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重逢

第一百零四章 重逢

        刚愎的哈里斯料中了很多事情,但是他料错了一件事。????  ?  w?w?w?.  8?1?z  w?.?c?o?m?

        唐杰的确是带着菲欧娜偷偷溜出白塔,离开了莫三比克,可哈里斯没有料到的是菲欧娜并不是装扮成奥克塔薇尔的样子混出去的,奥克塔薇尔并没有留在白塔之内。

        菲欧娜把自己变成了一只松鼠,藏在唐杰怀中,从而混出了莫三比克以及巴巴里亚他们的监视网。

        菲欧娜不愧是号称“有可能是魔法历史上最伟大的魔法师”的人,她不像绝大多数的魔法师,一辈子就主攻一种类型的魔法,譬如莉莉丝就是主攻火系魔法。在魔法的浩瀚世界,只有专攻一门魔法才有可能将达到这门魔法的顶峰水平。

        可菲欧娜是天才中的天才,精通擅长的魔法种类极多,不仅擅长水系、土系、火系以及电系魔法,还擅长极为冷门的变形魔法。

        变形魔法是天空之城塔拉夏的温斯特魔法师在无聊之中研究开出来的一种魔法,被魔法界斥之为“有魔法以来最无聊最浅薄最没用的魔法”。因为这种魔法只能施展在比自己弱小的对手身上,或者施展在自己的身上。

        被魔法变形的人会根据施术者的法力而决定变形时间,他们变形前的力量也会随着变形而减小,可如果他变成一头体型庞大的怪兽,他们的力量也不会增大。

        试问,这种魔法如果用来战斗,既然对手比自己弱小,那还用变形术干嘛?而这种变形术如果用在自己的身上,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弱。

        鸡肋,没有比这更鸡肋的魔法了!

        “我实在想象不出,这种魔法除了能用来取悦那些好奇的贵族小姐们,还能用来干什么?”这名创造出变形魔法的魔法师遭到了魔法师们最恶毒最刻薄的嘲笑,他灰心丧气之下,只将这门魔法的概要记载了下来,便束之高阁了。

        可菲欧娜却对这门魔法十分的感兴趣,她花钱弄来了这份魔法概要,并且学会了这门魔法。

        但菲欧娜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出于强烈好奇心和新鲜感而学会的魔法,到头来救了自己一命。

        而且,也救了唐杰一命。

        因为哈里斯的错误判断,巴巴里亚便根据唐杰身边的实力推测进行了周密的人手调派。

        他在白塔的周围布置了整整两支魔法军团以及三名九级魔导师,只为监视并不在白塔之内的奥克塔薇尔,而他却只派了五名六级魔剑士和两名八级大魔法师去追杀唐杰和菲欧娜。

        在巴巴里亚看来,这些人手完全足够对付唐杰和实力大减的菲欧娜了。

        可惜的是,他错得离谱,奥克塔薇尔并不在白塔,而在唐杰的身边。

        如果巴巴里亚把这两队人手调转一下,那唐杰、菲欧娜以及奥克塔薇尔必死无疑,即便唐杰是领域级强者,在两支魔法军团的威慑下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当五名六级魔剑士和两名八级大魔法师骑乘着神骏的白马从莫三比克向黑暗长廊疾驰而去的时候,唐杰和菲欧娜已经来到了黑暗长廊的门口。

        黑暗长廊,联通莫三比克与庞德帝国重镇汉姆城的必经之路。

        莫三比克是一个地理位置极为独特的城市,它位于庞德大6的东南侧,一边环绕着大海,另外一边则被连绵的山脉包裹着。

        这样的地理位置导致它很难遭受到战火的侵袭,在大海上,魔法师设置了严密的魔法保护罩和火力恐怖的魔法攻击岗哨,任何出现在海面上的战舰如果露出一丁点儿敌意,他们都会被莫三比克强大的魔法师们轰杀成渣。

        在6地上,机动力强大的骑兵无法越过山脉向这座城市起攻击,失去了突击度极快的骑兵,地面部队也就失去了可以和魔法师军团抗衡的主要战力。

        这也是为什么强极一时的庞德帝国却一直拿莫三比克没有办法的原因所在。

        而黑暗长廊是一条极为隐蔽,极为幽深狭窄的一条地下通道,这里原来栖息居住着一群矮人,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群矮人被灭族了,地下通道便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白骨王国。

        只有胆子最大的人才敢在这条幽深狭窄的地下通道中行走。

        唐杰站在高大巍峨的山脉跟前,冷峻的岩石峭壁让他些愣愣的出神,直到他怀中鼓鼓囊囊的一团东西开始使劲攒动,一阵吱吱声出,他才惊醒过来。

        变成松鼠的菲欧娜从唐杰的怀中探出头来,对他张牙舞爪,吱吱的叫唤着。

        唐杰看着菲欧娜龇牙咧嘴的模样,笑道:“怎么样,当老鼠的滋味不好受吧?当初还把我变成老鼠,嘿,出来混,迟早要还的,现在自己也尝到滋味了吧?嘿,你瞪我干什么?松鼠难道就不是老鼠了吗?”

