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扑朔迷离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扑朔迷离

        还没入夜,西西斯海港的酒吧街就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忙碌了一天的水手们带着一身的疲劳和汗水,钻进一家家的酒吧之中,在畅饮中消磨一天剩下的时间。    w  w?w  .?8?1?z?w.com

        对于绿色森林酒吧来说,这一阵子它的生意有所下降,不仅仅是因为城内该死的日益紧张的战争气氛,更因为艾玛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的离去。

        没有人知道艾玛离开绿色森林酒吧去了哪里,就算一些水手仗着自己与玛利亚的关系熟络,打听艾玛的下落,玛利亚也是微笑不语。

        “今天的消息来了没有?”玛利亚趴在自己暗香满室,光线幽暗的房间之中,微微侧着脸,看着面前的一名酒吧女,她的面容中充满了遮掩不住的期待和兴奋。

        自从她被伯爵夫人严厉责罚之后,挨了卡尔三鞭子的玛利亚就一直不能下床。

        看似很少很简单的三鞭子,几乎将玛利亚的背脊和浑身的血脉都打烂,当个别关系和玛利亚要好的酒吧女看见玛利亚被皮开肉绽的送回来时,她们甚至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在玛利亚房间里面的酒吧女叫做夏尔娜,也是一名年长而又资历深厚的海燕,她是这里少数可以和玛利亚说得上话,而且彼此之间又没有那么多龌龊的酒吧女。

        听见玛利亚的话,夏尔娜回过头,看了一眼玛利亚,苦笑了一下:“我的老板娘,看在海神提拉的份上,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就别再多想那个害你变成这幅模样的男人了!”

        玛利亚仰着头,并不说话,只是拿着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夏尔娜。

        夏尔娜举起双手,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你真是入魔了,玛利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把你的状况告诉伯爵夫人,你会有什么下场?”

        玛利亚淡淡一笑:“你不会的,我的夏尔娜!你还欠我的人情没有还呢。”

        夏尔娜嘴里面嘟囔着,她无法理解玛利亚怎么会为一个海盗神魂颠倒,甚至竟然舍得将自己也搭进去,她从一个酒瓶的木塞中取出一个卷着的小纸条,打开以后递到玛利亚的跟前:“你自己看吧,我的玛利亚!”

        玛利亚脸上一笑,性感的嘴唇微微一翘,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这是一个自内心的笑容。

        她很清楚,自己将来肯定不会再在绿色森林酒吧继续做下去了,玛格丽特无法容忍西西斯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被一个信任出现危机的人所掌管着。

        从不给人悔改的机会,这是玛格丽特的行事风格。

        玛利亚借助艾玛的手销毁第一时间的情报,这个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伯爵夫人看在她曾经为凯尔斯曼家族立下的汗马功劳的份上,没有杀她,但她肯定会把玛利亚踢出这个情报网络,踢出这个家族。

        失去了凯尔斯曼家族这个赖以立身的参天大树,玛利亚不敢想象,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是赶紧找一个不那么讨厌的贵族嫁了,还是沦为一个地位低下货真价实的酒吧女?

        玛利亚很清楚的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就是一根藤,她必须依附在强大的势力之上,她才能开出美丽的鲜花,她才能够生机勃勃的生长,一旦没有了这个可以依靠的大树,她不过是地上瘫软的一堆枯藤罢了。

        想想自己以后的日子,玛利亚就觉得一片黑暗,她有些不寒而栗。

        艾玛被玛格丽特送到了“黑鸦”巢穴之中,进行秘密训练,伯爵夫人在这个女孩的身上现了另外一种特质,她希望这个女孩在不久的将来能挥其他的作用。

        而玛利亚自己,她在西西斯的情报工作在一点一点的被自己昔日的手下接管,她渐渐的从西西斯庞大的地下情报网络中淡化出来。

        至于取代她在西西斯成为新的海燕头子,这个人选是夏尔娜还是其他人,玛利亚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木已成舟,她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趴在床上养伤,然后等待着莫三比克的消息传来,她能从中得到一点关于那个男人的最新消息。

