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异世丹帝在线阅读 - 第1783章投毒!

第1783章投毒!

        今日是萧家和城主大小姐成亲的好日子。

        两家均是霸王城拔尖的家族,办喜事自然不会太寒颤。

        那叫一个豪华!不管迎亲队伍,还是各方面的布置,均是顶级。

        很多人,很多家族都纷纷前去捧场,不管是女方家,还是男方家,都络绎不绝,门前门后站满了人,道喜声连绵不断,一声接着一声。

        大家族就是大家族,谁不给几分薄面?

        谁不来道声喜?

        说几句客气的话?

        哪怕其余三大家族之人,也有派人来。

        只是他们不会多加逗留,送上东西,见上主家一面,便自由离开了。

        虽然几家不对付,明争暗斗,你争我夺,谁也不服谁,但明面上得过去。

        谁家有喜事,丧尸,都需要派人过去,走个过场。

        今日最高兴的莫过于新郎了!娶王秋玲为妻,乃萧腾腾多年的梦想。

        终于实现了!从早上起来,脸上的笑容就未断过,笑的像花一样。

        这小子人品心性都不错,只是被王秋玲带坏了。

        现在完成了毕生梦想,心满意足。

        人呐,要学会知足,知足才能常乐。

        人活一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图一个快乐图什么?

        千秋霸业?

        富可敌国?

        这些也没毛病!只是每个人的梦想和快乐不一样,目标截然不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

        然而娶王秋玲为妻,双宿双飞,逍遥自在就是他最大的理想。

        如今只要把新娘子娶回家,他想要的一切都实现了。

        接亲路上,一帆风顺,没出什么幺蛾子,顺顺利利的到了城主府。

        纵然有想闹事的,也不能趁着这个时机闹,否则会成为生死大仇,一辈子解不开。

        谁家娶媳妇,敢去找麻烦?

        此乃人生大事,有点良知的人都会避开。

        再则在霸王城中,一下得罪两个家族,需要多大的勇气?

        仅仅护卫的强者就不下五位。

        活的不耐烦了啊!王秋玲坐在闺房中等待,大红盖头,一身大红喜服,屋内的一切均散发着欢乐气息。

        只是王秋玲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有紧张,有忐忑,有丝丝不乐意……嫁给表哥,本不是她心中所想,心中所愿,等会中午之时还要下毒,万一出了差错,如何给少爷交代?

        思绪混乱,但一点也不影响娶亲的进展。

        新郎官走进屋,背起新娘子往外走。

        一个地方一个规矩,在霸王城新郎子是用背的。

        在路途之中,双脚不可以沾地,除非到了婆家,算是正式进入了家门。

        就这么一路,来到了萧家。

        既然成亲,不少了拜堂。

        王秋玲没有办法,只好照做,关键少爷也同意这门婚事。

        想利用今日婚事,来个投机取巧,控制萧家。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一系列程序走下来,已然到了中午。

        此时王秋玲有些着急了,毒药还在自己手中,可怎么下药啊。

        外面全是人,自己又是新娘子,不能轻易出屋。

        完不成少爷给的任务,怎么办?

        岂不是惹少爷生气?

        王秋玲别看脾气人性不好,但有点小聪明。

        “小翠!”

        小翠是王家的丫鬟,陪嫁过来的。

        若是萧腾腾喜欢上了,可做个通房丫头,不喜欢,就一辈子在小姐身边侍候着。

        当然,也可允许婚假。

        一般陪嫁过来的丫头,大多都做了同房丫头,一同侍候老爷。

        门外之人听到动静,走了进来,“小姐,什么事啊。”

        “那个……”王秋玲支支吾吾。

        “小姐,到底怎么了?”

        “我想……尿尿……”“小姐啊,这……要不我去给你拿尿壶?

        在屋内解决吧?

        一般新娘子头一天不能随便出屋,不吉利。”

        “在屋内哪成啊,我去一趟茅厕。”

        王秋玲说着把头上的盖头扯了下来,顺势站起来就往外走。

        “哎呀小姐,你不能啊,坏了规矩。”

        “起开,我一会就回来了,怕什么。”

        “再说了此乃婚房,这里解决多不吉利,也不干净。”

        “本小姐从小就爱干净,什么时候做过这等事,我既然嫁过来了,此处就是我家,去去就来。”

        王秋玲不管三十二十一,走了出去。

        萧腾腾自己的小院就有茅厕,但不出去无法投毒。

        这件事关系重大,不能让任何发现,以后自己乃萧家媳妇,若是被人知道自己投毒,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必然凄惨!于是迂回回去,趁着小翠不注意,将之打晕过去。

        这件事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萧家后方有一口井,吃的水全部在那个那口井打捞。

        王秋玲小心翼翼过去,手中的药被她拿在手中,只要准确丢进去就行了。

        应该万事大吉,顺利完成。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少奶奶,你怎么在这?”

        此人是萧家的一个下人,来此打水。

        今天是个热闹的日子,来人很多,厨房忙活不过来,故而来打水。

        喝茶,做饭都需要水吧?

        “你过来。”

        王秋玲勾勾手指。

        “少奶奶怎么了?”

        下人带着疑惑走了过去。

        刚走到跟前,王秋玲快速出手,不给对方任何闪躲的机会。

        一个下人而已,王秋玲对付不成问题。

        再怎么说她也有修为。

        下人防不胜烦,被打晕了过去。

        王秋玲心狠手辣,没过多犹豫,一脚踩断了下人的脖子。

        谨慎!不能因为一个下人,而把她给供出去。

        死人才会保守秘密,不被泄露出去。

        王秋玲把下人拉到一边,用一些杂草盖住,临走时把毒药投入井中。

        做完这些,王秋玲马不停蹄的回去。

        “小翠,你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晕过去了?”

        王秋玲扶起小翠喊道。

        “嗯?”

        小翠迷迷糊糊醒来,“小姐?”

        “你怎么了?”

        王秋玲故作糊涂,一副不解的样子。

        “不知道,突然一下晕倒了,好像被人在后面打了一下?”

        “是吗?”

        “好像是这样。”

        “别胡说了,本小姐去方便,哪有什么人啊,回来就看你晕倒了,是不是最近身体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