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三章 试剑钓海楼

第两百零三章 试剑钓海楼

        姜望绝口不提天涯台上的事情,而只以求道的名义,挑战季少卿。

        这绝不是说天涯台上发生的事情不重要,反而恰恰证明,那件事永远不会被抹去,姜望永远不会原谅。

        没有和解的可能。

        不需要钓海楼的任何补偿,因为他要的公道,他会用自己的剑来讨。

        陈治涛非常清楚姜望的意思,但他无法阻挡。

        因为这是一场非常公平的挑战。

        姜望与季少卿,都是神通内府,都是年轻气盛,都是一方天骄。

        无论是身份、修为、年龄,都在同一个层次。

        少年心气,“切磋”是再正常不过。

        要拒绝也只能是季少卿自己拒绝。他出面替季少卿阻拦,算是怎么回事?几乎是自己打季少卿的脸,以钓海楼大师兄的身份,宣告季少卿不如姜望了。

        然而季少卿自己……会拒绝吗?

        在姜望堵在钓海楼宗门驻地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公然邀战的情况下,拒绝就是软弱。

        他不敢迎战姜望的消息,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里,传遍近海群岛。

        甚至于,损失的也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名声。毕竟他是钓海楼的天才弟子,本身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辜怀信这一系。

        孱弱就是罪过。

        陈治涛不说话了,不代表所有的钓海楼弟子都会沉默。

        当即就有一名年轻弟子排众而出,讥笑道:“我季师兄何等人物,若什么阿猫阿狗上门,都要迎战。还要不要修行呢?想试我季师兄的剑,你配吗?”

        姜望完全不在意他的侮辱,只看向他道:“敢问阁下姓名?”

        这年轻弟子昂首道:“包嵩!”

        姜望虚伸左手,直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向阁下请教!”

        事不关己的看客们,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无它。姜望的表现实在太自信,太笃定。

        面对钓海楼弟子的质疑,他也不解释自己的身份、成绩、过往,而是直接邀战,用胜负说话!

        难道钓海楼所有内府修为的弟子都来质疑,他还要一一打过去,以证明资格吗?

        从姜望笃定的表情来看,好像是的!

        包嵩出来的目的本不单纯,能够帮季少卿验一下姜望的成色,是再好不过。

        他当然不会拒绝,直接便迎向姜望:“那我就来看看,是谁给你的勇气!”

        当他踏出脚步,就意味着战斗开始。

        姜望更无半点迟疑,起手便按出八音焚海!

        焰雀啸鸣,八音共奏潮声。

        一时间光焰骤起,尽管姜望有意控制了道术范围,挤过来的看客们也下意识往外撤开,生怕不小心被殃及。

        起手就是这样大范围的强力道术,而且是焰潮与音潮交叠,独具特点,又杀力十足。

        许多围观者都忍不住喝彩。

        能在内府修为,瞬发甲等上品道术,已经足够说明道术天赋。

        仅就这一门道术,姜望就不负天才之名。

        但面对姜望的火行道术,包嵩只讥诮一笑,

        姜望名列海勋榜副榜第一,实力毋庸置疑。他敢出来帮季少卿摸底,当然也不会只是头脑发热。

        他在这样万众瞩目的情况下站出来,怎么可能只是为了成为陪衬?

        一滴水,好似凭空生出,悬在包嵩身前。

        在迅速铺来的炙烈火海中,这滴水显得如此渺小、柔弱。

        但包嵩伸指,轻轻按下。

        轰!

        仿佛无穷无尽的水流,凭空涌现。

        霎时间波涛汹涌,巨浪翻天。

        他只是按下一滴水,但仿佛倾倒了江河!

        神通,天一真水!

        此乃玄阴之华、万水之精。一滴可化江河。

        茫茫无尽的水流扑落,姜望释放出的焰海,没有半点挣扎余地,当场就被扑灭。

        那浩荡的潮声,也在真实奔涌的激流中,被完全盖压。

        包嵩身怀此等神通,堪称克制一切火行道术,也难怪他对姜望的起手可以如此不屑。

        江河倾落,围观者无不往更远处飞撤。

        而姜望只是屈指一弹,一豆焰火无声飞落。

        蓬!

        那点火焰骤然蓬开,火焰在激流之上蔓延。

        这火,居然连天一真水也能点燃!

        围观者交头接耳,在见闻广博者的指点下,方知此乃神通三昧真火。

        姜望的应对方法非常简单,以神通对神通,以三昧真火对天一真水!

        他完全不打算尝试其它破局之法,而是极其强硬的、要用最赤裸的方式决胜。他要对轰神通!

        “水火不容”,往往用于形容仇敌关系。但就“水”与“火”本身,却只是客观描述。它们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彼此克制,无法共存。

        水强则灭火,火强则焚水。

        三昧真火和天一真水,孰强孰弱?很难定分,站在不同位置的人,各有说法。恐怕吵上三天三夜,也难以叫人信服。

        但神通虽然难分高下,掌握神通的人,却有高下之分!

        姜望笃信自己,在对神通的开发上,绝对强过包嵩。这才毫不犹豫祭出三昧真火,直接与包嵩的天一真水正面对撞。

        一时间江河奔涌,江河之上,又有焰海熊熊。

        陈治涛双手分开,水光如罩,笼盖四方。牢牢把握着战斗范围,令烈焰无法及远,江河不能奔离。使姜望与包嵩的战斗,不至于波及更广。而只能,专注于彼此。

        这包嵩并非弱者,本身开辟了三座内府,摘下了一颗神通种子。算得上钓海楼优秀弟子,比当初姜望在无敌演武场迎战的雷占乾,还要高上一个小境界。

        若能结合全部手段,进行全方位的杀伐,他可能还对名列海勋榜副榜第一的姜望有些忌惮,毕竟那一段耀眼的战绩,本身就足够说明杀力。但只是对拼神通,他怎么肯认输?

        神通种子在第二内府中滴溜溜转动,潮更疾、浪更狂。

        他铆足了劲,压榨着自己所有的潜力。

        三昧真火和天一真水,两大神通几乎是在战斗范围内每一个缝隙碰撞,纠缠、咆哮,彼此湮灭。

        包嵩诚然强出无敌演武场之时的雷占乾一头,然而现在的姜望,比之当时,岂止强出一点两点?

        几乎能够说,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是你的极限?”他淡然发问。

        而后……

        在浩荡汪洋中,一步踏前,真火神通全开!已经与浪潮纠缠到一起的三昧真火,骤然再烈三分!

        嘶嘶嘶嘶嘶嘶……

        数不清的白色水汽疯狂冲向高空,那一刻几乎形成积云。

        包嵩一口鲜血喷出,仰天便倒。

        他控制的每一滴水,都被焚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