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玉虚天尊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三小化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三小化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到底,青玄大道君拘着任鸿,没让他发疯胡来,跑去跟道君交手。

    为防止任鸿私下行动,大道君留任鸿做客,跟他探讨玉清大道。

    如果是没有恢复三代记忆之前的任鸿,那就只能青玄讲,自己听。

    名义上的“探讨”,实质上的“教授”。

    但如今任鸿已有自己的大道之路,勾陈法门。二人论玉清大道,的的确确是论道。

    青玄的清微大道,阐尽玉虚一脉清源虚微之妙。任鸿融合天皇秘术和玉清仙法另辟蹊径,得玉虚阐道执天之理。

    加上青玄和任鸿,都有为天地立法定规的心思,可谓道路相通。

    任鸿昔年在北昆仑幻境,本就于清微宫修行,如今得了清微宫主指点,道行越发精进。

    青玄大道君,和任鸿讨论玉清之道,颇有知己之感。自灵寿子师兄飞升后,这还是第一个真正理解自己的人。

    徐阴阳的阴阳自然之法,金霞道君的八化九转之术,都跟自己的青玄道统不合宜。

    这次论道,也让任鸿和青玄真正定下心思,定下两脉合流结盟的念头。

    ……

    任鸿安心留在肃阴宫论道,外面因为洪武仙府之事,闹得整个九州沸沸扬扬。

    和上次赤女国交手不同,这次在九州之内斗剑,着实引来不少闲人。

    而且随着流言传播,这次斗法剑指勾陈雷司定下的玉律条款。仙府归属,以依循前主人遗留符命,还是凭借自家手段?

    为此,九州各门派分成两派,借这件事下注斗法。

    当然,这次来人最多的,应当属昆仑。

    纯阳剑派肖想祖师遗留的洪武仙府?

    消息传回昆仑,道君们还没发话,十二峰全部炸开。

    这些年下来,任鸿卷走浮黎宝镜的事,已非绝密。十二峰人都清楚,七宝之六的浮黎仙镜子被任鸿取走,传给门徒。昆仑七子,必有一位出自五莲仙府。

    如今洪武仙府出世,虽然大家不爽任鸿一脉插手昆仑未来气运,但也断然不肯让纯阳剑派抢走。

    用金霞道君的话说:“肉烂到锅里,总好过被外面的野狗叼走!”

    于是,玉泉峰金霞关门弟子杨文剑奉师命下山。

    乾元峰一脉,卢神通带着好些师弟师妹,甚至还请了九头青狮王助阵,赶赴洪武仙府。

    普陀、云霄、九宫、飞云四峰仙佛合流,如今大半弟子被燃灯送去极地妖洲,没办法派遣多少弟子。只让石萱拿着四位道君赐下的法宝过来助阵。

    金庭峰、双龙峰、紫阳峰实力不济,索性让九仙峰碧灵道君带队,其他剩下几峰门人赶来援手。

    其中,不乏任鸿昔年故人。

    诸仙浩浩荡荡来到洪武仙府,又给原本喧闹的仙府加了一把火。

    幸亏洪武仙府宫室辽阔,远胜狭小偏窄的五莲别府,诸仙汇聚仍不见拥挤。

    碧灵道君和九头青狮王到场后,双方道君露面,真正敲定斗剑流程。

    和上次斗剑规矩不同,这次斗剑共分五场。

    源根真火一场,金丹一场,灵胎一场,元神一场,以及道君一场。

    每一场双方都可不断派人,直至一方无人可派,认输为止。

    最先开始的是源根真火一级。

    因为源根真火境界相差仿佛,被划在一起,双方各择修士比斗。

    洪武仙府一方,各路仙家如凌波仙子、云罗郡主等,都已迈入灵胎三境,无法下场。昆仑来人也多是结丹大成的弟子。源根、真火?要不是特殊情况,他们才不会这等低阶弟子下山。

    至于其他门派的低阶弟子,和纯阳剑派一比,又远远不如。

    这一场斗法仅仅持续一天,洪武仙府一方的低阶修士就被对挑翻九成,除却李昀本人外,也只有苏阳苏月兄妹寥寥几人勉强硬撑。

    弇妃等道君坐在一起,碧灵道君不禁询问东华派吕仙君:“道友,你们东华派的弟子怎么一个都没来?”

    “我这么大一个道君来了,难道还不够吗?至于低阶弟子,他们忙着应付地府呢。”说着,吕仙君扫了旁边趴着睡觉的青狮一眼。

    要不是你家青玄大道君在地府穷折腾,我们忙着在度朔鬼国布防。这次肯定倾巢而出跟纯阳剑派打起来啊!

    但现在,东华派哪边都不想帮。但思量后,还是派人来洪武仙府一方表态。

    毕竟地府威胁再大,也只针对度朔鬼国。而纯阳剑派,这是挖自家根呢!

    “可东华派不来低阶弟子,怎么应对纯阳剑派?”

