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杀了我吧(中)【求收藏】

第十六章 杀了我吧(中)【求收藏】

        夜晚,海风徐徐,星光闪烁。八??  一中文网?    w?w  w?.?8  1?z  w?.com

        折腾了一天的地狱号终于恢复了平静,它平稳的航行在海面上,船尾破开的浪花在黑夜中一闪即逝,留下一道若隐若现的水纹。

        高高的主桅杆上挂着一盏挡风的油灯,仿佛海面上一颗明亮的辰星,与天空漫天的繁星交相呼应。

        在船舱的中层水手室中,传来一阵热烈刺耳的吵闹声,在寂静的海面中远远的送了出去。

        “感谢仁慈而博爱的海神提拉赐予我们以自由和食物,还有香甜的朗姆酒!”

        被折腾了一天,终于解脱的海盗们在满室飘香的朗姆酒面前很快就恢复了活力,他们一个个红光满面,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被倒上了满满一杯的琥珀色朗姆酒。

        这种被水手们称为“糖酒”的朗姆酒,它以甘蔗为原料,先制成蜜糖,然后再经过酵、蒸馏,再在橡木桶中储存三年以上而成。

        这种酒之所以在众多酒的品种中脱颖而出,原因就在于,海上的水手们一致认为,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像女人的酒。

        未饮时,它色泽鲜艳,明亮诱人,仿佛一个体态端庄,高贵优雅的贵族妇人,只远远一看便被她的仪态所征服,待走得近了,又不禁为她的风度所倾倒;入口时,它香甜扑鼻却又酒性疾烈,像极了一个青春可人,个性鲜明的活泼少女,那入口的扎舌与甜味便似少女的一颦一笑,令人动容;可这一切,都比不上一口酒咽入喉咙后,那唇齿含香,口有余味的感觉,这个时候的朗姆酒就像一个曼妙的绝色美女悠悠远去,消失在海与天的尽头,只留下一个轮廓窈窕的背影,令人荡气回肠,回味无穷。

        海上生活的水手们将朗姆酒视为他们的女人,视为他们的生命。

        这些在大海生生活的人们,他们毕生追求的也就是这样一些简单的东西。

        酒与女人!

        半个月前,他们才经历了一场死战,可是他们转眼间便忘记了丧失战友的悲哀与战斗的惨烈,忘记了一身的伤疤与疼痛。

        因为他们有朗姆酒!

        白天他们还被唐杰折腾得呕吐欲死,可到了晚上,稍微恢复一下精力,他们便又一个个生龙活虎。

        因为他们有朗姆酒!

        “喝!!”

        威廉酒气上头,涨红着脸,将一个装满了朗姆酒的硕大酒杯咚的一声砸在唐杰面前,如琥珀般充满质感的朗姆酒晃荡了一下,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挂上了一层金黄色的酒液,无比诱人。

        唐杰在穿越前便是一个性情中人,此时穿越后,无羁无绊,越忘形。

        他一拍桌子,环顾了四周水手们一眼,大喝道:“要喝一起喝!”

        水手们大笑,纷纷响应。

        他们齐齐的举起手中的酒杯,说出自己的祝词。

        威廉大喊了一声:“为了巴尔船长!”

        水手们一声齐喊:“为了巴尔船长!”

        比尔尖着嗓子:“为了尊敬的妮娅!”

        水手们想起几天前他被妮娅折腾的惨状,纷纷哄笑起来,举起酒杯:“为了尊敬的妮娅!”

        牧师霍恩留出了一脸拉扎的络腮胡子,看起来有些潦倒,身上的牧师服也肮脏无比,他摇头晃脑的举起酒杯:“为了朗姆酒,以及岸上的女人们!”

        “哈哈哈!”水手们一阵会意的大笑“是啊,为了朗姆酒,以及岸上的女人们!”

        其余的水手们纷纷说了自己的祝词,然后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唐杰,等待着这个地狱号上的新贵说出自己的祝词。

        唐杰一只手端着酒杯,犹豫了一下,然后高高举起,大声道:“为了明天!”

        水手们沉默了一下,他们这些人永远是在及时享乐,永远不去思考明天会是下雨还是刮风,永远不去想明天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

        唐杰简单的一句祝词却顿时打动了船上所有人的心,比尔眨巴了一下眼睛,替众人说出心中的疑问:“为了明天的什么?”

