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崇祯有把枪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扩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六章 扩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崇祯十八年五月十五日,黄历上时说的冲龙煞北并没有冲煞到朱由检,倒是令远道而来志在必得的大明淮阴侯铩羽而归。

    整个战役从开始到结束,满打满算,不过短短两个时辰,与不久之前发生在京师西郊的密云大战相比,实在是乏善可陈。

    以至于崇祯皇帝本人都觉得无趣。

    你永远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能叫醒他的只有他自己。

    “朱由检正有两把刷子,北京不可取啊,金銮殿上的位置太烫屁股,咱不做了!走也!”

    从济南撤退时,刘芳亮狠狠抽了南阳秀才马云腾两个耳光,更像是在抽打自己,他的皇帝梦醒了。

    淮阴侯临走发出的这句感慨颇具浪漫主义气息,然而他本人此时却是极度理性的。

    刘芳亮的理性表现在,虽然吃了败仗,虽然损失了一千多战甲,三百多老营精锐,不过他还是极力克制住内心冲动与复仇欲望,没有下令烧毁济南城郊十万亩成熟的麦田。

    “奶奶的腿,亏你还是读圣贤书的,这种绝户计也能想出来,奶奶的腿!搁在往前,老子就要割了你舌头!”

    马秀才一脸茫然外带五根手指印,他握着自己的小白脸,极度委屈。

    “烧了皇田,山东不知要饿死多少百姓,奶奶个腿,你有良心吗?”

    济南之战次日,淮阴侯刘芳亮骑马走在临清至聊城的土路上,仍旧怒气冲冲,对马云腾吼叫道。

    解释就是掩饰,依照刘芳亮往日的性子,别说是烧皇田,就是把济南屠城,他也能做到,打仗和良心什么的从来就没什么关系。

    这次他被明军打败,还截去了粮草,却不敢放火烧田,自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他确实不敢。

    以他对朱由检的了解,如果他真的烧了麦子,明军估计会从山东赶到河南,对自己赶尽杀绝。

    说到底这只是宏光皇帝与崇祯皇帝之间的战争,刘芳亮不过是来打打秋风,既然中卫军如此强悍,他也犯不着在这里死磕,只有实力尚存,回到江淮,不愁没有吃穿。

    黑压压的老营精骑护卫着大将军,与之前北上时很不一样,现在已经没有士人乡绅出来欢迎王师,更别说犒赏。

    “大将军息怒,咱们上万石粮草让朱由检给截胡了,搞不好兵士要哗变啊,”

    燕王朱常济现在俨然已经成为刘芳亮智囊,刘芳亮对这位叛变藩王倒也颇为器重,毕竟这是朱由检身边的人,留着他将来还有很多用处。

    “不如让他们·····”

    刘芳亮抬头望向朱常济,两人相视一笑,淮阴侯随即对身边几名副将道:

    “奶奶个腿,咱们从陕北打到河南,又从河南打到山东,现在又为朝廷卖命,这些个土豪劣绅,见咱们打了败仗,连口水都不给喝,奶奶个腿,抢了他们,”

    对于抢大户,顺军经验是丰富的,

    对朱由检来说,顺军初战失利,遂无战心,刘芳亮率军原路返回,临走时并无烧毁崇祯皇帝魂飞梦萦的那十万亩麦田,这是刘芳亮与朱由检之间的默契。

    所谓默契便是,崇祯皇帝下令停止追击,并没有将1赶尽杀绝,而刘芳亮也很自觉的撤出了山东全境。

    经由此战,山东等地的青皮无赖几乎被刘芳亮葬送一空,就连附近的运河漕帮也元气大伤,短时期内,朱由检不用担心新占领地区的治安问题了。

    投靠刘芳亮的几位藩王,除燕王下落不明,其余众人皆被刘芳亮遣使送给朱由检,以向崇祯皇帝谢罪。

    对付这些远房亲戚,朱由检的方法也颇为简单,全部制成熏肉,交给战俘们食用。

    至于其他依附流贼的人,朱由检匆忙将其交给镇抚司处置,该杀就杀,该打就打,崇祯皇帝当下最关心的是他的麦子。

    诚如诗人海子在诗中写的那样;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周游世界什么的,暂时不去考虑,朱由检关心的,是粮食蔬菜。

    崇祯皇帝与宏光皇帝之间的第一次较量,以刘芳亮溃逃结束,由于不再担心流贼侵扰,皇田麦收进行的颇为顺利,十万亩麦田,在十万多流民屯民日夜奋战下,终于在六月底全部收割完成。

    经过户部紧急核对,粗略估计收获小麦有二千多万斤越合十万石,平均下来每亩地收粮两百多斤,约合一石,这与明中期北方亩产一石半相比,尚有差距,考虑到小冰河气候因素,也能接受了。

    暂时消除内忧外患,崇祯皇帝终于可以安心开始他的种田大业了。

    一部分粮食被装车,运往京师,另一部分,则直接存储在登州,济南两处,无论是营建海港,亦或是编练新军,都需要打量粮食消费。

    这个时代的农民体质普遍瘦弱,想要通过中卫军考核标准,现在是不可能的,除非蛋白质供应能够跟得上。

    所幸胶州一带的农场牧场以及捕鲸业已经初具规模,大量猪肉羊肉牛肉,以及鲸鱼肉,保证两万人两日一餐肉还是没问题的。

    “皇上准备要扩军了?”

