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崇祯有把枪 > 第十五章 火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五章 火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崇祯手上还有几把枪,然而就凭他一人携带这些武器荡平建奴,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现实世界中,很多琐事都不是靠手枪突突就能解决的。

    手枪不能解决的问题,就靠病毒来帮忙了。

    崇祯脑海中异想天开的设想并非没有科学依据。

    早在三百多年前,蒙古黄金家族忽必烈大汗率领蒙古铁骑征战全球所向披靡时,就曾经将黑死病人的尸体用抛石机投入花剌子国首都巴格达城中。

    这应该是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最高一次使用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的记录。

    蒙古人此举虽然野蛮,倒也收到了奇效,面对从天而降的尸体攻击,面对寂静无声的黑死病,巴格达守军最终投降。

    崇祯准备给古克谭要做的大致就和这个差不多。

    不同之处仅仅是,忽必烈要把尸体扔到巴格达城内,而崇祯则誓言要把超强鼠疫病毒注射到古克谭身上。

    当然,他的手法会尽可能文明些,毕竟大明皇帝不是野蛮人。

    “高文彩,建奴还活着么?”

    “回皇上,还活着,昨日皇上下令善待此人,番子们都没敢动刑,卑职还给他找了个郎中,涂了点药,现在早已经醒了。”

    “好!朕下去看看!”

    崇祯说罢抬脚就要朝地牢里面走,吓得太监王承恩连忙拽住崇祯衣袖,哭喊着叫道:

    “皇上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还怎么活啊!”

    昨日崇祯下令善待此人不要把他弄死,古克谭关进诏狱时身负重伤,南镇府司的番子们见他这样,都不敢用刑,这一次,连诏狱里面司空见惯的老虎辣椒水都成了保留项目不予登场。

    当崇祯听说建奴还是什么都没招后,立即率领王承恩来到南镇府司,高文彩在门口迎候,本以为皇上只是四处巡查,没想到皇帝竟然径直走向了诏狱。

    此情此景,让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与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高文彩如临大敌,连忙跪倒在地,王承恩更是扯着崇祯衣袖,阻挡皇帝接近地牢。

    崇祯勃然大怒,推开王承恩,对高文彩斥责道。

    “审了两天一夜,还不知道晋商头子乔志雍藏匿之处,眼看建奴又要起兵,这一交晋商必定勾结作乱,高文彩,你说朕要你们何用!”

    高文彩面如死灰,尽管还是初春天气,高千户的汗水却顺着脸颊啪嗒啪嗒淌了一地。

    崇祯见他这副样子,上前一步逼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赶快说来!”

    高文彩迟疑片刻,最终下定极大决心,向崇祯叩头请罪。

    “皇上,卑职罪该万死,还请皇上保重龙体,

    诏狱中前几日关进个不知名的县令,刚来不过两天,便赶上了无尽桀骜。

    背上出现鸡蛋大小的肉瘤,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都是为何

    疙瘩病?

    崇祯脑海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鼠疫。

    崇祯十七年春,肆虐京师四年之久的鼠疫渐渐趋于尾声,大规模传染已经褪去,为何在这大牢之中又会发生新疫情呢?

    就在崇祯思索之际,旁边太监王承恩便一把搂住主子,使劲往外扯,一边扯一边喊叫:“主子保重龙体!主子保重龙体!”

    崇祯一脚踹开王承恩,怒吼道:“朕有成祖附体,莫说是鼠疫,就是萨满妖术也奈何不了朕!”

    朕自有分寸!你们守在这里,不让别人入内!

    高文彩哪里听得进这话,他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皇帝为什么想要去亲自审讯建奴,倘若在他眼皮子底下把皇帝放进诏狱,感染鼠疫,即便是崇祯皇帝龙体康健大难不死,让东林党们知道了,自己也是灭门的大罪,何况高千户前日才抄了东林党的家。

    高千户正想该如何劝住皇上,忽见崇祯手指身后,大声道:“谁!”

    高文彩下意识朝后看时,崇祯扬起枪托,用力砸在锦衣卫后脑勺上,特种兵手法娴熟,势大力沉,高文彩闷哼一声,身体软软倒在了地上。

    只留下王承恩呆呆望向崇祯,即便是到这时候,这位忠心耿耿的太监还是不停念叨道:

    “皇上保重龙体!皇上保重龙体!皇上不可弃天下而去,成祖爷,高祖爷,先帝,都还盼着皇上中兴大明呢!”

