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分道扬镳

第一百一十六章 分道扬镳

        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阿加莎和菲欧娜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唐杰是一名多么骁勇善战,多么刚毅顽强的一个男人,可是她们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格斗技巧是这样的精湛,下手是这样的狠辣!

        赤手空拳和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肉搏,虽然阿加莎和菲欧娜确信唐杰一定能赢,但是她们没有想到唐杰竟然如此残忍凶狠的杀死了这名骑士,而且效果如此震撼!

        不能与他为敌……

        阿加莎在心中不自觉的冒起了这个念头。八??一  ?中  文?    网  ?  w?w?w  .?8  1  z?w.com

        不仅是她,剩下的四名骑士见唐杰眨眼之间就将自己的伙伴砸成了肉泥,暗红色的鲜血像地毯一样在地上缓缓铺展,刺激着他们的眼球和心脏。

        远处剩下四名骄傲的骑士在瞬间被打得了呆,唐杰双目如电,一眼看过来,他们竟然为之胆寒,不敢上前!

        这四名斥候骑士竟然一转马头,跑了!

        唐杰愣住了,他真没想到这些骑士竟然会逃跑!

        他只稍微愣了一下,便立刻在后面狂追了上去。

        由于这是山林小道,路途磕磕绊绊,马匹始终无法快狂奔。

        唐杰在后面以两条腿追四条腿,度越来越快,离这些骑士也越来越近。

        眼见他就要追上最后的一名骑士,这名骑士回过头来,弯腰掏出马鞍褡裢中的钉锤,高高举起,只要唐杰靠近,他就一锤劈落!

        唐杰眼见这钉锤的锯齿中间黑迹斑斑,显然是杀人无数,他冷笑一下,人奔到马匹后面,突然间伸出手,猛一下揪住了马匹的尾巴,双腿一个千斤坠,硬生生一拽!

        “下来!!”

        唐杰一声暴喝,双臂一劲,力量何止千斤,竟然硬生生将这匹奔跑的马匹给拉得停下!

        这马尾巴被人硬生生的拉住,痛得一撅前踢,身子猛的一仰!

        这名骑士急切间被马匹向后一仰,急切间没有抓住缰绳,人也跟着向后一飞,他人飞在空中,心便一凉,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可这名骑士依然凭借着战斗本能想扭动身体,转头去看唐杰的动静。

        可他脑袋刚刚转过来,便看见这个黑头的男人抬手就是一个劈掌,手臂像挥动的巨斧一样硬生生的劈在了他的胸口!

        唐杰将这名骑士劈倒在地,另一只手丝毫不停,一拳照着他的头如炮弹一样轰下!

        “噗”的一声,这名骑士的脑袋像西瓜一样被打烂,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会,渐渐的没了动静。

        唐杰又一个二连击将这名骑士击杀的功夫,剩下逃跑的三名骑士更是不敢回头了,他们拼命的驱策着马匹,越跑越远。

        唐杰只耽误了这么一点点功夫,就有点追之不及了。

        可他正要继续追的时候,却突然间觉得脚下的土地一阵颤抖,轰隆一声,从远处的地面上猛的窜出三根尖锐无比,高两米的石柱!

        这三根石柱精准的从逃跑的三名骑士马腹底下穿出,顿时将这三名骑士像串烧一样,瞬间穿透!

        这三名骑士和马匹被刺穿挂在空中,他们有的人被石柱刺穿了肩膀,有人被刺穿了胸膛,还有一个被刺穿到了下巴,尖端从头顶冒出来,模样恐怖之极,可就这样他们和马匹一时半会竟然还没有死,在石柱上拼命挣扎,声音凄厉的哀嚎了一阵,抽动了一会,才慢慢的没了动静。

        只剩下鲜血像泉水一样,滴滴答答,淋漓而下。

        纵然唐杰对待敌人的时候心狠手辣,可他一眼看见这三名骑士被这突然冒出的三根尖柱刺穿,死状如此可怖,他也为之悚然!

        唐杰猛的一扭头,却看见远处菲欧娜满脸寒霜的看着这几名骑士。

        越远,魔法师的威力越大,更何况菲欧娜是一名魔法控制力已经出神入化的顶级魔法师?

        唐杰暗自凛然,笑了笑,转身回来,将他杀死的第二名骑士留下的战马拽到了阿加莎的跟前。

        “给你!”唐杰将马匹的缰绳递到了阿加莎的手上,关切的看着她“你一路上真的没有问题吗?”

        阿加莎定定的看着唐杰,甜甜的一笑:“我的船长大人,我可不是弱不禁风的孩子!在你面前的是克伦贝尔商会的阿加莎!”