        唐杰微微一笑:“为了明天的自由与荣誉,财富与梦想!”

        我们为什么出海?

        不就是为了追求海上无羁无绊的自由,为了追求无穷无尽的财富么?

        水手们眼睛一亮,爆出一阵最为响亮的欢呼声:“为了明天!”

        他们哈哈大笑着和唐杰一起海饮下了杯中的朗姆酒,一个个面红耳赤,步履蹒跚,却越的兴致高昂。

        当巴尔开始让开他的舵手台,教唐杰航海的时候,这艘船上的所有人立刻就明白了这个举动所传递出的一个敏感信号。

        老巴尔在培养新的接班人了!

        当唐杰救了他们的时候,他们看着唐杰的目光里面带有感激与崇拜。可当他们知道巴尔要选择唐杰作为他的接班人的手,这些水手们再看向唐杰的目光时,里面又充满了尊敬与敬畏。

        在一条船上,船长就是国王,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法律,他的一言一行都是水手们的标尺杆。

        没有人会质疑巴尔的决定,因为他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水手,老船长。

        最主要的是,唐杰用他的性格与能力向这条船上的所有人证明了,他的确是最有资格成为船长的人。

        这个被他们从海中打捞起来的黑年轻人救了船上所有人的性命,他的勇猛与果敢,让他们印象深刻。而且,他醒来以后,不仅不提以前的冲突与不快,还对海上那一场战斗只字不提,丝毫不居功自傲。即便是与地位最低的水手打交道,他的微笑也一视同仁,如同温和的海风一样,让人不自觉的便产生亲近之意。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很能喝酒,而且来者不拒。

        这并不是说唐杰天生是一个酒桶酒神,而是说,他已经放开了胸怀,没有任何的顾忌,他为来到一个新的世界,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而感到兴奋,为自己身边有着这样一群可爱而豪爽的伙伴而感到高兴。

        他认为这些人对他敬酒,那是因为喜欢他,看得起他,于是他投桃报李,绝不推托。

        他苏醒了几天,晚上便醉了几天,无一例外是被水手们抬回自己的房中。

        短短的几天,唐杰的人格魅力便征服了这条船上的每一个人,他们与这个来历不明的黑年轻人称兄道弟,心甘情愿的在船上听从他的指挥。

        就算是老资格威廉,他也对唐杰继承船长职务一事没有丝毫的微词,因为他觉得唐杰是这条船上,除了巴尔和妮娅以外,最让他服气的男人。

        但是服气归服气,恶作剧与玩笑却是照开不误,只为了报这几天唐杰折腾得他们死去活来的一箭之仇。

        威廉对比尔打了一个眼色,两个哼哈二将搭档了多年,自然会意。

        威廉笑着竖起一个大拇指,笑着说道:“好酒量,果然是真正的男人!别的不说,光看你喝酒的气魄就能知道,你一定是这条船上胆子最大最勇敢的人!”

        朗姆酒是度数为六十度左右的烈性酒,一个硕大如脑袋的酒杯,满满一杯灌下去,是个铁人也要软三分。

        唐杰只觉得浑身被酒气所激,脑袋晕晕沉沉,热血贲张,被威廉这么一说,不自觉有些飘飘然,他摆了摆手,呵呵一笑,打了个酒嗝:“不敢当,不敢当!”

        比尔在一旁与威廉一搭一档的大声道:“不对不对!他不是这条船上最勇敢的人!”

        威廉和唐杰同时扭头看着他,唐杰酒意上涌,大着舌头说道:“我不是最勇敢的人,那,那谁,谁是?”

        比尔咯咯一笑,像一只阴谋得逞的尖嘴老鼠:“那还用问,当然是美貌与才华并全的妮娅!”

        威廉愣了一下,佯怒道:“胡说!妮娅是个女人,她怎么能和唐杰相比?”

        比尔尖着嗓子喊道:“那我下午怎么在船尾看见他被妮娅训得抬不起头来?”

