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晚宴 (六)

第一百六十四章 晚宴 (六)

        不得不说的是,费尔南德斯拉拢人的手段比起储君柯克而言,又要高明了许多,唐杰一时间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答应他,那么自己不仅仅将占到柯克的对立面去,而且将正式的踏入到帝都皇权争斗的漩涡当中,不死不休,最重要的是,一旦自己占到了柯克的对立面,那么安吉尔也会连带着成为自己的政治敌人。八一中  ?文网?  ?    w?w?w?.?8?1?z  w  .?c?o?m

        那个时候,自己所珍爱的女人成了自己的敌人,不得不以生死残杀相见,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可如果不答应,那么自己一方面拒绝了柯克的邀请,柯克此时正致力于陷害自己,而自己又同时拒绝了费尔南德斯的话,那么自己在帝都将四面受敌。

        唐杰在莫三比克一役中给予了庞德帝国以重创,这个帝国急需将国内纠结尖锐的矛盾转嫁到另外一个富饶的土地上去,而唐杰组织了这一切。

        在这个城市中,恨唐杰入骨的,绝对不仅仅是克里扎十六世一个人,这些人之所以还没有对唐杰动手,一方面是因为之前进入帝都的时候,有安吉尔这个公主在前面帮他遮风挡雨,她法尔科帝国公主的身份是一个很好的保护罩和缓冲区,任何敌意想要直接攻击到唐杰,安吉尔都能利用她的身份帮唐杰抵挡一下。

        现在,唐杰在阿加莎的影响下逐渐向费尔南德斯靠拢,同样,王子费尔南德斯也利用了他的权势地位帮唐杰挡下了储君柯克对付唐杰的阴谋诡计,可如果唐杰拒绝费尔南德斯,那么他就丢失了所有的缓冲区和保护罩,他将直面潜在敌人的暗算与攻击。

        那时候,不会再有人帮他说话,唐杰这条过江龙将会搁浅在帝都这片凶险莫测的险滩。

        费尔南德斯这句话一下就击中了唐杰的要害软肋,看似客气平和,却暗中藏刀,咄咄逼人。

        唐杰眉头暗自一皱,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费尔南德斯:“尊敬的殿下,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费尔南德斯心中也暗自皱眉,他知道眼前这个黑头的家伙实在是狡猾得像一头狐狸,他这句话表面上是回应了他刚才的话,可事实上也可以引申为:我的殿下,我们也仅仅只是朋友而已……

        朋友这个词含义非常的广泛,它可以指花天胡地的狐朋狗友,也可以指两肋插刀的患难之友,同样也可以指共进共退的结盟之友。

        可这个家伙这句话到底是哪一层意思呢?

        费尔南德斯现自己还是错看了这个男人,他不仅有着狮子一样勇猛无畏的灵魂,还有着一个狡猾的头脑。

        这个狡猾的混蛋,费尔南德斯心中暗自低声骂了一句,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次的试探既然被唐杰躲开,那自己就不适合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眼前的这个家伙显然是性格刚烈之极的男人,自己如果一味紧逼,反而会适得其反。

        费尔南德斯圆滑的自己岔开了话题,说起了帝都的人文风情,他见识广博,能言善道,说起帝都加尔西亚的这些风闻趣事起来便是唐杰也听得津津有味,两个人说说笑笑,在清脆的马蹄声中朝着王子费尔南德斯的府邸进。

        帝都的克拉克高塔位于帝国的中心,这里是皇帝克里扎十六世居住的地方,是整个帝都政治与权力角斗的中心。

        以克拉克高塔为中心点,整个帝都可以分为四个区域,在克拉克高塔以南,则是整片造型恢弘、威严煌煌的大型建筑群,这里聚集着这个庞大帝国,甚至是整个东大6最有权势,最有财势的贵族。

        费尔南德斯便居住在这片贵族区当中,这里街道铺就着洁白整齐的汉白玉,街边上随处可以看见精美别致的雕塑,这里和其他那些暴户一样的富有城市不一样的是,这个地方沉淀着几百年古老帝国所累积下来的贵气和威严,走在这条街上哪怕是一个贵族家族下的门客佣人,他们的下巴都抬得高高的,神情矜持而倨傲。

        唐杰坐在马车上便能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贵气,盛气凌人!

        在克拉克高塔以北,则是帝国的军官大臣们居住的地方,那里门户森严,井然有致。

        而在克拉克高塔以西,则是帝都加尔西亚最繁华的商业区,在这片占地面积极大的商业区中,有着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商品,上到奇珍异兽,下到战犯奴隶,只要你有钱,在这座城市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包括最勇武的战士,包括最漂亮的女人!

        费尔南德斯在为唐杰介绍这座城市的时候,尤其着重介绍了城西的巨大圆形角斗场,他看着唐杰,笑着说道:“也许,唐杰先生会有兴趣去那里展示一下您的勇武?”