        菲欧娜对唐杰怒目而视,用尖利的爪子使劲挠着唐杰的胸膛,拼命的吱吱尖叫。

        “哎哟,你用那么大力气干什么?”唐杰叫嚷道“又没有说不放你出来?”

        他刚刚松开胸口的衣服扣子,菲欧娜便迫不及待的蹿了出来,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在唐杰的鼻子上一扫,搔得他打了一个大喷嚏。

        菲欧娜之所以着急从唐杰的怀中出来,是因为她的变形术时间快要到了,她可不想自己变回来以后,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这个男人的怀中。

        她还记恨着唐杰把臭袜子塞在她嘴里面的仇呢!

        菲欧娜从唐杰的怀中跳了出来,几乎是刚落在地上,她的身子就开始慢慢出一阵淡淡的荧光,渐渐的由一只小巧的松鼠变成了一个白嫩水灵的小姑娘。

        唐杰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可是任何电脑特技都做不出来的魔幻景象,更何况,菲欧娜变回人形之后,身上不着片缕……

        这可是名动天下的魔法女王的**啊!

        唐杰眼珠子都快看的掉出来了。

        菲欧娜变回人形之后,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变形术的成功运用而高兴,便看见一双很不纯洁的眼睛正盯着她的身体看着。

        菲欧娜一声尖叫,双手掩着自己的羞处,一会掩住了上面,又跑光了下面,掩住了下面,上面又开始跑光,又急又气的菲欧娜连忙蹲了下来,仰头对唐杰大声羞怒道:“闭上你的眼睛!”

        唐杰回过神来,闭上了眼睛,最里面嘟嘟囔囔:“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一个十岁女孩,还没育呢,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可这句话一说完,菲欧娜更气了,她脸都气得白,尖声叫道:“快点把衣服拿给我!”

        唐杰苦笑了一下,两个人几乎把混出莫三比克城的所有事情都想得十分周密,却唯独忘记了变回人形之后,人是光着的。

        他们都没有带多余的衣服。

        唐杰想了想,转过头,对披着僧侣袍的奥克塔薇尔说道:“薇儿,把你的袍子给她穿吧?”

        奥克塔薇尔一直静静的站在唐杰身后,安静得像他的影子,唯唐杰马是瞻。

        听到唐杰的话后,奥克塔薇尔伸出手,掀开自己的僧侣袍向菲欧娜扔了过去。

        菲欧娜一见这袍子扔了过来,顿时松了一口气,指着唐杰大声道:“转过身去!”

        唐杰挑了挑眉毛,转过身去:“好吧,如你所愿!”

        菲欧娜见唐杰的确很听话的转了过去,自己便飞快的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往自己身上套这件宽大的僧侣袍。

        “好了,你转过来吧。”菲欧娜皱着眉头,走到唐杰的身边,大声质问他“难道你不知道刚才那样盯着一位淑女看,是很失礼的事情吗?”

        唐杰转过身,张大了嘴巴,上上下下打量着菲欧娜:“看在海神提拉的份上,你是淑女吗?真见鬼,你哪里淑,哪里女了?”

        菲欧娜眉毛都快竖起来了,她气得牙痒痒的用拳头去打唐杰。

        可唐杰哪里在乎她这小胳膊小腿,全当给自己挠痒了,他笑呵呵的像捉小鸡一样把菲欧娜的双手捉住,菲欧娜气急败坏,又用脚去踢唐杰,一边踢一边说:“你这个混蛋,竟然侮辱我!我哪里不淑,哪里不女了?你给我说清楚!!”

        唐杰哈哈大笑:“是是是,你再长大一点,就哪里都淑,哪里都女了!可你现在的确不像一个淑女!”

        “那你告诉我,真正的淑女是什么样子的?”菲欧娜瞪着唐杰。

        唐杰想了想:“嗯,阿加莎应该算一位真正的淑女吧。”

        “阿加莎?那个克伦贝尔商会的千金小姐?”菲欧娜冷笑着看着唐杰,十分毒舌的开始反击“你爱上她了?哈,赶紧忘记她吧,可怜的海盗小子,她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和她的身份差太远了!”

        唐杰心中很是不爽,他歪着脑袋看着菲欧娜:“那你呢?你不也是高高在上的魔法女王么?现在不也和我在一起?”

        唐杰十分狡猾的玩着文字游戏,菲欧娜气得满脸涨红:“谁和你在一起了?天神在上,我第一次看见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真见鬼,这个人竟然还是我的学生!”

