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崇祯有把枪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凛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二章 凛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崇祯十八年冬的河套平原俨然已成为大明帝国的政治中心,虽然只有三个月,然而这三个月,崇祯皇帝的诏令每日皆通过飞鸽传书送往全国各地,数千只信鸽在河套平原华北平原山东半岛上空来回飞行,场面蔚为壮观。

    寒冷刺骨的清晨,看守鸽笼的镇抚司番子们都要被铺天盖地的“咕咕,咕咕”声惊醒,如果冒冒失失跑出来查看,南北镇抚司最精锐的锦衣卫番子们便会被头顶上从天而降的鸽子屎尿砸中,质地优良的飞鱼服上便会凭空多出几十个密密麻麻的白点,除非用皇帝陛下发明的香皂,否则怎么搓洗也洗不干净。

    大明信鸽长期食用人肉,因此性情暴躁,连锦衣卫也敢惹,不过每日都有十几只鸽子力竭而死或是被鹰隼抓去。按照某种信仰,崇祯皇帝每隔几日都会向从河套平原起飞一去不复返的信鸽战士们颁发荣誉勋章——一根白白净净的人肋骨。大明首席传教士汤若望当众朗读皇帝陛下亲自攥写的悼词,悼词内容过长所以不便在此引述,其中一句好像是这样的。

    “愿你们这些勇敢的战士,在通往天国的路上,也能吃到最新鲜的人肉,阿门,”

    大约在半年前,受崇祯皇帝灭佛运动感召,数十名佛奴从北直隶各地赶往登州,计划为皇上超度,结束暴君崇祯性命。锦衣卫事先获得刺杀情报,从而将这群佛奴一网打尽。朱由检得知此事后,尽自己最大努力,圆了狂热分子割肉贸鸽以身祠虎的梦想,下令将三十多人全部凌迟处死,将切割下来的肉条用来饲养镇抚司豢养的信鸽。

    由此开始,崇祯皇帝的信鸽事业得到迅猛发展,朱由检耗费重金从河南陕西江浙一带购买大量优质鸽种,用镇抚司诏狱人肉精心喂养。到大军北伐时,诏狱中已经鸽满为患。于是三千多只信鸽也一路跟随北上来到河套平原。

    经过半年多人肉喂养,这些信鸽早已不是什么和平的象征,而成了最最邪恶的所在,每到饭点,哪怕是其中最温顺慈祥的母鸽子也是双眼血红,双爪乱蹬,焦躁不安,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笼子外面的镇抚司番子们。

    “既然那些一心向佛的佛奴已经被吃完了,这两天就用蒙古人做饲料吧,先用死人,“

    朱由检嘿然一笑,这次察哈尔之战,死去的人确实不少,应该够鸽子们吃一段时间了。

    ”对了,把察哈尔亲王带来鸽笼去,让他体会体会朕养鸽子是多么的不易,现在新鲜人肉越来越难找了,”

    自从上次朱由检威胁阿布奈充当大明在蒙古各部中的傀儡后,亲王殿下表面服从,对大明态度仍旧不冷不热,这让崇祯皇帝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温和。

    于是在锦衣卫番子带领下,站在明清之间摇摆不定的阿布奈来到血腥残忍的鸽舍前,当他目睹到一具朝鲜王军甲兵的尸体片刻之间便被数千只信鸽抢食一空时,他再也抑制不住对朱由检的惊恐,情绪瞬间崩溃,当着几名番子的面,嚎啕大哭起来:

    “放了我!我愿归顺大明!我愿归顺大明!”

    几名镇抚司番子相互看了眼,拎着全身发抖的

    “好,看在你父亲是林丹汗的份上,朕就免你一死,不拿你去喂鸽子了,“

    朱由检和颜悦色,仿佛一位语重心长的老者,轻轻拍拍阿布奈稚嫩肩膀:”朕忽然想起,还有一事要请亲王殿下去办,不知殿下是否愿意?“

    四面八方十几杆燧发枪皆抬起瞄准阿布奈,防止再有任何意外发生,朱由检挥了挥手大声道:

    ”亲王殿下是大明的朋友,不能这样对待朋友,快把枪放下,“

    阿布拉擦掉额头渗出的冷汗,牙齿打战,站在他面前的大明皇帝行事乖张喜怒无常,据说还喜欢吃人肉,要比清国的多尔衮豪格凶残十倍百倍。如果说多尔衮等人在包衣奴才的辅助下正在向文明进化,那么以暴君崇祯为首的大明帝国则变得越来越野蛮。

    ”陛下有何吩咐,但请说来。“

    阿布奈不敢抬头,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一头嗜血残忍的野兽。

    “这个冬天不太冷,朕与朕麾下大军将在河套平原渡过,凛冬将至,所以有些事情必须提前完成,”

    朱由检抬头望了望脸色苍白的阿布奈,崇祯皇帝说的不错,他现在已经做到足不出户而遥控天下——虽然此时他的天下仅限于山东山西当然只是暂时的。北伐之前,他便将政事分割交给几位心腹大臣负责,各位留守大臣对皇上自是忠心耿耿,类似秦王朱常渭式的反叛是不可能再次发生的,因为此时中卫军主力皆在皇帝本人掌握之下,就连南北镇抚司的精锐番子们也被带到了北方。

    “半年前,朕让亲王殿下传信给多尔衮,与清国和亲,实现满汉两族和平共处,可惜建奴辜负朕的一番好意,不仅没有将大福晋送往山东,还派鳌拜来攻打明军,所幸天佑大明,清军败了,鳌拜逃了,”

    “朕贵为天子,不与建奴一般见识,你再派人前往盛京,通知多尔衮,让大福晋即日赶来河套,还有······”

    见阿布奈面露为难之色,崇祯皇帝脸色阴沉道:”怎么?有何不妥吗?”