        唐杰只是笑了笑,心中暗道:那个地方时奴隶去的地方,一群奴隶打生打死,来供你们这些贵族趣乐,这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

        这些腹诽唐杰深深的藏着了心里面,他转过头,看向城东的方向,说道:“那城东呢?”

        费尔南德斯呵呵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城东?那是平民居住的地方,怎么,唐杰先生有兴趣去游览一下吗?”

        唐杰呵呵笑道:“一些房子有什么好看的。”

        费尔南德斯抚掌大笑:“对,对!这些浑身上下透着低贱泥土气息的房子是没有什么好看的!来来,跟我来,我带你看一些好看的!”

        两个人正说着,马车忽然间一停,两人已是到了目的地。

        唐杰一下马车,顿时看见宽敞的马路旁边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华马车,这些马车的车厢一角各自标着不同的印记,代表着不同的家族势力。

        费尔南德斯看见唐杰不解的目光,便笑着说道:“在父皇陛下的晚宴结束后,绝大多数的官员和贵族们都会到我这里来,这些是他们家族的佣人先来拜访送礼的马车。”

        费尔南德斯熟络的拍了拍唐杰的肩膀:“不管他们,我们千万别从前门进去,否则这些家伙会像蚂蝗一样扑上来,把你榨干!”

        唐杰有些了然,在他前世中,那些高官达人的门下哪一天不是门庭若市的?更何况费尔南德斯这样一个手握重权,极得皇帝宠信的皇子?

        眼下正是二龙夺嫡最关键的时候,这些企图博弈参赌的贵族们自然要有所行动,但这些人当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见到费尔南德斯,他们当中不乏那些出身较低,却因为突然间暴富而渴求攀爬到上流社会的商人。

        在眼下这个局面进行一次豪赌,赢了,赚得盆满钵满,输了,便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真正的贵族和真正强大的家族势力,他们不会在一开始就真刀真枪的下注,也不会抢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献殷勤,因为他们实力雄厚,无论是费尔南德斯还是柯克,都要依仗他们,他们可以选择在最后一秒下注。

        可这些地位较低的商人们却不行,投靠得早了,人家不拿你当回事,等分出胜负再投靠,那是锦上添花,更不被人当回事。

        而眼下,离婚典只有五天之遥,又正是皇帝陛下召开盛宴的时候,两位皇子也会在自己的府邸分别召开私人宴会,这个时候投靠,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最好的时机!

        不是大赚,便是身死!

        这样的生死豪赌,很符合这些暴户商人们的赌徒心态

        因此,唐杰便看见了这样一幕车水马龙的景象。

        唐杰跟在费尔南德斯的身后,从侧门而入,两个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正厅的时候,唐杰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大厅中灯红酒绿,觥筹交错,显然便是那些前来拜访费尔南德斯的商人们。

        这些人他们大多都被管家礼貌而客气的请到了玄关的侧厅当中,他们一个个衣装笔挺,打扮得光鲜亮丽,眼睛不住的四下打量,一边互相攀谈着,一边暗自揣测其他人的身份和目的。

        唐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们这些人的身上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细丝,盘根错节的纠缠在一起,最终织成一张巨大的蛛网,而这张蛛网的中心,便是他身旁这位英俊的王子,费尔南德斯。

        “别理他们,我带你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那些浑身铜臭味的家伙们喝酒的!”费尔南德斯呵呵笑道,他带着唐杰继续穿过长厅,然后来到一间地上铺着柔软暗红色地毯,宽敞豪华的房间中。

        这是一间约为一百多平米的房间,房间的中间摆放着一张西式长桌,上面整齐精巧的堆放着各种精美的食物和美酒,在餐桌两旁是端着酒杯和餐盘,一边享用美食,一边低声交谈的人们。

        这些人或坐或站,有的靠在雕刻着精美浮雕的墙壁上一个人举杯独饮,有的则负着手仰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栩栩如生的神像。

        唐杰一眼看去,只见这些人衣着各异,有头戴银色套的中年贵族,有身穿光明教神袍的神职人员,甚至还有穿着魔法袍的魔法师。

        唐杰和费尔南德斯一进来,这个房间中的人目光立刻向他们望来,可很快便又挪了开去,仿佛没有看见过他们似的。

        唐杰很是诧异,这些人看见费尔南德斯难道招呼也不打一个吗?

        “这是……”唐杰不解的问道。

        费尔南德斯对唐杰高深莫测的一笑,他说道:“不用搭理他们,在这里,你想吃什么,侍者便会给你送上什么,想喝什么,我的藏酒地窖什么酒都有,包括你最喜欢的朗姆酒!”

