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单手让三招 (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单手让三招 (下)

        在极其尚武的帝都加尔西亚,一个人面对挑衅和决斗而不敢应战的话,这将被视为一种懦夫的行为,上至八十岁老妪,下至八岁小孩都会冲这个人狂吐口水,让他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w?w?w?.  8?1?z?w?.  com

        庞德帝国版图辽阔,开疆裂土几百年到现在依然强盛,靠的就是这样尚武的风俗以及通过这种风俗而影响打造出来的一支支战斗力极其强横的铁军。

        这个国家不仅不禁止当众决斗,而且在帝都加尔西亚还建有一座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大型角斗场,几乎每个月这个地方都要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奴隶角斗。

        而每次角斗开始的时候,都会有数以十万计的居民前来观看这种一月一次的盛会,这个时候,他们将获得可以和上流贵族一样观看这种血腥残忍的战斗,并且和这些贵族一样拥有下注博彩的权力。

        在这种奴隶战争中,往往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奴隶被武装起来,然后送到战场,经过惨烈的战斗而幸存下来的将获得自由,而他们的对手往往是帝国那些还没有上过战场的军队战士,以及一些自告奋勇企图在皇帝陛下和美人名媛面前博得一个大彩的勇士们。

        普尔米拉就曾经参加过这种死亡率极高的奴隶角斗,并且生存了下来,他也正是通过这种勇士的战斗而博取了他的妻子夏尔的青睐,并且成功娶到了这位背景深厚的帝国名媛,一跃成为了帝国闪亮的新星。

        随着普尔米拉结婚以后,他虽然变得有些不思进取起来,但他的个人实力并没有随之退步很多,他的长剑依然锋利,上面曾经沾满了北大6狂暴战士的鲜血,普尔米拉虽然不算顶级强者,但即便是在高手如云的帝都加尔西亚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弱者。

        普尔米拉的实力在贵族将军中也算是中上游水准,是一个实力颇强的六级剑斗士,普尔米拉通过唐杰刚才露的那一手知道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可如果对方让一只手还让三招,自己也不敢迎战的话,那从今往后,自己大可夹着尾巴不要再在加尔西亚冒头了。

        普尔米拉觉得眼前这个黑头的家伙实在是狂妄到了极点,他冷笑了一下,然后缓缓抽出自己腰间的细剑,用自己的食指轻轻一弹长剑,眼中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哦?你敢让我三招?”

        唐杰一只手负在身后,一只手平摊在身前,双脚张开,不丁不八的站立着,他微微一笑:“为什么不敢?”

        “那好!”普尔米拉一声暴喝,身子如同一道惊鸿,猛然间暴起,长剑闪电一般就刺向唐杰的咽喉!

        他知道自己如果放开了手脚和这个男人对战的话,十有**会是一场惨败,所以他唯一的胜算就是抓住眼前这个家伙的大意与狂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自己最强的三招拿下这个家伙!

        一名六级剑斗士突然间暴起的一剑,度快得绝对可以和闪电相媲美,更何况普尔米拉用的又是这种双刃薄瘦,剑身修长的细剑,度更是快得惊人。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像是一道闪电劈在了他们的眼前,刺得他们眼球微微生痛。

        他们甚至根本没有回过神来,眼前的战斗就已经开始了,他们甚至来不及惊叹,普尔米拉的长剑剑尖就已经刺到了唐杰的咽喉不到一寸的地方。

        “死吧!!”普尔米拉满脸狰狞的表情在唐杰眼前几乎清晰得毫毕现,他咽喉处的汗毛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把长剑所绽出来的凌厉杀气,唐杰浑身的寒毛顿时炸开,毛根根倒竖!

        这种状态用内家拳的说法来解释,就是遇事如猫被踩尾,就是说当一个武者被偷袭的时候,他浑身的毛会猛然间炸开,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寒毛倒竖,双目圆睁,浑身的神经敏感到了极点,身上所有的力量能够瞬间聚集并且释放出去!

        唐杰之所以敢这样托大,就是因为他以前刻苦的习武训练以及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一次又一次险死还生的惨烈战斗带给他强大的自信心和反应力。

        在他的前世,内家拳为何号称无敌?

        那就是因为内家拳修习到高手境界的时候,习武者浑身敏感到了一种纤尘毫羽加诸于身,他们都能察觉到的境界,正因为这样,他们胆敢放人近一寸之前!

        什么是放人近一寸之前?

        与敌人面对面角斗的时候,双方之间往往在一开始会有试探性的出招,这种出招不一定是真的,它往往是虚的,攻到一半就把招给撤了,而如果对方判断不准确,应了这一招的话,那这个出招的人立刻就可以变招,然后给对手以意想不到的打击;可对手如果判断准确,认定自己是虚招而不招不架的话,那自己索性可以变虚招为实招,直接一下逼近到对手一寸跟前,放倒对手!

        一般的战斗中,武器递到一个人跟前一寸的距离那就意味着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一寸的距离才多少?

        一个小孩子拿着一把剑,指着一个成年人一寸的地方,然后往前一递,连一眨眼的功夫都不要,就能将这个成年人放倒!

        一寸的距离就意味着一支强大的军队奔袭到了自己都的门口,而自己城门大开,毫无守备!

