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万维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必走之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必走之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吕之卉闻言淡淡的看了一眼皇宇辰,似乎对他的反应司空见惯,她没说话,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皇宇辰,直到皇宇辰有些暴虐的情绪平静下来,呼吸也没那么急促之后,才开口道:“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进春湖永城吗?”

    “是要进去没错,但这个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皇宇辰的情绪还是有些急躁,忽然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自己要疯了,吕之卉是不是依旧可信,皇宇辰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自从跟随吕之卉进入这个大殿之后,发生的事情转折太多,皇宇辰的神经短时间内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不要急,我慢慢说给你听。”吕之卉看到皇宇辰的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个微笑,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地面,示意皇宇辰坐下,那样子像极了一个知心大姐姐。

    可是现在的皇宇辰哪里有心情听她轻声细语的说这些事情,他已经快被不断看到的事实折磨疯了。上一刻还在一个完全暗无天日的空间之中,下一瞬却身处尸山之中,无数的干尸想要将自己抽筋扒皮,这放在任何人身上,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接受的,何况在此之前,皇宇辰自己觉得和吕之卉的父亲交谈的还不错,不知道他为什么就忽然翻脸了。

    只是现在皇宇辰精神紧张,没有时间去分析方才两人的对话,现在的这个空间实在诡异,如果不认真对待,真有可能死在这里。

    “有话你就快说!还有,我们要怎么才能从这出去!”皇宇辰已经有些烦了,吕之卉什么都不和自己说,却只让自己完全相信她,自从吕之卉说了这句话之后,做出的事情很多都让人无法完全信任,这也动摇了皇宇辰的内心支柱。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皇宇辰能依靠的,只有吕之卉,无论她对皇宇辰是真心还是假意。

    皇宇辰一直以来都生活在别人的庇护之下,虽然皇宇辰本身也有不弱的战力,但相对于他卷入的麻烦来说,他的这点战力根本不值一提。被人庇护的时间长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对于依靠别人,皇宇辰已经形成了一个心理惯性,只要他相信的人,他就会下意识的依靠,之前是刘兴安和齐正业两人,现在则是吕之卉。

    这是否能称之为弱点还不好说,只是皇宇辰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对于他本身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在这世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他能够依靠的人了。

    吕之卉看着发脾气的皇宇辰,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看向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皇宇辰在吕之卉面前表现的易怒,其实更加证明了皇宇辰不愿失去吕之卉。

    “想要进入春湖永城,有一件事是必须要做的。”吕之卉看着皇宇辰,轻声道:“被饲生兽附体。”

    皇宇辰闻言立刻瞪起了眼睛,道:“你怎么不早说!你之前不是说,被饲生兽附体的人,大多都没有自己的意识了吗?”

    “对,这是没错的,所以我才将你带到这里来,因为我知道我父亲的目的。”吕之卉平静的看着皇宇辰,轻声道:“他拥有高等级饲生兽的控制权,如果得到了高级饲生兽的附体,你不光可以保证自我意识,还拥有了进入春湖永城的权利。”

    皇宇辰闻言,眉头紧皱。他开始仔细的去想吕之卉近来和自己说的话。

    吕之卉对自己的身世描述的很少,只说当初是和她父亲一同从春湖永城逃出来的,他们遭受了春湖永城的追杀,春湖永城的人会吃人,她有一个哥哥,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了;她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并不好,不好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她继承了沙城城主的位置,有可能是继承了他父亲在春湖永城的一些职位。

    现在回头看,吕之卉之前说过的这些话,已经漏洞百出了。

    首先,吕之卉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水火不容,甚至分析之前两人的对话,自己和吕之卉的相遇都有可能是计划好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到这里来,甚至都是为了现在她口中的试炼。当初他们遭受春湖永城的追杀,这点无从考证,但很明显,吕之卉的父亲吕宏伯现在正在为春湖永城做事,而且给自己设置的这个试炼,很可能也是春湖永城的命令。

    春湖永城的人会吃人,现在皇宇辰已经知道,那是饲生兽和普通人结合的过程,有些人在这个过程中无法承受饲生兽的力量,被完全消化,看起来就是被吃了。

    再结合现在吕之卉和自己说的这些话,如果她没有另外的图谋,这些话为何不提前和自己说,如果提前和自己说了,自己也能有个准备。

    几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吕之卉在给自己下套,但只有一点,皇宇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如果自己到了吕宏伯面前都是吕之卉的计策,那吕宏伯对自己开启这个试炼的时候,吕之卉为什么要挡在自己面前,为什么要和自己一起接受这个试炼……