        唐杰微微一笑:“你对我打听得倒很周全。”

        费尔南德斯傲然说道:“我看重一个人,自然会去打听他的所有事情……”他话说到这里,后半截便咽了下去,没有说出来。

        但唐杰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如果我看不中你,你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会正眼看你一眼。

        唐杰还没有来得及接费尔南德斯的这句话,旁边便盈盈的走过来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人。

        这个女人金碧眼,容貌绝美,身上只穿着一件露脐的短装,衣衫丝绸透明,里面真空一片,粉红色的樱桃随着她轻柔的脚步而轻轻的跳动着。

        她腰肢纤细,一步三折,身材性感完美得让人恨不得一口水将她吞进肚中。

        可怜唐杰来到这个世界上到现在还是一个处男,眼下忽然间看见这么一幕香艳的场景,顿时血冲头顶,尴尬不已。

        这个女人来到唐杰的跟前,恭恭敬敬的跪倒在他的脚下,额头顶着地面,双手却向上抬起,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唐杰见她双手捧在空中,抬得高高的,还以为她是要帮自己拿什么东西,心中暗道:这贵族的宫廷礼仪也太讲究了,进门接个东西还要跪着!

        他正想着,一抬手,把自己脑袋上的银头套给摘了下来,然后搁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中,挥了挥手:“去吧,没你的事了。”

        他这句话刚说完,一旁的王子费尔南德斯一呆,捧着唐杰银头套的女人也是一呆,不自觉的抬起头来,眼中说不出的诧异。

        很快,费尔南德斯反应过来了,唐杰把这个女人当成进门接衣饰的佣人了!

        在贵族家庭中,大多都有管家佣人在主人带着客人回来的时候,会恭恭敬敬的等在门口,然后接过主人以及客人手中的衣物帽子等等物品,替他们收好。

        可费尔南德斯这里的这个女人却不是干这种低贱活儿的女人。

        这个女人在帝都极有来头,是帝都风流场上最有名的名妓,年仅十一岁的时候便以姿色动人而名震加尔西亚,在她十三岁的时候,费尔南德斯花了大价钱将她买进自己的府中,悉心**,至今让她保持着处子之身,图的便是在将来某一日能够用她派上大用场。

        在费尔南德斯看来,唐杰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帅才,这个男人除了桀骜不驯,极难掌控之外,其他方面都是万中无一的上上才干之选,用来对外征战,必定是破城灭国的不世名将,用来对内,必定是威慑群小的中流砥柱!

        费尔南德斯甚至认为,如果自己是储君柯克,他宁愿放弃公主安吉尔,把这个女人给这个海盗,也要将这个男人招揽到自己的怀中。

        女人这种东西,想要的话,什么样的没有?

        虽然安吉尔是极为罕见的绝色佳人,但相比起那张金光闪闪的皇座而言,她的魅力显然比不上另外一样让男人痴狂的东西!

        权势!!

        自己的亲哥哥在稍微试探了一下之后,便放弃了招揽这个黑头的男人,自己却不能这样轻易的放过招揽他的机会。

        费尔南德斯认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弱点,就连剑圣安东尼也不例外,而只要有弱点的人,就能被人控制,为人所用!

        而唐杰的弱点是什么?

        费尔南德斯在经过了大量的情报搜集之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好色!

        这个男人无论在哪里,身边似乎总会有佳人相伴,他好像永远都不缺女人!

        而且,他如果不好色,又怎么会被阿加莎引诱到自己这边来?

        费尔南德斯自认为摸准了唐杰的脉,所以,他一咬牙,将自己**珍藏了几年的绝世珍宝安娜给派了出来。

        可安娜烟行媚视的来到唐杰跟前,额头抵地,双手抬高,这是一种古老的贵族礼节,是向对方表示: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您的,只要您拉起我的手,我的身体,我的生命包括我的灵魂都将属于您!

        可费尔南德斯却没有想到,唐杰哪懂这样的礼仪?

        他精心准备想让唐杰“感动惊喜”的大礼,却变成了这个模样……

        房间中的其他人本来一直用一种嫉妒艳羡的目光看着唐杰,可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纷纷猛吃了一惊,一位气质沉稳的中年贵族甚至一口酒立刻喷到了对面一位红衣主教的身上!

        费尔南德斯先是一愣,他倒也不恼,反而放声哈哈大笑了起来,紧接着一阵爆笑声在房间中响起。

        唐杰跟前跪着的安娜先是一阵羞辱的恼怒,紧接着自己想想也忍俊不禁,雪白的贝齿咬着粉红柔软的嘴唇,吃吃的笑了起来,花枝乱颤。

        唐杰在这阵笑声中无奈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笑什么,还以为自己银头套戴久了以后让自己的头变得乱七八糟,他们是因为这个而笑话他。

        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暗**不着头脑:这些家伙,有什么好笑的!赶明儿我剃个板儿寸,看你们还笑!

        可这一屋子人,看着唐杰这个模样,越的笑得厉害了……