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海登的选择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海登的选择

        【备注:卑微地从她身边离开,卑微地缩在角落默哀。忠诚地一去不再回来,忠诚地倒地化为尸骸。怯懦地于视野外徘徊,怯懦地掩盖自己存在。把告白的人杀死、把无礼的人杀死、把亲近的人杀死、把路过的人杀死,雨唰唰、血唰唰,嫣红的泪浇灌嫣红的花……雨唰唰、血唰唰,  善嫉的我埋葬善变的她……】

        ……

        这是一段让季晓岛印象颇深的备注,一方面是这个备注的主人,也就是那只名为【隐嫉】的召唤生物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跟在自己身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是少女在这个游戏初期看到的为数不多的‘正经备注’。

        总而言之,就在那家伙将召唤生物的信息资料复制到消息中发给自己后,季晓岛就一直没有忘记过这段备注,不仅如此,  就像大多数情感丰富的人一样,  表面上气质清冷的她经常会思考这段备注是怎么来的,  后面究竟是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还是单纯地烘托一下恐怖氛围。

        不过因为事务比较繁忙的原因,她始终都没有去调查过身边的【隐嫉】,再加上后者连语言能力都没有,自然没什么收获可言,直到今天。

        尽管谷小乐的话有些语焉不详,但季晓岛却依然通过排除法与联想能力锁定了目标。

        首先,是谷小乐圈定的范围,即一个身体或一罐灵魂,而当时的罪爵邸,除了季晓岛和墨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当时的李佛正在特伦恩远郊与天柱山进行定期通讯,朵拉与亚瑟去了军营找加拉哈特,加洛斯、欧西里斯在梅林的工坊帮忙,加雯远在学园都市,除了季晓岛与刚刚回来的墨之外,  根本就没有什么身体或者灵魂存在。

        不仅如此,  鉴于谷小乐之前对‘灵’的解释,那玩意儿显然跟两个玩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如此一来,但凡谷小乐没有找错地方,就只剩下一个没有被排除掉还勉强符合条件的存在了,那就是曾经被墨命令跟在季晓岛身边的【隐嫉】。

        这并非用于监视她,事实上,在墨通过某种方式对季晓岛进行‘授权’后,后者对隐嫉的权限几乎跟原主人没有半点差别,任何命令都会得到严格的践行。

        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喜欢得到任何‘照顾’的季晓岛也勉强接受了【隐嫉】这个侍卫,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个极度强力的保镖。

        没错,是保镖,而且还是质量绝对上乘的保镖,毕竟它有着只逊色于传说阶狡诈系职业者的九级隐匿等级,而且还恐怖还拥有诸多极端适合进行隐秘工作的特质——

        【懦弱】让它就算进行战斗也不会因为几个核心技能解除隐匿状态。

        【无魂】则可以大幅度提高它对所有侦测手段的抗性。

        【静守】的描述原文就是:没有气味、没有声音、没有呼吸、没有体温、没有心跳、没有影子。

        不仅如此,总共具备五个技能的隐嫉,其中有三个效果凌厉的战斗技能被算在了【懦弱】特质中,而另外两个技能,  一个是解除所有限制状态并直接进入隐匿状态,  另一个则是彻头彻尾的残血斩杀技能。

        总而言之,  隐嫉确实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保镖,再加上它甚至没有所谓的神志,平常更是跟不存在一样,对被保护者的打扰也几乎为零。

        而墨这个至今都在排行榜上挂着【召唤师】,也确实拥有着大量强大召唤生物的人,并没有在必要情况外召唤点什么东西给自己解闷儿的习惯。

        所以从一开始就被他交给了季晓岛,而且还有着‘存在时间无限,死亡后无法以任何形式重新召唤’的【隐嫉】,就成了当时罪爵邸中唯一一个符合谷小乐任务条件的存在。

        如果季晓岛没记错的话,就在墨发现面前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时,隐嫉也和两人一样置身于书房中。

        思绪进行到这里时,季晓岛几乎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而当谷小乐表示那是个因为吃醋一怒之下杀了喜欢对象全家上下的猛男后,结合【隐嫉】的备注,这八成就直接变十成了。

        所以她很爽快告诉谷小乐,自己可能知道对方找的是啥。

        而谷小乐也喜出望外地瞪大眼睛,惊呼道:“真的吗?它在哪里?”