        当玛利亚第一时间看见那个男人在莫三比克的所作所为时,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甚至会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偷偷的笑着,独自一人享受着那种暗自参与到这个庞大计划,恢宏棋盘中的感觉。

        她会为那个男人取得的每一个成就而偷偷窃喜,她会用雪白的牙齿咬着丰润的红唇,笑得像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

        有时候,当这种窃喜的感觉消散过后,玛利亚自己看着窗外深邃而遥远的星空,她眨巴着一双明亮而柔媚的眼睛,时不时的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觉得自己有点不可思议:将那些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风流倜傥了一辈子的玛利亚竟然也会为一个男人做这种疯狂的事情?

        不过,做都做了,后悔就成为了最没有意义的事情,玛利亚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难过。

        更何况,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有回报的,那个家伙在遥远的莫三比克掀起了震动天下的惊涛骇浪,而他自己的老巢却迟迟没有被攻破。

        这里面未尝没有她的功劳。

        只不过,这个冤家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

        想到这一点,玛利亚有时候便会不自觉的自哀自怜,我真是疯了,抛弃一切去帮助一个海盗,而他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领不了我这个情!

        玛利亚看了一眼夏尔娜,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她的话,只是接过她手中的小纸条,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双眉缓缓舒展,脸上露出小女孩一般俏皮得意的神情。

        一旁的夏尔娜看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使劲的摇着脑袋。

        这平日里轻易不动感情的女人,一旦动了情,那当真是不可理喻!

        “我的玛利亚,今天又有什么消息了?”夏尔娜坐在玛利亚的身旁,眼睛扫了一眼玛利亚背脊上三条可怕的已经结疤的伤口。

        “这个家伙在莫三比克干得不赖!”玛利亚的眉毛一挑,然后将纸条递给了夏尔娜“他砍了凯尔斯曼商会一名商人的脑袋!”

        “啊?”夏尔娜吓了一跳,连忙接过纸条“这是为什么?”

        “杀鸡儆猴,平抑城内物价!”玛利亚等了一天的消息,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她平静的趴在床上,下巴枕在自己的手背上,微微笑着“只不过,没有人想到他会找凯尔斯曼家族的人下手。”

        夏尔娜眼睛飞快的扫了一眼纸条,苦笑着说道:“夫人会恨死他的!”

        “如果仇恨能杀死一个人的话,很显然,这个家伙已经被我们的皇帝陛下和伯爵夫人挫骨扬灰,杀死一万次了!”玛利亚咯咯的笑着。

        夏尔娜看了一眼玛利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点也不好笑,我的玛利亚!这个家伙让帝国损失惨重,你难道看不出来,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吗?”

        “哦?”玛利亚眉毛一挑。

        “原本唾手可得的巨额财富现在也化为了乌有,帝国在南侧疆土不仅没有化解莫三比克这个潜在的威胁,而且反而激起了他们同仇敌忾的仇恨之心,更重要的是,少了这么一笔解渴充饥的救急财物,帝国的赋税将不可避免的增加,在西西斯的码头上又要多出许多整日咒骂帝国与皇帝的水手了……”夏尔娜微微的叹着气“我们是在为这个家伙源源不断的提供兵源啊!”

        说来也是,如果帝国安定祥和,百姓安居乐业,又哪里会有那么多铤而走险,入海为盗的海盗?

        唐杰就算想掀起风浪,又哪里有空间,哪里有市场?

        人人能吃饱肚子的话,谁会和他去玩这种刀口浪尖上讨生活的买卖?

        “嗤……”玛利亚忍不住嗤笑了一下“亲爱的夏尔娜,我以前怎么没现你这么忧国忧民?”

        “我的玛利亚,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关心我们的帝国吗?”夏尔娜有些讶异的看着玛利亚“你要明白,这个家伙间接害了无数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而你,你是他的帮凶!”

        “帝国?哈!”玛利亚出一声怪笑“我们的帝国可曾关心过我们吗?”

        这句话实在是诛心,玛利亚的眉宇见凝聚着一股说不出的讥讽之意:“夏尔娜,相信我,这么多年我已经看透了,我们对于这个帝国,对于这个家族来说,不过是一种工具而已!”

