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病榻缠绵 【求收藏】

第三十二章 病榻缠绵 【求收藏】

        唐杰坐在床上,手中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碗,看着里面一团黑糊糊的药渣,他满脸皱得跟掐了无数道边的包子一样,说不出的苦涩。???    ??    ??    w  w?w.

        “我能不能不喝?”唐杰看了看面前板着脸的妮娅,满脸赔笑。

        妮娅将自己的金色长扎了个结,像一条金色的马尾搭在自己的背后,一件白颜色的紧身背心将她上半身优美的弧线勾勒得**噬骨,腰间系着一条皮带,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分割成黄金比例,修长的两腿上穿着一条棕色的长裤。

        这种长裤是精选的蓖麻丝编织而成,它贴身透气,而且极富弹性,不仅穿着舒服,更能将女人臀部的曲线完美的表现出来。

        女为悦己者容,这已经是妮娅在这条船上最能拿得出手的打扮了。

        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的妮娅,英朗的外貌中透着一股迷人的妩媚。

        看着唐杰满脸的苦样,妮娅微微抿了抿嘴,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他还会怕喝苦药?

        妮娅故意板着脸,瞪着唐杰:“你知道这是我废了多大的功夫才熬出来的药么?”

        唐杰苦笑:“不知道……”

        妮娅将碗噔的一下放在旁边的木桌上,掰着指头数落唐杰:“你知道为了你,我们每天在海里面要捉多少条比丘沙吗?”

        唐杰举起一只手:“我能打断一下吗?”

        “什么?”妮娅眨巴了几下眼睛。

        “什么是比丘沙?”

        “比丘沙是海里面的一种鱼,它只有我们的拇指大小,它的肉又苦又涩,十分难吃,但是它的鱼卵却教会的牧师都出高价收买的极品药物。这种鱼的鱼卵,光是一个小姆手指那么大小,就能卖出三枚金币的价钱。你知道一条比丘沙才能取出多少鱼卵么?”妮娅用自己的拇指和无名指掐着自己的小姆手指的指甲盖,只露出一丁点的指甲尖,凑到唐杰的面前,用一种夸张的口气说道“这么点,就这么一点点也!你知道你这碗药里面有多少的比丘沙鱼卵么?”

        妮娅双手又比划了一个夸张的手势:“这么多,要这么多!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捉这种鱼,忙得头都大了?你竟然不识好歹?哼!”

        妮娅鼻子皱了皱,说话间却透出一股小女孩子才有的娇憨。

        唐杰看着她这极其罕见的模样,猛然间想起,她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啊!

        要在他那个世界,这也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嘛!

        平日里看惯了她冷若冰霜,刚强英朗的一面,此时突然间看到她这小女儿神态,唐杰只觉得心中砰然一跳。

        热恋中的人,无论是男女双方的任何一方,他们都对对方的变化最为敏感,唐杰注视着妮娅,眼中流露出喜爱欣赏的目光,妮娅又如何感觉不到?

        她不自觉的脸颊飞起一团红晕,对唐杰瞪了一眼,想要再装着凶一点,只可惜她面若桃花,两腮粉红,再如何的威胁也会变成微嗔薄怒,根本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唐杰笑嘻嘻的伸出手,去捉妮娅的手。

        妮娅手颤了一下,往回想用力抽出,可唐杰这个土匪又哪里容得她逃开?

        只一用力,唐杰将妮娅这么一拉,妮娅便半推半就的倒在了唐杰的怀中。

        只是妮娅倒下的时候,身子虽然柔软,动作虽然轻和,但是碰在唐杰的身上,仍然痛得他满脸扭曲,如万仞加身。

        妮娅吓了一跳,连忙从唐杰的怀中挣扎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看着他的身上。

        唐杰由于只是脱力,身上伤痕并不多,只是浑身乳酸分泌过多,气脉不通畅,碰一下便是刀绞一样的剧痛,外表上却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

        妮娅双手将唐杰的衣服拉开,仔细而略带惶恐的看着他的身上,想看看他的伤势,却看不出任何的不妥,神色间很有些沮丧。

        为什么我当初不学一点治疗术?