    “此事无碍。”弇妃笑道:“放心,洪武小府主已经请了援兵,应该快到了。”

    面对纯阳剑派一方的来势汹汹,李昀赶紧传讯自己两个兄弟。

    白寿得勾陈雷司提点,本就在半路,接到传讯不久便来到洪武仙府。

    斗剑场地,一片神霄雷光亮起,天空响彻擂鼓之音。

    “神霄雷法?而且这雷术看起来……”

    碧灵道君看到乘云而来的白寿,不禁脱口而出:“玉清雷策?”

    灵寿子师伯的传承,有人了?

    雷霆乃天地之威,浩浩荡荡取之不竭。白寿一人操控天雷,连折五位剑修法剑,总算挽回一点颓势。

    另一方,任魁在幽世历练,得李昀传讯,去陷仙谷请雷雄出面相助。

    肃阴宫,青玄大道君正跟任鸿讲解“碧落九龙火”秘术。突然他有所感,往幽世入口望了一眼。

    “他俩关系倒是亲近。”

    任鸿面前摆放卦爻,回了一句:“那是,毕竟东海共患难过,还一起杀过龙。任魁对他这叔叔着实敬重。”

    “叔叔?”青玄笑着摇头,不再言语。

    若论辈分,任魁是他亲传弟子,是任鸿亲子。便是见了雷雄师尊金灵圣母,也能称呼一声师叔。雷雄做他叔叔?凭什么?

    不过青玄也晓得任鸿和雷雄关系不错,故没有反驳。

    雷雄和任魁来到洪武仙府,看到双方各有三位源根真火境界的修士斗法。

    纯阳剑派一方,是三位身穿火红袍的剑修。而洪武仙府一方,是苏阳、苏月以及白寿。

    白寿驱使天雷,举手投足引动天象,杀得对面剑修不断换人。

    苏月坐在一辆辇车上,华丽辇车喷吐仙光,将对面剑修一个个撞飞。

    至于苏阳,他身边七条金蛇飞舞穿梭,以守为攻,迫使对方法力耗尽而下场。但几个剑修车轮战下来,他逐渐支撑不住。在第十人时,被迫退场。

    对面那黑袍修士桀桀怪笑:“下一个是谁,上来领教你道爷手段!”

    “哼!废物!”

    任魁迫不及待,一道红绫划破天际。那黑袍客不等反应,胸膛被红绫撞击,直接扔飞三百里。

    “任黎之子任魁,特来领教纯阳剑法!”

    听到这声呼喊,双方纷纷震动。

    任黎是谁,知道的人不多。但任魁抬手亮起仙器混天绫,还有一身精纯无比的玉清真元,引得昆仑一脉议论纷纷。

    “任黎?任魁?莫非和任鸿有关?”

    “不对,你们看到没有。他身上的真元和功法路数,和乾元峰一脉很像。”

    任魁得青玄大道君传授,炼就九龙秘术。能以混天绫搅动元气,召唤九条赤火炎龙对战。

    凡源根、真火修士,无人可挡其锋锐。

    卢神通和知情人士看到任魁大发神威,一个个露出惊喜之色。

    “道君既已顺利筑基,想来回归昆仑已是不远!”

    李昀捂着脸,不敢看旁边似笑非笑的菡萏、云嘉二人。

    这小子众目睽睽之下呼喊“任黎”之名,你回头知道你爹就是你二叔,看你羞不羞耻!

    红绫遮天蔽日,就连苏月、白寿也受到波及。

    白寿袖袍一震,雷光在身后化作羽翼,飞到空中避让。苏月站在辇车中,看到红绫如潮,不断碾压空间,只得将飞辇挪开。

    清场后,任魁对着远处剑宫勾勾手指,狂傲一笑:“这一场斗剑,一个个上来送,未免太麻烦。你们——一起上吧!”

    剑宫,诸道君、剑仙静坐,默默看着天空飞旋的红绫。

    九华圣母疑道:“若没看错,这是昆仑金河道君?”

    纯阳剑圣淡淡道:“他当年在冥土转世,却不想成了任家人。昆仑派这笔烂账,我看这辈子都算不清。”

    天墟大圣笑道:“人家毕竟都是玉清嫡传,打断骨头连着筋,咱们外人操心什么?倒是眼下,道兄,这道君转世身都出来了。第一场怕是要输。”

    “不忙。”青城剑圣招来门人,细细吩咐一番,然后道:“输给道君转世也不丢人。我让弟子们布一剑阵会会他。”

    任魁招呼对方所有人一起上,雷雄听到后也跃跃欲试。

    扫视对面剑宫,暗忖:“稍后,我要不要也来一出,让对面所有金丹修士一起上,试试我的诛仙、陷仙二剑?”

    李昀听到任魁呼喊,心中一惊,赶忙和菡萏商量,亲自出来帮忙。

    白寿在空中摇了摇头,也飘然飞下来,站到任魁身边,呵斥道:“你胡说什么!要是对方一群人齐上,你哪里是对手?”

    “怕什么!我又不是一个人,你和李昀不是在吗?”

    任魁收起红绫护身,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笑话,昔年东海都闯过来了,这次难道比东海更麻烦?

