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崇祯有把枪 > 第二百二十章 谎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章 谎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按照朱由检亲手制定的《明国战俘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规定,所有被明军俘获的敌军被划分为三个类型,分别为:

    十恶不赦型,死有余辜型,迷途知返型。

    《条例》对三种战俘的划分,是以其杀害多少大明军民为标准,一言以蔽之,杀害明军越多,所受处罚也就越重。

    至于镇抚司是如何能够掌握这些俘虏们的真实杀人数,锦衣卫番子们自有他们的手段,除了严刑逼供,以首告无罪做诱惑让俘虏们相互揭发,从而各个击破,也是行之有效的手段之一。

    杀害十人以上的俘虏被归于十恶不赦类型,对于他们的惩处,自然颇具艺术气息。

    通常来说,这种人是要被凌迟处死的,当然活埋车裂也是选项之一,至于具体如何行刑,还要看番子们的心情。

    除了遭受酷刑折磨,俘虏的五脏六腑以及身上最精华的部分,会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被取出送往司膳监,制成各种美味佳肴,诸如佛跳墙辣椒炒肉之类供暴君崇祯享用。

    那些杀害十人以下,一人之上的战俘,属于死有余辜类型。和十恶不赦型一样,这批人也不能存活。

    不过直接将其用酷刑处死未免太过浪费,尤其是在眼下百废待举百业待兴劳动力资源紧缺之际。所以这部分战俘通常会被送往大明各处厂矿,在非人的环境中辛苦劳作贡献他们的余生,直到累死病死。

    而第三种战俘属于那些刚上战场还没开始杀人便稀里糊涂被明军俘虏的士兵,主要由新兵构成,由于是新兵,所以他们身上具备很强的可塑性。

    相比前面两种战俘,迷途知返型归属算是比较好的。他们会被送往镇抚司诏狱,在经富有经验的锦衣卫旗官反复训诫或者说是洗脑下,三观得到重新塑造,最终通常会选择投降明国,转头加入崇祯皇帝中兴大明的伟大事业中去。

    至于那些冥顽不灵,宁死都不肯悔改的战俘,镇抚司番子们直接将其肉体消灭。

    奴酋多尔衮豪格鳌拜,贼酋李自成张献忠,叛将吴三桂左良玉等人皆属于十恶不赦型。这些人都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除了遭受酷刑折磨,他们本身还会给吃货崇祯提供优质食材,实际上,司膳监最优秀的厨子们已经按照多尔衮李自成等人身材特征,制定不同菜肴方案,等到将他们全部抓获,便将为皇上打造一座满汉全席。

    真正的满汉全席,食材来自不同民族甚至不同国度,唯一相同者,都是人渣而已。

    闯逆李自成身材精干腿上都是膘子肉,这种情况便适宜油炸,而奴酋多尔衮,据说是个一百八十斤重的大胖子,而且皮糙肉厚不易炒熟,所以清蒸或是水煮应该是最佳选择。至于叛将吴三桂,因为久居辽东皮肤干燥肉·感粗糙,最好还是腌制。

    想要集齐这桌满汉全席,还需要崇祯皇帝再接再厉,继续奋勇杀敌,早日将建奴流贼彻底全灭。

    而且还需要找到一个真正懂得做满汉全席的好厨子。

    镶黄旗包衣战甲曹忠清虽然不需要被作为食材进入司膳监后厨,然而因为他在与明军作战中意外砍伤一名中卫军战甲,后者不久重伤死去。于是便被镇抚司锦衣卫归于死有余辜这个类型,小命虽然暂时保住,下半生却要在煤矿中渡过。

    曹拴柱跟随八旗军援助察哈尔部时,还带着他六岁大的儿子曹拴柱,各旗包衣中携带儿女出征者不计其数,倒不是因为建奴对包衣奴才心生怜悯之心,想要他们家庭团聚,鞑子只是想用这些汉人尼堪的小孩做填壕工具,可惜还没轮的上他们上战场,蒙古人便土崩瓦解。巴图鲁鳌拜和旗中勇士们各人忙着逃命,也就没人顾得着这些汉人小孩了。