    兵部尚书忐忑不安问道,不仅是他,很多大臣都认为,连年战事,是该休养生息,奉行黄老之道了。

    “正是,中卫军虽然精锐,然数量毕竟太少,这次与流贼交战,又损失了五六百人,虽未伤及筋骨,却经不起多次消耗,朕决意再扩充一万三千人,要达到两万人马,”

    朱由检从餐盘中扯下一块鲸鱼肉,递给王承恩,耐心的教王公公如何食用。

    “可是皇上,京城已经断粮多日,数十万人每日喝的都是小米粥,锦衣卫说,昨日又有十几个人饿死,”

    崇祯皇帝目光炯炯望向张国维,放下手中筷子,若有所思道:

    “北京承平日久,是该让臣民们遭遭罪,那啥,忆苦思甜,”

    朱由检一拍大腿,抬头看着狼吞虎咽的王承恩,语无伦次道。

    “天子守国门,君臣死社稷,这句话害死了多少人啊,”

    正抱着一块肥厚鲸鱼肉大快朵颐的王承恩听见这话,连忙停住,满脸惊愕道:“皇上是要迁都么?”

    朱由检并没有迁都打算,虽然北京确实已经不适合再作为都城,这座城市极度依赖南方资源供给,现在连地下水都变成咸的难以饮用,然而这座城市却有着极其重要的政治军事意义。

    想起几百年前失去幽云十六州的赵宋,被契丹人女真人吊打两百年,崇祯皇帝还是有些忌惮。

    “京师不可以丢,虽然朕很不喜欢这座城市,”

    崇祯皇帝停顿片刻,下定决心道:“那就多给京师划拨点粮食,朕还要再山东继续练兵,京师之事,就摆脱张大人和倪大人了。”

    两日后,户部尚书倪元璐与兵部尚书张国维从率八百中卫军,由济南出发,押解一百多辆车粮食肉干,浩浩荡荡往北京而去。

    济南城头。崇祯朱由检望着渐行渐远的车队,心如刀割。

    十万石小麦这就去了一万多石,等到了京城,怕又是杯水车薪,紧靠济南,登州两地,供养这么大一片地方,供养上百万人口,显然是不可能的。

    “尊敬的陛下,据我所知,京城每日消耗粮食至少在五万公斤,这还是在喝粥的情况下,”汤若望欲言又止,

    朱由检抬头望他一眼,知道德意志人想要说什么。

    “朕现在不养废人,所以,京城还会有人死去,去年朕杀了不少天主教徒,最近朕琢磨着,是不是该效法一下三武灭佛”,指的是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这三次事件的合称。这些在位者的谥号或庙号都带有个武字。若加上后周世宗时的灭佛则合称为“三武一宗灭佛”。”

    “高文彩,京畿地区,现在有多少寺院,多少道观啊?”

    高文彩掐指一算,连忙回道:“回皇上,僧尼道士超过五百人的寺庙道观就有五个,小一些的更是不计其数,”

    “好,”

    “高文彩,朕要你派人去京师各大寺院道观摸摸底,什么大相国寺啊潭柘寺啊,现在和尚道士太多了,侵占田产人口也太多了,朕决定要灭佛,灭道,朕会让户部发文,给你们镇抚司一个月时间,多余寺庙道观全都封了,京城只要一座寺庙,一座道观,若有僧人胆敢抗旨,你们知道该怎么办。”

    高文彩心领神会,领命而去。

    安排完诸多事宜,崇祯十八年五月底,朱由检遂下令招募新军,报名者甚是踊跃。

    除去山东河北一带的五万多流民,还有不少本地尚未破产的自耕农,共计有十多万青壮陆续抵达济南,登州,想要加入中卫军。

    然崇祯皇帝给出的名额只有一万三千。

    崇祯十八年六月初一,朱由检举起他那个颇具震撼力的巨型麦克风,对着城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声喊道:

    “那就开始跑吧,绕着济南城跑一圈,还能喘气的,再来给朕说你想加入中卫军,”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崇祯有把枪,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