        唐杰爱怜的伸出手,抚摸了一下阿加莎的柔软长,然后托着她的***,将她举到了马背上。

        这匹战马刚刚失去了主人,现在背上又多了一个新人,它打了一个响鼻,正要脾气把马背上的人掀下来,可唐杰一巴掌拍在它屁股后面,恶狠狠的瞪了它一眼,这马猛然间像看见了可怕野兽一般,立刻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

        唐杰摸了摸马匹的鬃毛,仰着头对阿加莎问道:“阿加莎,我知道你着急回到汉姆城,着急回到帝都,可你一个人上路,真的没有问题吗?”

        阿加莎看着唐杰关切的目光,心中一暖:“我的船长大人,凯尔斯曼家族派出的杀手被我们全部杀死在黑暗长廊,连一个回去回信的都没有,所以凯尔斯曼家族对我的追踪必定会出现一个短暂的真空期。只要我能快的到达汉姆城,然后我就可以调动我们家族在汉姆城的人手,不等凯尔斯曼家族有所反应,我就能迅的取道进入帝都,他们将不会再有下手的机会和时间!”

        唐杰点了点头,张了张口,想交代点什么,可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为好,他说道:“那好吧,你多保重,多走小路,尽量少走大路!”

        阿加莎深深的看了唐杰一眼,伏下身来,在唐杰的嘴唇上轻轻一吻,然后一振缰绳,呼喊了一声“驾”,人便在马蹄声中快的离去了。

        唐杰站在山林小道上,呆呆的看着阿加莎的背影,暗自回味着嘴唇上的绕齿余香。

        “你不跟她一起回汉姆城吗?”菲欧娜在一旁语气复杂的说道。

        这是一种夹杂着醋意、讥笑、惊讶、迷惑等等情感的语气。

        唐杰转过头来,看着菲欧娜微微一笑:“当然不,亲爱的菲欧娜!”

        “为什么?”菲欧娜眉毛一挑“她可是一个毫无还手余力的女孩,而我,是一名强大的八级魔法师!她更需要你的保护!”

        “是的,亲爱的菲欧娜!”唐杰微笑着叹了口气“可她面对的敌人是消息迟滞的凯尔斯曼家族,她就算在路上遇到巡逻斥候的拦截,阿加莎大可以将自己的身份亮出来。这些骑兵不敢对她怎么样的,肯定会把她押回城,然后验明身份。倒是你,如果一个人回到莫三比克,那等着你的,肯定会是残忍的背叛和无情的出卖!”

        “在莫三比克的哈里斯肯定不会对你的消息有半点的感激,相反,他会认为你这是在收买人心,企图和他作对!”唐杰看着菲欧娜,缓缓的说着“你面对的不仅仅是雄鹰骑士团,而且还有来自莫三比克的仇视与敌意!所以,我真正担心的,不是阿加莎,而是你啊!”

        唐杰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在他看来,阿加莎虽然年仅十八岁,她固然也想唐杰陪同着自己去汉姆城,可阿加莎是一个理智知性的女孩,家族的精英教育让她能够快的从混乱的局面中选择出最有利最可行的选项和答案,她能够坚定不移的选择理智而冷静的选项,而不以自己的情绪和感情而有半分动摇。

        也许在智商和魔法修为上,菲欧娜远在阿加莎之上,可在情商和政道权谋上,阿加莎比菲欧娜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菲欧娜听见唐杰的话,她心中一暖,看向唐杰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她嗔怪的瞪了唐杰一眼,声音有些涩:“看在魔法女神的份上,你总算还有点良心!”

        唐杰呵呵一笑:“现在,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选择。”

        “哪两个?”知道唐杰会陪着自己一起回到莫三比克,菲欧娜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笑。

        “第一,扮成雄鹰骑士团的人,跟着他们混进魔法传送门。”唐杰竖起一根手指。

        菲欧娜情商比之阿加莎较有不如,这也只是因为她平日里大多躲在象牙塔里面钻研魔法,很少与人打交道,这并不代表她是一个傻瓜,又或者说她一点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常规逻辑。

        她张大了嘴,看着唐杰:“你疯啦?混进雄鹰骑士团?你知道口令吗?被人认出来怎么办?你不怕死吗?”

        唐杰被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一笑:“所以,我不建议我们选择这个选项!”

        “那第二个选项呢?”菲欧娜问道。

        “第二个选项就是……”唐杰回过头,一指身后的延绵山脉,笑道“翻过去!”

        “我的天啊……”菲欧娜看着这巍峨高耸的山脉,小脸白,她想起在黑暗长廊里面的末路狂奔,便忍不住抖,两腿打颤。

        菲欧娜惊惧交加的看着唐杰:“没有第三个选项吗?”

        唐杰摊开双手:“好像没有!”

        菲欧娜满脸苦涩:“我们可以尝试一下飞过去……”

        唐杰看着菲欧娜:“哦?你不怕等你飞过去的时候魔力用完吗?又或者说,你不怕自己飞到空中被人现,成为靶子吗?”

