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崇祯有把枪 > 第一百四十章 招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章 招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数千名明国百姓听见皇帝喊话,纷纷驻足,抬头望向棱堡。倒不是他们的勇气被朱由检唤醒,只是因为站在背后的高丽棒子被大明皇帝这王八之气震慑,竟忘记挥舞手中马鞭抽抽打他们。

    这也难怪,敌方皇帝御驾亲征,这样的机会不是随便都能遇上的。

    明国百姓站在两军之间,迟疑不定,没有人向两边逃走,如一群等待宰杀的羔羊,试图逃走的人早在几天前就被建奴杀光了。

    朱由检站在棱堡上,注视着他的子民,神情冷漠。

    这片古老土地,苦难随处可见,干旱,瘟疫,兵祸,天灾人祸,每天都有人死去,眼泪或是鲜血都是廉价的。

    多难兴邦并不能兴邦,过多的苦难只会让这个民族麻木不仁,杀戮不能唤醒民族麻木的神经。

    映入崇祯皇帝眼帘的是一张张麻木的脸,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几千张脸汇成一副灰蒙蒙的明末众生相。

    人人都不想死,人人都想着别人会比自己先死,于是所有人最后都死了。

    “想活命吗!想要活命就和他们干啊!“

    朱由检拔出腰中尼泊尔军刀,挥舞着划向空气,在棱堡上声嘶力竭的喊叫。

    “你们从辽东逃到河北,从河北逃到昌平,从昌平逃到这里,你们逃掉了吗!现在,还不是要给鞑子填壕?!没错,鞑子不会放过你们,他们会踏过你们的尸体,屠杀更多的汉人!“

    “官军无能!他们贪生怕死,他们杀良冒功,他们强抢民女,他们比鞑子还要可恨!朕说过,大明上下,都该死!朕会杀了他们!可是你们,你们要为自己而活!为自己而战!”

    “现在站在你们的高丽棒子,他们不是人,是禽兽!是杂种!这群人从汉朝开始就被中原碾压,几千年来,一直是我们汉人的狗,走狗!现在主人生病了,这些狗狼顾反噬,忘恩负义,你们生而为人,为什么要害怕狗!回过头,拿起地上的石头,砸死这些狗!没有石头,就用拳头!用牙齿!”

    崇祯皇帝厉声咆哮,像一头受伤的兽,他祈祷,能唤醒一两颗勇敢的心。

    然而幻想终究只是幻想。

    勇敢的心是没有的,同样一个时代发生在英格兰苏格兰群岛上民族史诗并没有在明国发生。

    这个民族早已失去魂魄,奄奄一息,否则也不会被数量不到自己百分之一的满清征服。

    朱由检发誓要为寻找她失去的魂魄,让她恢复汉唐荣光。

    显然,眼前这群人是不能给朱由检任何帮助的,于是他不再说话,将眼睛靠近巴雷特瞄准镜,开始调整呼吸。

    生在乱世之中,苟活已是奢望,写下桃花扇的东林党们最后不也是嫌弃水太凉吗,所以反抗是不可想象的,哪怕刀子架在他们脖子上。

    “西叭拉!都听傻了?赶紧催促明人填壕!看到没!城上站着的那个就是明国皇帝朱由检!抓住他,献给忠亲王,咱们就抬旗了!”

    统制公宋仲鸭躲在盾牌后面向朝鲜兵大声叱喝道。他神情激动,唾星飞溅,挥舞马鞭抽向旁边那些迟疑不定的朝鲜甲兵。

    被统制公鞭打的朝鲜兵匍匐在地,低声呜咽,仿佛被主人训斥的猎狗,咆哮着,露出它们锋利獠牙,转身开始拼命鞭打那些明国百姓。

    在马鞭抽打下,濒临绝望的明国百姓不再仰望棱堡,幻想皇帝陛下率领大军杀出城来将他们救走。

    数千人的队伍默默承受着鞭打,像温顺的羊群,在朝鲜人阵阵狂笑声中,缓缓往棱堡挪动。

    “哎,”

    棱堡上默默注视的太监王承恩忍不住叹息。趴在旁边正用狙击步枪瞄准的崇祯皇帝朱由检更是脸色铁青,眼睛死死钉在瞄准镜上,一言不发。

    就在王承恩准备放下望远镜,退到皇上身边时,镜头中忽然出现一个晃动的瘦小身影。

    他连忙重新举起望远镜,仔细查看,却见灰蒙蒙的人潮中,突然跑出来个车轮高矮的孩童,头上梳着两角发髻,约莫八九岁上下,只见他逆着人潮方向,跌跌撞撞向朝鲜王军跑去。

    “皇上!快看!那个孩子!”