        这就是兵临城下,而自己要么浴血而死,要么签订耻辱的城下之盟。

        可一个内家拳高手却可以凭借着自己近乎人一般的反应力和身体敏感性,迅的避开对手的必杀一击!

        放人近一寸之前,这个时候,任何人不管你是实招还是虚招,长剑递到一寸位置的时候,你都不可能再变招了,而这个时候,唐杰却依然可以根据对手已经用老的招术而进行一连串的反击或者躲避。

        对方无法再变招,而自己却可以从容变招,这对于两个比武的人来说,这就意味着一个看似被动却始终掌握着全局主动权,而另外一个看似主动却到头来始终被动挨打!

        唐杰穿越前便是一名打滥架的高手,这种放人近眼前的事情绝对没有少干,现在穿越以后,一次又一次的铁血战斗早就让他淬炼成钢,普尔米拉这一剑看似凶险万分,可对于唐杰来说,却安稳如泰山。

        他这个时候清楚的知道,普尔米拉已经不可能再有变招的余地了,而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瞬间毙杀这个家伙,可他既然答应了让三招,当然不可能出招进攻。

        所以,他脚下一旋,身子像陀螺一样转了一圈,普尔米拉的长剑险险的贴着唐杰的脖子擦了过去。

        这个时候普尔米拉只要长剑剑锋一转,唐杰就得立刻血溅五步!

        可普尔米拉没有这个实力,他没有在全力一击的时候还临空变招的实力,这就好像一辆奔驰的列车在急奔驰达到最高度的时候,突然间要九十度转弯,这必然而然会有一个强大的惯性让这辆列车继续往前狂奔一段距离才能转得过弯一样。

        普尔米拉一下长剑从唐杰身边擦过,他猛的一下看见唐杰站在自己身边,两只眼睛目光如电的盯着自己,两个人身体之间距离相隔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

        普尔米拉顿时一惊,心中一阵凉,他不敢想象为什么这样的一剑都能让他躲过去?

        普尔米拉一咬牙齿,脚下猛的一跺,顿时止住了自己的身形,然后长剑横着挥出,朝着唐杰的腰间就削了过去。

        这种长剑虽然剑身又细又扁,利于直刺而不利于横削,可普尔米拉自己本身就是个强大的剑斗士,这一剑挥出,长剑上面金色的斗气耀眼闪亮,就算劈在了坚硬的岩石上面也能像斩豆腐一样将其斩裂,更不用说一个人了。

        唐杰这个时候几乎整个身子都紧贴着普尔米拉,他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如果换了往常的战斗,唐杰只需要抬手照着普尔米拉的脑袋就是一下,以攻代守,根本不用躲这一剑。

        可眼下是让招,就绝对不能进攻,所以唐杰猛的腰间一折,一个铁板桥使出来,身子像从腰间折断了一样,将这一剑躲了过去。

        普尔米拉想也不想,立刻长剑改横削为直劈,朝着唐杰的身子便劈了下去。

        唐杰像是料到了他会这一剑劈下似的,他腰往下一折的时候,脚跟猛的往地下一跺,身子像一个陀螺一样以一种极快的度在地上打了个转儿,竟然又让普尔米拉的长剑从他的身旁劈了个空!

        这一下,三招已经让完了,普尔米拉志在必得的三剑竟然全部落空,这不由得他心中恐惧得肝胆俱裂!

        唐杰身子转过来的时候,他其实可以左手照着普尔米拉的长剑不躲不闪的一抓,立刻就能用他刀剑不入的巴尔巴之臂将普尔米拉制服。

        可他不想这样做,因为他知道在帝都必将有可怕的敌人在等待着他,眼前的普尔米拉只是个排头兵,他不能在对付杂鱼的时候就将自己的王牌底细全部暴露得一干二净。

        所以,他只是伸出右手,眼睛瞧得无比精准,手指在普尔米拉的长剑上一弹!

        普尔米拉顿时觉得一股巨力像山洪暴一样传来,他虎口一热,长剑顿时脱手而出,飞到了空中。

        唐杰这个时候身子像风车一样在原地一转,一只脚一个旋风踢,脚跟便奔着普尔米拉的脑袋飞踢了过去。

        这一脚来得比普尔米拉那一剑还要快,众人只觉得“呼”的一阵劲风刮过,唐杰的脚跟就已经贴在了离普尔米拉脸颊不到一寸的地方。

        唐杰一只脚金鸡独立的站着,另一只脚以高抬腿横踢的动作固定在一个人的脑袋旁边,他柔韧而充满了力量的身子平稳的得不见一丝颤抖,这种极富美感和视觉冲击力的姿势让周围一阵死寂!

        这个时候,被唐杰弹向空中的长剑才飞舞着落下,铮的一声插在青石地板上,仿佛为这场战斗做一个尘埃落定的注脚。

        众人眼见普尔米拉突然间暴起,眼看就要刺中唐杰,而这个黑头的家伙身子突然间一花,像幽灵一样躲了过去,并且和普尔米拉一错,两个人一阵眼花缭乱的动作,再突然间静下来的时候,普尔米拉就已经被唐杰制服了!

        而这一切,仅仅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直到长剑刺入地面的声音传来,他们这才如梦初醒,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场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