰然炸开,一道磅礴的帝光陡然冲天而起,乃至是击穿了天外之地,击穿了宇宙壁障,贯穿了外界混沌海。

    无穷无尽的光茧碎片飞溅,每一枚都蕴含着无尽伟力,足以击杀帝君级存在。

    天外之地暴动,近乎炸开。

    宇宙法则都在退散,诸天万道都要瓦解。

    叶晨、鲲鹏皇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又惊又喜,因为如想象中,苍焽作出了最大突破,极尽升华而立,要证道成帝。

    而且,那必然不是一般的证道成帝,或许直接就要登临万古巨头之领域!

    轰隆——

    万道在颤鸣,至尊亦战栗,粉碎开的大道光茧中央,无穷无尽的炽盛之光内,一道绝代丰姿的身影长身而起,说不出多么地伟岸,只知双肩可撑起诸天,只手可擎天,踏脚可镇十八重地狱,双眸可洞穿古今未来。

    如刀削般冷峻的脸庞,坚毅英气,满头银白色的发丝,闪烁灿烂之光,蕴含着可怕帝则,每一根都仿佛代表了一种至尊大道。

    满头银发,犹如诸天万道的凝聚,至强至尊!

    他,便是苍焽!

    不复昔日苍老,返老还童,再现昔日英伟之躯!

    今日,苍焽证道成帝,当冲击万古巨头!

    “哈哈哈,我苍焽终成至尊,现在,要破境而上,登临古今巨头的最强帝皇领域!”

    苍焽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天外之地,扩散大宇宙,万域无疆,星空万界,亿万众生,莫不是战栗宇宙的主宰气机之下。

    总部大世界内,终极古路一方,泰武极惊喜而泣。

    师尊,果真突破了,将要证道成帝,甚至欲要问鼎万古巨头之位。

    第一帝使神色苍白,无上的天魂大帝陛下,竟然失败了。

    轰——

    苍焽神采飞扬,何等勃发的英姿,简直要抬手粉碎诸天万界。

    其天灵盖上,磅礴帝光始终在冲霄,主动地召唤帝劫。

    今日,他恢复壮年巅峰时期,血气无双,冠盖古今,何惧帝劫威胁,永恒帝君道果圆满无暇,即将盛大绽放,不朽之花马上盛开。

    他要渡过帝劫,彻底圆满无暇,证道成帝!

    随着帝光冲霄,撕裂开大宇宙,刹那降临了混沌海,在无人可知的疆域内,争渡无比可怕的大劫。

    苍焽不是争渡一般的至尊帝劫,而是属于他的无上巨头层次的最可怕帝劫,恐怖无边,一旦落在这座混沌古宇宙内,无与伦比的劫光,足以破灭万界、万域、万灵、万族,造成不知何几的生灵涂炭。

    这是他的家园宇宙,自是不可能平白让其生灵涂炭。

    唯有混沌海,才是他应该渡劫之地。

    无边无际,可肆意地渡劫。

    最强帝音,震动古今未来!

    苍焽一跃而上,积累了长达一个纪元的永恒帝君道果,彻底绽放,包裹己身,极尽升华而立,破劫而上。

    宇宙壁障,无声无息间闭合,不知外界之时,但无上巨头之劫,何等恐怖,哪怕有着大宇宙的阻隔,依旧不时感应到那股极端恐怖的毁灭波动。

    纵然是叶晨,哪怕是鲲鹏皇,在隐隐约约传来的帝劫面前,也要微微战栗。

    准确点来说,至尊不会惊惧,大道无情,心境淡漠,但这般帝劫之浩烈,之可怖,让至尊本能地感觉到生死危机。

    换作是他们争渡,必死无疑。

    等若一位太古君王欲要争渡帝劫般,无疑是飞蛾扑火、螳臂当车般。

    自然,更多的是一种惊喜,一旦渡劫完毕,苍焽将会彻底破境而立,成为一尊俯瞰古今未来的无上巨头。

    尤其是叶晨,冥冥中看到属于盘古宇宙的那一幕惨烈后,急切地希冀一尊万古巨头的坐镇,如此一来,哪怕是最可怕的敌人,也要忌惮一二。

    可怕的帝劫,更是巨头之劫,无穷无量,影响深远。

    混沌海中,哪怕足够广袤无边,至尊穷尽一生也无法踏足每一寸角落,但也被惊动了不少。

    毕竟,这根本不是一位古之大帝的渡劫升华,而是无上巨头的诞生,能够影响古今未来的存在。

    多少万年,甚至一两个纪元,也不见得可诞生出万古巨头。

    今日诞生一位,自是震古烁今,备受关注。

    甚至乎,有不少古皇大帝、无上仙在暗中关注,乃至是准巨头,远远窥觊,闪烁贪婪之意。

    万古巨头也不能坐视不理,遥远看着。

    一位万古巨头,渡劫之后,将会处于最为虚弱的阶段,这时候,他的巨头道果最容易被夺取。

    一位巨头的道果、本源印记、本源精血等等,都是最为无价的至宝,就算是其他万古巨头,也不能说视若无物。

    对于准巨头而言,这些更是足以让得他们为之眼红疯狂之物,一旦获得,可让他们顺利地跨出最后一步,成为真正的万古巨头。

    毕竟,就算是准巨头,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人,不曾真正迈出那一步,终其一生只是准巨头。

    准巨头跃升为万古巨头,比起帝君证道成帝希望更为渺茫得多。

    如果说,帝君尚且有两三成机会,那么准巨头成为万古巨头,只有一线希望。

    没错,只是一线希望!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永恒圣帝,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