    王承恩俯身望向趴在地上的朱由检兴奋叫道,朱由检没有说话。

    那孩子忽然从地上捡起块石头,跌跌撞撞朝身前一名朝鲜甲兵冲去,那甲兵正挥舞马鞭抽打一名明国妇人。

    “二娃!快回来!”

    正蓝旗大阵前面,辅政王济尔哈朗与正白旗,正蓝旗,镶黄旗各甲剌,牛录额真勒马而立,密切观察战场动态。“明国尼堪如此怯懦,出乎意料啊,”

    济尔哈朗望向蠕动的人群,若有所思道。

    “辅政王所言甚是,末将前年随主子阿济格扣关,在嘉峪关驱赶明人填壕,那时明人还知道反抗,让我旗中勇士损失了好几个,短短两年,明人竟变成这样了,辅政王,就让我们镶黄旗做先锋,把朝鲜人撤下来!”

    镶黄旗甲剌真瓜尔佳谭科不无慨叹道,谭科率领的甲剌是这次镶黄旗派出的唯一甲剌,谭科平日沉默寡言,此时大概是想为镶黄旗多找到些存在感,因此话也格外多起来。

    “哼!我正白旗东征,明人已是惊弓之鸟,谭科,你们镶黄旗好歹也是上三旗,在一个小小的昌平竟然死伤千人,八旗勇士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还在这里满口胡诌!”

    周围响起一片哄笑声,说话的是正白旗甲剌达音塔,此人是八旗名将达音布第三子。达音布早先为努尔哈赤亲兵,作为正白旗先锋出战,在征服蒙古战役中立下军功,被提拔为牛录额真,后成为正白旗甲剌。甲剌诸子之中,三子达音塔最为骁勇,达布死后,达音塔遂承袭爵位,成为正白旗甲剌。

    上次,达音塔随正白旗旗主济尔哈朗在宁武关与老营精锐苦战,当时驻守口外的镶黄旗一部竟然修身旁观,没有增援。虽然济尔哈朗最终击败顺军,退出山西,然而正白旗全军上下,对镶黄旗恨之入骨。达音塔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情理之中。

    瓜尔佳谭科好不容易说出几句场面话,却被达音塔怂了回来,当下恼羞成怒,反唇相讥道:

    “我倒是忘了,两个月前正蓝旗在宁武关被区区两千流贼围住,久久不能突围,不知达音塔甲剌最后是怎么逃出来的,哈哈,”

    “你还敢说,镶黄旗见死不救,老子今天就把你剁了!”

    达音塔统领的甲剌是正白旗最大的甲剌,不连辅兵,单是战甲就超过两千,兵力远超其他甲剌,又属于上三旗,因此在八旗之中有名的嚣张跋扈,哪受得了这种羞辱。当下就拔出腰中顺刀,要向瓜尔佳谭科砍去。

    瓜尔佳谭科也是镶黄旗中的硬茬子,与鳌拜不相上下,眼下人数虽然少于正白旗,却是丝毫不惧,伸手夺过一名白甲卫兵身上的顺刀,也迎了上去。两边白甲也纷纷拔出兵刃,警惕望向对方。倒是正蓝旗正红旗的甲剌牛录额真们,冷冷望着正白旗镶黄旗火并,一言不发。

    “住手!”

    济尔哈朗怒喝道:“都把力气剩着攻打明人,这次伐明,我与忠亲王说好,不管哪个旗,只要出战不力,等回到盛京,交给宗人府,从重处罚!”

    两名甲剌都把兵刃收起,相互看对方一眼,忿忿不平退后两步。

    “明人正在填壕,从昌平之战可以看出,朝鲜兵不是明军对手,所以等填壕完毕,就轮到你们上了!”

    济尔哈朗算是八旗统帅中少有的博学之人,熟读儒家经典,对老庄之学颇有造诣,从某种程度上说算是清国第一哲学家。

    “早先我在盛京读《资治通鉴》,读《唐书》,见到汉人官职幽州牧冀州牧,总以为是他们自贬的说法,现在看来,这些官名最是贴切,汉人尼堪就像猪羊一样,需要牧养。”

    “固山额真的意思是,让我大清来做尼堪们的放牧人?奴才只想问一句,咱们正白旗勇士什么时候攻城?多尔衮给咱们准备的红衣炮,神威无敌大将军炮都已经到位了,”

    达音塔颇不耐烦道,他不识汉字,满文写的歪歪斜斜,对中华文化也不感冒。

    “让正红旗做先锋,正白旗观战即可!”