        唐杰也没指望菲欧娜真教自己魔法,他摊了摊手:“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现在退学。”

        菲欧娜几乎立刻就要答应了唐杰,可她转念一想:我答应他干嘛啊?他还在我嘴里面塞过……混蛋,我不能这么放过他,这个家伙太可恨了,我要留着他当我的学生,然后好好收拾他!

        这么一想,菲欧娜心里面竟然气像是平顺了许多,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吵架居多,自己以前在象牙塔修炼出来的养气功夫算是白练了。

        “你想得倒美!”菲欧娜白了唐杰一眼“当我的学生是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吗?你要不学会魔法,说出去岂不是丢我的……”

        菲欧娜的话突然间中断了,因为她说话的时候,目光不自觉的扫视到了唐杰身后的奥克塔薇尔身上,她满脸的震惊与震撼。

        菲欧娜在没有变小之前,也是极为难得罕见的美人,可就算是她这样眼高于顶的女人在猛一眼瞧见奥克塔薇尔的时候,心中受到的震撼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这个世上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女人?!

        菲欧娜痴痴的看着奥克塔薇尔,这个女人身上裹着如同云雾一般缭绕的白纱,身上诱人的妙处若隐若现,她身材玲珑剔透,身姿美轮美奂,相貌美得如同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唐杰看见菲欧娜这一脸呆滞震撼的神情,他呵呵一笑:“怎么样,见着真正的淑女了吧?”

        菲欧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的眼睛掠过奥克塔薇尔傲人的双峰,顺着她撩人的曲线走到苗条的***,圆润丰满的臀部上面,最后落在那一双又长又直又白的大腿上。

        完美,太完美了……

        “这样完美的人,她不怕惹来神灵的嫉妒吗?”菲欧娜轻声痴痴的说道。

        唐杰嘿的一笑,开什么玩笑,如果不是这里荒无人烟,我还不敢让奥克塔薇尔脱下这件袍子呢,要不然,就她这相貌身材,得招来多少好事者啊?

        “就是她曾经在我的白塔前施展过禁咒吗?”菲欧娜略微回过神来,看着唐杰,心里面不知怎么有些不高兴“你有她教你魔法,还不够吗?”

        唐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来,认识一下吧,她叫薇儿,是我的……嗯,女仆。”

        “薇儿?”菲欧娜皱了皱眉头“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

        “啊!!”菲欧娜想了一会,突然间跳起来指着奥克塔薇尔惊叫道“你是奥克塔薇尔!!”

        唐杰大讶,他显然小瞧了菲欧娜的博学和机敏。

        奥克塔薇尔一直闭着眼睛,神情淡漠的跟在唐杰身后,她一听有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略微有些惊讶好奇的转过脸,“看”着菲欧娜,问道:“你认识我?你是谁?你见过我?”

        菲欧娜像看见了稀世珍宝一样,也顾不得和唐杰斗嘴了,顿时奔到奥克塔薇尔身边,瞪大了眼睛,围着她不停的打着转儿,仔仔细细打量着奥克塔薇尔的每个地方:“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轻易使用禁咒,又如此美貌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就是传说中记载于魔法典籍中的人鱼族后裔,奥克塔薇尔!所以,答案很显然,你就是奥克塔薇尔!”

        一旁的唐杰一听,顿时忍俊不禁:“脸皮真厚,有你这样夸奖自己的吗?”

        菲欧娜白了唐杰一眼,她现在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和唐杰在这方面斗嘴都有点直不起腰来,她更感兴趣的是奥克塔薇尔这个在一百多年前掀起满天狂澜的美人鱼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一名海盗身边。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菲欧娜转过头,看着唐杰。

        唐杰笑着伸出手,在菲欧娜的头顶揉了揉她的头:“我们边走边说吧,能够轻易使用禁咒魔法的漂亮魔法师殿下!”

        菲欧娜一巴掌将唐杰的手拍开,怒视着他:“我比你年纪大多了!”

        唐杰笑着将身后一直在山脚下啃着青草的马匹系在两棵大树上,自己走到一个仅仅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行走的崖缝前,回头说道:“等你变回去以后再说这句话吧,现在,你就是个小孩!”

        菲欧娜气得七窍生烟,她从没见过这样能惹她生气的男人。

        黑暗长廊的确名副其实,走进狭窄的崖缝中后,唐杰菲欧娜说着自己认识奥克塔薇尔的经过,只是把奥克塔薇尔把自己认成阿托斯那段给省略了,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深入地下的缝隙往下走着,渐渐周围变得黑暗起来,如同一团黑漆漆的乌云吞噬了他们,一点阳光也看不见了。

        菲欧娜啪的一声打了一个响指,在她的手指上亮起了一团跳动的火焰,照亮了四周。

        唐杰一看,只见四周怪石嶙峋,两边的石壁上青苔密布,空气阴森潮湿,脚下的地面凹凸不平,但是明显见到有修砌过的痕迹。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唐杰皱着眉头“怎么阴森森的?”