    皇宇辰看向吕之卉的目光从方才的激动愤怒,慢慢变的有些狐疑,那种十分不信任的神色再次出现了。只不过现在这种神情被吕之卉看到,她却没有任何表现,和之前在外面完全不一样。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吕之卉轻轻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而后冲皇宇辰淡淡一笑,道:“你想的都没错,把你带到这来,是早就计划好的,甚至你刚刚进入沙城,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只是还需要验证罢了。”

    听到吕之卉这么说,皇宇辰反而出了一口气,看了看左右,无数的干尸还再向两人的方向汇聚,而后碰触到离火阵,被轰然烧成焦炭;皇宇辰轻轻摆手,给周围的两个法阵再次注入了一些火属性能量,而后索性坐下来,坐在吕之卉的对面,之前的那种感觉忽然就消失了,心中那种堵着的感觉也荡然无存,皇宇辰脸上也露出微笑,看着吕之卉,道:“姐姐,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进这试炼呢?”

    “你没想过为什么?”皇宇辰忽然变成这个状态,吕之卉却也并没有惊讶,脸上带着微笑,和皇宇辰攀谈起来。

    “是不是因为我特殊的体质,再不就是因为我特殊的身份。”皇宇辰笑道:“都说道这个地步了,也就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了吧。”

    “呵呵呵。”吕之卉闻言,呵呵一笑,伸手抓住皇宇辰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上,然后双手握住,看着皇宇辰,道:“因为我也要进去。”

    皇宇辰闻言一愣,转而问道:“姐姐若想进去,恐怕早就有机会进去了,为何偏偏要等到现在?还是说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一直在等的?”吕之卉闻言,苦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道:“我的事情并不想多说,宇辰,我只能告诉你,我并没有存害你的心,如果你要进入春湖永城,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步。不通过我父亲的手,就通过另外一个人的手。相对那个人而言,我父亲算是十分温和的人了。”

    “另外一个人?谁?”

    “监视我父亲行动的人,是春湖永城的长老之一。”吕之卉轻声道:“这个人的修为有多高,我根本不知道,我也从来没见他出过手;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你在外面看到的那些黑衣人和白衣人,都是这个长老的手下,换句话说,都是他控制的人。”

    “他控制的人?什么意思?”皇宇辰没有完全听懂:“你的意思是,他们都听命与这个长老?”

    吕之卉轻轻摇摇头,道:“不是听命,而是控制。我甚至怀疑,这些人都是这个长老制作的,利用他能掌控的饲生兽。”

    “什么?”皇宇辰再次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他还能控制饲生兽去饲生别人?而且这些饲生兽都还在他控制之中?”

    “我也只是怀疑。”吕之卉轻声道:“我是几年前接手沙城的,那个时候这个长老刚来;我们通过沙城向春湖永城内部提供可供饲生的宿主,之前被你击杀的那个黑衣人,我是见过的,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这个样子。”

    皇宇辰闻言,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想了想吕之卉的话,问道:“之前你父亲在这一直是做这个的?”

    “差不多吧。”吕之卉回答道:“蛮荒丛林的人,都无法脱离春湖永城,况且我父亲身上也有饲生兽,等级较低的饲生兽需要通过不断吸食血液才能生存,离开了蛮荒丛林,就相当于离开了这个天然的猎场,外面哪里去找这么多的新鲜血液。”

    “你之前说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姐姐,你跟我说说实话,你父亲让你接近我,到底是为什么?”吕之卉和皇宇辰已经将话说开了,他索性就问个清楚。

    “就是和你父亲有关。”吕之卉回答道:“不过具体是因为什么,我却不知道了。你之前不是说,你父亲曾经去过什么洞穴吗?从你师兄拿出来的地图看,那洞穴就在春湖永城的核心处,也就是说,当初你父亲进入春湖永城,也肯定是被饲生兽附身了的。”

    这一点皇宇辰也想到了,不过当初他父王是带着叶观两人进入的,后面两人也完全没有提起什么饲生兽的事情,观察父王平日的活动,也并不像有什么东西附身在他身上的样子;从现在得到的消息来看,能够确定的一点是,自己父王和叶观两人,从这里出去之后,都没有说实话。

    哪怕叶观身受重伤几乎亡命,也没有说出这里的半个字。他只说进入洞穴之后忽然被袭击,现在看起来这句话也是有水分的。

    只是叶观为何在得知父亲死讯之后还如此守口如瓶,和自己说起这个洞穴的时候也对这里的危险只字不提,要知道那时候他还没有反叛东王府,还是东王府的中流砥柱,还将东王府当成他毕生的事业;这么一想,这件事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怎么才能通过这个试炼?”皇宇辰略微思考了一下,冲吕之卉问道:“还有,饲生兽到底分了几个等级?”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万维,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