    济尔哈朗冷冷一笑,没有抬头看达音塔。达音塔闷哼一声,不再说话,济尔哈朗在正蓝旗中占据绝对实力,尽管对他颇为不满,达音塔也不敢造次。

    “那些红毛炮手都到位了么?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开炮了!”

    “前面还有朝鲜人呢,”众将神色愕然,怔怔望向济尔哈朗。

    “他们撑不了多久,八旗军粮草不足,留着高丽棒子也是累赘,之所以让他们出战,就是要他们吸引明军,等明军出来,咱们的火器才能发挥作用,”

    在一片惊叹声中,瓜尔佳谭科握拳拜道:“辅政王深谋远虑,我等不及,”

    达音塔沉默不语,此刻他才领会到炮灰的含义。

    “要是我们甲剌的勇士和明军混战,固山额真大人也会下令开炮吗?”

    济尔哈朗目不转睛盯着年轻的达音塔,沉默片刻,向他点了点头。

    核桃大小得石子砸中一名身材矮壮的朝鲜士兵头盔上,发出沉闷响声,滚落到一架盾车旁。

    那甲兵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往后倾斜,身体失去重心,摔倒在地,手中扬起的马鞭丢在一边。

    “魂魄就在这里了,”隐藏在棱堡垛口后面的崇祯皇帝微微笑道。

    朝鲜甲兵挣扎着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抬头望向前方,又是一颗石子朝他丢过来,这次只是砸在他胸口。他一脚踢开那名等候被他鞭打的明国妇人,从腰中抽出把缺了口的顺刀,狞笑着朝前走去。

    在他对面不远,一个脏兮兮的明国孩童正怒目而视,弯腰用力从脚下黄土中抠出石子。在他背后,灰蒙蒙的人潮像一只瞎眼巨兽,漫无目的的朝明军壕沟涌动,竟无一人朝这边回头张望。

    “西巴拉!”朝鲜兵忽然加快速度,三两步跑到孩童面前,在他脖子上比划了两下,高高扬起顺刀。

    冰凉的刀刃划破稚嫩的皮肤,刀口在空中反射的光芒是那么刺眼。

    这是他难忘的一天,只有面对死亡才会畏惧死亡。

    孩童丢下石子,坐在地上哇哇达哭起来。

    泪水迷糊了他的眼睛,他伸手去揉时,却感觉手指黏糊糊的,闻到了血腥味道。

    睁开眼,朝鲜兵像被人猛推了下,身体向后摔倒,直直倒在了地上。

    投石孩童站起身,孩童的好奇占据了恐惧,他正要上前看看是怎么回事,小脚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下,低头看时,却是那个朝鲜兵的半个脑袋。

    眼前惨烈景象立即将周围朝鲜兵思绪拉回到不久前发生的昌平之战中。

    距离千步之外,竟然能命中要害,对面明军火器要比昌平明军更加犀利。

    “昌平明军进攻了!昌平明军进攻了!”

    喊声越来越大,正在前面驱赶明国百姓填壕的朝鲜兵听见喊声,纷纷往后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看到后面的甲兵乱成一团已有奔溃之势,直觉告诉这些高丽棒子,继续留在前阵只有给别人做炮灰的份。无需任何命令,高丽棒子们丢下眼前明国百姓,争先恐后往后退去。

    “都给我站住,流弹而已,不过是明军流弹而已!都给我站住!”

    宋仲鸭竭力呼号,指挥身边亲兵堵住溃兵缺口,倘若甲兵崩溃,回去之后济尔哈朗绝对饶不了他。

    “只是流弹,西巴拉!逃出去也会死的!”

    在亲手砍杀两名溃兵后,剩余溃兵被统制公震慑住,站在原地迟疑不决。

    宋仲鸭握紧顺刀,揪住亲兵衣领,大声喊道:“赶紧去,去,告诉济尔哈朗主子,让八旗军往后退些,明人有······“

    话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

    一颗口径十三毫米的狙击步枪子弹以超音速速度准确击中统制公脖颈,在巨大冲击力作用下,生生将宋仲鸭脑袋撕扯下来,威力不减,贯穿亲兵胸膛。

    一时之间,血流如注,血花四溅。

    “败了!败了!”

    还在犹豫不决的溃兵见此情景,再也按捺不住内心恐惧,朝西边狂奔而去,挥舞顺刀,砍向拦在他们面前的一切事物······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崇祯有把枪,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