    蒙古亲王连忙道:“没有没有,皇上多虑了,只是眼下凛冬将至,天寒地冻,盛京距离河套数百里路程,怕是····”

    朱由检勃然大怒,挥舞手中左轮手枪,厉声呵斥道:“那是多尔衮要考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只管带信去即可!”

    见龙颜大怒,阿布奈不敢再说话,却听崇祯皇帝继续道:“除了要大福晋,清国还需赔偿大明五十万两白银,三万张貂皮,一千根高丽参,限期一月备齐送往河套,如若不然,大军北上,荡平盛京,”

    崇祯皇帝提出这些条件堪称苛刻,且不说多尔衮愿不愿意交出五十万两银子,便是清国有心赔偿,这冰天雪地,冒着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从盛京运送上述物品赶往河套平原,也绝非易事。

    阿布奈在心底暗暗叫苦,摊上这样的苦差事,他也算是八辈子倒霉,不过看崇祯皇帝的架势,如果不答应,不光是他,察哈尔部十几万条性命怕是会立即消失。对朱由检杀人的决心,蒙古亲王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怀疑。

    “赶快派人去办吧,据朕所知,你们察哈尔部缺粮少食,牧草也不够,没有援助,怕是要在草原上冻成冰棍了,眼下清国时指望不上了,只有朕能救你们,然而朕从来不会救没有用处的人,“

    朱由检说话的语气丝毫不像是在威胁,阿布奈咬了咬牙,转身便要回到自己大帐安排人手,却被崇祯皇帝叫住。

    大明皇帝面露诡异微笑,和颜悦色道:“不忙,朕还有一事,想要请殿下帮忙,”

    阿布奈身体微微颤抖,直觉告诉蒙古亲王,从明国皇帝口中说出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察哈尔亲王的直觉是对的。

    “元顺帝的墓葬,你知道在哪里吗?”

    除了向朱由检彻底投降,出卖部族出卖清国甚至出卖祖宗,阿布奈没有任何选择。

    河套平原的冬天,气温低至零下三十度,这些年在女真人残酷掠夺下,蒙古各部资源枯竭,缺乏过冬的牧草,木材,马粪燃料。灯尽油干的察哈尔部已经失去清国支持,如果再失去明国支持,十多万人就只有冻死饿死了。

    崇祯十八年冬,崇祯皇帝率军北伐,在清军溃败,河套平原易主之后,察哈尔亲王派出使者,冒着严寒前往盛京,向内忧外患的清国索要女人和财物。

    十二月大雪阻绝,河套平原与北直隶各地交通基本断绝,朱由检穿越之后的第二个冬天要在北国渡过,所幸在朱由检将国库挥霍一空后,两万大军所需粮草筹备足够,甚至还有一部分专门留给已经投降的察哈尔部。

    凛冬将至,明军将士蜷缩在河套腹地一座座蒙古包中,养精蓄锐,等待冬去春来天气转暖时,继续星辰大海征程。

    崇祯皇帝和她身边谋士们,则趁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开始筹划不久之后的开矿事宜。在河套平原,皇帝的野望当然不止挖矿这么简单,根据摸金校尉胡八二尤邪等人描述,此地至少埋藏有三座元代皇帝古墓,即使没有阿布奈帮忙,凭借摸金校尉手段,也能分金定穴确定墓葬准确位置。

    以挖矿掩护盗墓,以盗墓弥补挖矿,从而实现互补,这便是崇祯皇帝的野望。

    大军修整之际,阿布奈主动给大明皇帝献上十多名蒙古歌姬,面对异域美女,崇祯皇帝当然是来者不拒,在经过王承恩方正化简单甄别后,崇祯皇帝收下了两名姿色上好者,充实自己的后宫。

    “所谓满汉蒙回一家亲,皇帝恩泽,必然要雨露均沾,等到大福晋与大明和亲,再找几个西域美女,朕的后宫便算齐全了。”

    阿布奈站在崇祯皇帝身前连连点头,蒙古汗王对大明皇帝此时已是唯命是从,用女人换取和平,这并不是汉民族的独创,风水轮流准,让北方民族体验下期中滋味也是极好的。

    “对了,盛京那边还没有消息吗?朕给多尔衮提出的和亲要求,他还是要拒绝吗?”

    鳌拜率军败逃后盛京后,崇祯皇帝便让阿布奈将大明的和亲要求再次传达给多尔衮,希望盛京方面认真考虑。

    而这一次,朱由检索要的不仅是大福晋,而且还有三十万两白银,一万张貂皮,两千颗人参。

    尽管条件苛刻,然而盛京方面还是很快做出了回应,这大约是因为察哈尔一战,已经让女真人看到了崇祯皇帝真正的实力,尤其是从天而降的热气球,给鳌拜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崇祯十八年十二月初八,农历腊八节,清皇太后布木布泰在科尔沁部骑兵护卫下,携带三十万两白银,一万张貂皮,两千颗高丽人参,冒着严寒进入河套平原。

    “大福晋果然美艳动人,就封你为恭妃,今夜便侍寝吧!”

    站在面前清国皇后布木布泰虽然已过三十岁,然保养得体,皮肤白皙身材婀娜,可谓国色天香,北国美人与秦淮八艳比较起来,别是一番风韵,令崇祯皇帝心驰神往。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崇祯有把枪,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