        “它在附近。”

        季晓岛淡淡地给出了回答,轻声道:“或许你可以给我讲讲它的故事。”

        “好啊好啊!这故事可感人可悲情啦!”

        谷小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怯生生地问道:“那个什么,要是我讲的好,你有没有可能……呃……”

        季晓岛不等谷小乐说完,便不假思索地摇头道:“不可能。”

        原因很简单,如果【隐嫉】是季晓岛自己的召唤生物,她未必会拒绝的这么痛快,但前者真正的主人可是墨,虽然这大半年来始终都跟着自己,也改变不了它是墨的东西这个事实,而慷他人之慨的事并不符合季晓岛的性格。

        所以她才会拒绝的没有半点余地。

        “啊!一定要这么果断吗!”

        谷小乐扁了扁嘴,气鼓鼓地说道:“那我为什么要讲给你听嘛!”

        “因为我可能会因此而留你一命。”

        季晓岛面无表情地看着谷小乐那张娇憨可爱的俏脸,平静地发出了死亡威胁。

        而后者也绝对是个俊杰,那叫一个识时务,当即便盘腿坐在地上,声情并茂地说道:“很久以前啊,有个叫罗敏达萨的国家,有一个叫做海登·加勒斯的小小子爵,有一个叫做婼丝·布莱德的名誉贵族,而且婼丝还有一个叫做格蕾丝的妹妹……”

        ……

        很快,谷小乐就讲完了这个我们可以大体总结为【血怨盈窗】的故事,幽幽地叹了口气:“总而言之,当年海登最后杀死的并非一直在欺骗自己、玩弄自己的婼丝·布莱德,而是那个真正深爱着他,希望他能在杀死‘婼丝’后得到释怀重新做人的格蕾丝·布莱德。”

        不知何时也坐了下来的季晓岛微微颔首,随即皱眉道:“但海登最终还是发现了面前的人并不是婼丝。”

        “没错,因为只有格蕾丝会叫他‘海登’,那位名叫婼丝·布莱德的绿茶可不会。”

        谷小乐咂了咂嘴,耸肩道:“所以海登非但没有得到释怀,还陷入了亲手杀害了爱人的极端自责与痛苦中,在那之后,他便将格蕾丝的尸体安置在了庄园暗室,自己一人独自离开了。”

        季晓岛看了谷小乐一眼,不置可否地问道:“所以你寻找海登的目的是……”

        “就算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好歹也让他们死后做一对好鸳鸯啊,呃,我中文不是很好,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谷小乐讪讪地笑了笑,表情忽然变得柔和了起来:“其实我当时找到格蕾丝的亡魂时,她几乎已经得到解脱了,有两个玩家在我之前完成了那个庄园的任务,而且做得很是完美,但最后的最后,格蕾丝终究没能彻底释怀,而是作为一只怨灵回到了自己的尸体中,继续等待海登·加勒斯回来。”

        “但这是不可能的。”

        季晓岛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沉声道:“就算是精灵也活不过如此漫长的岁月,退一步说,就算海登变成了亡灵之类的东西,他能回去的话也早就回去了。”

        谷小乐轻轻点了点头,微笑道:“是这样没错,我想格蕾丝应该也知道这个道理。”

        “那她为什么……”

        “因为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哪怕是毫无意义的等待,这是格蕾丝给我的回答。”

        “我想我明白了。”

        “嗯嗯,总之她宁可在等待永远不会回来的爱人时慢慢消亡,也不愿意直接给自己一个解脱,说真的,对于一个过于清醒的怨灵来说,彻底消散前的每分每秒都是一种折磨。”