        “有价值的时候,就拿来用一用,没价值的时候,就像一块破石头一样踢开!”玛利亚冷冷笑着“亲爱的夏尔娜,相信我,如果你以后想活得开心一点的话,就不妨多为自己考虑考虑,不要想着这个什么所谓的帝国!”

        “没有这个家伙,帝国眼前的状态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的时间多一点点罢了,而且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哪里轮得到我来为它的腐朽买单?”    玛利亚冷笑着。

        “你,你难道没有一点点的……呃,心里内疚,嗯?”夏尔娜张大了嘴巴。

        “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玛利亚哈的一声“我只是想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夏尔娜怒道:“见鬼,玛利亚,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这就是你所谓的为自己考虑吗?天哪,看在天神的份上,这三鞭子再重一点,你下半辈子就要永远在床上度过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开心吗?”

        玛利亚看见夏尔娜怒,她反而冷静了下来,微微一笑:“亲爱的夏尔娜,你不用说了。我只是想在我的有生之年,做一点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我只是想尝试着偶尔跳出别人的手掌心,看看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夏尔娜沉默了,她们都是从小就被凯尔斯曼家族买下的孤儿,她们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刚刚懂事开始就被强迫着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刚刚成年她们的处子之身就被这个家族拿去当作礼物赠送给那些所谓的贵族老爷,用以作为各种政治筹码。

        就像玛利亚所说,她们的确就是工具,冷冰冰的工具,有用的时候拿来一用,没用的时候就一脚踢开。

        玛利亚看着神色有些黯然的夏尔娜,她笑着说道:“亲爱的夏尔娜,难道你不觉得像我这样,做一点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这样很有意义吗?”

        夏尔娜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道:“玛利亚,你为什么选择帮他,而不是别人?”

        玛利亚愣了一下,然后缓慢而又迷人的一笑,她头侧枕在手背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你知道吗,我看见他的时候,我就一直很好奇,嗯,是的,我只是很好奇……”

        “好奇什么?”夏尔娜问道。

        “我很好奇,这样一个男人,他究竟能走多远,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玛利亚声音近乎呢喃“是短暂的绽放出灿烂的光芒,像彗星一样转瞬即逝?还是像阿托斯那样,成为七海的霸主,为世人所永远铭记?”

        “你真是个疯子……”夏尔娜苦笑看着她背上的伤疤“不过,如果他不能尽快赶回来,他的老巢就要被人攻下了,失去了他那所谓的海上据点,那他在莫三比克的所作所为将没有任何意义!”

        “是啊,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玛利亚睁开眼睛,笑着看着夏尔娜:“不过,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思吗?”

        “什么?”夏尔娜皱着眉头问道。

        “看看他是不是能及时赶回啊!”玛利亚笑着“如果他能及时赶回,那这个家伙将毫不留情的扯下玛塔公国、庞德帝国以及凯尔斯曼家族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们的皇帝陛下、伯爵夫人以及玛塔公国的国王陛下和阿拉姆谢大人,他们会用什么表情来迎接他?”

        夏尔娜叹了一口气:“你真是没救了,玛利亚!”

        玛利亚笑着抬起头:“想和我打个赌吗?”

        “赌那个家伙能不能及时赶回吗?”夏尔娜说道“不,我才不和你打这种赌!如果我输了,会有无数人陪我一起痛苦,而如果我赢了,却只会有你一个人痛苦!我不占你这个便宜,我的玛利亚!”