        “这可是不详之地……”菲欧娜说道“当年这里栖息着一群矮人,可惜的是后来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全部灭族了,累累的白骨现在都还堆积在黑暗长廊之中,让人心生畏惧,极少有人敢到这里来。”

        两人又走了一段距离,渐渐的四周开始宽阔起来,路面也变得渐渐平坦。

        “难怪阿托斯这个混蛋选择把宝藏藏在这个地方,谁能现啊……”唐杰借着菲欧娜手指上的火光向四周打量着。

        这嶙峋的石块中任何一个地方凿开一个洞,埋进一些东西,然后用石头掩住,谁能现得了?

        “咦,这里怎么有人类的骨骸?”唐杰突然现脚下不远处有一具体格颇大的骷髅。

        “黑暗长廊是连接着莫三比克与庞德帝国的唯一路上通道,而且又是从这里连接帝都的最近道路。所以这里虽然阴森恐怖,而且暗藏危险,但是仍然有不少急于赶路的商会商人选择从这里行走,可以节约将近一两个月的路程时间。”菲欧娜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象牙塔书呆子,她对莫三比克周围的地理环境以及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十分熟悉。

        “等一下……”一直默不作声的奥克塔薇尔突然间开口说道。

        走在最前面的唐杰和并肩的菲欧娜同时停了下来,他们飞快的转过身,警惕的扫视着四周:“怎么了?”

        奥克塔薇尔微微仰着脸,轻轻的嗅了一下,说道:“在长廊深处传来的微风中,我闻到了血的气味……”

        “嗯?”唐杰用力抽了抽鼻子,嗅了一下,的确现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如果不是他在战场上闻多了这种气味,还真分辨不出这个味道。

        菲欧娜用力吸了吸鼻子,却没有嗅出任何东西,可她见奥克塔薇尔和唐杰都这么说,便没有提出不同意见,只是看着唐杰:“你有什么主意?”

        唐杰犹豫了一下,他们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这长廊深处传来的血腥味显然说明有一场凶杀生在里面。

        管,还是不管?

        想了一会,唐杰笑道:“走,去瞧瞧!反正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菲欧娜虽然不热心于权谋和争斗,但是她对于战斗却是向来拥有很高的积极性和热情,她也不多说什么,另一只手啪的一下又点燃了一团火焰,增强了周围的可视度之后,便和唐杰一起走了进去。

        越往里面走,两侧的石壁便变得越来越宽阔,四周堆积的累累白骨也变得越来越多,仿佛一个巨大的地底石洞,空气阴冷得刺人,似乎要把人的骨头都冻上。

        唐杰和菲欧娜警惕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空中的血腥味慢慢的变得浓了起来,就连菲欧娜也能闻出这股刺鼻的味道。

        “就在前面了!”唐杰偏了偏脑袋“你能听见什么吗?”

        菲欧娜仔细听了一下,张了张嘴:“好像是打斗声和喊叫声?”

        “对!”唐杰点了点头,缓缓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刀,在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他也不敢托大,他转过头,看了看奥克塔薇尔“薇儿,后面交给你了。我走前面开路,菲欧娜,你走中间,如果有什么不对,就立刻施展魔法!”

        随着菲欧娜手中跳动的火焰一步一步前进着,眼前的黑暗被一点一点的驱散,又在他们身后一点一点的聚集,这浓如墨汁一样的黑暗如同一张恶魔之嘴,随时都会扑上来将他们全部吞噬。

        奥克塔薇尔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身上开始渐渐缭绕起一层淡青色的气流,菲欧娜浑身也开始燃烧起蓝色的魔法气流,两个人都将魔力催动到了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峰。

        唐杰背脊微微耸起,像一头警惕的猎豹一样,刀横在胸口,刀锋对着外面,如临大敌的往里面一步一步的走着。

        当唐杰他们从这石洞中转过一个弯,来到另外一个巨大的地底石洞时,他却现这个石洞的不远处一群蒙面的黑衣人围着三名武士,他们手中举着火把,将这个石洞照得通明透亮。

        这三名武士和十几名黑衣人绞杀在一起,他们手舞长剑,身上斗气闪烁,身手十分厉害,唐杰看了一眼,最少都有六级剑斗士的实力。

        可让唐杰震惊的是,这群黑衣人围着的人中,有一名身穿长裙的女孩,她长着一头咖啡色的卷,面容秀美,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嘴唇,她身边不远处躺着几具尸体,有穿武士服的剑斗士,也有穿着夜行服的黑衣人。

        这个女孩双手按着胸口,紧张而畏惧的看着这群厮杀在一起的人们,不是阿加莎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