        菲欧娜的脸色一下变得更加难看,她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崇山峻岭,使劲吞了口唾沫:“这要爬多久?不会等我们翻过去,莫三比克已经和雄鹰骑士团开战了吧?”

        唐杰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们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对吗?”

        菲欧娜叫了一声苦,垂头丧气的说道:“走吧,走吧!”

        唐杰一笑,回头看了看奥克塔薇尔,点了点头:“我们走吧!”

        唐杰转过身,从死去的骑士身边取了一把短匕,然后带着菲欧娜和奥克塔薇尔开始爬山走回头路。

        可爬山实在是一件无比累人的事情,菲欧娜只爬了一会,便浑身大汗淋漓,身上的袍子几乎湿得透了,可偏偏她又不敢脱,因为里面是片缕未着的,这件湿袍子披在身上让她觉得自己身上像爬满了无数只小虫子,真是无比痛苦。

        可这还算可以容忍的,当菲欧娜的肚子开始咕噜只叫,使劲造反的时候,她就无法再忍受了。

        菲欧娜往路边一坐,叫嚷道:“我走不动啦,肚子饿!”

        魔法师也是人啊,魔法师也要吃饭啊!

        唐杰苦笑着。

        好在山林中动物不少,唐杰抓了几只野鸡和兔子,拔了毛,用手将野物开膛破肚,再经由菲欧娜烧烤过后,两个人吃了顿无盐寡味的难吃烧烤,勉强填饱了肚子,便继续上路。

        可菲欧娜又走了一阵,便捏着起满了水泡的脚板,泪眼汪汪的看着唐杰:“我走不动了……”

        她以前可是莫三比克的顶级魔法师,平日里根本不出魔法塔,就算出门也有马车,实在不行也可以飞来飞去。

        可她现在实力大减,身体也变小了,又要自己翻山越岭的走路,可怜她一个娇弱的魔法师,哪里吃过这种苦?

        唐杰看着菲欧娜,叹了一口气:“这可怎么办?”

        菲欧娜仰着头,看着唐杰,双手一伸:“背我!”

        唐杰:“……”

        在唐杰他们翻山越岭的时候,越来越多的骑兵开始聚集在索尔山脉的另外一边,这些沉默的钢铁骑士在密林中集结着,遥望着雄城莫三比克。

        如果唐杰他们在此,一定会惊讶的现,这些骑士竟然没有丝毫要抓紧时间攻击莫三比克的迹象。

        他们只是默默的集结在山脚下,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行踪被魔法岗哨现。

        莫三比克很快就现了几十里外的这些可怕骑兵,情报像流水线一样向最高魔法委员会席长老哈里斯的手上汇集而去。

        这位野心勃勃的大魔导师接到了手中的情报之后,只是冷冷的一笑,然后断然下令,将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魔法军团投入战场,从而一举歼灭这些猖狂狂妄的骑兵!

        天空战云密布,越来越多的骑兵穿越魔法门,强大的魔法军团踩着整齐刚劲的步伐走出莫三比克的城墙保护,来到旷野中,两支强大的部队开始遥遥对峙,莫三比克的战事一触即。

        而在遥远的西西斯,另外一场恶战也即将打响!

        西西斯,伯爵夫人府邸。

        “啪”的一声,玛格丽特将手中的卷宗狠狠的摔在地上,她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咬牙切齿的说道:“竟然有这种事情?”

        她扭头对身旁的彪形大汉说道:“卡尔,去把玛利亚给我带来!”

        刚才她手上接到的情报是已经迟了整整三天的消息,而这条消息告诉伯爵夫人的却是她最关注的唐杰的下落。

        可当她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唐杰已经跑出莫三比克了,如果他还在莫三比克,那伯爵夫人就可以遥控凯尔斯曼家族在莫三比克的力量杀死这名海盗。

        毕竟唐杰的实力现在看来并不算强,比他强的雇佣兵在莫三比克比比皆是。

        但是,让伯爵夫人真正生气的不是她错过了击杀唐杰的最好时机,而是她通过这个消息现,在这之前,莫三比克就已经有一条消息传到了西西斯,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送到玛格丽特的手上。

        正因为这样,伯爵夫人出离的愤怒了!

        在她看来,情报网络最重要的就是消息的即时性和情报人员的绝对忠诚!

        可现在看来,这两者似乎都出现了问题!

        情报网络相当于凯尔斯曼家族的眼睛,一旦这个庞然大物的眼睛瞎了,或者出现了问题,那这个庞然大物就会陷入混乱,她玛格丽特就无法针对四面八方的海量信息做出正确的抉择!

        玛格丽特可以容忍消息的三天滞后,但是她无法容忍自己手下的海燕出现问题!