    崇祯微笑着望向王承恩,他本来想带太监一起下去看看,看看自己是怎么收拾这个建奴细作的。转念一想,恐怕王承恩这身子骨抵抗不住鼠疫病毒的攻击,最关键的是,王大伴身上从没有注射过鼠疫病毒疫苗。

    而穿越而来的崇祯却有。

    崇祯快步上前,王承恩以为皇上也要拿枪托打自己,望着皇帝的脸,下意识的抬起手。

    却见崇祯伸手在王承恩肩头轻轻拍了拍,注视着太监着急火冒三丈的眼睛,郑重其事道:“大伴,你真的相信朕能中兴大明吗?”

    王承恩眼睛盯着崇祯一动不动,沉重的点点头。

    “那就不要怀疑朕!你们不必担心,朕自有天相。”

    王承恩还要说什么时,却见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就在外面等着,别怕,成祖刚才显灵了。”

    崇祯说罢,翻身跳过护栏,朝着黑暗走去。

    王承恩跪倒在地,脸上鼻涕和眼泪混杂在一起,抬头望向皇上离开的方向,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进入地牢之后,崇祯便戴上了防护口罩,随着他一步步往前走,感觉空气也没有什么异样,有的话也只是稍微有些潮气。

    地牢光线昏暗,囚牢两边相距七八步远,崇祯走在中间,打起手电筒向四周张望。

    听见有陌生人进来,地牢关押的犯人们立即朝这边高呼冤枉。

    崇祯瞥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也不做停留,继续往黑暗处走去,边走边注意旁边关在囚牢中的犯人。

    望见有人进来,被关在铁门栅栏后面的犯人像打了鸡血似得,拼命向崇祯大声喊叫:

    ”冤枉啊!我冤枉啊!”

    崇祯淡淡一笑,这样桥段太多了,几乎所有人都在电视新闻上见过。

    地牢中传来谈谈腐臭味,那个倒霉悲催的外地县令在鼠疫中死去。

    崇祯倒不在意这些,继续往前走,路过的地方都有囚犯在喊冤枉,崇祯起初还回想一下人家在唱什么歌?”

    建奴细作后脑勺上拖着条长长的鼠尾辫,满嘴都是黄牙,崇祯看在眼里,觉得阵阵恶心。

    ”好了,到了。”

    崇祯一脚踹开牢房大门,古克谭神色紧张的望向皇帝,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崇祯盯着瑟瑟发抖站立不稳的古克谭,冷冷问道:

    “听说你还杀了明个名国人,温宿人,道法很不错啊你的同伙都在那里?”

    “该说的都说了,下面开始试验吧?”

    崇祯说罢,不由分说从背包里取出鼠疫病毒注射器,在古克谭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中,崇祯开始将注射器内的鼠疫病毒缓缓注射到八旗勇士体内。

    看着接近一百毫升。

    当然,这次崇祯皇帝给敌人注射的鼠疫病毒是在从前那只身上做了些许改良。

    确保病人感染后不会立即发作,从而在细作回到沈阳之前,将鼠疫病毒当做礼物送给多尔衮。

    毕竟之前的疙瘩病传染太过迅速,基本上是早上遭受鼠疫,到了晚上就一命呜呼,这样的手机恐怖。

    希望病毒能够管用吧,崇祯闭上眼睛,虔诚祈祷。

    离开锦衣卫诏狱,王承恩与李若琏一路陪行。

    又到了早朝时间,崇祯皇帝手下那群尽职尽责的大臣们正在皇极殿守候。

    是时候让大臣们等等皇帝了。

    半个时辰后,皇极殿。

    李自成正月初八即将东征的消息早散布开来。

    朝中诸位大臣对李闯突然闯进京师感到恐惧,估计这次早朝完毕,又会有很多人要出去流浪了、

    “李自成不过二十万人,就敢宣称百万,一半人口就是年轻力壮的有有权。”

    朝堂之上像是炸开了锅,无论是建奴还是李闯,都是让他们揪心的。

    “张大人,朕昨日下旨,允许修道士传教士奇装异服,召集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崇祯有把枪,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