    崇祯十九年三月初十,坎儿哈煤矿工地。

    冒着零下十度的低温,忍受着凛冽寒风,初具规模的工地上已是人头攒动,到处是热火朝天景象。

    伴随撞击地面的沉闷响声,包衣奴才曹忠清感觉小腿肌肉一阵阵猛烈痉挛,钻心痛疼从小腿蔓延至全身,几乎让他晕倒。

    曹忠清对面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蒙古骑兵,他身材矮壮,皮肤黝黑,是察哈尔王麾下的精壮骑手,然而在三个月前那场骑兵冲锋中,左腿被铅弹射中,所幸没有伤及动脉,勉强捡回条性命。因为也曾杀过一名中卫军,所以他被流放到坎尔哈煤矿做工人,与其余五百名汉人包衣,朝鲜王军一起,开通一条煤场通往外界的大路。

    曹忠清与蒙古人各自站在一边,两人手中紧握着拇指粗细的麻绳,麻绳系着块百十斤重的大木锤,两人合力将木锤高高抛起,借助惯性让木锤升到最高点,再狠命砸向地面,将坎坷不平的地面砸得平平整整。

    两人都负伤在身,在那场战斗中,曹忠清的左臂被明军顺刀砍伤,不过他比蒙古人幸运,好歹还保住了这条胳膊。不过两个伤残夯土起来确实颇为费力。

    尽管语言不通,两人合作还算默契。

    当然不能不默契,看守他们的镇抚司锦衣卫穿着厚厚的貂皮大衣,手持马鞭顺刀在工地上来回巡视,若是发现有人胆敢偷奸耍滑,轻则一顿皮鞭,重则直接砍头。

    皮鞭与刺刀是这个世界上最通俗易懂的语言,就像钱一样,哪怕语言不通,风俗不同,都是可以克服的。

    距离两人身后不远,曹忠清八岁的孩子曹拴住也没闲着,他正和其他大人一样将土石运往路基上,曹拴柱双手拎着个小竹筐,竹筐中装着黄土砂石,缓缓往这边走来。一名南镇抚司小旗官微笑着望向这个留着猪尾巴鞭的小孩,从兜里掏出块黑砂糖递给曹拴柱吃,小孩腼腆一笑,接过糖,继续搬运石头去了。

    在暴君崇祯的工地上,除了死人,其余人都是要劳动的,不劳动在这里就没有饭吃,会被饿死,当然,劳动了可能死得更快。好在崇祯皇帝良心未泯,对待小孩还是充满仁慈的,严格命令锦衣卫不得伤害孩童,还要给他们提供充足的繁峙,让他们从事相对轻松的活计。

    实际上,明军击溃满蒙联军后,包衣奴才们带来的几百个小孩,幸存的只剩下十多个,曹拴柱就是其中一个。

    “爹!爹!咱啥时候能见到咱娘?“

    曹忠清和瘸腿蒙古兵夯土时,曹拴柱站在旁边,睁大眼睛,眨巴眼睛问道。

    “快了!快了!等爹爹和大胡子叔叔耍完,你娘就来了,还会给你买许许多多糖葫芦。”

    对面的蒙古人下巴上长满络腮胡子,因此被大胡子,大胡子平日里对曹拴住很是亲热,经常爱抱着曹拴柱,用胡子扎他。

    听见说有糖葫芦吃,小孩脸上顿时洋溢着喜悦期待的神色,瞅了瞅他爹那褴褛的衣裳,忐忑不安问道。

    “爹,你说的算数不?”

    曹忠清把沉重的麻绳放下,大声道:“当然算数,不信你问你大胡子叔叔,”

    说着朝蒙古人使了个眼色,瘸腿的蒙古兵转身望向小孩,连忙点头,黝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崇祯有把枪,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