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长生十万年在线阅读 - 第四千四百二十章 大幕开启

第四千四百二十章 大幕开启

        项信背叛了王超,想逃走却被抓,被吊在篝火上毒打,差点死去。

        然而项信早逃走后,不但啥事儿没有,反而升职了。

        几个意思?

        虽说从明面上来看,这是戒律堂的戒律僧效率很高,迅速将老丐头这下毒凶手给找了出来。

        但这是做给一般人看的。

        项信很清楚,对于岛屿上很多聪明人而言,这个借口非常蹩脚。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项信这是有了靠山!若非如此,老丐头就算会‘暴’露,却也是许久之后的事情了。

        等真到了那时候,项信的坟头草都三米高了!要知道,就算老丐头是凶手,他死后,项信可以顶替老丐头的位置。

        可问题是,老丐头只是暂代伙头营的营主,而并是真正的营主。

        真正的营主,需要叶秋以后论功行赏,此事人人皆知。

        可在这种情况下,项信还能成为营主,几个意思?

        这能是叶秋的意思?

        这肯定是有强者在云端博弈,替项信弄好了一切。

        这强者是谁,需要人说?

        在如今的黑衣殿岛屿中,就算是个傻子,都知道是左晋帮项信弄好了一切。

        你叶秋无非是靠着老李头这个新朱雀,这才咸鱼翻身,从区区一介凡人,成为了朱雀营主而已。

        我左晋虽没能成为新朱雀,但我一句话,项信这你叶秋的反抗者,不依旧能上位?

        项信很清楚,左晋不让他滴血认主,除了左晋看不上项信之外。

        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左晋要用项信当典型,告诉世人,唯有跟着他左晋混,才有前途!不得不说,项信这一次,还真是对左晋刮目相看,给震惊到了。

        这左晋,牛币啊!要知道,戒律堂是黑衣殿的核心堂口,也是青龙麾下的大杀器。

        可左晋的触手,居然能伸到戒律堂,这是何等的可怕?

        而且左晋还不怕让世人直接,如此的堂而皇之!这……太可怕了!这说明左晋的权势,在岛屿之中,大的超乎想象!按理说,这是好事。

        毕竟无论怎么说,左晋要千金买骨,肯定会对项信很好。

        哪怕左晋不信任项信,但至少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项信会得到左晋的“信任”,从此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但这不是项信,所期待的结果。

        因为项信很清楚,自己如今爬的越高,等跌落之时,自己就会死的越惨!因为左晋的对手不是老李头,而是——叶秋!没有人比项信更清楚,叶秋是何等的恐怖。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沦为叶秋和左晋斗法的牺牲品!”

        “我这就找叶秋,将一切事情告知,以我如今的价值,叶秋肯定会收下我!”

        项信一番权衡,咬咬牙,毅然踏入了叶秋的帅营。

        将左晋的吩咐一说,并附上自己的分析。

        项信跪在地上,静静等待叶秋的封赏。

        然而叶秋听完之后,却淡淡的说道,“来人,将项信推出去,午时三刻,演武场斩首,以儆效尤!”

        话音刚落,周皮皮走了进来,带人将项信如死狗般拖走。

        项信一脸悲愤,内心终于崩溃,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一幕,惊动了整个朱雀营的人。

        无人注意到的是,有一个老兵悄无声息的退后,转身离开了朱雀营。

        这老兵只是去嘘嘘,但踏入茅厕后,去从一个隐秘石头下方,翻出了一张符篆。

        这老兵写了几个字,然后将符篆捏碎,符篆化为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做完这一切之后,这老兵仿佛没事人一般,哼着小曲儿,转身返回了队伍。

        这老兵却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离开,两道身影就出现在茅厕不远处。

        这一人一身道袍,提着个酒葫芦,赫然是如今的新朱雀——老李头!另外一人一身儒袍白衣,赫然是——叶秋!“叶贤弟,还是你算谋过人啊,真是没想到,你都杀了那么多人,在这朱雀营之中,居然还有左晋的探子。”