        “我很尊敬她。”

        季晓岛发自内心地如此说了一句。

        “我们都很尊敬她,所以我才想要为她完成最后的愿望。”

        谷小乐攥紧小拳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季晓岛那双殷红似血的眸子:“小姐姐,给个机会。”

        结果季晓岛依然干脆利落地摇了摇头,轻声道:“首先,我并不是海登·加勒斯的所有者,所以我无权把它交给你。”

        “好吧,这确实是个好理由。”

        不知什么时候从盘腿改为鸭子坐的谷小乐有些颓丧地垂下头,无精打采地问道:“然后呢?”

        季晓岛淡淡地笑了笑,说出了后半句:“然后,就算我是海登·加勒斯的所有者,听完这个故事后也不会把它交给你。”

        刚才还能理解的谷小乐听完这话立刻就不理解了,忙问道:“为什么啊?让格蕾丝和海登团聚不好吗?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好吗?小姐姐你应该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吧!”

        “是不是铁石心肠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季晓岛无声地笑了笑,随即便慢慢站起身子,对谷小乐说道:“不过我坏不坏跟想不想把海登交给你无关,我不愿意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可能是因为相处了一段时间的缘故吧,比起全心全意在为格蕾丝考虑的你,我更愿意为海登多考虑考虑。”

        谷小乐直接就给整不会了,满脸茫然地问道:“什么叫为了海登多考虑啊?我也不是在为格蕾丝考虑啊,我是在为他们两个人考虑啊,让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有错吗?格蕾丝一直在等着海登回来没错,但海登肯定也想跟格蕾丝一起安息啊!”

        “未必。”

        季晓岛却是淡淡地如此说了一句。

        “我不理解。”

        没理解的谷小乐很不理解地表示自己并不理解。

        “格蕾丝·布莱德在等待海登·加勒斯回去找自己,这毫无疑问是她的愿望没有错。”

        季晓岛一边擦拭着那柄她几乎不会用在实战中的细剑,一边淡淡地说道:“他们也毋庸置疑是一对悲情的恋人,但问题在于,如果海登也保持着同样的想法,那么他当年为什么没有在误杀掉格蕾丝·布莱德后直接殉情呢?”

        谷小乐面色一僵:“这……”

        “如果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么海登绝不是那种不敢对自己下手的懦夫,对格蕾丝的感情也并未掺有半点虚假。”

        季晓岛用她那纤长的食指轻轻抚过剑身,轻声道:“但就算如此,他都没有选择直接与格蕾丝一起死去,反而在安置好恋人后独自一人离开了那座静语庄园,消失的无影无踪,你觉得那是为什么?”

        谷小乐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季晓岛随手将那柄细剑收进行囊,将目光投向面带疑虑的小乐姐:“但我认为,他应该还有想做的事。”

        谷小乐终究还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立刻就明白了季晓岛话语中的意思,有些狼狈地起身道:“难道你打算……”

        “很遗憾,虽然我觉得就这样让你带走海登对他有些不公平,但我并没有什么打算,说到底,就连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公平’的想法本身,都只是一种傲慢的臆断罢了。”

        气质清冷的暗精灵自嘲地笑了笑,随即便扶上了腰间的那把【寂归】的剑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地杀机:“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はい!”

        谷小乐立刻站得笔直。

        “第一个,试着打败我。”

        季晓岛舔了舔嘴角,平静地说道:“如果你成功把我干掉了,那么我会立刻重建角色,告诉你隐嫉所在的具体位置,在那之后你想带它离开也好,还是有什么其它打算也好都没有问题。”

        谷小乐心有余悸地看了眼季晓岛腰间的长剑,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后小声问道:“我输掉的话,会死吗?”

        “嗯,死定了。”

        “我选第二个!”

        “三天之内离开西南大陆,保证不把你在这里所看到的、所知道的事说出去,别再踏足沙文帝国,海登的事,不该插手的时候不许插手。”

        “はい!”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