    等李昀过来,对面剑宫飞出剑修真火境剑修十八人,联手布下九阳玄天剑阵。

    白寿幽幽一叹:“你瞧,惹出麻烦了吧?也罢,咱们三人也要联手应付了。李昀,这时候莫要藏拙。”

    李昀应了一声,然后开始思量,自己要弄什么手段。

    直接用洪武仙府砸人?不行,太狠了,对面十八人肯定活不下来。

    用浮黎仙镜?仙镜欺负对方,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要不用《紫极书》秘术?但一群神兽幻灵爆炸,也有些欺负人啊。

    但是他左右两侧,白寿和任魁同时出手。

    任魁卷动红绫,九条火龙飞入云霄,疯狂吞噬九天之气炼化碧落火,形成乾元峰一脉凶名赫赫的“九龙神火罩”。

    好吧,这厮下手还是没有分寸。我跟白寿稍后要留下手,拘着些他——

    突然,李昀看到白寿动作。那一刻,他心中有一万只青龙白虎跑过。

    白寿说不留手,真不留手。他默运玄功,观想玉清真王,自虚空冥冥引动雷精,幻化一口先天玉鼓。

    这玉鼓一出,双方道君倒吸一口冷气。

    九华圣母一脸惊惧:“三十六面神霄玉鼓?这货竟是昆仑灵寿子的传人?”

    天墟上人也露出敬畏:“昆仑底蕴雄厚,想不到这些年连灵寿子老师的传承都补上了。”

    虽然仅仅是一道虚影,未得神髓。但沉闷的鼓声响彻云空,已经引动雷霆大道,引动雷祖真谛。

    昆仑一方,碧灵道君等人心情更加复杂。

    在场三人,皆是玉清仙法,一个比一个纯正。但没一个是东昆仑出身!没一个是他们培养的!

    青狮王睁开眼,默默看向碧灵道君,眼神带着玩味。

    道君苦笑,长叹道:“邱师弟的罪过,是越来越大了!”

    不仅是他,卢神通、石萱等人,知晓当年恩怨的人,心中没一个不埋怨九仙峰的。

    这哪是逐出一个人,分明是把昆仑未来的一群精锐骨干都扔了!

    师叔祖转世(任鸿)也就算了,西昆仑、南昆仑传人都送出门。舍了一座五莲别府,还把浮黎仙镜、钧天玉尺扔掉。现在一瞧,又有三个有望真人乃至道君的弟子被连带搅黄。

    九仙峰那件事影响未免太大了吧!

    ……

    却说李昀,看到白寿演化雷鼓,任魁祭炼九龙神火罩。他想了下,索性甩出自家师尊最喜欢干的事。

    “青龙,变——”

    一条条青龙缠绕在九阳剑阵周围,然后他双手一拍:“爆!”

    轰隆——

    青龙爆炸,引发的元气冲击撞碎剑阵。彼时天空雷鼓敲响,一条条雷龙冲向剑阵。

    九龙神火罩紧随其后,密集的火光烧向剑修。

    青龙、雷龙、火龙……三小联手,硬生生演化数十条巨龙,在空中暴力拆掉剑十八修联手的剑阵。

    苏阳见到这一幕,默默念诵佛号,压下心中的异样。

    任魁,任家后人,他的侄儿。李昀,他的亲传大弟子。白寿,白英之子,他的义子。

    如今他的后辈都已经成长起来,而自己却只能跟他们同一级别。

    这让苏阳心中颇不是滋味。

    苏月似乎察觉兄长的异样,默默握住他的手。

    “放心吗,我没事。”看到妹妹,苏阳心中又是一叹。其实自己也早应该看开,毕竟自家妹妹当初得到仙缘,便说明天赋远在自己之上。

    苏阳哪知,若按照正常的命运。苏月的的确确由仙缘,但自己就未必了。

    任鸿曾为过去推算了数十种可能,其中一个可能:灵阳县事变,本应活下一女。那女子开悟前世,最多最多救下二女。一个是齐瑶,一个是苏月。

    在任鸿预见的这个可能性中,什么董朱、什么苏阳,甚至自己都难活命。

    三女拜入昆仑,齐瑶或许有机缘进入西昆仑。但苏月机缘则是拜那位女修为师,成为七子之一。

    不过这个可能性极小,最大的变数就是天皇。

    这要看天皇要不要让任鸿活命。如果天皇漠视任鸿死亡,那么这个命轨很顺利的演变。如果他出手干涉,任鸿便可顺利活下来。

    而这次预见推演,也让任鸿心中留下一点疑问。

    当年自己拉着四人逃命,名义上是借用玉虚老师遗留的钟楼。但暗里到底有没有天皇老爹插手?按照那时候的态度看,他应该会乐得自己存活,设法引自己入道?

    那么,如果这一切背后正是天皇默许。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离他的安排?

    又或者,如今自己所得到的一切,仍在他默许乃至预料之中?

    不过这还只是任鸿心中的一点小小疑问。,就连颛臾都不知道,他心中曾经对当年之事转了这么多弯。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玉虚天尊,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