        老李头喝了口美酒,苍老眸中满是惊叹。

        其实项信昨夜刚逃走,老李头就知道了,并追了过去。

        却被叶秋给拦住。

        叶秋直言不讳,告诉老李头自己要布一个大局。

        一个将左晋一举灭掉,让老李头更进一步的大局。

        老李头相信叶秋的能力,知道叶秋是个强者。

        这两个月叶秋的讲课,更是让老李头对叶秋非常敬佩,隐隐以弟子的身份自居。

        然而要说叶秋能诛杀左晋,说实话,老李头是不信的。

        其实左晋暗中很多小动作,青龙那三个强者是知道的。

        但因为四神盟是对抗炎朝的一股强大力量。

        所以,出于各种考虑,青龙和玄武商量后,最终决定——忍!至于白虎?

        白虎虽是三强之一,但从不管这些事儿。

        反正青龙或者玄武一句话,白虎提着刀,冲上去就干。

        干就完了!想那么多干啥?

        青龙和玄武在暗地里,搜集了左晋不少的脏事儿。

        一旦和炎朝的战事结束,二强才会和左晋——秋后算账!也就是说,无论叶秋能力如何,他要杀左晋,这都不现实。

        不但是因为左晋的力量太强,更因为二强不会允许!除非申黑衣出关,否则此事,无异于天方夜谭!对此,叶秋也不解释,老李头也没多问。

        反正叶秋有这心思,自己也劝不住,那就让他试试好了。

        对老李头而言,项信虽颇有才华,却是个叛徒。

        这样的墙头草,拿来废物利用,那也没什么。

        果不其然!让老李头没想到的是,项信刚逃走,就被左晋给看中,并大力扶持。

        老李头对叶秋,顿时越发敬佩。

        然而老李头不知道的是,其实对于这件事,叶秋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叶秋知道左晋会扶持项信,但叶秋也没想到,左晋速度会那么快。

        就在刚才,项信来主动坦诚,叶秋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巧合罢了。

        其实叶秋能看出来,项信是打算跟着他混,并没异心。

        然而叶秋既然要布一盘大局,自然要“牺牲”项信。

        倒也不是真正的牺牲,如果项信能大难不死,叶秋自然会重用。

        如果项信死了,那也只能说他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毕竟,在项信决定当墙头草的时候,叶秋对此人就不是非常看好。

        叶秋这是给项信一个机会,一个用生死来博取富贵的机会。

        至于项信一会儿被斩杀,这也是叶秋临时一动的决定。

        两个月前,叶秋用火眼金睛,已经将左晋的人全部清扫干净。

        叶秋很清楚,从理论上来说,整个朱雀营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叶秋还是没想到,自己和这群老兵相处了两个月,居然还有人选择背叛。

        这就有意思了!这老兵居然能瞒天过海,让火眼金睛都没看出端倪。

        这是为何?

        叶秋很是好奇。

        叶秋很清楚,火眼金睛能看破一切虚妄,并不会出错。

        除非对方比叶秋修为高很多,或者有重宝护身,否则,火眼金睛不会出任何差错。

        那老兵不可能修为比叶秋高,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此人有重宝护身!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样的重宝,能瞒天过海?

        如此珍贵的宝物,为何会出现在这老兵的身上?

        “看来这老兵的身份不简单,价值或许比左晋更大?”

        叶秋返回帅营中,随意看着朱雀营千年来积累的征战日志,暗暗想到。

        这两个月来,叶秋一直没离开朱雀营,除了特训兵卒和讲课之外,都是在帅营中写写画画。

        这其中,叶秋给李大匠开小灶,教了李大匠不少东西。

        而在空闲之余,叶秋主要的精力,就是看这些征战记录。

        老朱雀每次征战之后,都会让人写下这次大战的经过,并总结优缺点。

        千年的时光,老朱雀征战四方,大小之战无数。

        这征战日记,自然是堆积如山,非常的琐碎。

        但叶秋却看的津津有味。

        通过这些征战日志,对于黑衣殿如何崛起,如何称霸,如何变强的经过,叶秋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印象。