        哪怕就会那么一点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没用了。

        妮娅有些自艾自怨。

        唐杰看着她双眉紧蹙的样子,便故意一本正经的对她说道:“妮娅,不用替我悲伤!就算我现在浑身都软绵绵的,但是,我仍然有一个地方是硬的!”

        “啊?”妮娅有些茫然,但她很快便明白了过来,满脸羞红,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打唐杰,可拳头才伸出去,却想起他浑身哪都不能碰,又只能在空中停住,气鼓鼓的落下。

        这真是想打又舍不得,不打又不甘心看他那副得意的嘴脸。

        妮娅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欺负我!”

        唐杰哈哈大笑:“不欺负你,那我欺负谁去啊?而且,我现在这个样子,让人看见了,指不定说谁欺负谁哪!”

        说完,唐杰满脸坏笑的对妮娅挤眉弄眼:“怎么样,要不要摸摸看我这浑身最硬的地方?”

        妮娅是男人堆里面长大的女人,唐杰这样撩拨她,那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一转身,一只手狠狠的抓住唐杰的要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也没看他很硬嘛?”

        唐杰要害被捉,浑身如被电击,他只是想逗逗妮娅,不想看见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尤其是他这个家伙又天生一副牲口脾气,喜欢开些成人玩笑。

        结果撩拨来撩拨去,妮娅飙了!

        唐杰觉得自己的要害被妮娅捉在手里,他头皮都麻了,吭吭哧哧,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说的不是那里,是,我的,肝……”

        “肝?”妮娅不解。

        男女之间在一起,往往是男人猖狂的时候,女人就腼腆,女人嚣张的时候,男人就温柔,一攻一受,倒也平衡。

        妮娅在对唐杰产生爱意之后,在他的面前向来容易脸红,所以唐杰越的喜欢调戏她,可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这一次,唐杰觉得自己简直羞愤欲绝。

        一个金碧眼的美女,当着你的面,一把抓住你的老二,然后冷笑道:“我看他也不是很硬嘛!”

        你啥感觉?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有很多种,脾气也千奇百怪。

        有些男人可以容忍别人说他相貌丑,有些男人可以容忍别人嘲笑他贫穷寒酸,有些男人可以容忍别人嘲笑他粗俗无礼。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能够容忍别人讥讽他性无能,圣人也不行!

        唐杰眼角抽动了两下:“难道你都没有听说过肝硬化这个笑话么?”

        妮娅一脸迷茫:“什么是肝硬化?”

        妮娅的一句话简直让唐杰差点抓狂崩溃。

        就算这个世界有魔法可以治病,你没听说过啥叫肝硬化,拜托你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不要那么无辜好吗?

        还有,抓着我要害的手,麻烦先松松,好吗?

        你抓那么紧,是准备拔萝卜吗?

        唐杰觉得自己刚才的笑话算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一不留神反而招了妮娅的道,他浑身充斥着一股无力感和挫败感。

        唐杰摇了摇头,满脸悲凉,妈的,花丛纵横一世,到头来晚节不保!

        “不说这个了,能不能劳驾你松松手,把药拿过来,我喝,我喝还不成么!”唐杰一脸知天命的表情。

        妮娅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手还一直紧紧的抓着唐杰的要害呢!

        她啊的一声,脸上红得一直泛到了胸脯,赶紧松开手,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跳了起来。

        她心慌意乱的将药碗端到了唐杰跟前,看着他双手接过,心里面乱糟糟的,像塞了一团乱麻,眼睛却不自觉的尽往唐杰的下身溜去。

        唐杰也没察觉到她的目光,只是一脸英勇就义,引颈就戮的表情,闭着眼睛,一仰头,将这碗黑糊糊的药一股脑儿的倒进了嘴中。

        可他却不留神,妮娅在旁边突然声音极轻的呢喃了一句:“它为什么会变大,又变小,变软又变硬啊?”

        “噗!!”

        唐杰一口药汤狂喷而出,呛得直翻白眼,咳嗽不止。

        这丫头怎么老犯这种迷糊啊?