        没过多久,玛利亚来了,她跪在暴怒的伯爵夫人跟前,她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局面出现。

        所以,她装出一副畏惧而胆寒的模样,瑟瑟抖的亲吻着伯爵夫人的脚趾,她狡猾而狡诈的声称自己只是将情报转交给了艾玛,至于艾玛为什么没有将情报送到,那她也不知道。

        玛格丽特愤怒如狂:“玛利亚,你的心智被狗吃掉了吗?这样重要的情报难道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怎么敢交给艾玛这样一个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的人?”

        玛利亚头压得低低的,婀娜的身子像狂风暴雨下颤抖的花蕊:“我的夫人,艾玛不是您送来并且叮咛要我好好关照的人吗?难道您不是要着重培养她吗?玛利亚愚钝,妄自揣摩您的意思,所以才胆大妄为的将情报交给了她,请您责罚我吧!”

        玛格丽特眼神凶狠的盯着玛利亚,她冷笑了一下,然后对卡尔说道:“去,把艾玛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孩给我带来!我要看看她究竟长了几个胆!!”

        过了一会,艾玛也来了。

        女孩看了一眼满脸冷漠的伯爵夫人,只觉得自己像在面对着一座沉默的火山,她又看了一眼匍匐在伯爵夫人脚下的玛利亚,昔日骄傲的玛利亚哆嗦得像一只胆怯的小猫。

        “跪下!!”玛格丽特一声厉喝。

        艾玛跪下了,她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个地方来。

        于是,她面容不变,沉静如水的跪在地上,不带一丝慌乱和颤抖。

        玛格丽特很惊讶,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无法理解,一个多月前那个还胆怯畏惧的女孩为什么会生这样大的变化?

        伯爵夫人看了玛利亚一眼,心中暗自惊叹玛利亚对艾玛的调    教。

        在玛格丽特的逼问下,艾玛将自己已经背了千百遍的谎言不动声色的说了出来,并掀起了自己的头,让伯爵夫人看自己额头上留下的一道淡淡的伤疤。

        “真的是这样吗?”伯爵夫人冷冷的问玛利亚。

        玛利亚重重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我的夫人!”

        玛格丽特想了想,她沉默了一会,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而充满讥讽,似乎在嘲笑着玛利亚和艾玛两个人的愚蠢和狂妄。

        玛利亚和艾玛被这笑声刺得脸色白,心中如鼓一样砰砰狂跳。

        等玛格丽特收了笑容以后,她却突然间对卡尔淡淡说道:“一人打三鞭子!”

        卡尔面容冷漠,从身后取出一根长鞭,玛利亚浑身止不住的开始瑟瑟抖起来,她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上衣脱下,然后露出洁白光滑如羊脂一样背脊,匍匐在地上。

        艾玛在一旁表情冷漠的看着,却见卡尔手一扬,皮鞭像一条毒蛇一样向玛利亚的背脊扑去!

        玛利亚浑身一抖,雪白的背脊顿时皮开肉绽,一条两指宽的伤疤顿时出现背上!

        玛利亚痛得几乎昏迷过去,身子抖如筛糠。

        紧接着又是一鞭子劈下,玛利亚忍不住又是一抖,身子几乎瘫软在了地上,饶是艾玛冷漠无比,她在一旁也看的心惊胆战,感同身受,身子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啪”的一声,又是一鞭子抽下,这一下正抽在玛利亚的伤口上,她痛得忍不住低声嘶喊了出来,声音沙哑,痛苦无比。

        作为一名海燕,玛利亚知道,卡尔的鞭子,四鞭子能抽残一个人,五鞭子能抽死一个人!

        这三鞭子,无异是对玛利亚最严重的警告和惩戒,如果不是看在玛利亚曾经有着卓越的贡献以及还有利用价值的情况下,伯爵夫人绝对会让卡尔活生生抽死她。

        当卡尔拎着鞭子准备抽艾玛的时候,一直冷笑看着一切的伯爵夫人突然间开口说道:“慢着,她的鞭子就暂且不抽了,看她这娇弱的模样,估计三鞭子就抽死了,我还留着她有用!”

        玛利亚浑身痛得麻,她根本没有听见玛格丽特的话,倒是艾玛为之一愣,抬起头来,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伯爵夫人。

        玛格丽特走到艾玛的跟前,微微一笑,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真是个可怜人儿,我怎么又舍得打你呢?你放心,我有更好的事情让你去做!”

        玛格丽特转过身,将自己刚才看过的卷宗递给卡尔,冷冷一笑:“把这个交给阿拉姆谢,这头被我关在笼子里的野兽,也该出去吃人了!”

        =======================================================================

        唔,有朋友问:为什么阿托斯和唐杰长得一样?

        嗯,这是一个伏笔,后文会交代的,叶唐童鞋很有心,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