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崇祯有把枪 > 第一百五十章 南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章 南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崇祯十七年六月初一,日暮时分,明清双方在密云棱堡群的第一场战斗结束。

    明军在付出伤亡两千三百人的代价后,被迫向东撤退,退入密云棱堡深处,伴随山西总兵谷大用殉国,凸出部三座棱堡被清军彻底占据。

    此战以明军惨败而告终,上至大明皇帝,下至普通士卒,皆有伤亡。

    朱由检被炮弹掀起的飞石击中,击中头部,昏迷不醒。

    山西总兵谷大用更是英勇战死,尸体被正白旗战甲夺去枭首示众。

    新编第一军战死两千余,其中一半以上是在清军炮击中牺牲,还有一半死于清军白甲攻城之时。

    三座棱堡突然失陷,导致整个密云棱堡群防线被撕开条巨大缺口,在正白旗甲剌达音塔指挥下,数百名清兵辅兵战甲沿缺口涌入,妄图绕过棱堡群,直逼女墙防线。

    关键时刻,镇抚司堂上指挥高文彩收拢残部,拼死抵抗,天黑前终于将涌入阵地的清军逼退出去,斩首五十。

    当夜,六万清军在棱堡前安营扎寨,辅兵们忙着各式火炮向前挪动。大批红衣炮,神威无敌大将军炮被挪到凸出部棱堡前面。荷兰人忙着标记落弹点,等待破晓之后,向明军阵地轰击。

    长达数个时辰的昏迷后,崇祯皇帝朱由检终于醒来。在得知战况,尤其当听到总兵谷大用战死城头,朱由检抑制不住内心伤悲,不顾君臣之礼,在众人面前失声痛哭。

    如果说有人需要为密云惨败负责,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崇祯皇帝朱由检。

    穿越者对他的对手根本没有足够了解,且极端蔑视,在没有充足准备下,便匆匆挑起战争。

    因为朱由检的刚愎自用,试图向他劝谏的高文彩,张国维等人遭到皇帝陛下冷落,主战派在京城占据上风,崇祯皇帝自以为能逆天改命。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将自己上吊殉国的时间推迟了几个月。

    朱由检没有想到,建奴竟然能雇佣荷兰船队,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将数千门由海路运往昌平前线。

    朱由检没有想到,向来以内斗著称的满八旗这次竟能空前团结,豪格多尔衮这两个死对头能相互合作,共同对付明国。

    朱由检更没想到,长期只在东部沿海活动的荷兰人,会突然援助建奴,不仅帮助他们运送火炮,还派出大量炮手直接参与战争。

    朱由检当然也不会知道,此时荷兰公司已与清国达成了怎样的交易,用军事换取市场,对双方来说可谓双赢。

    倭国战事糜烂,倒幕派与德川幕府激战正酣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日本贸易几乎停滞,如果不想股票狂跌,荷兰人只有开括新的市场。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和建奴取得了联系。

    西班牙人塞万提斯说,他设计的棱堡完全能抵挡清军进攻,当然前提是敌我双方兵力相等且火炮数量一致。

    然而今天参与攻城的清军红衣炮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数量达到一千五百门,还不包括佛朗机炮,虎蹲炮,清军火炮数量是守城明军的十倍不止。

    只怪朱由检太过自信,在昌平之战后,便将夜不收斥候全部收回,所以才对清军火炮调动没有察觉。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京畿地区目前所有火炮数量,包括这半年皇庄生产出来的各式火炮连同神机营那些容易炸膛的破烂,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两千门。

    这两千门火炮需要分守各处,除了京师九门,尤其要提防南边的刘芳亮。

    说到底,这是一个实力对比的问题。

    崇祯十七年,穿越者控制下的京畿地区为抵抗建奴,早已竭尽全力,而他所要面对的,不止是清国,还有被建奴裹挟的蒙古,朝鲜。

    穿越者妄图只要短短半年时间,就想以一隅敌全国,或许能取得局部胜利,但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灭亡。