        妮娅吓了一跳,忙轻轻的帮他抚摸着胸口:“怎么全喷出来了?你知道那些药我废了多少工夫么?”

        唐杰指着妮娅,咳嗽得脸色白:“你,你刚刚说啥了?”

        妮娅愣了一下:“刚刚?我没说啥啊?”

        她突然间掩住了嘴,不可置信的惊呼道:“难道我刚刚把话说出来了?”

        唐杰满脸囧然的看着妮娅:“你以为呢?”

        妮娅只觉得自己脸上像烧起了一团火,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想要飞快的逃离这里。

        完了完了,我怎么把这么羞人的话都说出来了?

        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妮娅觉得这个世界像天崩地裂了一样,羞得都不敢抬头看唐杰一眼。

        唐杰一把抓住她的手,脸上嬉皮笑脸的说道:“别走别走,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我有点没听清楚。”

        看着妮娅娇羞,唐杰又来劲了,两个人之间的攻守转换当真像大海上的天气变化一样,快得没边。

        妮娅被唐杰捉住手,她只需要猛力一甩,便可以唐杰的手甩开。

        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手就像有魔力一样,一碰到她,她便会浑身热软,身子像中了魔咒一样,不知不觉就软倒到了他的身旁。

        唐杰笑着将妮娅拉进了自己的怀中,凑到她珠圆玉润的耳垂旁边轻声说道:“看都看过了,还害羞啊?”

        妮娅浑身抖烫,她颤声对唐杰说道:“你,你再这样说,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唐杰见她脸上真有些挂不住了,便见好就收,笑道:“你真舍得不理我啊?”

        妮娅心中只想使劲的在这个坏人身上又掐又揪,可偏偏他浑身上下娇贵的触碰不得,这个金碧眼的女人心中像揣着一团火,烧得她异常难受。

        “像你这种人,就应该祈求海神提拉,让你掉进海里面淹死!”妮娅恶狠狠的对唐杰说道。

        可他们两个人,此时依偎在一起,身子贴得极近,妮娅这一番话,说得虽狠,但是她体香怡人,吹气如兰,怎么听都像是打情骂俏。

        唐杰笑呵呵的说道:“你真狠啊,也不怕以后要做寡妇,守着寂静无人的空房过一辈子吗?”

        妮娅白了他一眼,嗔道:“谁说要嫁给你了?真不要脸!”

        唐杰轻轻搂着妮娅极富弹性的腰,另一只手在她曲线惊人的身上缓缓的游走着,他嬉笑着说道:“哦?真不想嫁给我啊?那我可不娶了啊!”

        妮娅急了,抓着唐杰的手,回头怒道:“你敢!”

        可妮娅一回头,看见的却是唐杰戏虐的眼神,她顿时知道自己又上了这个牲口的当了,这下妮娅真呆不住了,她嘤咛一声,猛的一下想从唐杰的怀中挣脱出来。

        唐杰身上的肌肉被她拉扯得一阵剧痛,啊的一声大喊了出来。

        妮娅又是一阵紧张,忙不敢再动了,乖巧得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唐杰的怀中,生怕再有任何的动作,让他产生痛苦。

        好在唐杰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只是一只手轻轻的搂着妮娅,另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妮娅柔顺的长。

        妮娅从小便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长得什么样子,她在父亲巴尔那里得到的,永远只有激励、鞭鞑,哪怕是最温和的时候,大胡子巴尔也是把她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勉励着她向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前行。

        妮娅知道如何打一个复杂的水手十字结,知道如何在最险恶的风浪中驾驭海船,知道如何在一场战斗中用最快的方法杀死对手,保存自己。

        但是,什么是温柔,什么是体贴,什么是缠绵?

        妮娅却从来都不知道。

        初尝爱情滋味的妮娅,每一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钟都沉浸在这甜得腻的蜜罐之中。

        哪怕是多看到他一眼,多听他说一句话,这一天的海空都会无比的湛蓝。

        妮娅感受着唐杰的温柔,她不自觉的已经是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