        与此同时,叶秋对这位申黑衣,也变得越发好奇。

        叶秋已经能肯定,这申黑衣不是申空灵。

        但叶秋还能肯定,这申黑衣来自仙岛!而且这申黑衣是在仙岛与世隔绝之后,这才走出来的强者。

        若非这个原因,无法解释仙岛封闭之后,在长达数年之内,这南海只有四大门派争霸,没有申黑衣这一人的原因。

        而从推衍来看,这申黑衣离开仙岛的时间,和小师妹申空灵离开仙岛的时间,应该是同一时间!叶秋大胆推测,这申黑衣和申空灵,曾经见过面!“也就是说,只要我能和申黑衣见一面,或许能知道小师妹的下落。”

        “只是这申黑衣常年闭关,我若要见他,并获得他的信任,这恐怕需要先建立盖世功勋。”

        叶秋暗暗想到。

        如今炎朝荒人要灭南海人族,叶秋想建立盖世功勋,这其实并不算太难。

        只要叶秋扶持老李头,让老李头建功立业,这就够了。

        或许别人不知道叶秋的功勋,但申黑衣肯定能知道。

        等炎朝被灭,或者被驱逐出南海之时,就是申黑衣接见叶秋之时!“攘外必先安内,在解决炎朝这个麻烦之前,必须先肃清黑衣的内部,让整个岛屿只有一个声音!”

        “左晋,你不要怪我,这要怪,就怪你自己作死!”

        叶秋眼神,光芒闪烁。

        ……午时三刻,很快降临。

        朱雀营,校场上。

        项信被五花大绑,跪在高台上。

        一个刽子手手握大刀,喝了一碗米酒,噗的‘喷’在刀上。

        “斩!”

        叶秋一声大喝。

        声音落地,刽子手举起大刀,就要斩下项信的脑袋。

        项信面如死灰,一脸绝望。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刀下留人!”

        声音落下,一人跨空而来,瞬间降落高台。

        “左盟主,你这是何意?”

        老李头腾空而来,缓缓落地,冷冷望向这不亲而来的左晋。

        “没什么意思,项信乃是本座的私生子,按照当年申殿主对本座的承诺,只要本座不造反,本座的嫡系子嗣,任何人都不得加害!”

        左晋淡淡说道。

        啊?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项信也愣住了。

        私生子?

        我曹!这左晋为了救自己,还真能编故事!不过项信也不得不承认,左晋这个理由,堪称是完美。

        项信既然你是左晋的私生子,谁敢斩他?

        就算申黑衣出关,那也不行!果不其然!在老李头的黑脸之中,项信被松绑,穿上华丽的衣衫,跟着左晋,堂而皇之的离开了朱雀营。

        这件事很快传遍岛屿,众人哗然。

        很快的,左晋公开宣布,自己成立一个全新的势力。

        这个势力的名字,叫做——玄鸟营!玄鸟营设置千夫长七人,每隔千夫长都是神砥修为。

        另外,玄鸟营公开对外招募兵卒,待遇参考朱雀营,俸禄为十倍!消息一出,岛屿沸腾!除了俸禄之外,玄鸟营还列出了各种优厚的条件。

        这让很多人蠢蠢欲动,纷纷跳槽到玄鸟营。

        除此之外,李大匠最信任的副手,被誉为凡人工匠中第二人的王也,也宣布和李大匠划清界限,正式跳槽到了玄鸟营。

        王也厉数李大匠的各种恶性,并重点指出李大匠有龙阳之好,好男风。

        王爷还说,李大匠为了“追求”叶秋,居然跪地磕头拜师。

        消息一出,全场哗然。

        一时间,李大匠成了众矢之的,被狠人多谴责。

        这时候,左晋麾下的三个长老,公开谴责李大匠,盗取了王也的研究成果。

        三大长老罗列出各种“证据”,王也配合发声。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李大匠是个骗子,压根没什么研究成果。

        原来一切的研究,都是王也这个副手完成!只不过昔日,王也敢怒不敢言,如今跳槽跟了左晋,他这才敢将“真相”揭露。

        一时间,百姓们都愤怒了,纷纷跑去李大匠的府邸大骂。

        李大匠迫于无奈,只能躲在朱雀营,不再出现。

        然而李大匠没想到的,好戏,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