        玛利亚不置可否的一笑:“他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

        ……

        从阿拉姆谢带着战舰离港到今天,已经是第二十天了,从一开始西西斯海军的离港到现在久久没有胜利的消息传来,西西斯平民的好奇与幸灾乐祸也渐渐变成了担忧和痛苦。

        当阿拉姆谢带着海军舰队出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猜阿拉姆谢会在第几天带回胜利的消息,没有人认为海盗会赢得这一场战争。

        可现在,海上的那些海盗将战争拖入消耗战的时候,整个西西斯就被阿拉姆谢捆绑着一起跌入了一个可怕的深渊。

        二十余艘战舰每天在海上的消耗极其惊人,阿拉姆谢为了封锁恶魔岛,他甚至不敢将战舰拉回去,生怕自己的封锁一松懈,这群海盗就会得到宝贵的喘息时间。

        几百名海盗在岛上与几千名官兵在海上对峙着,他们像两头野兽,彼此怒视着对方,都在等待着对方活活被拖死。

        恶魔岛上的淡水和食物消耗在以一种惊人的数字飞快削减着,妮娅已经第三次削减了每人每日的食物与淡水供给配额,她现在每天仅仅只吃一块肉干,喝不到一百毫升的淡水,岛上的海盗甚至因为吃不到蔬菜和水果而得了坏血病。

        疾病在岛上像一个恶魔一样肆虐着,现在只要西西斯人能够登6上岸,他们甚至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这个该死的岛屿。

        如果不是达达人的巫医在勉强用薄弱的巫术治疗着这些伤兵的海盗,只怕恶魔岛海盗早就崩溃了。

        妮娅很清楚的明白,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每一天恶魔岛都有可能出现巨大的变化,甚至每一个夜晚妮娅都不知道明天他们是否会活下来。

        恶魔岛的海盗在咬牙死撑,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对着大海祈祷:船长,你快点回来吧,我们要支撑不住啦!

        海盗们不好过,作为他们敌人的西西斯海军更不好过,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他们的状况一点也不夸张。

        海盗们依托着岛屿负隅顽抗,像一只乌龟躲进了龟壳,让西西斯海军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下手,他们只能采用最愚蠢最笨的方法:用战舰封锁这个岛屿!

        整整二十多艘战舰飘在大海上不能回港,补给消耗的度远远过了岛上的海盗,阿拉姆谢每天都要写篇幅惊人措辞严厉的征调令去痛斥那些城内负责后勤的官员们。

        西西斯的后勤压力几乎被飘在海上的海军拖垮,每天都有大量的物资被运送到货船上,然后扬帆出海,出去接济那些围困着海盗的西西斯海军。

        如果说西西斯海军人数、战舰与海盗的人数战舰所形成的比例是1:1o的话,那双方在后勤消耗和后勤压力上的比例,却最少是5o:1!

        妮娅可以削减他们的口粮和补给,可阿拉姆谢不敢,他不敢让自己手下的士兵饿着肚子打仗,在海上漂泊了这么多天之后,士兵们的怨气几乎已经达到了顶点,他不希望这场战争会败在补给这个环节。

        更何况,在僵持的这二十天中,海盗们曾经趁着夜色起了一次突袭,一次成功的突袭,这次突袭打得西西斯海军每天都神经高度紧张,神经兮兮,似乎海面上随时都会钻出海盗。

        在抢滩登6战结束之后,妮娅本来想当夜便起进攻,可是西蒙则建议她过几天再起进攻,因为这几天阿拉姆谢必然会打起百倍的精神提防着他们的偷袭。

        只有和他们一直消耗着,消耗到这些海军士兵渐渐的消磨掉战斗意志和耐心之后,他们再一举杀出!

        妮娅很是赞同西蒙的这个提议,所以他们没有像阿拉姆谢预料的那样,急于起一场偷袭,而是耐心的寻找着机会,终于在第十四个夜晚,恶魔岛的海盗们饱餐了一顿之后,从南侧深水海港中驾驶着一艘战舰,呼啸着向西西斯海军起了凶猛的攻击。

        在这次攻击中,莉莉丝的力量挥了重要的作用,她一个人就摧毁了三艘战舰,如果不是夜色太浓,根本无法区分阿拉姆谢的旗舰,而对方的战舰上又有魔法师的存在,很有可能这场战斗就让莉莉丝一个人所扭转了。

        在黑夜中沉重打击了西西斯海军之后,妮娅指挥着海盗在铺天盖地的炮火中逃回了恶魔岛,他们虽然没有如愿以偿的击沉阿拉姆谢的旗舰,但他们沉重的打击了敌人的士气,并大大鼓舞了海盗们的信心。

        如果不是这样,妮娅他们很难想象这些海盗能一直坚持到现在。

        而对于阿拉姆谢来说,妮娅他们的这次突袭打得他出了一背的冷汗,如果不是他早预料到这些海盗会派魔法师出来战斗,自己从玛塔公国的国王陛下身边带回了三名五级魔法师的话,说不定这个晚上他们就会被这些海盗用一个魔法师给拖死!