        顿时,水手室里面的水手们同时安静了下来,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唐杰。

        唐杰脸一下涨得紫红,他知道比尔说的是下午妮娅教他学斗气的事情。

        妮娅让唐杰握着她的手,感受她体内蕴藏的斗气。

        虽然唐杰多年习武,内力颇为不凡,但是体内的血脉之气和斗气毕竟不是一回事。他感受了半天,只感觉到握着妮娅的手有些麻麻的以外,其他任何感觉都没有,平白的浪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妮娅煞费苦心的在一旁为唐杰讲解斗气的原理与劲技巧,唐杰在一旁听得入神,他们两人这个模样在外人有心人的编排下,自然变得像“唐杰被妮娅训得哑口无言”的场景。

        唐杰怒道:“胡,胡说八,道!我哪里,有被她,训?”

        威廉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明为安慰,实则挑拨的说道:“别不好意思!这条船上,哪个人没被她凶过?不就是被训了几句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唐杰怫然不悦,一把掀开他的手:“告,告诉你们,这条船上,我,我最不怕的,就是,妮,妮娅!这个小娘们,我,我还不是手,手到擒,来?”

        水手们看见唐杰已经明显喝高了,满嘴开始跑火车,都忍不住的偷偷向门口看去,生怕妮娅此时在门外破门而入,那可就殃及池鱼了。

        在这条船上,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妮娅这个外刚内柔的女人对唐杰有意,平时没事背着妮娅,在唐杰面前开开他们的玩笑,也是水手们经常干的事情。

        可威廉今天这么一教唆,喝醉了的唐杰便上了套,其他的水手们有些脸色白,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看着威廉和比尔这两个哼哈二将,不知道他们到底搞什么鬼。

        比尔听见唐杰的话,嗤笑着故作不屑:“少来了,见了面还不是满脸赔笑,低三下四的?”

        喝醉酒的男人,就算再懦弱也绝不肯在口头上输半点下风,更何况是唐杰?

        唐杰一拍桌子,舌头像打了一个水手结,怒道:“放,放屁!我,我什么时候,赔笑,笑脸了?”

        威廉拍掌道:“唐杰当然不会这样做,证明给他们看!”

        唐杰斜着眼睛向他看去,醉意朦胧:“怎,怎么证明?”

        比尔和威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强行按耐着砰砰乱跳的心脏,点了点头,鱼已经上钩了!

        比尔贼眉鼠眼的瞅了瞅门口,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去把妮娅的缠胸布拿来,我们就相信你!”

        “哇,你喝多了找死啊!!”

        “你们两个活得不耐烦了?”

        “靠你们啊,我们要被牵连的!”

        水手们一片哗然,纷纷强烈谴责威廉和比尔这两个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的家伙!

        水手室里面吵闹声,大笑声,拍桌声乱成一片,正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听见唐杰一声大吼。

        “停!!”

        众人安静下来,看着站在水手室中间的唐杰。

        唐杰打了个酒嗝,酒气冲天,仰着头道:“缠,缠胸,布,就缠胸布,我这就拿来给你们瞧!”

        众人鸦雀无声,目瞪口呆的看着唐杰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

        旁边一个水手见他步履蹒跚,不自觉的伸手来扶,却被唐杰一把推开,瞪了一眼:“干,干什么!我,不用人扶!我走得这么稳,你,你来扶我干,干什么!”

        他话没说完,却突然一个趔趄,脚下噔噔噔连赶了三步,一下撞在了门上。

        唐杰捂着额头,大着舌头说道:“哪个混蛋开的船,这么摇晃?”

        这艘船明明平稳如6地,水手们心中暗道,他们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脸冷汗。

        比尔看着唐杰走出了水手室,一路跌跌撞撞,显然已经是向妮娅的房间走去了,他迟疑的对威廉说道:“他不会被当场打死吧?”

        “胡说!”威廉瞪了他一眼“最多也就是被丢到海里面去喂鱼!”

        比尔和威廉两个人对视着干笑了一阵,比尔眼睛在眼眶里面滴溜溜的乱转,他小声说道:“你说,一会我去偷偷瞧一眼,应该没关系吧?”

        威廉又瞪了他一眼:“你找死啊?”

        比尔泄气道:“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

        威廉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就一眼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

        ……

        ================================================================================

        广告:推荐一本书《异界大制造》,很有意思,童鞋们不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