    这样的结局崇祯皇帝不是没有想到,实际上他早已做好必死的准备。否者也不会在御驾亲征前早早确立太子人选。

    可是穿越者没有选择,崇祯十七年,最后攻入北京城的,不是建奴就是李闯,虽然朱由检痛恨流贼,不过如果非要做出选择的话,他宁愿在北京和鞑子同归于尽。

    朱由检沉默许久,抬头望向众人。站在他身边的王承恩,高文彩等人皆负伤在身。

    为堵住棱堡缺口,南北镇抚司已有三百多名锦衣卫战死,其中包括两名百户。

    西班牙人塞万提斯见皇上清醒过来,连连鞠躬,用不甚流利的大明官话向崇祯皇帝道歉。

    “亲爱的皇帝陛下,出现今天这样的惨剧,我感到非常抱歉·····”

    朱由检抬头望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朕不怪你,都怪鞑子炮火太猛烈,还有荷兰人,你的棱堡,没问题,至少在昌平,就让鞑子吃到了苦头,”

    塞万提斯道:“通古斯人可以和荷兰人结盟,陛下也可以与英国人结盟。”

    英格兰距离大明太过遥远,结盟只存在于理论之上。朱由检沉吟片刻,喃喃道:

    “明日,鞑子还会继续炮击,我们的佛朗机炮数量太少,炮火会受到对方压制,就像今日这样,等到八旗战甲登城时,守军已经伤亡过半。此外,朕担心,下次参与攻城的将不止正白旗,正黄旗和镶黄旗肯定也会来乘火打劫。”

    “事已至此,诸位有何对策?“

    崇祯皇帝抬头望向群臣。

    六部尚书被皇帝杀了三个,国丈爷周奎还在京城演折子戏,此时还能为朱由检出谋划策的,也就剩下区区五六人,所谓孤家寡人,大抵如是。

    “皇上,臣有话却不敢说,“

    礼部尚书倪元璐犹豫很久,终于鼓足勇气道。

    朱由检微微颔首,连忙道,”但说无妨,朕就是因为之前没有从谏如流,才会遭此惨败,“

    ”留下太子监国,陛下迁都南京,”

    “迁都?”

    崇祯抬头望向倪元璐,沉默良久,时间都回到原点,回到崇祯十七年正月初一清晨,那时自己是否就该坚决迁都呢?

    崇祯皇帝丝毫不怀疑太子朱聿键军事才能,当初唐王在山西镇守宁武关,面对十倍于己的流贼,尚能坚持一月,现在让他镇守北京,拖住建奴,应该不是难事。而且朱聿键因为长期的牢狱生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如崇祯皇帝一样,在大厦将倾之际,一心求死。

    所以太子是不会反叛的。

    朱由检何尝不想迁都,将华北丢给建奴流贼,王李自成和多尔衮相互厮杀。

    只是南京那帮人能容的下皇帝吗?这半年来,崇祯皇帝实行的各项政策颇不得东林党人心,江南文官不少人对远在京城的皇帝所作所为很是不满,此时朱由检以逃难皇帝的身份南狩,虽然掌握军队,然而能不能在江南站住脚跟,却是个很大问题。

    ”迁都之事,以后再议,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众人沉默片刻,兵部尚书张国维向崇祯皇帝禀道:“皇上,若不南迁,应立即向山海关总兵吴三桂下令,勒令其率辽军勤王,还有山东总兵刘泽清·····”

    “刘泽清就算了,朕不信此人,”

    朱由检打断张国维,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选择吴三桂。

    山东总兵刘泽清可谓人如其名——留下来,恩泽大清。清军入关后,顺治二年,刘泽清因为树敌太多,又多藏匿金银,被清军诬陷谋反,和他的几位侄子一起,在京师被凌迟处死。

    因为与辽东只隔一道浅浅海峡,明末之际,山东辽东两地军民多有往来,这也能解释为何在后来清军入关时,山东一地汉奸辈出,其中以耿仲明,孙之獬为代表。

    当然最有名的当属赫赫有名的衍圣公。

    无论前世今生,朱由检对孔孟之地都没有好感,尤其对所谓的衍圣公,如果有机会的话,崇祯皇帝将会亲手把这个毒瘤除掉。当然现在看来,短时期是不可能实现了。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崇祯有把枪,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