        在大海上,得魔法使者得天下!

        可是,当双方都有魔法师的时候,那双方都会非常忌惮对方的魔法师,除非实力相差太远,否则很难分出胜负。

        因为在海上的战争,打的不是人,而是人脚下的船。

        魔法师和魔法师之间的战斗从人打人变成了一边打船,一边保船。

        阿拉姆谢本来以为自己带来了三名五级魔法师,想必一定可以给这些海盗一个意外的惊喜,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的魔法师竟然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不仅在他们如狂风暴雨的炮击中保住了脚下的战舰,而且在三名魔法师的防护下还击沉了他们三艘战舰!

        这简直是耻辱!!

        阿拉姆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现了恶魔岛南侧的隐蔽港口,并用数百门大炮团团围住了这里,让海盗们根本无法冒头。

        刚开始的时候,阿拉姆谢还指挥一艘战舰起了试探性的攻击,可很快这艘战舰便碰到了暗礁,沉入了海中。

        阿拉姆谢望着恶魔岛南侧的暗礁群一声长叹,他可没有这里的航海图。

        西西斯海军攻不进去,海盗们同样也找不到机会再打出来,双方继续拼着消耗,两边的人都在胆战心惊的过着每一天。

        他们都知道,战局僵持到现在这个程度,就像一根绷紧的弦,随时都会断裂!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是西西斯的海军先被补给拖垮,还是恶魔岛的海盗先被拖垮?

        不过,在恶魔岛的妮娅看来,阿拉姆谢的海军背靠着西西斯,补给源源不断的送来,虽然消耗量是他们的几十倍,可他们毕竟是有源之水,而他们海盗,则是坐吃山空。

        看着淡水储存量和食物消耗量即将见底,妮娅眉头紧锁的愁色越的浓重,她望眼欲穿的看着大海,一次又一次的呼喊着:我的船长,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你什么时候回来?

        恶魔岛的海盗当然不可能知道唐杰在莫三比克所做的一切,同样,在莫三比克被各种繁琐杂事所淹没的唐杰也不知道恶魔岛的海盗已经风雨飘摇,随时都会崩溃。

        两边遥远的海盗因为缺乏一个能够互通消息的人,而陷入了一个消息断绝的可怕局面。

        妮娅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恶魔岛的山崖上,看着遥远的莫三比克的方向,嘴角苦涩的呢喃着:“谁去告诉我的船长,谁能让他尽快赶来?他的水手们需要他的支援啊!!”

        ……

        在莫三比克的战斗结束后,西西斯变成了一个另外一个棋盘,无论是凯尔斯曼家族的伯爵夫人还是帝国的皇帝克里扎十六世,他们都渴望通过这场战斗来抹除他们在莫三比克受到的耻辱。

        对阿拉姆谢剿盗不作为越来越不满的伯爵夫人向帝国皇帝送去了一封密信,当她申请调遣皇家海军前往西西斯消灭海盗的信件被送到皇帝陛下的床头时,阿伦贝尔商会的阿加莎也同时抵达了帝都加尔西亚。

        而在遥远的西西斯,一个更加不起眼的海盗,一个更加渺小让人忽视的小棋子也抵达了西西斯。

        林克,这个带着唐杰命令返回恶魔岛的小海盗,在几经波折之后,终于回到了西西斯。

        这盘横跨西西斯和莫三比克的棋局,因为阿加莎和林克的加入,而变得更加诡疑波动,越的扑朔迷离起来。

        ===================================================================

        睡觉前上来看了一眼,现一个小时前上传的居然没更新!

        汗,赶紧再传一次!

        七千字大章,算是小小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